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项目中证实法 兑现誓约

更新: 2021年12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下面交流,这几年在媒体项目的修炼心得。

一、走入修炼 加入媒体

小时候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冒出几个重复的问题,人生为何而来?目地是什么?宇宙又是怎么形成的?也时常觉的自己应该具有超能力,疑问自己,为什么不是神而是人呢?

这些问题没有答案,学校也没有教,直到二零零零年接触法轮功,通过不断的听师父讲法录音,及阅读各地讲法,我明白,这就是我生生世世在等待的、一直在寻找的真理,人成神的路不是妄想,是真实存在的!一切问题都得到解答,我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行列。

求学阶段,我一直有人际关系的困扰,很好的朋友,突然跟我吵架,或者遭到大家集体排斥、冷落,而我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事或说错什么话。

修炼后,我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内心不再彷徨,明确知道要如何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同学之间的互动,和乐融融,整个环境都改变了,学校老师还让我在早自习时间,教同学五套功法、介绍法轮功。

二零一二年退伍,隔天我進入大纪元,担任专职广告业务一直到现在。印象中,第一次出去扫街换名片,没有店家听说过大纪元,甚至有一位连锁企业老板娘,劝我赶快换工作,说:“年轻人做这个没前途。”又有一次,从事保险业务的学长,想找我到他们公司上班,并说以我的认真努力,年薪百万很容易。

在媒体待了近十年,类似考验没有停过,但是我很清楚,那些都不是我要追求的,这段时间虽然辛苦,但我的愿望,就是要用媒体,快速、大面积讲真相、救众生,而且我也相信自己能做好这份工作、保证正常的生活。

事实证明,最艰难的路已经过去了,我也在这里成家立业,并且维持正常的生活。此外,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纪元的知名度与影响力扩大,整体环境都在快速的往正向发展,我们更要把握这个大好机会,修好自己、提升专业,救度更多的众生。

二、用心提高专业 翻转客户观感

一天,主管带我去拜访一位已没有业务员服务的客户,主管表示要重新服务好这位客户,这个案子就让我来处理。

过去就听闻,这位客户很挑剔、很情绪化,不满意文章内容,已换了三位记者写稿,不喜欢广告的设计,也换了多位美编,案子迟迟无法结案,造成几位同修陆续离职。

拜访前,阅读她先前发给公司的电子邮件,言辞非常严厉,除了怒骂字眼外,最让人担心的是,她要告媒体诈骗她上百万的广告费、害她负债,说我们不符合真、善、忍,不专业,字里行间充满怨气、恨意。

经过与客户一番沟通后,我与伙伴同修善意表示,公司愿意无偿重新企划广告内容,客户暂时放下怒气,同意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随着重新了解客户需求、规划广告,以及多次的会议沟通,客户渐渐信任我们,把我们当成朋友,也愿意敞开心房交流。

透过一系列的广告执行,客户重新信任大纪元的广告服务,我与伙伴同修也在结案报告中,分析本次广告专案的成果,并且提出续约,希望再次合作,客户欣然答应,顺利签约。

闲聊中,客户突然从新提起法轮功,让我们有机会,重新介绍大法、讲真相、重新介绍神韵等等,我与伙伴同修都相信,这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路走正了,关着的门就会开,我们真的把这位客户救了。

三、修去自我 替同修着想

业务工作不仅会遇到客户给的外部压力,同时也会碰到来自公司的内部压力,同修之间的矛盾,提高心性的过程也是剜心透骨。

随着年资增加与工作成效提升,我被升为主管,与新進人员的矛盾也越来越大。有一次A同修执行我负责的广告专案,没经过我同意,擅自修改执行内容,让我非常生气,我们产生口角争执。而另一位B同修,觉的我跟他不是一个整体,所以不会采纳我的广告修改建议,一定要让客户现场看过才愿意配合调整。

还有一位C同修,觉的我不懂广告的执行方式,不愿意配合也不愿听我说明,甚至一位D同修一直把我当作空气,完全不理睬。

这些矛盾与间隔不断加深、加厚,渐渐的我们不沟通,虽然表面上我没有说什么,心里却非常不高兴。有时,甚至气到晚上无法入睡,整夜都想着某某同修真坏,很没礼貌,不尊重主管,自以为是,不懂装懂,目中无人等等,越想越气,我就越痛苦。

经过一连串的事件后,突然间,我意识到,我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为什么内心一直在抱怨?遇到矛盾,难道我不能无条件,向内找自己,看自己哪做错了吗?为什么要向外看?不像修炼人啊!

我试着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但是内心反复出现“我没有错,是他们的错”,这种坏思想很强烈,让我再度陷入负面情绪中,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这不是我,发正念铲除这个坏思想,有效,但坏思想还是会反复出现。

好的转变是,我渐渐找回向内找的机制,找到自己那颗膨胀的人心,自以为是的心,觉的自己是主管,觉的自己经验多,你们应该配合修改,而这不就是显示心吗?

另外,我还找到一颗看不起别人的心、争斗心,执着表面事情的对错,无法包容、体谅同修。

我还想起,有几次会议中,我提出的问题太有针对性,不是善意表达建议,让同修感到难堪,无意中伤害到别人而不自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说的那些话都非常不友善。

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2]

我更進一步,找到隐藏很深的私心、害怕他们服务不好客户,客户不续约、我没有收入,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等等。虽然,找到很多自己的不足,但矛盾还是没有化解。

因此,之后再碰到这些同修,我告诉自己,内心要和善,不论他们对我好坏,都不动心,我要让他们感受到修炼人的善,无条件,找自己的不足,对他们好。

刚开始,做起来有点别扭、不自然,但是很明显感觉,矛盾在渐渐化开、间隔不断的在消除,我的心态与行为改变后,事情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时不时还是会有一些批评他们的坏思想跳出来,虽然很弱了,但还是有。

有一天,那颗强烈的抱怨心又反映出来,内心很多怒骂、甚至想打人,不高兴的情绪,再度喷发上来,我知道这思想不是我,但是却压不住,内心觉的痛苦、委屈,他们太过分了等等。

透过不断的学法与否定坏思想,突然,有一念打進来,我很痛苦,对方是不是也同样很痛苦呢?矛盾的双方都不会好受的,这一念,让我的善心起来了,觉的同修们都很辛苦,我怎么不关心他们呢?

当我这样想时,刚好看到这段法:“我经常讲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的流泪。”[3]我整个人平静下来了,压在心中,那块石头好象消失了,身心缓和了,感觉整个身体被善的力量包容着,我眼角泛着泪水,心里跟师父说,弟子错了,弟子会改進,会真心替别人着想。

当我持续改正行为与思想后,这些矛盾,很快的消失了,这些同修象没事一样,见面我们也会说话了,配合都顺畅了,我深刻感受到,修炼的玄妙以及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

四、救人没有分别 善待家人众生

这几年的修炼,有很多突破、心性也不断提升,面对常人的无理要求,基本上都能按照大法法理对待,与同修间的矛盾,也能很快意识到不足,改正过来。一切看似平稳的前進着,却在家庭关系上,跌了一大跤。

在外面,我的表现,像个精進实修的修炼人。但是在家里,有时,表现的却不如常人,魔性一点都不隐藏,放纵自己的情绪,意见不合,马上几句话顶回去,象很多把刀一样,刺向对方,非常伤人。

家人也因为与我发生矛盾,身体产生状况,紧急送医急救。这个考验来的很猛、很突然,令我非常错愕,还以为自己平时修的很好,家人很支持,原来家人对我有很多不满!

对于自己在家的表现,与说话方式非常痛悔,我向内找,发现对于朋友、客户、同修等外人,我都能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在法上快速归正。但是对于身边的家人明显不善,我会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家人、很强制性、也听不進家人的关心和建议。

心得写到这里,我才发现前面说的,同修对我的不友善,原来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照镜子,我对家人的态度更不善、更傲慢,几十年来对家人累积了一种不耐烦、不能被说、讲话咄咄逼人、好辩、好强,顽固强大的自我,在这方面,一直没有被修去,有很大的漏洞。

这次,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改正所有这些坏习惯,认认真真,修炼提高上来,在哪里都要当个好人,不能因为自己的不足,让家人对大法产生负面想法,我是来救人的,不能毁了众生。

接着,我主动与家人道歉,并请求原谅,但没获得谅解,好长一段时间,家人对我的态度非常严厉、冷漠,话中带刺。

但是,我告诉自己,得忍、不能生气,与家人承受的痛苦相比,这点苦不算什么,我一定要过这关。随着时间拉长与互动次数增加,我打从心底、真心的关心家人,主动帮忙,改变自己的行为与态度,归正每一句话的基点、这个僵硬的环境有了改变,家人也不再责怪我,渐渐又恢复到正常状态,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再次感受到,善的力量,大法无所不能。

五、结语

在大纪元证实法的过程中,一路上跌跌撞撞,遇到许多考验,但是都没有动摇我,在这个项目证实法的决心。最艰难的时刻过去了,未来的路,越来越宽广,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时机,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是个人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