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看问题 展现神迹

更新: 2021年1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那是十七年前,我在镇上的初中任教师。因我两次上北京证实法,被当地当作重点,镇610和学校常暗地里找我父母谈话施压。二零零三年九月,有人转告我,说当地要办洗脑班,名单上有我。我脱口而出:“它们达不到目地。”之后,我在每次发正念时加了一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彻底解体邪恶对我的洗脑迫害阴谋。

大概十一月,当地610、国保从派出所临时抽调的警察开始发疯般在当地绑架法轮功学员。有被从门店拖走的,连门都没关;有在家里被抓去的;有在地里干活被绑架的;邪恶近似疯狂了,肆无忌惮的抓人。我心里没有怕,想到以前走了弯路,我不能再对不起师父,我要放下怕心和人心,坚定正念,决不妥协。

我每天除了上班,回家大部份时间就是学法、发正念。看完一讲《转法轮》,我就看经文和各地讲法,经常看到夜深。我特别喜欢静心学法,那种状态太美妙舒服了。拿着书,在大法的每个文字中徜徉,学法的专注与快乐就强大起来,烦恼、情欲、矛盾都微小的让人想不起来了。我学习从《心自明》到后来的每一篇新经文和讲法。其实那段时间家里矛盾多,我没守住心性,总是忍不住和母亲吵。早上炼功起不来,惰性大。但我就是喜欢学法,我把九九年后的经文和讲法整理的整整齐齐,每天学完后,第二天也方便记住接着头天的看。

十二月初的一天,我骑车到单位后,发现没带钥匙,打不开办公室抽屉,于是我又回家找钥匙。然后提醒自己:不能再粗心大意忘记带钥匙了。之后的几天,我每次出门前都检查带没带钥匙。

十二月上旬末的那天凌晨四点多,不知为什么,我早早就醒了。感觉人很清醒。于是我就拿起《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静静的看了起来。因为才四点多,周围很静,我觉的法中每个字都打入我的脑子里,头脑特别清晰。对师父回答学员提问的一段讲法记忆特别深:“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1]快六点时,我集中念力发完十五分钟正念。那天早上感觉状态特别好。

吃完早饭后,我照常从家里骑车去上班。当自行车骑到住宅区上公路的大门口时,我看见有一辆黑色小车就停在马路对面,我没在意,一路不停的就到了单位。到了单位,那辆黑车又尾随开到了学校。我留了心眼,就特意记下了车牌号。大概第三堂课时,学校的一位女主任几次让我停课去行政办公室,我拒绝了。快下课时,我看到学校的校长、主任和两个男的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我马上就知道了他们想绑架我。当时心里没有一点害怕,于是我就借此情景,告诉孩子们那些坏人的企图,和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没有错。孩子们哭了。下课时,我走出教室,女主任上前就把我手臂缠住,挟持着我把我拽到了行政办。在办公室里,我多次试着走出去,被推回。我斥责恶人违法。第四堂课的上课铃声一响,那两个男的就左右架起我的胳膊,将我绑架拖到楼下的黑车里。在车里我大声背《论语》,恶人听见了,没有吱声。他们把我关押到了洗脑班。

早晨看过的那段法非常清晰的在我脑海里浮现:“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1]“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1]这段法理在我脑子里记的非常清楚,仿佛师父就在我身边,指点着弟子该怎么做好。我想:我的言行都要体现出对邪恶的不承认。于是,对于叫什么名字等等恶人的问话,我一概不回答,也不签任何字。因此我被恶警搧耳光。

在被非法关押的十几天里,我天天在心里面背法。背《论语》、《洪吟》等。没有背法的时候,我就静静的发正念,清除洗脑班空间场上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彻底解体洗脑班。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管表面做什么事情,心里面都这样默默的背法、发正念。晚上睡觉也保持正念:让我的功在我睡觉时继续清除邪恶。

我在被非法关押的前几天,就发现钥匙还在衣服里,我没有说。后来脑子里突然想起看过的一篇切磋文章,说用钥匙打开了邪恶黑窝的大门。于是,我悄悄的拿出钥匙,用近似锁眼大小的钥匙试开,没试几下就打开了。当时恶人威胁我,不转化就要被强制劳教。我考虑之后还是觉的必须离开洗脑班。

我和同修做了无声的交流,同修同意我的计划。于是我们开始发正念,清除洗脑班空间场上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操控恶人恶警洗脑迫害的一切邪恶。第二天上午,洗脑迫害的人有事出去了,警察也到院坝里打牌。我和同修来到走廊门口,用钥匙打开门,然后我们离开了这个魔窟。几天后,邪恶的洗脑班就解体了。

我知道,这一切,离不开师父对弟子的看护。是弟子按照法理去做好了,不承认邪恶,正念清除了邪恶,才在世间表面展现出了神奇。

叩谢师恩!谢谢师父加持弟子闯过了巨难。这是大法的威力。

大法弟子学好法,在法上看问题,就能正念正行,展现出神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