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修去人心证实法

更新: 2021年09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八日】一九九四年,那年我十岁。这一年,在当地的许多老同修心中是最难忘和最荣幸的一年,因为慈悲伟大的师尊来到了我的家乡讲法。

虽然,我当时无缘听到师父亲自讲法,但幸运的是,师父讲法后,我跟随母亲(同修)一起去听当地同修组织的师父的讲法录音,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在师父讲法的最后,讲到如果自己没有病的,可以想自己的家人,师父会帮助清理。我当时想到的是自己的奶奶。不久后,回老家见到了奶奶,真的感觉她精神上好了很多,奶奶见到我也格外高兴。那时我幼小的心里,已经产生了对师父的信。

一、修去怕心,改变固有的人念

二零一七年的五月十三日,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生日这一天,很多同修去了美国参加法会。我当时想,今天是师尊的生日,给师尊最好的礼物应该是多救人。想到这里,我就提前去了唐人街,支好摊位后,首先是发正念,清除干扰有缘人得救的邪恶因素。

我刚刚坐下来发了一小会儿正念,就听到在不远处有一个怒吼的声音,我没有睁眼睛,心想:应该是邪恶干扰,发正念清理邪恶干扰的因素。我刚刚想到这里,只觉的头部右前额上侧被猛的撞击了一下,我身体被冲击后仰躺到了地上,我下意识的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我的第一念是:“师父在保护我呢,一点也不疼!”

当我从新坐起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大约一米九、身材高大的黑人,正在飞快的沿着街道逃跑,街道上还有好几个停下来看真相展板的行人,她们也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迅速的认出了这个黑人,听以前在唐人街的同修说过,他精神有问题,有时候会冲着我们的洪法点指手画脚,骂骂咧咧甚至吼叫。于是我的第二念是:这人精神有问题,主意识弱,肯定是旧势力控制他干的。

当时,我也没有站起来追他,内心也没有产生任何的怨恨,就继续发了会正念。发完后,站起来,两个站到赌场门口的西方男子可能是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就走过来告诉我:“你去报警吧,警察会找他的。”我笑了笑说:“原谅他吧!”两个西方男人说:好人!

这个事情发生后,我虽仍然每天去唐人街讲真相,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在发正念时,自己老是睁眼看看那个黑人在不在。这时,我意识到是自己有怕心的执着出来了,于是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这个假我--怕心,慢慢的我又恢复了正常。

大约过了一周多的时间,我正站着发传单,一抬头,看见那个黑人正从洪法点的前面走过,或许是因为内心自始至终没有对他产生过怨恨或生气,旧势力不再去控制他,他路过我身边时,突然说了一句:“抱歉。”我赶紧竖起大拇指冲着他说:没有关系的。

大约又过了一周多的时间,我正在唐人街打着坐,一睁眼看见那个黑人正站在离我不到两米远的地方看着我打坐,我朝他看了一下,他的脸色是平和的,当时脑子中闪过一念:给他讲真相。于是我赶紧站了起来,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和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过程中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在我讲完的时候,他点了一下头,然后准备扭头就走,我下意识的问了他一句:可以签名反迫害吗?他走向了征签桌,拿起笔,看了两眼就准备签字,但是每当他就要签下自己名字时,他拿笔的胳膊就又抬了起来,右手拿着笔靠在自己太阳穴的位置上,然后,又准备下笔签名时,右手就又回到太阳穴位置,大约连续五次都是这样。当时意识到可能是旧势力阻挡他得救,于是我立刻帮他发正念。五次之后,他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送给他一朵莲花,他接过莲花,一边走一边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签过名之后,我明显的感受到,师尊清理掉了他体内很多不好的因素,他从之前的狂暴易怒,明显的变的越来越祥和,连相貌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回顾这个考验和修炼的过程,会产生一个疑问:我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给他讲真相救度他呢?我想是自己的人念阻挡了对他的慈悲救度,被他表面的假相迷惑了,因为初见他时,一是感觉他说的英文自己很难听懂,二是看到他精神还有问题,三是看到他对大法的态度很负面。这个假相似乎封锁住了自己去救度他的想法,甚至感觉无能为力。正是通过这次考验,让我对师尊讲的“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1]这一法理有了更切身的体会,认识到:真正阻挡自己的不是外在的考验有多么的恶劣或残酷,自己的人心和人念才是真正的障碍。黑人的这一脚,踹醒了我,考验中帮我认识到了修炼中的不足,在修人心的过程中,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好的同化法,证实法,因此,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个有缘的黑人。

“五一三”那一天,我动了一念“给师父最好的礼物是更好的救人”,而慈悲伟大的师尊把在救度众生中修炼的升华安排给了我,感谢师尊!

二、越忙碌,越要重视学好法

我们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个人领悟到: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上,走师父安排的路,那么一切应该是均衡布局好的,要无所求而自得。

我没有去执着工作,两次都是工作来找我,我就顺其自然的工作了。我明白:师父让我平衡好工作和做好三件事之间的关系,最大化的符合常人去修炼,我就用真、善、忍的标准努力去做好常人的工作,这不仅保证了自己生活的无忧,而且在平衡好工作与三件事的过程中,帮助我修去更多的人心人念,证实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我没有执着婚姻,也顺其自然的结婚了,父母以及亲人都非常满意。感谢师尊的慈悲安排。

从二零一五年有机缘来唐人街讲真相到现在,这些年来,我几乎每天拉着真相资料,大横幅,六个易拉宝展板、征签桌等,到唐人街讲真相。周六周日,来唐人街的中国人和西方人包括游客非常多,我一般在中午十二点半左右拉车到唐人街支摊,然后中西方同修们配合着讲真相,到了晚上七点多,有时候八点左右开始收摊。周一到周五,来唐人街的人相对少一些,同修来的也少,我一般下午两点多出门去唐人街支摊讲真相,晚上七点半左右开始收摊。

学好法是让我能够长期坚持到一线讲真相的根本保障,在工作上没有项目的时候,我每天学两、三讲《转法轮》,每次学完法后,我身体就象充满了电似的,又恢复了正念和充满了力量。我非常明白:没有大法的力量和师父的加持,是根本无法长期坚持的,正念来自法,长期坚持的力量来自法。

或许是师父看到了我愿意天天去唐人街救人的心,也或许是师父安排我平衡好工作和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更好的证实法。我的工作安排在了晚上凌晨一点(冬令时)或两点(夏令时)到公司工作,到早上九点(冬令时)或十点(夏令时)下班,到家正好赶上十一点发正念时间,发完正念,吃点饭后,这时并不感觉自己多么的困和累,所以大约中午十二点半左右就到唐人街支摊了,同修们不忙的时候,可以帮我晚上收摊,我下午五点左右就可以回家了,没有同修来的时候,我就六点收摊,周六周日照常洪法讲真相。

在工作上有项目的时候,一般需要连续工作短则一个多月,长则三个月左右,收入也不错,非常适合我。工作期间,再加上每天去唐人街,看上去是非常忙的,每天睡觉三到四个小时,同修们认为我很辛苦。其实我内心真实的感受并不觉的苦,反而有一种比平时更加精進的感受。

每当工作的项目开始时,我知道要想在这种强度下,做好三件事,必须更加重视学好法,在凌晨一点上班时,我需要晚上不到十二点起床,去坐公交车上班,因此,在等公交车时,在车上,下车后步行去公司的路上,一直到進公司门口前,我一直在看《转法轮》,或许是更加重视学法的心态的作用,这期间学法似乎比平时更加集中精力,更加入心,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再学法,因此,可以学一讲半,有时候到两讲,再加上晚上休息前,再看一会《转法轮》,这样的话,发现即使再忙碌,如果我们重视学法,并挤时间学法的话,法一点也不少学。工作期间,每天都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就去炼前四套功法,炼完功后,身体也轻松了很多,这才是我感觉不苦并且长期能够坚持的根本原因。在这样的强度下,如果没有大法的力量和师父的加持,我非常的清楚三天都挺不住的,这样的经历,让我更加体会到,学好法,炼好功的重要性。

几个月前,妻子(同修)也申请了我们公司的工作,现在,在上班的路上,她背法,我读法,下班路上,一人一段一起读《转法轮》,共同精進,相互圆容,感谢师尊的慈悲安排。

疫情期间,由于封城,来唐人街的人非常少,于是我们采用了更加主动和有效的救人办法,就是主动的每天出去发报纸和真相传单,风雨无阻,期间有很多的感受和体会。

在此,再交流一个证实大法中修去自己人念的经历。

我下班后和一个老同修一起去发传单,大约十二点就出发了。那一天去的区域非常特别,就是每一个住家,都有地下一层,需要走小门,下很陡的两米半深的窄台阶,把传单放進邮箱,再爬上来,然后再爬台阶到住在更高一层的住户,再下来,这样一小栋楼的住户就发完了。一条街上,这样的住户一家接一家,有很多。在发传单期间,这是最累的一种。以前也偶尔会遇到,但是往往只有一条街,坚持一会就发完了,今天的地方非常特殊,刚开始发第一条街时,虽然街很长,就想坚持一会就发完了。

这时自己的思想中,既有正念又夹杂着人心。正念是:大法给予的力量和师父的加持,让自己有一个非常好的身体。人心是:发这样的住家,非常累又非常慢,有求快的人心,还有一点点怕累的心。

因为刚开始以为就一条街,这完全在自己的承受力范围之内,但是没想到的是,一直发到下午四点半多,全是这样的住家,尤其看到第三条街之后,发现都是一样的住家时,自己不想承受这个苦的心越来越强烈,因为人心在起作用,正念在减弱,身体自然也越来越重,浑身在流汗。

于是我就开始向内找,在想如果是神在发单,应该是什么状态?应该是轻飘飘的一家家的发,不会有人心,也不会累。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是自己的人心在起作用,于是我赶紧一边走路一边发正念清除这个求快、怕麻烦、怕累的人心人念,意识到那不是真我,是假我,假我起作用时,肯定是累的。

认识到这些之后,我的正念也开始出来了,观念开始扭转了,意识到:这不都是好事吗?救度众生的同时还可以大量的消除业力,刚想到这时,我身体的状态也突然改变了,由刚才的很累,到现在迅速爬上台阶,腿也不累了,身体轻飘飘。

师父这样的安排,让我领悟到当人心起作用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就会被三界内人这层的法理所制约,所以身体和内心也一定又苦又累。当我们来自法的正念起主导时,因为正念就是神念,我们的身体虽然在三界的苦中,但是当我们保持神念时,身体也一定是近乎神的状态,三界的苦对于这样的身体是不起作用的,看似很苦,却更能体会到证实法的快乐。

因为晚上还要上班,按着平时,这么辛苦,晚上也就很难起床了,但是今天我改变了这个人念,认为今天这么辛苦,肯定消去了大量的业力,我的身体应该是更加轻松的,在这一念的作用下,我晚上照常去上班了,真的觉的自己,不但不累,反而精力比平时更加充沛。

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这样的经历让我对这段法有了更深刻的体会,感谢师尊的慈悲安排和苦度!

重视学法,给予了我源源不断的动力和力量。在修去人心、人念中,分清真我假我,同化大法,真正成为大法的一粒子。只有同化法,才能真正的证实法,在证实法中感悟伟大师尊和大法的无量智慧和洪大慈悲。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同修!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