经历一场魔难 女儿开始修炼了

更新: 2021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那天丈夫心情非常的差,坐那惆怅的说:“做人真苦啊!修炼,谁又能修上去呢?”

丈夫看着女儿坐在那里,右眼皮耷拉着,从床边到餐桌只有几步,都要依靠着别人搀扶,舌尖不会动,只能勉强喝点稀饭等流食。女儿忽然得了这种肌无力,我丈夫愁的晚上睡不着觉,几天就瘦十来斤。医生说这种病要治好最快也要两年,即使好了以后也会全身无力,不能恢复到以往的正常状态。

女儿是丈夫的掌上明珠,担心女儿的病会影响她的婚姻。女儿结婚还不到两年。他一次性付款,在女儿工作的市里买了一百多平方米的楼房,装修好送给女儿做嫁妆,女儿按照他的要求考上公务员,女婿是按照他的标准选择的,这一切看似非常的完美。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女儿这一病,整个家庭都陷入困境。我没有被女儿的病带动,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也有二十多年了,我知道只有师父能救女儿,只有大法能救她。

丈夫因工作原因回我们自己家了,我留下来陪女儿继续在省城医院治病。我跟女儿讲,早在她几岁的时候,我得过一种病,低烧,胸闷,浑身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家务事什么都做不了。中、西医甚至巫医也看了,就是不好。后来她老姨知道了我的情况,就让我去家附近找炼法轮功的,说法轮功能治我这个病。因为那时她老姨已经炼法轮功了,体验到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我给女儿讲了我的修炼经历。我说,那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八日,你爸爸带我找到了法轮功的炼功点。自那以后他每天晚上六点送我到炼功点,八点接我回来。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遇事也不去跟人争了,对你的爷爷奶奶更孝顺了。就这样,我的病一天一天的就好起来了,我的脸也终于有了笑容,你爸爸可开心了。

可有一天你爸爸接我回来的路上说:“你们这个功将来国家得反对。”我却马上说:“反正我的病好了,政府反对不反对与我没有关系。”因你爸爸的工作的特殊性,可能提前知道了一些什么事情,只是不能跟我明说。

真的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便利用国家的全部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進行造谣诬蔑,残酷的镇压就此开始了。这时我的想法变了,我觉的我的病是炼法轮功才好的,现在大法遭诬蔑,师父被诽谤,我得去北京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我去了北京,却被北京的警察关進了看守所。后来你爸托关系找人才把我要回来,但他再也不让我学法炼功了。家里所有人都不让我炼法轮功,因为他们大部份都是公务员,怕被牵连,影响他们的工作。我就只好等到家人不在家时偷偷看师父的《转法轮》等著作。直到2008年我才把大法书拿出来公开的在家看。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一些,我学法炼功你爸就不干了,千方百计的阻挠我,不让我学,还要和我离婚。我不同意。因为我记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炼功中要求大家: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所以我就不同意离婚。他就起诉到法庭,要法院强判离婚。法院调解员来家核实情况,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我修炼前和修炼后的身体变化及心态变化,我孝敬公公婆婆,两位老人一直跟我们一起生活三十几年等等。结果你爸爸要离婚的目地没达到。

你爸看婚离不成,就开始骂我,打我。记的一次你放假回来,你爸又打我,你没有劝阻你爸,反而说我:“谁让你还炼法轮功的!”你爸打我时,你奶奶常说她也管不了。当时我的心啊,真是用五味陈杂形容都不确切。但我不怨恨你们,因为你们都是受邪党的谎言欺骗的,你们也是受害者。我心底只有一念:法轮功我是学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我要跟师父回我真正的家。你们的表现使我更看淡了世间的情是不可靠的。我只能按照师父的要求修好自己。我常常是擦干了眼泪就去跟你爸说话,照顾爷爷奶奶他们的生活起居,自己尽量做好,用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善感化他们。

慢慢的他们变了,我的善心善行改变了他们对我、对大法的态度。如果我不修炼大法,遇到那么大的家庭魔难,我早就离开这个家了,今天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不会在你身边。

今天跟你讲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只要你真心相信大法好,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奇迹发生,你的病就会好。

女儿一直默默的听我讲完。

就这样在省城治病的两个月里,我一边跟女儿谈我的修炼体会,一边给她讲修炼故事,传统文化等。开始医生给她吃的那种药片,吃后两个小时眼皮就可以抬起来了,可不吃眼皮就耷拉着,看不清东西。一位资深中医说我女儿这病是“重症肌无力”,得这种病的几率是二十万分之一。

一天早上女儿起床后跟我说,没吃那药,眼珠都不会动了,都定住了。她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几次眼珠就正常了。慢慢的她就不吃那种药片了,只针灸,喝汤药。

一天女儿正在吃饭,忽然哭了,说:“我看到菜和饭了!”她是激动的哭了。而这是停了那种药片之后发生的。医生都说:真神奇,凡是得这种病的没有好这么快的。

两个月后我跟女儿回到她家。因为还要给她熬药,每天要熬三个小时,她还是没有力气,牙缸里的半杯水都端不动,我要给她洗澡,洗头,做饭,收拾房间。我炼功时间都保证不了,因女儿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就来我房间坐着,说来我房间身体就舒服,还问:“是不是你身边的场好?”我就给她讲大法修炼所带的能量场使周围的人都会受益。我让她看《转法轮》,她让我读,她听。就这样我每天怎么忙都会抽时间读一讲《转法轮》。我让她自己读,她说她愿意听我读。

一天她说:“我晚上睡不着觉,只靠念那九个字才能睡着。”

女儿学法后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她说:“这书上讲的都挺好的,不象外边说的那样。但我还是想吃药,不能不吃药。”我说:“你觉的心里没底,怕病不能好,你就吃,书上也没有说不让吃。”她答应说:“嗯”。我接着说:“当你觉的不吃药也能好时,你就不吃。师父没有强行要求人不吃药。吃不吃是你自己的选择。信不信也是有个过程。我是实践过,不吃药我的病就好了,平时身体哪不舒服了,炼炼功就好了,好了也就不用吃药了。就这么一回事。”

通过学法,女儿的身体见好,三个多月后就可以干一点单位的活了。于是单位领导每天只给她安排一个多小时的工作量,剩下的工作就分给她的同事。当然每天还需要我或她丈夫接送她,因为她仍然连一个小挎包都拿不动,手提电脑就更拿不动了。有时我们走路去她单位,就扶着她走,十几分钟的路程要走半个小时。有时我开车送她。

得这么重的病这么短时间内就好转,女儿也知道这是学大法的神奇。可她跟我说:“我不想修炼,我还是想做常人,过常人的日子。”我说:“修炼是有个过程,有个悟的过程。我修炼这么多年,不也生活在常人中吗?慢慢来,现在就坚持天天学法。”

学法后,女儿慢慢的学会修心性了。一天,女婿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竟然摔门而去。我对女儿说:“这是因缘关系,也许前世我们有过对人家不好,现在倒过来了。把以前欠人家的还掉就好了。”女儿说:“妈,我不生气。”过一会我说:“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吧。”女儿马上打电话给她丈夫,说:外边挺冷的,你快回来吧。过了一会儿女婿就回来了,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女儿觉的修心性真的很好。如果是以前发生这样的事,她得哭闹几天呢。

一天早上一起床女儿就哭了。问她怎么了,她说晚上睡觉前总想:明天一早起来身体什么病都没有了,都好了。可是一睁开眼奇迹没有发生。没等我说话,她说:“我怎么就这么不听师父话呢!”就不哭了。以前她对我说话都是你师父,你师父的。现在她也称呼师父了。

通过学法,女儿修去了虚荣心。一天我去接她下班回来,她说:“妈,你今天来接我时,我们单位有两个人回头在看你。如果是以前,我特别在意你的穿着,你如果来接我,要穿的好一点我才舒服。可现在我一点都不在意你穿的怎么样了。”

女儿是在市政府上班,那天我穿的是一件羊绒大衣,带个围巾,一双普通的鞋。因为女儿到省城看病时,我匆匆忙忙的从家里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赶去陪她。因为是去医院,也就没带什么好的衣服。

还有一次,女儿坐在沙发上看着在厨房忙碌的我,心疼的说:“妈,我这一病把你累坏了,每天都为我忙,照顾我。把你累坏了怎么办?”我说:“我是修大法的,我有金刚不坏之体,你得谢谢大法师父。”她说:“妈,如果是以前,我不会看到别人的辛苦,现在我能为别人着想了。”我听了真欣慰,说:你这就是在修啊。

平时是我读《转法轮》,她听。她自己已听了三遍师父的讲法录音,学会了第一套功法,会背《洪吟》中的《怕啥》。五个月后女儿自己能上下班了。这是医学上都无法解释的奇迹。感恩师父慈悲的救度!

女儿家在外省。丈夫因为工作特殊,年前因为疫情,单位不让他们出省,所以他不能来女儿家看望女儿。我就让丈夫把我的平板电脑寄来,因我学法炼功需要用。丈夫马上就给我寄来了。我让他买水果敬师父,他说:“不用你说,我知道。”如果是以前他不会给我寄电脑的,家人真的都变了。

再次感谢师父救了我女儿,叩谢师恩!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