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病业关中去掉有求的执着

更新: 2021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经常看到、听到身边这个、那个老年同修身处病业干扰,大家帮着发正念,也有一些因病业拖延在痛苦无奈中离世;明慧文章中也不断的有这方面的过关交流。我今年八十多岁了,原来是个常人中的老病号,为了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的,一直在这方面修的很艰难,但在慈悲的师父保护与加持下,走了过来,特写出来与老年同修交流。

一、因病走入修炼,畏惧打压退缩

我第一次走入大法修炼是一九九八年秋天。那时因为退休后浑身是病,心脏病;慢性肠胃炎常年拉肚子,都不敢洗澡;肾盂肾炎;支气管炎;过敏性咽炎;腰腰椎间盘突出一节半,压迫神经走路腿一瘸一拐;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三高”;钙化肺结核(肺上有七个钙化黑点);眩晕症,每天起床都很艰难。常年晕晕乎乎的,常年腰腿疼,常年睁不开眼(眼皮里面长小颗粒,每年得去医院刮两次,否则整天不敢睁眼)。每天早晨起床后因为眩晕,老伴不放心就陪着我出门转转、走走,然后再回家吃早饭。经常出去都会看到一个大商场前面的广场上很多人在炼功。有时就会碰上熟人、同事,她们看到我病怏怏的样子都会说我两句,劝我也来炼功,说这个功可好了。多次劝说后我就去了,想练练试试。

我看到炼功场上挂着的法轮功图标,忽然生出了一种神圣感,感觉修这个功法很神圣。但同时,不由的又有点忐忑不安,潜意识中感觉中共可能容纳不了。但是没想到,这些复杂的观念竟然成了我同化大法的阻碍。第一次看《转法轮》竟然看不下去。但每天就是坚持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经过几个月炼功,还是只炼了前四套功法,稀里糊涂的看了三讲《转法轮》,感觉身体状况大有好转,头也不晕了。心里十分高兴,于是下决心炼下去,并重新开始认认真真读《转法轮》,身心受益。

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我曾经历过反右运动,被无辜整黑材料的生活经历的恐惧阴影使我退缩了。我把大法书收拾起来,包好藏起来,不敢炼了。同修的劝善特别是上访反映真实情况我都拒绝。由于经历过几次中共整人运动的整肃高压恐惧,我已经由刚進城时十八岁的单纯朴实的农村姑娘,变成了一个只想保护自己的“老滑头”。我心里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师父是最好的、最正的,但那时刚接触大法,知道的法理很少,基本没有什么正念,我不敢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现在内疚那时的懦弱和自私,太对不起师父了。

二、为治病从新修炼 突破重重障碍

不炼功以后,身体又回到原来的老样子,心脏病、“三高”、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病,一样样病又都回来了。特别是心脏病和腰椎间盘突出,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多。

二零零二年初,心脏病复发,在医院抢救了八个小时我才活过来。面临生命危险时,我又想到了大法,想起了师父,就到处去打听同修,为了治病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

1、突破学法的思想业障碍

由于我走入大法修炼的目地不纯,是为了好病、活命,又加上邪党文化洗脑留下的变异思维、变异观念,所以学法时干扰很大。法理上也知道学好法的重要性,但就是思想业很重。集体学法时,教师出身的我读法磕磕巴巴,经常掉字、添字、读错,自己在家学法也学不進去。我很着急,就是想好好学法,怎么办呢?

看到同修交流文章中有谈到抄法、背法的,我觉着背法还不行,就开始抄法。《转法轮》抄到第二遍时我学法可以学進去了。抄第四遍我是边抄边背的,用了一年四个月抄、背完一遍。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基本上突破了学法的思想障碍。可以正常的学法了,和同修在一起配合做好三件事了,初步感到了溶在法中的幸福。

然后我就开始抄其他的大法书,从二零零五年开始至今不间断的抄,十几年里,我把四十六本大法书全抄了一遍。其中,《转法轮》抄了十五遍,《精進要旨》抄了至少十遍,《导航》、《北美巡回讲法》、《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等抄了三遍,《洪吟》几本是经常抄、背。在大量的学法、抄法、背法中,感觉自己对大法的认识加深了,信师、信法的信念逐步坚定了,学法时也能看到法理、悟到内涵了。特别是近几年来,人心、观念一出来,很快就会意识到了,不象前几年跟着人心、执着转悠好久才能意识到。

2、突破为“好病”而修炼的根本执着

我因为修炼前多病缠身,走進大法,目地就是为了“好病”,身体一不舒服就认为是“犯病”了,形成了一种固执的观念,所以常常第一念不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关于如何对待病业的问题,很多法理师父都讲的很明白,我也能认识到,也知道危难时求师父,但当它已经形成了一个根本执着时,过关时总是正念不足,受到各种思想业的干扰,所以过关老是拖泥带水的。在一次次过“病业”关中艰难前行。

二零零五年一天夜里,突然感到心脏很难受,胸闷的上不来气,憋的浑身哆嗦,觉的头胀的很大,没有一丝力气,自己觉的快意识不清了,就还有一点意识似的。虽然难受但我并没想到要吃药,我勉强挣扎着坐起来求师父救我,不停的念着正法口诀,逐渐从半昏迷中醒过来,浑身衣服都湿透了。我想,修炼三年多了,不该再“犯病”了,这是为什么?我肯定做错了什么。

回想着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想到了,最近我和常人玩麻将。老伴(未修炼大法)爱玩麻将(可从来不玩钱),就找了我的同学和学生陪他玩,每个星期五玩半天。因为连续两次三缺一,我就补上去和他们玩了。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碍于情面只好陪他们,过后后悔,决心不再参与。可这一次又是三缺一,没挡住他们再三劝说就又陪他们玩了半天。明知是错,决心改而又没改,这还是修炼人的所为吗?悟到后马上向师父认错,并表示永不再犯。但潜意识还是认为“犯病”了,正念不强,拖了五个小时才恢复正常,只是因为先求了师父,在师父的加持下才过了这一关。

半年后的一天,家里来了亲戚,忙活了一天,没有发一次正念,晚上又闲聊到十点多,他们睡下以后,我想上个厕所就发正念。可是在厕所里眩晕的不能动了,接着就大吐起来,弄的浑身都湿透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想起来求师父救我,给我正念。这样我一下子就起来了,站在那靠着墙发正念。但脑子里不知道发什么正念,只是想这种状态不能让他们知道。这对大法的影响太不好了。有了这一念眩晕很快就减轻了,也不再吐了。逐渐的头脑清醒了。心想,可能是因为我做了一天的常人,既没有学法也没有发正念,才犯老毛病了。等我洗净换好衣服,打扫好卫生,看时间五点了,我就在门厅炼了动功后,就恢复了正常。为什么又拖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以为是犯病了,因为这个眩晕症也是我前半辈子经常犯的。

还有一次是在一所大学校园里发真相资料,正往一个车筐里放的时候,听到身后有动静,一扭头,一阵头晕摔倒了,头摔倒在马路牙上,过来两个女同学扶起我,问我怎么样?我当时正念出来了,我说:没事,你们忙去吧!真的没事,我就回家了。走在马路上,并没有想起师父讲的魔难是有人向我来讨债的法理,却想怎么又晕了(还认为是“犯病了”)不放心,摸摸头,摸来摸去本来没事,摸出来一个大疙瘩,十几天才下去。过后找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不符合法的地方,一是又认为是犯了“晕病”,二是怀疑心才摸出了疙瘩,决心归正。

下一次是在一小区楼道里发资料,是晚上发到一个单元的底层,灯坏了,一不小心,在楼梯上踩空了,隔着两层台阶摔到底层,头摔到楼梯的铁栏杆上,我求师父救我。我想:我有师父,我不会有事。我很快扶着栏杆坐起来,然后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就回家了,这次也没摸腿也没摸头,十几分钟就过去了,感觉自己有点正念了。

关于“病”的根本执着我早就悟到了,平时也注意长时间发正念去这个执着,就是隐隐约约去不掉,后来又大大小小的经过多次反复。我想我必须过好这一关,去掉这个执着。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我加大力度多学法,每天学法、抄法都在五个小时以上,有时,一天学一讲《转法轮》、学一本国外讲法(很厚的两天一本)。还选几段法,不发正念时有空就背,过一段时间再换几段,经过大量学法、背法,感觉好多了,长时间没再出现病业干扰,潜意识中犯病的想法基本没有了。

3、突破“有求”的根本执着

我发现我这个有求的执著也很重,有时对过关的影响也很大。我这两条腿疼也是从十九岁就带在身上的老毛病,修炼后好了,特别修炼初期,一身轻,腿也很轻快。但从七、八年前装修房子时,放松了学法发正念,救人的时间也少了,这时腿开始疼起来,表面上是时好时坏,实际上是负面思想占了上风,时常想起经历的多次伤痛,只希望通过炼功能有所好转,求炼功的效果,有时多炼一次抱轮或多炼一次法轮周天法时,就会想:多炼有好处,多炼功腿就会好。完全用人的观念对待。

有一段时间,腿疼好点了就生出欢喜心,不好了又出现疑惑,忘了学法中在这个问题上提高心性,更不能坚定信师信法的信念。因为心性提高不上来,几年在这一状态中走不出来。

后来,在同修不断的提醒、切磋、帮助下,我开始大量的抄法、背法,时时把师父的话 “不能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2]放在心上,再出现负面的东西就随时灭掉。这个有求之心在其它方面也会时常冒出来。如:我今天学法、发正念做的不错,会上一个档次吧?我今天炼功好,身体会好些吧?为了清除这些思想业力,在大量学法的同时,也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坚持四个整点发,还有本地三个整点一次不落,尽量多发、延长时间发。在遇到魔难时,会全天学法、发正念(除了吃饭,家务活也尽量减少),夜里不脱衣服、不睡觉,困极了倚在被子上迷糊一会。在不断的坚持下,现在这些心越来越弱了。

三、坚守正念,感受到了师父加持的神奇

今年九月底,晚上突然拉肚子,一夜十几次,我这肠胃炎也是带了大半生的病,也是经过多次过关,都不敢想会彻底解决的问题,开始也没在意,但是一连三天不止,这才想起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3]。我的一念是什么?是正念吗?师父说:“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4]出来这一念以后立即就好了。

师父看我有了正念就加持我、鼓励我,让我看到了师父为我清理身体的神奇场景:当天上午九点钟发正念时,很快入定了,入定后眼前开始翻花,一会红的,一会黄的,紫的、绿的、兰的,五颜六色漂亮极了。接着周围从身体里拥出黑云似的东西,也开始翻滚,翻上来就被翻花吞掉了,翻来翻去,翻来翻去,黑云越来越淡,最后整个空间场清亮了,翻花也停止了,出定后发现时间过去了四十八分钟。我感谢师父再次为我净化身体,眼泪不住的流。

第二天的上午九点时发正念,同样的一幕又出现了,这次持续了四十分钟。

第三天是下午三点时发正念再次出现了这一神奇场景,时间是三十分钟,这时整个空间场红光一片,身轻体透,头脑清净,是我从未有过的美妙感受。我眼含热泪发自内心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

回顾自己的过关经历,体悟到:老年同修往往观念比较多,求治病的心不太好去干净,致使精進的慢,业力往上返,邪恶也会钻空子干扰,从而在身体上时不时的就会受到病业的魔难干扰。我们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得到师父的加持;大量的、持之以恒的学法、背法,依靠法的强大力量;事事及时向内找,捧好这个修炼的法宝,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值得强调的一点就是,在魔难中,要有对信师、信法的坚持、信守、不动摇的信念,不断的抵制、清除负面思维,是非常关键的。我还悟到,一个根本问题是,如果我们从为私为我的旧宇宙法理中冲不出来:我要多学法,我要忘记病,我要去掉有求的心,我要提高心性……老是处于个人修炼状态,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修炼怎么能快快的提高呢?现在是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站在助师正法的基点上,真正按师父的要求把自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坚定理性的信师信法,精進实修,完成好救人的使命,才能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