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出阁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女儿出嫁,男方须礼节性的给女方家送去聘金和彩礼。礼钱不在多少,但仪式要隆重,以此来表达男方家的诚意,以及对女方家为他们养育儿媳的感恩。

如今的中国大陆农村,嫁女儿时,索要的彩礼,一张口就是十几万、二十万元。男孩子娶媳妇时,除了送礼金,还要在城里买房子,有的女方还要汽车,使得男方家里负担极重,有的为此还负债累累。

我家是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家庭。现将我女儿的成长经历、婚嫁时的故事讲出来,与大家分享。

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我成家后,那时候中国计划生育政策非常严厉,每对夫妇只准生一个孩子。双职工如果生了第二胎,就要被双双开除公职。我家当初也只是一个孩子。

但不知怎么回事,我又怀孕了。而且在做育龄女工的定期体检时,都没有查出来。当我确定是怀孕后,有的只是担心、害怕、苦恼。我也很纳闷:既然我怀孕了,可我怎么没被单位组织的定期体检查出来呢?孩子不能要。

可是,已经错过了做人工流产的时间,只好到足够的月份做引产了。到了该做引产的时候,我又去做了检查。医生说我的体质太差,如果引产,可能会带来生命危险,医院不敢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我真是欲哭无泪。我不得不偷偷的将孩子生下来。我有意吃的很少,使胎儿发育不大。又恰逢冬季,我穿着宽厚的棉大衣,加上我个子高,人们都看不出来我有什么变化。临产时,我就装病,请了病假。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儿。满月后,就由我的姐姐帮我抚养。这样,我有了一个“黑户口”的孩子。直到有一年,我们这里有了土政策:偷生二胎的双职工,交了“超生费”,可给孩子报户口。按工龄和职称算下来,我们夫妻俩要交一万三千多元,正好是当时一套楼房的价钱。那时我们的月工资也就是六、七百元。

沐浴法光 逆境成长

后来,我和丈夫修炼法轮大法了。我女儿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中,日渐长大。我们一家人学法时,围坐成一圈,女儿坐在最中心。那时大法书紧缺,全家只有一本《转法轮》,大家轮流着读。谁读法,女儿就会把头伸到谁捧的书上,很专注,天天如此。她再大了点,我就带着她背《洪吟》,她很快就背会了。

我们炼功,女儿也跟我们站在一起,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学会了炼功动作的。她天天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法小弟子。

再大一点,她会自觉的帮奶奶扫地、擦桌子、擦玻璃,做一些和她年龄极不相称的家务活。在法轮大法的指引下,为女儿后来的健康成长和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转眼,女儿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很发愁:女儿这个被藏着的“黑孩子”,到哪里去上学呢?可是,还没顾得上孩子上学的事,我和丈夫被中共迫害的双双身陷囹圄。只因我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信仰,我丈夫被非法劳教两年,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等我回到家时,孩子的舅舅已经托人把我女儿在离家较远的一所县城小学报名上学了。我感谢师父,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女儿上学了。可是,她并没有享受到上学给她带来的快乐!班里有一个邻居家的孩子告诉同学们说:“她的爸爸、妈妈被关進监狱了!”同学们就跟着起哄,不是骂她,就是打她。上课的时候还好,有老师在。一到下课休息,上厕所时,女儿的铅笔刀、作业本甚至连书包就都不见了。她在后门的垃圾桶旁,找到的是空空的书包。大一点儿的男孩就往她身上推搡,别的孩子跟着取笑起哄。女儿承受着这样的羞辱……

为了避免在学校时上厕所,女儿早上再也不敢吃饭、喝水。下课时,用小手紧紧的抱着她的书包。有个捣蛋的男生欺负她,拿笔在她的耳朵周围扎了许多小点点。女儿经常哭闹着不去上学,甚至逃学。小小年纪的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个时候,因为女儿没有户口,她还藏在郊区奶奶的家里。有一天,她竟然一个人找到县城自己的家。问她怎么找到的?她说:“元宵节那天,哥哥领着我和奶奶来过一次。我记住了大概方位和小区对门的一对石狮子。”元宵节那天,大街上到处都是人,熙熙攘攘,哪能看得清路啊?我心疼的一把拉進怯生生、脏兮兮的瘦小的女儿:“小丫头,你走丢了可怎么办啊?”

晚上睡觉时,女儿在噩梦中哭醒。我被惊醒时,她还在抽泣着,枕头湿了一大片。我搂着她,女儿边流着泪,边断断续续的告诉了我她的这一切。我惊骇于小小年纪的女儿,却要经历和承受如此的魔难。那时,她才小学一年级!于是,我把女儿留在了身边,这使她很开心。她常常问:“我爸爸哪里去了?”

我们生活在一起,女儿又能学法了。她特别喜欢学法,一有空儿,就学法。她把《洪吟》抄在小本子上,走到哪里,背到哪里。女儿从小就自己洗衣服,还帮我做许多家务。家里来人,她就习惯性的藏在卫生间里或阳台上。

这时,我又去给“亲戚家的孩子”——我的女儿,开了一次家长会。教室的竞赛栏里,一张书法引人注目,大家都在围着看。我凑近一看,下面署着女儿的名字。再一细看,田字格里的汉字写的方方正正,偏旁部首结构合理,象是临摹的楷书字帖,这根本不象一年级小学生写的。此刻,我对这个逆境中的小同修,心里生出了敬佩。

两年后,我丈夫回家了,女儿更开心了。不久,我们交了“超生罚款”,女儿的户口落实了,我们给她办理了转学。从此,女儿平稳的上完了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

大学毕业前的那年年底,她考上了一家国企金融单位。刚出校园,女儿就步入了工作岗位。一年后,女儿已是某个部门的中层领导。

女儿出嫁 不要彩礼

此时的女儿,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她清纯、温婉娴静。女儿不交男朋友,也不怎么参加社交活动,自然更不会沾染什么恶习。她挤时间学法,并帮我做大量的家务活,给我腾出了学法时间。多好的女儿,多好的同修!我心里不由的想:谁若娶了我这个女儿做媳妇,他可就太有福气了。可是,我又怎么舍得她离开我呢?

如果哪一天,女儿拿回一束鲜花或一个洋娃娃,我就惊喜的问:“有男朋友了?领回来,让妈看看。”女儿会腼腆的说:“没有,我还不想交男朋友。”“那?”我指着礼物问,女儿就说:“我已经给人家充了电话费,把钱还了。”

女儿说:“我想找一个也修炼大法家庭的象我这样的孩子,那我心里才踏实。”有一天,女儿告诉我,她没等到修炼大法的男孩,而是遇到了小刘。原来,大学毕业后,回到当地工作的高中同学,就他们五、六个。节假日,他们会结伴外出旅游、聚餐,谈天说地,彼此就都熟悉了。女儿说,小刘是最没心眼儿的一个人。

有一天,小刘来了。这男孩看起来五大三粗,憨憨厚厚的,是个可靠的人,我们也都合意。机缘成熟后,双方父母见了面。男孩的父母是农民,年轻、厚道、开明,很看重我女儿的人品。

是啊,和男孩确定恋爱关系后,他俩一起吃饭,多是女儿主动掏钱,因为女儿工资比小刘高;男孩给女儿买个小礼物,女儿会把钱还给他。因为小刘父母是农民,家里经济不富裕。

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们双方家长又聚到了一起。男孩父母问我们:“有何要求?”我们表示不要彩礼。男孩的父母很惊讶,感觉不踏实,还是坚持送来了聘金。我们当面还回给他们一部份,剩下的存在了卡上,让女儿带过去。这样,亲家不失体面,心里也宽慰。

我们嫁女儿不要彩礼的事,除了男女双方家族的人知道以外,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可是,这件事却在社会上传开了。有一天,丈夫请来了一位电器修理工来修洗衣机,那人和我们是熟人。他说:“这段时间,我走村串户修理机器,人们都在说某家闺女出阁不要礼金的事。”他综合那些信息后,估计说的是我们家的事,这次一问,果然不错。他说,人们都说:“看来修大法的人和普通人是不一样啊!如果所有的人都这样,那该多好啊!”

又有一天,我在街上邂逅了小刘的二婶。她热情的拉着我的手说:“你们白白的送给了我家一个乖巧的儿媳妇!丫头这么有出息,抚育和培养她成人成才,你们得花费多少心血啊?要点彩礼,也是一种补偿和安慰啊!你们这么做,真让我们刮目相看,让人钦佩!”

人的品性也不是用金钱能衡量得了的。女儿修炼法轮大法,作为大法弟子,衡量心性的唯一标准只有真、善、忍。我和丈夫是大法弟子,这在当地是众所周知的,我们用行动从一个侧面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