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的“严正声明”

更新: 2021年12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最近,同修把一位阿姨的“严正声明”交给我。我是第一次看到篇幅这么长的“严正声明”,一摞信纸,共有十六页。我真有些意外,阿姨七十多岁了,是农村妇女,没有文化,通过学大法,师父给她开智开慧,她学会了识字和写字。“严正声明”有六千多字,虽然语句不够通顺,错别字很多,但是字体工整、清楚。由此可见阿姨是十分认真用心写的。

在此,我将阿姨近几年的修炼故事,从新整理,把她的修炼体悟和教训与同修交流。正文如下:

一、正念闯出派出所

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我象往日一样,带着真相资料,朝着集市走去,一路上边走边讲真相。来到一个十字路口,遇到两个小姑娘在那里卖眼镜,我买了眼镜,给她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刚走几步,看到路边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也不要真相资料,态度冷漠。我前脚刚走,他立刻将我告发。当时,我浑然不觉,继续往前走。

没走多远,我正给一位抱小孩的妇女讲真相,突然,一辆警车跟过来了。一个警察从车上下来,他质问我:“手里拿的是什么?布兜有什么?”我毫不介意的把布兜里的钱递给警察看,警察发现有真相币,二话没说,直接把钱收走了,然后把我拖上警车,送到集市旁边的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想把我关進小屋子里,我不配合,他们只好让我坐在办公室里。到了中午,一个警察询问真相币的来源,并做记录。我说是买菜换的零钱。然后,我就给几个警察讲真相,劝三退。警察问了许多问题,例如“天安门自焚”、“诉江”等等。我给他们分别做了讲解。后来,一位明白真相的警察给我送来了水和饭,我虽然没有吃,但是很感谢他。

下午两点,两个警察進来,一看他们是警察,我马上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光笑,不说话。后来只留下一名年轻的警察看着我,年轻人也不管我,我就大大方方的走出派出所,直接進了集市。刚好遇到一个妇女卖葱,我一边给她讲真相,一边想买葱。这时,年轻的警察从后面赶来,问我怎么跑出来了?然后又把我带回派出所。

一進派出所的门,六名年轻的警察列队站在门口,好像在迎接我。我站在他们面前,笑着对他们说:“年轻人,在社会上别骗人,别坑人,要做好人,父母培养你们长大不容易,好好工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前途光明!”他们都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我,静静的听着我讲真相,听后年轻人都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晚上,儿子单位的负责人大元(化名)来了,一见面我首先给他讲真相。大元说:“大姨,我以前在路上见过您,您早就给我三退了。”

这时,一个警察手拿一只针管,针管里面有黄色药水,他拉住我非得给我打针。我赶快躲开了,小警察追着我,强迫我打针。 “大姨,您快叫他们给您打针吧,过后就叫走了。”大元在旁边还解释。“我没病,为啥给我打针?”我气愤的说。

这时,从里间走出抢真相币的警察,叫大元送我回家,还说了一句“随叫随到”,我在心里说:你说了不算!

一走出派出所,我让大元直接回家了,我也回家了。

二、警察远程追来,我把真相资料送给他们

二零一八年,我离开当地回到故乡。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提着鸡蛋到儿子家找我,儿子拒收鸡蛋。随后,他们又远程追到我的老家,找到村委会,打听到我住在女儿家,他们给女儿打电话要见我。当时,我没有怕心,对女儿说:“让他们来吧!”

当晚七点,進来三个警察,一名是当地的,两名远程而来的,其中一人是抢真相币的警察。

他们一進门就对我说:“积德行善留美名。”我热情的与他们握手,并请他们進屋,我接着他们的话说:“好人一生平安。”我请他们坐下,然后我从自己身体炼功前后的变化讲起了真相。他们都竖起大拇指夸我现在的身体“棒”。我拿出身份证上的照片给他们看,他们都说变化太大了,又给我竖起大拇指。我给他们讲真相谈了很长时间,气氛比较溶洽。

他们临行之前,当地警察解释道:“我们拿他们的钱,干这事是没办法。”我语重心长的说:“你们干这一行,一定要做好人啊。”送他们到门口时,我双手合十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把福送给他们的家人。

三、师父不断点悟,我却迟迟不省悟

二零一八年的腊月,我又回到儿子家过年。在这里说说我儿子,儿子自幼家境贫寒,勤奋好学,品学兼优,年轻时大学毕业后留校当老师。二十多年前,儿子因工作不顺心,精神受刺激,患了严重的精神病,从此在家疗养。自从我修炼以后,儿子受益颇大,病情逐渐好转,很少犯病了。

多年来,有几位老同修和我一起在儿子家学法。儿子一直是支持我修炼,也不反对同修来学法。

二零一九年农历三月,当地警察不断的给我女儿打电话恐吓,女儿多次来电话,一再提醒我注意安全,叫我把书藏起来。开始我没有怕心,后来心里不稳起了怕心,就把大法书藏起来了。

有一天,楼下多了几个三角形的路标,分别摆在楼头的三个路口,上面写着“警察”二字,好象是挡汽车用的,行人都得绕着走。我将它们堆在一起,放在一边,省得大伙儿走路碍事。第二天,照常如此,我又将它们堆在一边。将近一个月,天天如此。我问传达室保安人员怎么回事啊?为啥天天挡着路,行路多不方便?他们都说不清楚。实际上是师父不断的点化,我却迟迟不悟。

四、邪魔侵扰 遭受迫害

一天,我出门讲真相,看到一名便衣警察站在大门口。我直接走上前去给他讲真相,他支支吾吾的躲开了。

第二天,我在大门口看到一个警察一直看着我,我走上前去给他讲真相,他几次推脱,说有事不想听。我再三给他讲真相,最后他说:“都知道了。”

我回家以后,正在做饭,忽然,来了两个警察,手里拿着两张纸,他们叫我签字,我拒绝了。儿子听到声音出来了,他一句话也没说。两个警察一看我坚决不签字,气呼呼的走了。

时间不长,两个警察又回来了,他们把纸塞到我手里,强迫我签字。在争执中,儿子又出来了。两个警察又逼着儿子签字,我说儿子签字不算数,他们说都一样。就这样儿子替我签字后,他们抓起纸撒腿就跑了。

下午,又来了两个警察,年龄大的低着头進来了,后面跟着一名年轻的。我让他们坐下,他们不坐。我和年龄大的警察讲话,年轻的警察趁机回身把我的卧室门关上了,看来他知道我屋里有师父的法像,在悄悄的保护着。他们问了一些问题,也没说啥就走了。

两天以后,几位老同修来学法,儿子要把她们赶走,我阻挡住了。在同修学法走后,我就开始教训儿子。儿子一直不作声,最后说了一句话:“娘,您再别学法轮功啦。”我听了有些着急的说:“我学法炼功,你的病都好了,再说老人(八十多岁)在咱家学法你也受益啊。”

儿子虽然满脸的不高兴,也不再说啥了。

第二个星期,小组学法的头天晚上,我看到儿子正在睡觉,我无意中发现儿子的模样变成抢真相币的警察了。当时,仍未引起我的警觉。

第二天下午,同修又来学法。我看到儿子往我房间瞅了一眼,然后就出门了。学法时,我有些坐立不安,也没有对大家说。一直到学法快结束时,突然,儿子领着一帮警察進来了。原来是儿子跑到派出所告发了,当时我感到十分愕然,忍不住痛斥儿子。警察抢走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还有真相币等真相资料(略)。事后,警察又到家里抄家,翻了个底朝天,把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都抢走了。事发时,在场的还有三位同修,有两位同修和我一起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另一位老同修(八十多岁)回家了。

在派出所,警察单独把我关在一间屋子里,他们一直问我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的来源,又问如何和同修认识的?我一直不配合他们,我就是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这时一个警察过来对我说:“您不是真修的,你看她们俩都在那里打坐呢。”我知道同修正在发正念,我一宿未眠,一直发正念。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同修都走了。

一年以后,我方才知道有一位同修在拘留所关了十天。

那天上午九点,進来六个警察,其中一名女警,约四十岁。他们说带我回家,结果汽车跑了两个多小时,把我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守所)。進屋一看,满屋都是警察。我就坐那里发正念,这时,一个警察给我送来馒头、面包、咸菜。这个警察笑着对我说:“大娘,快吃吧。”我一边吃一边给他讲真相,他问了一些有关真相的问题,他笑着一个劲儿的点头,说我讲的真好。

过后,警察带着我到两家医院查体,我问他们身体检查情况如何?他们都竖起大拇指,说:身体健康,没有一点毛病。

后来,他们把我绑架到看守所,然后又投進监狱,冤狱一年后出来了。

五、魔难之后 幡然醒悟

今年,我从监狱出来时,女儿带着同伴去接我。在路上我给女儿的同伴讲真相,女儿不让我讲,我不听,女儿气的没吃饭就走了。

几天后,我到同修家请大法书,同修很关心我,她提醒我:“好好找找哪里没有做好?”我闭门思过,向内找,我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三件事天天都在做,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大的魔难呢?我翻开《明慧周刊》,其中一篇交流文章写到,同修被绑架刚回家,不让家里人说,听不得别人的意见。看到这里,我恍然大悟,自从学大法以后,我的根本执着就没有放下,人的观念一直固守着没有改变。去年遭到迫害之前,修炼已经有了大漏。师父慈悲不断点悟,我却一直不省悟,结果重重的摔了一跤。痛定思痛,教训刻骨铭心,在向内找时发现许多问题。这其中有旧势力的刻意钻我有漏的空子,很大一部份是我没有真正实修造成的结果。

首先说讲真相这事,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大声讲话,举止大大咧咧,显得很不理智,缺少智慧。还有不修口、不注意安全、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虚荣心、怨恨心等等。

就说怨恨心吧,在家里从不让人说,碰到不符合自己观点的事就产生怨恨。啥都得我说了算,对不对都不让别人说。同修之间也都得听我的,不顺心就着急,谁都不愿意和我争辩。

比如:我给女儿讲真相,女儿说比我有文化知道的多,嫌我唠叨,我心里就产生怨恨。记得二零零零年,儿子犯病送精進神病医院。女儿从老家来了,我给她看真相光盘,女儿说三道四,不愿意看,也不听我讲。儿子的事已经让我心烦,女儿又不听话。我魔性上来了,大发脾气,故意用扫把将她的梳子甩出去。后来女儿买烧鸡给我赔礼,我还是不依不饶。女儿赌气回老家了。女儿走后,我心里又难受了,对女儿的情更放不下了。这些年来,女儿一直不太愿意接受真相,可见我的言行没达到真修弟子的标准,自然也就无法证实大法的美好了。

今年有一天,女儿带着孩子来看我,我做了一些食品,让女儿端着盘子先敬师父,结果两次筷子都掉在地上。女儿问我怎么回事啊?我说:“自从我遭迫害以后,警察一次次吓唬你,你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了。”我又诚恳的向女儿道歉:“这二十多年,我没修好,总是找你的错,没有体谅你的难处,还对你产生不好的念头,是娘没修好啊。”女儿点点头,她第三次恭恭敬敬的端着盘子敬师父,筷子没有掉下来。我想女儿一定给师父认错了,请师父原谅她了。

有一天,女儿非常严肃的问我:“娘,您想过哥为啥去告您吗?”我含着眼泪对女儿说:“这事不是你哥的错,是娘没有修好。你哥在大法中受益了,他原来不光精神不好,还抽烟,一天不下两盒。他有鼻炎、咽喉炎,胃也不好,这些病都是师父给他治好了。你哥单位逢年过节送来福利待遇都不要,他说咱没付出,就不要沾单位的光。我屋里有空调、吊扇。最近,你哥又给我买来落地扇。我把落地扇要给你哥用,你哥说他用扇子就行了。你哥他是个好人啊。以前,同修们来学法,你哥都打招呼,很支持的。自从二零一七年开始,警察一次次上门骚扰、恐吓,还逼着他签字。你哥精神上多次受到打击,已经出现病态,我没有及时发现,所以你哥在精神不正常、不清醒的情况下做的这件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同修制造了麻烦。这绝不是处于他的本意,我们大家都原谅他吧!是我没有做好,从现在起,我一定要吸取教训,好好听师父的话,遇事找自己,真修实修,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女儿松了一口气,微笑着说:“娘,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