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更新: 2021年1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综合报道)攀枝花市位于四川省西南部边缘,是人口为123万的地级市。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二一年,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来,攀枝花政法委“610”系统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造成至少65人被迫害致死,至少106名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五~十年的高达46人次以上;至少112人次被非法劳教,劳教期限一~三年不等;数千人次被非法拘留,被拘留的学员大多数没有任何手续,而且绝大多数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被勒索钱财数百万元。而对法轮功学员的随意抄家、非法拘禁及肆意殴打,多至无法统计。

特以此文将攀枝花市政法委系统及有关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及遭受的恶报予以曝光,盼国内外正义之士共同关注与谴责,以制止与结束这场迫害。

一、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的任职信息

◎谢道全,男,汉族,一九五四年十一月生,重庆人。一九九七年三月至二零零七年二月期间曾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

◎单荣,男,汉族,一九五六年十二月生,四川西昌人。二零零七年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月期间曾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

◎张伟,男,汉族,一九六二年九月生,辽宁义县人,二零零四年八月至二零一一年九月曾任米易县委书记。二零一一年九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副书记,米易县委书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期间曾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手机号:13982361266。

◎谢忠华,男,彝族,一九六四年九月生,四川盐边人。二零一六年九月开始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

◎邓静,男,汉族,一九七七年七月生,二零一九年四月至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任攀枝花市西区政法委书记,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开始任攀枝花市政法委副书记。

二、攀枝花市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1、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1)杨文会(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米易县沙坝乡警察蓄意将法轮功学员杨文会从五楼推下致死,并对外宣称杨文会自己跳楼自杀,警察不准亲人认领尸体,火化后才通知家人。警察为了封锁消息,还将其不满十八岁的女儿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

(2)辜兴芝(女),一九三八年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北京上访,关押九天,罚款五百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强行洗脑罚款五百元。二零零零年九月北京上访,关押一天。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绑架,非法关押一百八十七天。二零零二年十月四日年,仅六十四岁的辜兴芝在攀枝花市米易县看守所的死刑床上被迫害致死。

(3)阙发芝(女),一九五四年生。二零零二年五月底,阙发芝第三次到北京上访,六月三日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绑架,被转移到附近地下室的医院。不法人员将阙发芝的眼睛蒙上什么都看不见,进院后才将布取下,阙发芝看见有背枪的警察站岗,她被弄到病床上,双手被铐在床上,脚被戴脚镣,然后给阙发芝输液,输了不明的毒药。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米易政保科的杨梓华到北京东城看守所接人,阙发芝已生活不能自理。阙发芝被杨梓华劫持回米易看守所,阙发芝体内的毒药发作,五脏六腑像火烧一样,一直提不起气,痛苦万分,生命危在旦夕。几天后,阙发芝被送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此人病情危险,是不会好的,很快就会死掉。公安局怕担责任,六月二十八日才将阙发芝放回家。阙发芝回家后,全身淌黄水,生命垂危。政保科的柴发祥等十多个恶警还到阙发芝家骚扰,更加剧了阙发芝的病情。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晚,阙发芝在极度的痛苦中离开人世,年仅四十九岁。

(4)张贵超(男),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判刑三年,回家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不久含冤离世。

(5)黄显坤(男),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在米易县贴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判刑四年,被迫害得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后含冤离世。

(6)罗俊玲(女),凉山州会理县政协委员,糖果厂副厂长。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罗俊玲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攀枝花市恶警绑架到攀枝花市看守所,罗俊玲被两次夜间“外提”到五十一(地名)的“沁园山庄”。期间被国保恶警张柏林,田萍(女)等轮番折磨:多次吊铐几天几夜、用打火机烧手心脚心,用树枝戳脸部穴位,用带铁腿的凳子凶残地打她,直到铁凳被打得散了架,最后将无凳面的铁架子干脆套在她头上,用尽残暴卑鄙的手段,她几经昏迷,又被冷水浇醒。当放下时,罗俊玲几乎无知觉了,监中医生慌忙赶来粗略的检查了一下,才被放回看守所。到看守所时,罗俊玲已被摧残得几乎无法行走,看守所都怕承担责任,不想收下。因吊的时间过长,直至半年后,罗俊玲的手都还是冰凉麻木的。被绑架劳教一年超期关押二十天,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上午含冤离世。

(7)关学和(男),一九五四年生。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被绑架到乡洗脑班七天,回家后上访被绑架拘留三十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绑架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五日被绑架劳教三年被迫害患肺癌,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上午八时在成都市肿瘤中心医院含冤离世。

(8)王光志(男),攀枝花市攀钢新钢钒废钢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王光志被恶警查到了讲真相的信件,马上就被非法抄家和绑架。恶警将他绑架到盐边县金谷酒家进行殴打,手段极其残忍,随后将他吊了三天三夜,并将大法师父的法像放在他的脚下。王光志绝食三十八天,遭恶警强行灌食并把门牙都撬松了。王光志被非法判刑两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时才送回家中看管,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含冤离世。

(9)刘本洪(男),一九三二年生。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在米易县草场乡两岔河水库开法会,被米易县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柴发祥和草场乡治安室周超等人绑架到县公安局,双手用手铐铐住吊在二楼的走道上,不准喝水、不准睡觉二十多个小时。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受尽折磨。由于不“转化”、不配合邪恶,在米易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药物,经常头晕、呕吐,神志不清。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个月零八天。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回家,不明药物的毒素随时都反映到身体上折磨着刘本洪,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10)邓玉芳(女),攀枝花仁和区攀钢职工。二零零三年八月被仁和公安分局不法人员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被强迫注射,灌服不明药物,导致肾坏死,全身浮肿。非法劳教回家后,住医院治疗。在邓玉芳住院期间,在老人生命垂危时,仁和国保特务并不放过,频频恐吓骚扰。邓玉芳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11)赵凤英(女),一九九九年九月和十月两次进京上访,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第三次去北京上访被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六月被绑架,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成都市购买卫星天线--小耳朵,途中遇车祸,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离世。

(12)张兴才(男),彝族,攀枝花市仁和区国土局病退干部,在修炼大法前,张兴才的双腿已近瘫痪,拄着拐杖行走都很艰难,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得以康复。二零零四年三月,张兴才被攀枝花市公安局绑架,关押在盐边县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盐边县国保大队多次从看守所提出张兴才进行酷刑折磨,暴力取证。恶人将张兴才双手铐起来,连续吊在窗栏上三天三夜,只有脚尖触地。国保大队的恶警们对张兴才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扇耳光、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狠打他的脸,还将矿泉水瓶嘴使劲往他嘴里塞。打得他鼻青脸肿,满口流血,被折磨得一次次昏迷、不省人事。当张兴才昏迷过去后,国保大队的恶徒在刑讯笔录上强行拉过他的手指按了手印。当恶警们从窗栏上放下他时,张兴才已不能站立,两腕被吊得血肉模糊。送回看守所后,张兴才已不能行走,一度送医院住院、抢救。即使已被迫害到这种程度,610恶徒仍多次叫其他犯人将张兴才背出去刑讯逼供,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恶警制造假材料后,二零零四年十月在盐边县法庭非法开庭,张兴才是由犯人背到所谓法庭上的,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后来被劫持到乐山沐川五马坪监狱,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被四川省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迫害致死。

(13)刘静德(男),二零零二年一月上访非法拘留三十天,开除公职,造成妻离子散。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判刑三年,回家后出现肝腹水症状,肚子肿胀如鼓,眼睛也看不清楚东西了,去一趟菜市场十五分钟的路需要一小时,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这时有两位同修主动照顾他的生活,后来同修相继被绑架,无人照顾他,二零零七年上半年刘静德含冤离世。

(14)江正华(男)一九五零年生,从西藏当兵复员在仁和区丝绸公司上班,任蚕茧站站长。二零零零年三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每天晚上都被拘留所警察弄出去毒打。之后被罚款一千八百元,被停发工资,一年半不准上班。同年四月份被公安局和单位联合强制去“洗脑”,七天被扣发一千多元的所谓“生活费”。同年七月份被同德乡政府洗脑班敲诈两百多元。联防队和单位还派人白天黑夜守着,没有任何自由。二零零一年四月,妻子胡安书被非法劳教,女儿上大学,江正华被停发工资后去找“610”(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要求补工资,最后争取回单位看守大门、扫地。在经济和精神种种压力下,他身体从修炼后的健康状况开始出现异常,腿部肌肉开始萎缩,在二零零六年又出现了糖尿病复发症状,于二零零八年三月离世。

(15)李桃芳(女),二零零四年五月被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政保科恶警绑架,在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六十天,期间被注入不明药物,被勒索五千元保证金。回家后头脑不清醒,走路恍惚,二零零九年胃出血离世。

(16)冯忠良(男),一九六三年生,四川省攀枝花市建设局设计管理员。二零零六年夏天由于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五马坪监狱被迫害成纤维空洞型肺结核。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狱时已经走不动路,身体各脏器严重衰竭,呼吸困难;攀枝花市人事局以他被判刑为由,不发给他生活费,他只好回到南部老家乡下与八十多岁的父亲相依为命,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端午节)含冤离世。

(17)徐浪舟(男),一九七三年生。原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队警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市政府上访,被拘留三十天。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被绑架拘留十五天并强迫每人交生活费二百二十五元。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被绑架劳教两年,延期九个月。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被绑架判刑八年半。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在乐山五马坪监狱被迫害致死。

(18)廖远福(男),一九六六年生。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上访,被绑架拘留七天。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访被绑架拘留三十天,家人被勒索一千元,廖远福又被劫持到米易洗脑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绑架判刑十年,回家后仍持续受当地610、国保恐吓威胁,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含冤离世时只有四十七岁。

(19)吴名山(男),一九四九年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旬上访被拘留十二天,被劫持单位洗脑班。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天安门被绑架,被拘留所十五天。不久又非法关押四十二天。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绑架拘留三十二天。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被绑架判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被绑架判四年。二零一零年五月在监狱被迫害成晚期糖尿病,视物不清,血压高达180,被保外就医回家,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老家含冤离世。

(20)陈祥芝(女),一九六三年生,攀枝花市矿务局工会俱乐部主任。三次进京上访,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绑架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判刑八年,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不幸离世。

(21)罗江平(男),二零零一年判刑五年,二零一二年判刑四年半,被监狱打毒针,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22)冯娟(女),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被绑架判刑五年半,二零一八年二月含冤离世。

(23)罗杨生(男),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旬上访,被劫持单位洗脑班。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去了天安门炼功被拘留四十天。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绑架拘留三十二天。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被绑架拘留三十天。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拘留四天,被勒索五百元钱。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劳教一年半,超期关押二十天。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被绑架劳教二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判五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判监外执行一年。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突然出现全身浮肿,不能走路,还被居委会人骚扰,不久在家离世。

(24)廖健甫(男),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判刑两年半。二零一六年十月绑架后被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被收监判刑四年,处罚金三千元。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点在云南第一监狱第十一分区被迫害致死。

(25)燕洪(女),一九八二年生。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打横幅被警察打,被劫持回家。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到炳草岗公园洗脑班迫害,被七、八个警察围攻她一个人。二零零二年九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五月妈妈上访,燕洪被学校人员围攻、居委会人员骚扰,后来毕业证都没拿到就被迫离开学校。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妈妈被绑架,她也被骚扰,后因身体出现癌症症状,被父亲接往成都化疗,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离世。

(26)毛林芳(女),一九四九年生。二零零一年毛林芳被绑架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回家后,不修炼的儿子不久得癌症死亡,毛林芳成了孤寡老人。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中旬遭到敲门骚扰。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遭到中共清零行动的骚扰,大渡口派出所一名身穿便服的警察和光明社区人员杨建及另一名工作人员三人,以看望毛林芳为由,要求毛林芳写“三书”,毛林芳严厉的回答:“我不写”!杨建马上说:不要你写,只是让你跟周围的人说:“我不炼法轮功了”、“我是转化了的”、“我写了三书的”。毛林芳说:你们这个时候还来玩这种骗术,真可笑!这三人没趣的走了。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毛林芳在家离世。

2、谢道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七年二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期间的犯罪事实

(1)被绑架在当地看守所,造成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杨文会(女),被米易县警察从5楼推下致死。

◇二零零一年:刘本洪(男),一九三二年生,在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个月零八天,被注射不明药物,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辜兴芝(女),一九三八年生,在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百八十七天,在死刑床上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阙发芝(女),一九五四年生,在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被输入不明药物,含冤离世。

◇二零零四年:李桃芳(女),在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六十天,被输入不明药物含冤离世。

(2)被绑架劳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
苏丽娟(两年)龚志会(两年半)温跃超(两年)关学和(三年)周玉敏(一年)蒋光富(两年)
李慧琼(一年半)郑尚碧(两年)燕宝萍(两年)韩应成(两年)吴秀兰(一年)
何芙蓉(一年半)白朝霞(两年)高龙英(两年)刘国兴(两年)
黄天才(一年半)蔡会莲(两年)罗世美(两年)罗杨生(两年)
陈祥芝(一年半)王美(两年)黄国芬(两年)张国俊(两年)
张佩云(一年半)蒋贤凤(两年)黄承会(两年)杨枝群(两年)
徐天福(一年)曾会菊(一年半)谢文英(两年)邓玉芳(一年半)
赵凤英(一年)赵凤英(一年半)罗巧兰(两年)段晓玲(一年半)
朱昭杰(一年)罗杨生(一年半,超期二十天)吕波(一年,超期三个月)吕涛(一年零三个月,被勒索四千元)
张玲(一年)关学植(一年半)聂华(两年)
胡安苏(一年半)王卫(两年)
董孟久(一年半)陈启荣(一年半)
钟义芳(一年半,被勒索一千元)罗俊玲(一年,超期二十天)
罗玲珍(一年半)
邹燕(一年半)
燕洪(一年)

(3)被绑架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
廖远福(十年)张玲(十年)刘坤伍(九年半)徐浪舟(八年半)张佩云(九年半)谭海燕(六年)
廖健甫(八年)毛林芳(九年)刘龙云(九年半)张兴才(七年半)姚佳秀(九年)刘秀珍(五年)
骆兴贵(八年)徐天福(九年)朱明春(九年半)陈鹤琼(七年半)罗杨生(五年)聂荣芹(五年)
周盛会(八年)陈祥芝(八年)何远超(九年半)高朝群(五年)廖晓徽(四年)吕涛(五年)
范跃海(六年)胥斌(七年)朱召杰(九年)朱文辉(四年)肖会再(三年半)张洪英(四年半)
曾世华(五年半)干劲(七年)任福万(九年)谢经双(三年)张家霜(三年半)
吴桂芳(五年)罗江平(五年)耿德新(九年)梁淑芳(三年)胡秀芬(三年半)
吴敏(五年)吴名山(三年)罗晓星(九年)耿桂荣(三年)
罗秀梅(四年)王光志(两年)陈京西(八年)冯忠良(三年)
黄显坤(四年)龚文友(八年)
张洪英(四年)阙发秀(八年)
宋成会(四年)郭光秀(七年)
张正焕(四年)龚官雷(七年)
范胜美(四年)杨顺发(五年)
李国琼(四年)杨成英(三年)
李永会(四年)
李会琼(四年)
王元品(三年半)
庄德林(三年半)
李银奇(三年半)
张贵超(三年)
熊聂珍(三年)
姚佳秀(三年)

(4)被绑架关押勒索钱财、取保候审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段晓玲,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一日去北京上访后,被单位停薪停职近五年。

◇吴永琼,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五日非法拘留十五天,并冤判取保候审一年。

◇江显英,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被判取保候审一年。被强迫家人交二千元保证金。

◇周玉敏,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被绑架,取保候审回家,家人被勒索七千元。

◇覃仕秀,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六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家人被警察勒索五万元。

◇王爱英,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被非法关押二十六天,取保候审,家人被警察勒索两千元 。

◇罗亨祥,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被绑架拘留二十天,被警察非法取走个人存款六千二百二十点零二元现金,取保候审一年。

◇游元章,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绑架拘留三十七天,勒索二百元现金,被单位扣发当月工资大约一千多元。

◇江益兰,米易县粮食局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去北京上访,在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六天,被勒索现金五百二十二元。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被向金发勒索二百元。回家后,粮食局在江益兰的工资中扣留二千五百元,作为到北京接她人员的差旅费;又在工资中扣五千元作为保证金,若再去北京上访这五千元就没收了,工资存折也被单位收缴。如果发现江益兰不在家,单位就派人出去找,所花差旅费,都从江益兰的退休金中支付。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江益兰被国保恶警周林绑架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四天,回家时就被国保大队勒索“罚款”一千元。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起到二零零七年二月,退休金被全部停发。

3、单荣在二零零七年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期间的犯罪事实

(1)被绑架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二月以后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
王秀英(八年半)姜秀兰(四年)钟义芳(八年)苏丽娟(六年)
黄碧先(七年)温跃超(四年)汤仕国(七年)冯娟(五年半)
陈荣(三年半)韩应成(三年)余川程(六年)
关学植(三年)刘世波(六年)
高龙英(五年)
张正焕(四年)
龚顺会(四年)
吴名山(四年)
黄秀英(四年)
牟建昌(四年)
何永红(三年半)
杨兴春(三年半)
罗世美(三年)
蒋光富(三年)
廖健甫(两年半)
周建先(两年)

(2)被绑架关押勒索钱财、取保候审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吴永琼,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绑架拘留三十天,取保候审一年,期间多次被非法监视居住、非法监听电话、被单位保卫科的人骚扰,被单位停发工资,直接经济损失约二万多元。

◇王安才,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绑架三十天,勒索一千元。

◇吴秀兰,二零零八年三月被绑架,被勒索一千元,取保候审一年。

◇唐瑞珍,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家人以几十万的房产证作扺押将其保出。后还不断受到骚扰。

◇游元章,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被绑架拘留二十八天,监视居住半年,被单位扣罚一个月工资两千多元。

◇江益兰,从二零零七年二月到年底,退休金被全部停发。从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这两年中每月只发三百元。二零一零年以后,粮食局每月只发给江益兰生活费六百元,每月被扣留二千二百多元。

◇刘天芬,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被绑架在米易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家人被勒索一千元保证金,“取保候审”回家。

(3)被非法判刑致残的法轮功学员

◇黄秀英(女),一九三六年生,医院护士。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冤判四年,被监狱迫害致双目失明,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回家后,当地居委会还让双目失明的黄秀英老人去居委会报到,遭老人拒绝后才罢休,至今八十五岁的黄秀英老人还在黑暗中度过每一天。

4、张伟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期间的犯罪事实

被非法绑架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前
罗杨生(监外执行一年)罗江平(四年半)金晓蓉(四年)隆玉梅(三年)吉祥寿(三年半)
张继美(三年半)何永铭(两年)蒋贤凤(一年半)
冯世分(三年)
郭会兵(三年)
李欣垚(三年)
胡安书(三年)
杨枝群(三年)
罗红(一年)

5、谢忠华二零一六年九月开始任攀枝花市政法委书记期间的犯罪事实

(1)典型案例

◇付文德,原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安局东区分局拘留所警察,退休后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因高血压,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取保候审。每月退休工资五千多元,被东区公安分局扣除四千元,每月只给一千多元作为生活费。从二零一七年五月开始,五千多元的退休金,每月只给二十二元。仁和区公安分局还强迫他搬出在仁和辖区内的租房。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付文德被收监判三年半,处罚金三千元。

(2)被绑架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二零一八年二零一九年二零二零年二零二一年
陈鹤琼(一年零两个月)廖健甫(四年,处罚金三千元)张继红(三年)罗晓星(八年,处罚金五万元)罗援朝(一年)
宋南瑜(三年半,处罚金三千元)钟义芳(四年半)罗巧俐(五年,处罚金三万元)
付文德(三年半,处罚金三千元)刘秀珍(四年,处罚金两万元)罗巧萍(四年,处罚金两万元)
聂荣芹(四年,处罚金两万元)燕宝萍(四年,处罚金两万元)
陈祥云(四年,处罚金两万元)谭海燕(三年半)
罗援朝(监外执行一年,处罚金五千元)

(3)被骚扰造成离世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罗杨生,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突然出现全身浮肿,不能走路,还被居委会人骚扰,在家离世。

◇燕洪,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妈妈被绑架后,她也被骚扰,后因身体出现癌症症状,被父亲接往成都化疗,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离世。

◇毛林芳,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中旬遭到敲门骚扰。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遭到中共清零行动的骚扰,大渡口派出所一名身穿便服的警察和光明社区人员杨建及另一名工作人员三人,以看望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毛林芳为由,骚扰毛林芳,要求毛林芳写“三书”。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毛林芳在家离世。

(4)被绑架非法关押、取保候审、强行停发养老金和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张继红,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四月十三日取保候审。回家后隔十天半个月东区公安分局就提审,每次不签字不让回家。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东区公安分局把构陷张继红的材料移交到检察院。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东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两次退回东区公安分局。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东区检察院把张继红非法起诉到法院。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非法判刑三年。

◇张桂霞、胡秀芬、王淑坤三人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当天回家。

◇聂荣芝,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监视居住半年。

◇游元章,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拘留三十一天,取保候审一年。

◇李珉珉,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当天回家。

◇王秀英,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被东区公安分局绑架、抄家,非法关押三十六天后被取保候审一年。二零二零年从十月份起,王秀英被强行停发养老金。

◇彭成普,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市仁和区棉纱湾看守所,过年前才回家。

◇段晓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被攀枝花东区国保大队和临江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抄家后非法行政拘留十天。

◇罗援朝,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被绑架,被劫持到仁和区棉沙湾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二零二零年七月被攀枝花市仁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后,监视居住。针对此事公检法构陷,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罗援朝被攀枝花市仁和区法院非法庭审,罗援朝庭审中自己辩护,被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罚金五千元。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罗援朝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一年,现在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市仁和区棉纱湾看守所。

◇吴敏,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讲真相被构陷,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被骚扰,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被炳草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七天后取保候审回家。二零二零年八月吴敏去炳草岗派出所时给办事群众讲法轮功真相,再次被人构陷,二零二一年四月被骚扰,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在家再次被炳草岗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庭审,现在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市仁和区棉纱湾看守所。

(5)被骚扰、抢劫私人物品的法轮功学员

◇邹燕,“十九大”中共邪党会议召开前夕,攀枝花市东区公安分局向阳村派出所警察李国民伙同一名男警察和长寿路街道冶金东街社会居委会几个人,先后四次到法轮功学员邹燕家进行敲门骚扰,企图非法照相。据知情人透露警察李国民为了骗取邹燕开门,撒谎说她家漏水把楼下给淹了,像土匪捶着门大声喊:快开门,并恐吓不给开门就把门撬开。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十八日晚上,网格员鲜小梅找到正在跳广场舞的邹燕母亲,邹燕的母亲不配合网格员提出的任何要求,无奈之下,网格员鲜小梅只好偷偷的将自己与邹燕母亲对话内容非法录音,向派出所汇报情况。

◇张明兰,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遭到敲门骚扰。

◇洪玉仙,二零一九年六月上旬七十七岁洪玉仙威胁、恐吓、撒野,抢劫私人物品。

◇宋天英,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早上六点四十分左右,在没有任何事由的情况下,四川省攀枝花市东区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宋天英(女,七十四岁)家中,宋天英正在吃早点,一个女警察要求她不要动,其他人员有的在家里照像,有的就开始非法抄家。折腾了大约半小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经书、师尊的法像、香炉、播放器等物品。还强制家人陪同她到派出所,询问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要求不准炼功。折腾了一天,晚上七点左右才回家。

◇王于琼,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攀枝花市东区公安分局东区派出所警察王照(音)勇、东区金福社区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到王于琼家骚扰。

◇游元章,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被骚扰。

◇聂荣芝,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骚扰威胁家人,二零二一年四月中旬被电话骚扰。

三、攀枝花市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的典型事例

1、原攀枝花市米易县政法委书记陈忠恕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自杀身亡

陈忠恕,男,汉族,1962年9月生,四川自贡人,2003年3月至2005年3月曾任米易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13年5月至2017年1月4日曾任攀枝花市国土资源局党委书记、局长。2017年1月4日其因涉嫌违纪违法受到调查而心怀不满,故意实施报复杀人,当天被发现时,已在会展中心一楼自杀身亡。

在陈忠恕米易县政法委书记期间,米易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严重迫害。其中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六人,有刘龙云(九年半)、朱召杰(九年)、朱明春(九年半)、阙发秀(八年)、郭光秀(七年),杨顺发(五年)。被非法抄家的有十六人次。

2、原攀枝花市国保大队队长田萍恶行殃及丈夫患直肠癌,儿子患急性髓系白血病死亡

田萍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零年退休前,长期积极参与并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守法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二零一三年田萍的丈夫患直肠癌需要长期服用抗癌药物进行控制、治疗。

二零一六年九月田萍的儿子张益又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做骨髓移植,前后花费医疗费100多万元。二零一八年九月儿子病情复发后,田萍在平台上筹款,在求助信中声称:“人生无常,我们一家都是警察,为人民服务一辈子,万万没想到晚年却经历这样的变故……老天为何要这样对我、这样对我的家庭?”

如果在二十年前,田萍能想到“老天”,能想到“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些真理,也许她就不会为了能“往上爬”和为所谓的“立功”“受奖”,对善良的父老乡亲痛下毒手:绑架、抄家、毒打、酷刑,刑讯逼供,诬判……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恶事,犯下各种罪行,或许不至于有儿子的死亡,人生的痛苦和偿还。

攀枝花市现任各区县政法委书记任职信息

◎陈康,男,汉族,一九六九年二月生,二零一九年四月开始任攀枝花市东区政法委书记。

◎敬波,男,汉族,二零一九年九月至二零二一年九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二零二一年九月开始任攀枝花市西区政法委书记。

◎汪雪林,男,汉族,一九七八年四月生,二零一九年九月开始任攀枝花市仁和区政法委书记。

◎熊玉兰,女,彝族,一九七二年九月生,二零一九年十月开始任攀枝花市米易县政法委书记。

◎朱林光,男,彝族,一九七一年六月生,二零二零年一月开始任攀枝花市盐边县政法委书记。

附:攀枝花市各政法委人员照片(878KB)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