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刻不容缓

更新: 2021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前一段时间在修炼上稍有懈怠,有点漫不经心了,早上发完六点的正念,稍一闭眼就睡过去了,醒来一看到上班的时间了,匆匆忙忙就去上班,一连两三天都是如此,自己才意识到不对劲了,赶紧调整状态精進起来,但是我突然发现邪恶象疯了一样向我袭来。

(一)在单位上

早上来到办公室,原来一直很温顺的小同事突然跑到我面前说:“八年级的英语课本怎么找不着了。”我觉的和我没关系,就没回应她,没想到她更大声的直接质问我:“自从你上次用完八年级课本以后就没人再用了,现在怎么找不着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她就是冲着我来的,而不仅仅是随便问问。我笑着说:“我用完就放回去了。”“你放回去了,可是现在找不着了。”她的口气里满是火药味。“你找不着与我也没关系呀!”我一边说,一边走向书架。走到书架边,搭眼一看八年级上、下册的英语课本就在那儿好好的放着呢!她一时语塞:“啊,我刚才……”我什么也没说,拿起书来顺手就递给了她。

坐下几分钟,又一个同事跑到我面前,指着稿件上的一幅图说:“你标的这样改不了,没法改,只能这样。”我知道能改,所以我以为她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就一直跟她解释,可是无论我怎么解释,她都一直坚持:“不能动,真的改不了。”最后,我说:“那好吧,我看着你改。”来到她的电脑旁,不用我说,旁边一个同事自动跑过来帮着把那幅图改了。原来她是刚来的,对面教她的那个人没和她说明,所以就这样了。

一会儿老板又跑过来,高调的对刚才那个找书的同事说如何如何给客户做一个样张。做样张他们一般都是第一次我做,然后再做的时候,他们就把我做的直接当成他们做的,或稍微做点改动给客户发过去,但是以前他们都是偷偷摸摸的,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而今天他们如此明目张胆甚至是非要刺激的我蹦高才开心的架势,让我觉的有点意外,但我心里很坦然。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给人的感觉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由于公司工作流程没安排好,我编辑的一本书排版出来以后超页码很多,没办法我一边校对一边删减,这样就很容易出现照顾不周而出错,所以我自己又从头到尾把稿件通读了一遍,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是我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把它当成是师父在丰满我未来的天国世界,所以都毫无怨言的自觉的做了。

可是交稿的时候,找书的那个同事又来了,这本书本不是她负责,可她却突然拿着计件表虎视眈眈的要求我:“把这个填上。”我考虑各方面因素,组稿就按照规定的页码记录,校对的是除规定的页码外,超出的页码按折半记录。也就是说,牵扯我个人利益的我一分不多要,而涉及其他人的,就适当的增加了一点,这样同事和老板都能接受。

因为当今在党文化的邪变宣传中,无论是老板还是员工,都觉的老板和员工之间就是剥削和被剥削的关系。而在一个大法修炼人看来,无论老板还是同事,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需要大法救度的可怜的众生。过去我由于执着自我,有时候在做事上就表现的比较死板,不会变通,也就是不会平衡各方面的关系,导致同事觉的我和老板一条心,老板又觉的我在和他对着干,里外不是人。而这一次我签完后,同事拿过去一看,满意的笑了。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这时我手里没什么可干的了,又一个同事眉开眼笑的跑过来:“老师,这是出版社的稿子,我没看过,不知道怎么看,你能帮我看吗?”我一看她笑的那么灿烂,甚至有点哀求的成份,所以想也没想,我就满口答应了,可拿过来一看,惊了,满篇都是给邪党粉饰太平、歌功颂德的文字。我想了又想还是委婉的把稿件还回去了。同事也理解我,很痛快的同意了。其实,一开始我是专校对这种稿件的,后来师父把我的智慧打开了,使我其它方面都可以做的很好,自然就不用做这个了,其中的奥妙,只有修炼的人才懂。

(二)在家里

这一天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对我来说却步步惊心。下班了,心想回家好好静一静,平复一下思绪。可回到家一推门,婆婆无精打采的斜倚在沙发上,地上、桌子上到处都乱糟糟的,三个锅都是脏的,三个炒菜的勺子横一个竖一个,都是脏的;脏碗、脏碟子摆的茶几、餐桌、厨房的台子上全满了,干巴了的玉米糊糊的脏锅和脏碗那样子很是不雅,特别是一些油腻的深色的剩菜看起来有点脏,用一片狼藉形容一点也不过。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有点吃惊,这时婆婆却直起腰,幸灾乐祸的笑了。

唉,不就是要扩大我的容量吗?好!我二话没说,麻利的收拾起来,可是那不平衡的思想却一个劲的往外冒,力量还很大,我竭力的否定、清理,感觉有点难招架,一会儿一边的插座有点磁火,我明白都是邪恶的伎俩,我不再胆怯它。做好饭,我招呼别人吃饭,自己赶紧打坐清理一下,一会儿就没事了。

吃完饭,丈夫又和我说,远方的孩子给他打电话,哭着说:“梦中,都是我的形象在干扰他。”而且非要打电话找我,因为当时我正在上班,所以他陪着孩子聊天,把这事给拦下了。这一次,我听后一反过去唯唯诺诺的态度立刻否定,那不是我,我绝对不承认是我,然后忙完家务后心态纯净的抓紧学法。丈夫放心不下,打电话问孩子,孩子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给他回了一个“晚安”。

丈夫因为连着两个晚上加班,吃完饭,他躺下就睡着了,婆婆过来问他要不要喝水,见他睡着了就算了,但是我发现婆婆身后好像有一个很不好的生命,我什么也没说就加大力度发正念清理。半夜两点多,婆婆害怕睡不着,跑到我们卧室里坐着,丈夫也没醒,我没和婆婆说话,就是发正念打坐炼静功。婆婆缓和过来回去睡觉了。

本来天气预报要变天,要下雪,可是清晨醒来后却是艳阳高照,婆婆说天气预报不准。我心里明白,站在修炼人角度上看人世间,一切都是假相,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要站在法上正面看问题,就都是好事。

结语

第一天晚上,我学法学到《转法轮》第六讲时,我突然发现书里有一页上的每一个“魔”字都是突出的,加黑的,而且有一小段里就有五、六个这样的“魔”字,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想到师父讲的:“千难万难的路都走过来了,别在最后被绊倒。”[1]所以思想上就特别警惕,早上上班的路上,师父又在我脑海里打出在《洪吟二》中的讲法“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2]。所以我一直向内找,用师父讲的法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加强自己的正念。最重要的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一下子抓到了自己那个狂妄的,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不敬师不敬法的“自我”,刚抓到它时,它立刻变身成卑微的状态,搅的我心情非常沮丧,觉的自己对不起师父,白修大法了,觉的自己完了,什么都不想做了。但是,一会儿我缓过神来意识到,不对,我给师父惹了那么多麻烦,师父一直还是慈悲的教给我大法,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为我承受了那么多,如果我放弃,师父岂不是都白做了吗?我岂不是更对不起师父,更让师父痛心吗?!所以我立刻精神起来,正念起来,腰板立刻直起来,我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我!修炼的每时每刻都非常关键,自己一定不再懈怠大意,一定修好自己多救人。

自己一点修炼的体悟,说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醒醒》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