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人壳 突破障碍救人

更新: 2021年1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借明慧网,谈谈我在二零二零年疫情期间,在师尊的看护下,跳出人壳,救度众生的一点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跳出人壳,突破障碍救人

二零二零年中国新年,武汉肺炎突然爆发,亲戚陆续打来电话,要封村了,不让去拜年了。当时的气氛非常紧张,我也心神不定。一天下午我从同修家往回走,脑子里翻出这么个念头,我可别发烧,我要发烧了别人怎么看我们。

回到家我真的全身发冷,浑身难受,真招来麻烦了,实在支撑不住了,就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冷过之后开始发烧。吃晚饭时,女儿叫我吃饭,我只是说要睡会儿。结果女儿就去摸我的额头,女儿说:妈,您发烧了。我让她别说,我没事。女儿明白大法的超常,她没告诉任何人,时间不长也就不烧了,那两天还是不能正常吃饭。我只知道是不正的念头招来了麻烦,心里只是否定清理这个病业假相,当时没深挖其根源。

那几天,同修来我家,我总是怕家人有想法。一天一同修戴着口罩来我家,在屋里跟我说了会儿话。同修走后,平时支持我修炼而且非常通情达理的儿子却说:“烦死人了,在屋里戴着口罩说话。”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知道是我自己有问题了。我找自己,发现我潜意识中也在厌烦病毒,我走在街上碰到人,潜意识中有一丝想离他们远一点的念头。我就清理那个念头,好象作用不大,也不知怎么会冒出这么多的负面思维。

一天,我从同修那儿复制了几个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体会mp3文件放在我的播放器里听,可那几个文件放出来的都是同一句话,而且是连续播放:“跳出人壳,走出人”。同样的文件,同修的电脑上播放的是正常的同修的修炼交流体会。我一下惊醒了,师父看我陷在人中不悟,用这种方式点化我。我深挖人心,才发现新年那几天,我当时上不了明慧网,耳朵听到的都是不修炼的家人谈疫情信息,心里明白这与我们修炼人没有关系,但大脑装進去的都是人的东西,被人的思维左右着,所以内心也在关注着疫情的发展,思想意识围着疫情病毒转。不正的念头在干扰着我,我那不正的场也在影响着家人。

师父说:“还有的人跑到别的气功师场上去听报告,回家很难受,那当然了。那法身为啥不给你防着?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1]

根子找到了,我立即从思想上、行为上归正自己,心系众生的安危,要尽职尽责救众生。不正的念头消失了,同修再去我家,家人也热情打招呼。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想着没得救的众生,不由两眼泪汪汪的,想世人还有机会吗?亲朋还有真相没讲到位的怎么办呢?思绪万千,心中后悔好多事都往后拖没做好。

我们几个坚持集体学法的同修交流,怎样让人知道大瘟疫降临,如何保命呢?到处封路怎么办,那我们先从周围做。当时明慧还没有疫情期刊,只有单张。考虑到世人怕病毒的心理,我们把单张配上写有“疫情凶猛,真言保命”等大字的卡片放在上面,装上塑料袋,让世人一眼就看到这是救命的真相。

我们几人晚上穿上走路不响的鞋,爬过挡路的大土堆,在我们的周围和较近的村庄挨家挨户发真相材料。有的狗在叫,有的门口安着摄像头,都没影响我们救人的脚步。每次发完资料,我们个个都是满头大汗,头发象刚洗过一样。

一天听到w村有人被隔离,想到那村还有没有三退的亲属和不明真相的众乡亲,我心急如焚,立即骑车先去探路,看看哪里有小路能進村发资料,顺便带着真相资料给亲属讲真相。我很顺利的進了村庄。村里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家家户户都闭着门,我一一敲开了几个亲属家的门,看得出他们都很紧张。我把真相资料给了他们,告诉他们诚念九字真言就能躲过这场大劫难。他们说记住了。我让他们告诉他们的亲戚朋友,他们都答应了。有的没三退的我给他们做了三退。特别是原来连《九评》都不看的那位亲戚,赶快把孙子孙女叫过来让我给他们三退。

那天天格外的冷,我虽穿着羽绒服,但冻得说话都哆嗦。他们非常感激,都说这么冷你跑来为我们操心。以后我又见到过两家的亲戚,他们告诉我,我们每天都在念诵九字真言,我真的为他们高兴。

那天我回家后,女儿问我这么冷你去哪儿了,我告诉她去w村了。她说你怎么能去那儿呢?你不知道那儿有人被隔离了吗?我说,正因为知道了我才去呢,救命要紧,我没事,你放心。女儿还是理解我,没再多说。回来后我及时和同修沟通,几个同修配合,尽快将救命的真相资料送到这个村的每家每户。

二、师尊铺路,整体配合普发真相

疫情蔓延,人人恐慌。我们大法弟子二十年讲真相,就是为了让人在这危难时刻得救,好多世人也明白了真相,但劫难没到跟前,他们还是麻木。如今大难来临,我们得尽快的让世人明白得救的法宝。普发真相资料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

自从资料点遍地开花,同修用的大部份是小型的打印机,这在封村封城的情况下,确实是非常好的发挥着作用,同修自己做自己发,方便极了。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同修,我们要全面普发,资料的供应就跟不上了,这就需要高速打印机和大量的纸。当时所有店门关闭,交通运输停止。在这个极其特殊的环境下,在师尊的精心安排下,我们想法弄到了高速打印机和纸。

要普发还得必须与同修沟通,形成整体,我们决定全地区各片协调同修交流。当时我地城区路口都有人24小时看着,各村路口也都封着,表面出去有些困难。我想,这种封路形式干扰我们救人,我们绝不能认可被人的框框限制。这时,师父的法打在我脑海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1]师父无所不能,大法无所不能。我坚定一念,我一定能联系上同修。

这天中午,我骑电动车从一个路口出去,我让他们都看不见我。走到附近,发现看守路口的人都在汽车里,我加大电门就过去了。走到一村口找到一小路口進去,顺利见到A同修。又到一村。正不知从哪过时,看到对面有两个人一前一后都往一个小公园方向去了,我觉的是师父在指点我,我便跟着那二人走了过去。几经拐弯抹角的走進那个村,联系上了B同修。我去C同修家,得从F村过去,才能到同修家的g村,当我走到f村看到村口挡的严严实实的栅栏,我刚站那儿,正看着没有可绕的地方,就在这时栅栏被挪开,两个人从村里出来,我赶快進去,随后人家把栅栏关上了。我心里无比激动,谢谢恩师!我虽然从那里進村,根本不知道从F村G村怎么走。我就顺其自然往前走,看到一条路拐过去,我就顺那条路走,结果那条路的障碍物很少,我顺利过去了,我根本就没走过这路,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路,却没走一点弯路就到了C同修家。我顺利地和所有片的同修都联系上了。回城时,我就围城边找能進城的小口,从城外围找口还是比较好找,结果找到了几个小胡同口都能進去,这就方便多了。结果我们定的交流的当天我地全部解封。交流中大家基本达成共识,现在面临瘟疫,人人自危,我们要将计就计利用好这次机会,尽快把真相送到每家每户。

有的片大多数是老年同修,但是他们都超常的发挥作用参与普发真相,想不到的是他们很快发完了他们片区的村庄。有的同修晚上发;有的同修白天挨门挨户的发,碰到人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也遇到了好多感人的事情。一次,两同修在发资料,有一个50多岁的妇女看到后就问是法轮功的吗?同修给了她一本,她高兴的喊着不远处的几个人:你们都来看看吧,法轮功显灵了。也有碰到干扰的,同修用慈悲的心态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不顾个人安危、不要你一分钱,给你们送真相,是为了让你们在瘟疫中保命,都转危为安。

在普发中有一个难点,我地这些年对楼层真相资料发的较少,而且城区高楼在不断增加,同修们觉的在最后的时间里,我们要给楼区的众生更多更全面的真相资料,不能落下一个众生,不给我们自己留下遗憾。发楼层我们同修确实还没有突破障碍,旧楼新楼有几十个小区,看得出城区同修都有压力。有同修提出让农村同修一块发。在各片协调同修交流中,我提出了要分片包小区,有的同修提出不参与,有的不吱声,有的心里在抵触,没有说好。

怎么办呢?我想众生一定要救。这件事只要符合法,师父都在管,我相信会做好。但问题出在哪儿呢?师父说:“常人管常人的事情是没有关系的,他用常人的理来衡量。你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衡量”[1]。我向内找自己,我察觉到我只是用人的思维,人的办法,而且是党文化命令式的在摊派,执着自我。可我自己的心呢?平时就不愿上楼,一想上楼就发怵;一想到小区去发,先想到门岗,進去怕门岗问,怕遇到麻烦就一个或两门口,怕出不去、走不脱,心里沉甸甸的。其根子上就是一个怕。怕迫害,怕吃苦,保护自我,求安逸。师尊告诉我们:“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2]“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3]我被这个怕左右着,我不就是人吗?我要从自我做起。当我决定自己去发时,同修们也主动参与了。开始先发步行梯,有的先发一个单元或两个单元;有的同修一开始心跳的哆嗦,上气不接下气,用同修的话说,连累带怕;有同修说,去时心里总是有压力,一進小区,就什么都不想了,反正得去发,逐渐的心里也就平静了。

我们同修几乎没有住高楼的,高楼怎么发,没有门禁卡進不去。开始找了一个万能卡,几个人都在那儿等着用一个门禁卡,也有的同修随上楼的住户上去,这总不是个办法,也太慢了,因为我们不知道更大的瘟疫什么时候来,所以我们要抢人救人。这时师父就帮了我们,无意中一个常人告诉我们××地方可配万能钥匙(门禁卡)。这就解决了進门的问题。发高楼我们要知道每个单元住几户,带资料就心中有数了。我先去看一下每个小区每栋楼每个单元的住户,这下发现有的高楼根本不用门禁卡,这就方便多了。我们参与发楼层的同修每周都交流一次,大家心态纯正的说:我们要给每一个世人得救的机会,决不能留下遗憾。同时把小区每栋楼的单元分好,以免发重。

同修们在这过程中都魔炼的成熟了,越发一次拿的越多,从十份、二十份、三十份,到七、八十份。从一次发一个单元,到二个单元、三个单元、四个单元。有一年近70岁的女同修,本来两腿很不利索,走路很慢,开始别人发一个步行梯单元,她发二个、三个,最后自己连续爬五个单元。她说都是师父在帮,非常神奇。有的同修当时有腿疼的病业状态,走路都痛,坚持发步行楼梯,越发越多。上班的同修中午下班赶快去发,回来又上班。一家住农村的同修本来有家庭干扰,可是她每次要去发资料时,丈夫就先有事走了,儿媳也不让她看孙子了,她说都是师父巧妙安排。有的同修突破了在本地怕碰到熟人的障碍,半夜三更在本小区发。有的一天出去发二次、三次。新学员也主动参与。大家主动协调,相互配合,形成整体。在发真相的过程中逐步摸索经验,交流中大家取长补短,心性在魔炼中得到了升华,消去了很多怕的物质。最后参与的同修都感到楼层并不难发。

在整个普发真相的过程中,我全面了解各片同修资料的需求量,负责协调制作和传递资料,安全及时把资料送到各地同修手中,同时协调解决各地出现的问题。同修们在普发的过程中不间断集体学法交流,遇事向内找,修自己。顺利完成了疫情间的第一次普发。我们从中也真正感受到了是师父早就为我们铺好了路,让我们在跑腿、动嘴的过程中,跳出人壳,走向神。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