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在不断修炼中归正人生(上)

更新: 2021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名少时得法、有幸跟随正法進程走过二十余年的青年大法弟子。一路走来,感恩师尊慈悲保护、教导,也想要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写下来,与年轻同修交流。

也许这段成长过程对家里有大法小弟子的家长同修们也能起到一个侧面的参考作用。带好小同修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很多时候表面做的很好,并不一定等于心里真正的明白。师父说:“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在用常人心衡量自己,而不是站在修炼人角度上看问题,这是修炼中有漏。”[1]

对于如何走入修炼,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机缘。而对于我们小时候随父母得以接触大法的缘份,我们也需要好好想一想,如今长大成人,独立進入社会之后仍然坚持在修炼路上的原因。是真正理解了法的珍贵,还是随着大溜“怕被落下”?每天看书并不等于得法,面对层层的考验,只有从内心深处真正的清醒、理性,才能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当今社会纷繁复杂,各种局势将人迷在其中,有时就算是修炼人,如果不能以法为基点,都容易被自己的执着与观念带动的不够清醒。

师父说:“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2]近年来,每次学习师父新发表的经文,“修炼心性”这个要求总是格外的突出。

师父讲:“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3]

由于我参加一些媒体的工作,需要关注一些常人开办的媒体节目,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他们对一些时事的分析,有时就会听到一些人在节目中表达出对大法的不理解,也有同修会在节目下方和对方辩论。可是细想下去,真正障碍着他们明白真相的因素正是生活中他们身边的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有没有扎扎实实的修炼,对遇到的每一件事情有没有认真的以真、善、忍的法理去指导和提高。很多世人都在观察着我们的一言一行,如果自己本身的实修做的不够,光靠语言是无法真正打动人心的。

从一些同修的交流中,有时能读到一些对“福报”的执着,比如觉的有师父管着,所以孩子一定能考上好大学,或者一定能找个好工作。但是师父讲过:“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告诉你呀,吃一些苦啊不是坏事,因为宇宙的理在人这儿是反过来的,人类这个空间的理是反的。”[4]“其实修炼就是来吃苦来了,不是为了得到在人世间的保护来的。学大法有保护,修大法也要吃苦啊。”[5]除了那些严重破坏我们做好三件事稳定环境的干扰之外,人生中其它的“福份”是需要跳出名、利、情的衡量标准去看待的。师父将我们放到各行各业,各个阶层,都是去接触与我们结缘的众生,并开创那一层的环境,很多时候取决于命里有没有这个东西。而很多事情的影响并不只停留在一时,也并不只停留在表面,重要的是在过程中可以魔炼自己的心性。

下面,我就以个人的一些经历作为展开,与同修们交流。

一、学法而不懂法

我得遇大法的时候还在上小学。母亲让我学法,我就每天看书。可是除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好学习,提高道德品质的字面意思之外,我也就理解不出更深一层的理了。只是知道书里是在教人做好人,电视在说谎。后来需要讲真相做三件事,自己心里怕的咚咚响也从未退却,因为深知自己坚持的是正的,是应该做的。在外人看来,我听话、懂事,学习成绩好,是个精進的小同修。可是自己在梦中梦到去考试,却总是一道题目也看不懂,什么问题都答不上来。遇到生活中的委屈也知道忍耐,可是心里总像“水缸里的水要溢出来了”,不知如何从根本上扩大容量。

由于我对法的认知始终停留在表面,受自己的观念影响,我会用对自己“有利”的角度来解释大法。比如:书中讲人的一生都是定好的,符合了我的懒惰心理,我就觉的学习也是不需要努力的,反正排名都是定好的。并且仗着自己聪明,考试前随便复习一下好像分数也不错,总是糊弄糊弄就完事了。遇到事情老是想直接跳到最后的结果,不愿去面对和承担中间的过程,想逃避吃苦。这也养成我依赖心很重,总希望别人能帮我把事情都安排好。

从外表看上去我成绩一直很好,三件事也都做的很积极,可本质上我完全没有溶于法中。师父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6]。虽然自己的小聪明带来了一路的顺风顺水,可是高考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最后只能去了一个比预期低很多的不知名大学。

二、冲破情关悟正道

由于旧势力强加進来的一些安排,我虽然对名、利都没有什么追求,可是却极其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想要早早成家“相夫教子”,其实这背后仍然隐藏着一颗求安稳,希望对方能为我遮风挡雨的心,这是我后来才悟到的。

自从在大学中遇到男朋友之后我就更没什么“事业心”了,喜欢什么都由他做主,这样可以省掉不少自己思考的麻烦,其实深挖下去是懒惰和怯懦,不想面对现实社会的风雨,遇事往后缩。毕业之后为了和他留在同一个城市,更是放弃了很好的工作机会。可就在我们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他突然很严肃的让我在大法和他之间做出选择,在他家人面前绝对不能提大法的事情,也不可以出门发真相资料。他说自己的家庭曾遭遇文革的迫害,断不能让家人再经历一次那种危险。

受传统观念的教育,我从谈恋爱开始就一直觉的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几乎整个人生的规划都构筑在他身上。现在他要从新选择我们的关系,我感觉这个世界好像都崩塌了。可是让我松口说离开大法,我又发自内心的做不到,虽然我不能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可是只要一想到离开大法,就有一种整个生命都被剥离掉的难受。在我的再三沉默之下,他决绝的走掉了。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整个人处在一种“失魂落魄”的状态,一举一动就象只剩下个躯壳一般,每时每刻都能感到心象是碎成了粉末般的疼痛,甚至外来干扰会不断的向我头脑中输送轻生的念头。可是感恩师尊,每当有不好的念头闪过,脑海中都会立即打入《转法轮》中“不能杀生”[6]的章节,那行字带着金色的生命力,像守护天使一般陪着我。

母亲看到我每天神情恍惚,也无法劝解,于是在一天晚上拿出《转法轮》捧给我,说:孩子,也许只有大法才有办法解开你的心结了。人世一幕幕,很多时候不就像一场梦吗?现在梦醒了,你该有新的生活了,又怎么能一直趴在原地不起来呢?

我一直是个很怕痛的人,所以双盘腿打坐一直坚持不下来,可是那天晚上当我盘上双腿的时候,突然发现腿很痛的时候,心里的剧痛反而减轻了。于是我双盘腿捧着《转法轮》,一字一字认真的去读。当时身心的剧痛压下了我后天人的观念和想法,脑海里只是读法,读法。不知道读了多久,书中“修炼”两个字突然跳到我眼前,然后整个脑壳里一层一层象翻花一样开始迸出金光,那时的感觉就象师父讲的:“那是埋藏在你心底的,就象那个电的插头一样,一下子碰到了就通了电了。”[7]而这离我第一次拿起《转法轮》已经走过了十二年。

师父说:“因为修炼必须得是发自内心的主动去修,你真得能在利益面前、在名情中剜心透骨的伤痛中拿的起来放的下才行。”[8]在经历了剜心透骨的一大关之后,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大法弟子,吃的那些苦一下子变成了好事。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以前模模糊糊的事情,人从哪里来,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人生一切的背后又是什么,那一瞬间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也绝不夸张,真的是整个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

三、以法为师 归正人生

从那之后,我开始真正的从内心深处领悟修炼。可是现实生活似乎一团混乱。由于大学考的不好,专业冷门,就业本身就不太容易,之前又为男朋友放弃了好的工作机会,我当时的生活条件捉襟见肘。我在公司里的岗位属于“比较有油水”的,但自己按真、善、忍法理约束自己,凭借职位捞好处的事情我坚决不碰,导致事情没少干,可是只能拿到基本工资,连租房都勉勉强强。很多同事、朋友都笑我是傻子,家里的亲戚们更是指责我“被大法耽误了”,把我高考失利,不知道送礼去疏通门路,光知道认真工作连钱都赚不到归咎于死脑筋,说我坚持的那些道德标准简直可笑。

由于那段时间我学法精進,没有陷在表面的不如意里,而是在心里问师父:我要怎么做才能证实大法呢?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人看到,我所坚持的真、善、忍才是对人生最有价值的呢?也许因为这一念站在了为他的基点上,事情随即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机。一个许久未联系的同学突然发给我一份海外留学申请表,并鼓励我去试一试。在当时看来,我完全不具备出国留学的条件,我负担不起高昂的学费、生活费,毕业院校不出名,专业成绩不突出,外语也不好,完全比不过那些提前几年就一直为出国做准备的申请者。可是既然机会来了,那我就试一试吧,就算不成功也还是继续过着之前同样的生活,并没有任何损失啊。

于是我一边上班,一边递交材料。我如实填写了自己的各项信息,没有听从别人的“建议”把成绩单上的分数“改的好看一点”,过程中不断的去掉自己的各种执着心,结果顺利被国外一所大学的研究生院录取,学费也并不高,这简直是一个奇迹。而亲戚、朋友在知道我即将出国的消息之后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也听得進去了。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醒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