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修炼中获新生

更新: 2021年11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七十多岁。大法使我从百病缠身到红光满面,无病一身轻;从文盲到能识字读书;从满怀仇怨到心地善良。我决心好好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

修炼后我请了几本大法书,可是我不识字,没法读。我想,我有幸得了这么珍贵的大法,什么困难也别想挡住我修炼的路。在学法小组,同修读法时,我就用手指着书上的字一个一个往脑子里记;在家里,就问丈夫和两个上小学的女儿,一字一句的边读边记。师父见我有恒心学法,就给了我智慧,不长时间,《转法轮》这本宝书我基本能自己读下来了。

家人见我修大法有了好身体,不仅给他们减轻了精神和经济的巨大负担,还承担了全部的家务,所以都支持我修大法,教我认字学法。因此,他们也得了福报:过去父女三人都患扁桃体炎,小女儿还有严重的鼻窦炎,经常流鼻血,为此每年都多次住院输液。我修炼大法后,他们的身体也都变好了,很少生病吃药。两个女儿在招工考试中取得了好成绩,在众多应聘的人中被录取,有了好的工作。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我结婚没几年,丈夫就被调到城里工作,我只能自己带着两个幼小的女儿留在农村老家。为了生活,我没日没夜的干活,还受丈夫的哥嫂、姐妹们的欺负。他们处处侵占我的利益不说,还制造矛盾冤枉我。二伯哥是生产队长,一切都是他说了算,哪个也不敢说他不好。我一肚子冤屈无处申辩,恨不得和他们拼了。因为积怨,以至于我们十八年都互不来往。

师父说:“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2]多年来哽在心中的那团冤屈一下子落下了,我想我是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师父说:“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2]师父的教诲,消除了我对丈夫家人的怨恨,我不记他们的过往之过,放下了和他们争斗的心。

之后,遇到他们有红白事,我就叫丈夫备好礼物,一起去祝贺和帮助,这让丈夫觉的奇怪:太阳咋从西边出来了?我们去问候他们各家的老老小小,这样断了十八年的亲属关系恢复了。我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拿去各种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帮他们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们看到了我从内到外的变化,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一个大家族中的几代人都明白了真相,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后,我学了很多遍,知道了救人的紧迫。我没文化,不会讲什么高深的道理,但师父见我有救人的愿望,就给我智慧。只要有机缘,我就主动搭话,给人讲真相。虽然有人不理解,说我“脸厚”,见人就讲,人家不想听还追着讲。但大多数人能体会到我是真心的为他们好,明白真相后选择了“三退”,并表示感谢。

二零零七年,我和同修到乡下发真相资料,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国保警察将我们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有一天,一个警察来拘留所给我他们所谓的“裁定书”,要劳教我一年零九个月,并叫我签字。我接过来,三下两下把那张“裁定书”撕了,我说:“法轮大法是来救人的,我散发的真相资料都是大法弟子用省吃俭用的钱做的,是用来救人的,包括你们警察。因为你们都是被谎言毒害的。我没有犯法,我是在做好事,对我的迫害我不承认,全部作废!”说完,就把那张所谓的“裁定书”撕了,扔在地上,几个警察都笑了。

他们打算送我去劳教。为此拘留所的警察把我带到医院检查身体,我发正念解体操纵警察和医生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

一天,丈夫和小外孙女来会见我,读学前班的小外孙女伤心的说:“姥姥,到你回家时,我都读二年级了。”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我说:“姥姥没有做坏事,哪里也不去,姥姥几天就回家了。”丈夫不理解的对我瞟了几眼,他也许认为我是痴人说梦呢!为此他已经买了个小饭煲,准备我被劳教后他每天只煮他一个人的饭。

那天晚上,监室里的吸毒人员都睡的沉沉的。我发了一会正念,就听到好像有一个巨大的轮在转动,发出轰轰的声音。第二天,我问监室里的人听到有种巨大的声音没有?她们都说没听到。

到早上八点,狱警来告诉我:我的体验不合格,叫我回家。

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化解了这场魔难,我含泪合十,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