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证实法的经历

更新: 2021年1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上午九点,因我发资料,被恶人告发,警察到了我家。一个警察進屋将大法书《转法轮》拿走,我说:“这可是一部天书,如果你能好好看,我只好忍痛割爱了。”接着他又将师父法像拿起,我高声喊道:“你给我放下,否则我会跟你玩命的。”他立刻给放下了。

一、在派出所证实法

之后他们把我带到了派出所,让我到一间屋里,让我测量身高、体温、化验血等,都被我拒绝了。

一个警察问我:你为什么发材料?我说:是救人。他又问:你下回还发吗?我说:当然发。他说:你知道是违法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法轮功是×教。我说:不对,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他将手机打开给我看,说:这里有。我说:这是断章取义,不能作为证据。反过来我问他:你们有红头文件吗?他说:没有。我说:没有你还办什么案?这时到了中午吃饭时间,他问我:你吃什么,我给你买。我说:不用了,给瓶水喝就可以了。

我接着说:我给你们讲一下我个人的经历吧,我十六岁参加工作,一直从事化学工作,二十多年身体遭受了严重的多种化学物质中毒,京城各大医院均无法救治,每年都去西山疗养医院疗养,无效果。在我犯病最严重时,正是我怀老二的时候,真是生不如死,闹的家人不分昼夜往医院跑,不得安宁。结果这孩子出生后,身体也非常不好,从小时常晕倒,直到现在还在犯此病。我当时骨瘦如柴,炒菜不能闻油味儿,炒的菜里也只能放非常少的一点点油。厂里给补助的牛奶都不能喝,喝了就吐。到一九九六年,经人介绍我学了法轮大法,炼功没多久,我的身体明显好转。因当时家里环境不好,不利于修炼,于是我女儿在定州给我买了房子,在那里住了二年零二个月,回来时,大家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从此我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这是大法给我的第二次生命,我永世难忘。

这时,一个警察插话问我:材料是哪来的?我说:无可奉告。在场的七、八个警察继续听我讲真相。我讲了邪党的历史,历次运动整死多少人。他们说: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说:你们当然不知道,因为你们还没出生呢,你们太年轻了,就是一张白纸,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正邪要分清。他们讲:你是过来人。

我又讲到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很多人,当时我刚从南方出差回来,领导问我情况,我说死了很多人。他说我思想有问题,其实就是不愿意听真话。就说江泽民吧,他在四机部当部长时,到我厂开现场会,拍着胸脯说:你们的一切问题我都能解决。那时总理是赵紫阳,狠批了他一顿。后来他得势了,就对赵紫阳進行报复。其实他就是个小人。后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如此(出于小人的妒嫉)。他动用了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用于迫害法轮功,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这是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他最终一定会遭恶报。我提醒大家,千万不要步他的后尘。特别是公检法司、政法委、六一零的人,他们干了多少坏事,伤害了多少无辜生命,能不了了之吗?现在已经有很多现世现报的,这都是在警示有关人员。

我在讲时,他们都静静的在听。在派出所,我除了讲真相,就是发正念。我感到信心倍增。

这时一个警察说:需要告诉你孩子吗?我说:不需要。他说:要不是你超过七十岁,就拘留你十四天。我说:不可能,你不要胡说八道,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那个警察笑了,说:我用车把你送回家吧。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让我把口罩拿下来,要给我拍照,我说:这不可能,这有损我的肖像权。他们就再没说话。就这样,我顺利的回到家中。在派出所的九个多小时中,我没有怕心,我是大法弟子,到哪里都是堂堂正正的救人。

二、再次骚扰

在七月一日之前,六月十五日,派出所从外地找来一批人,各门监视大法弟子。在我家楼梯旁监视我,他们是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我一出门就跟上,甚至倒垃圾也跟着。当时我就问他们:你这是干什么,好人都被看起来了,坏人都自由了,这不是颠倒黑白吗?问问你们警察是何道理。我让他给片警带话,我要问问此事,也没有回复。我就给片警打电话,也没找到人。派的人跟着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其中一个人说:你再出去我就不跟着你了,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一直到七月一日晚上他们才离开。结果到现在片警也不敢来见我。

结束

这次看似凶险的绑架,在师父将计就计的安排下,被化解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反思自己,我虽然没有欢喜心和怕心,但是我要修去的方面还很多。这段经历令我难忘,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今后我还要多学法,学好法,查找自己的不足,勇猛精進,早日跟师父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