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零行动”中保持正念和讲真相

更新: 2022年01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因为即将举行北京冬奥会和中共二十大,本地区正在对法轮功修炼者搞所谓的“清零行动”。我把我在这次“清零行动”中的遭遇和心路历程写下来与同修共勉。

这次“清零行动”动作比较大,就我所知道的情况,区政府、街道、居委会和当地公安机关一起参与。他们制定了一个问卷调查表,这个问卷调查表有好几页,由警察拿着挨个问,问的过程全程录像,而且录像要上交作为证据。这个问卷调查表中有三个他们认为的核心问题:(一)是否还修炼法轮功?(二)是否认为法轮功是×教?(三)怎么认识大法师父。

对我而言,他们先与我的工作单位交涉,由工作单位先对我做工作和施加压力。在我工作单位邪党书记找我谈话的前一天晚上,由我办公室的同事转告我,第二天书记会找我谈话,这刚好给了我机会准备。晚上我仔细捋了捋思路,觉得这是我的一大关,但同时也是我证实法和讲真相的一次机会。

师父讲:“所以不要把所有的问题出现都当作是对你做正事的干扰,对自己学法在干扰,对自己讲真相在干扰。不是的,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1]

我认为抛开旧势力的干扰,只要我在整个过程中做到“心中有法”和“以法为师”,我就能过去这一关。首先,我要去掉争斗心,不要与他们硬顶着来,如果和他们硬顶着,会给我在单位工作、生活以及证实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其次,我准备从祛病健身角度讲真相,因为师父讲过:“因为认识法都是从一步一步认识的,你一下讲的很高,他会吓住。你可以讲,说这个法很好,对人的身体健康效果很好,对人的身心都有好处,使人道德回升。”[2]然后,我将围绕真、善、忍中的“真”来证实法,对他们的任何问题都不回避,直截了当的说出我真实想法。捋顺思路后,晚上发正念时特意加强,心中祈愿师父加持。

第二天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单位办公室通知我书记要找我谈话。在这之前据说不同政府部门来了八人,先找单位通报所谓的本次“清零行动”。这位书记是去年刚从别的单位调过来的,对我的情况不太了解。他首先讲了一下上级政府部门对“清零行动”的要求,然后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很干脆的回答说还在炼。他又问为什么炼,我回答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他听到这个理由后非但没有反驳,反而在一定成度上赞同我的理由。我猜想,是因为现在的中国大陆常人为了名利几乎人人都把自己搞得一身病或处于亚健康状态,人人都想获得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不可得。因此,和常人讲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效果很能获得常人的共鸣或认同。

他为了向上级部门有所交代,劝说我继续炼没问题,但有些动作法轮功有,其它功法也有,比如打坐,就没有必要对外强调说是炼的法轮功。我坚决予以否认,原因是每套功法都有自己的特点,一套动作炼下来别人一看,八段锦就是八段锦、太极拳就是太极拳,法轮功就是法轮功;而且,我的身体健康确确实实是炼法轮功炼出来的,不能昧着良心说是练其它功法练出来的。在单位里做科研,我的严谨是大家公认的,不会为了任何一件事说假话。

关于邪教问题,我说这一说法没有任何法律基础。第一,公安部定义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这是网上的公开信息,现在就可以查;第二,没有任何法律法规和正式文件认定法轮功是×教。这两条理。这两条理由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对我的话将信将疑。我说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他可以去找相关人员要文件,如果有的话也请给我一份,我们可以在相关文件的基础上谈。

然后,我还和他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中共政府自导自演栽赃法轮功的,联合国文教卫组织的官方网站上有说明。我从三个方面向他证明“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第一,王进东身上都烧成那样了,两腿间装有汽油的雪碧瓶完好无损;第二,天安门广场面积很大,警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那么多灭火器,居然现场还有灭火毯,灭火器和灭火毯只可能是事先准备好的;第三,在医院刘思影气管切开了,居然还能说话。谈到这里,他已经感到很震惊了。我非常自信的告诉他:我今天所讲的东西网上都有相关材料佐证,他可以上网查证。

第二天,他继续找我谈话,首先告诉我刘思影气管切开后真的说话了,默认“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然后,拿出一份区综合治理办公室的文件,说这个上面有说法轮功是×教。我说一个综合治理办公室只有执法权,它可以依照上级政府的规定或文件制定它自己的规章制度,但它无权认定法轮功是×教,这份文件没有指出依照上级政府的哪个文件,因而是没有意义的。法轮功问题在国际上影响非常大,不可能是国家机密,如果找不到,说明根本就没有相关文件认定法轮功是×教。

他打开电脑,说“两高”的司法解释有确定。我当即反驳说,《立法法》规定立法权和司法解释权在全国人大,“两高”的司法解释是无效的。中共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不能空喊口号。这点他就更震惊了,说很多事情都是依据“两高”的司法解释,前一段时间还组织他们学习依法治国呢!借此机会,我告诉他,镇压法轮功纯粹是江泽民的个人意志,胡锦涛和习近平上台后从来没说过,新闻出版总署第五十号令甚至取消了对法轮功书籍的禁令,不信可以上网查。到此,他已经相信镇压法轮功是非法的,也相信我说的话。

我和邪党书记谈论的另一个问题是关于政治的问题。我说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法轮功在全球传播将近三十年,如果有政治诉求的话,哪个团体会在这么长时间内不把自己的政治诉求公之于众?法轮功从来没有说过要打倒共产党,但我们说过共产党是骗子、它的话不可信,中共关于法轮功的一切说法也是不可信的。结合他自己的感同身受,在“共产党的话不可信”这一点上,他基本上保持默认。至此,他基本清楚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并对我严谨的思维和求真的品行表示一定程度的赞许。

第三天,先由管片民警和居委会主任和我谈话。谈话之前,他们应该从我工作单位那里了解到了我的思想状态,对我提出的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他们显得有点束手无策。因此,他们反复强调我修炼法轮功他们不管,他们只是走形式,希望我能配合他们。

我在这过程中尽量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但态度很坚决:不会昧着良心说谎话,我不会对任何问题说假话,我回答的一定是我真实的想法。他们于是对我進行恐吓,如果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将我的问题向上汇报,到时候问题会很大,我将失去人身自由,我爱人的工作,甚至未来孩子的工作都会受到影响,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我始终保持正念,心中默默保持一念就是希望通过我的言行来向他们证实法轮功修炼者具有与常人不同的真实品德,在任何压力下都不会放弃真、善、忍。但同时我也心中默默求师父帮我。

大约一个半小时以后,事情出现转机,街道主任和派出所所长屏退其他人员,亲自与我谈话。街道主任向我口头保证不会让我说谎话,并对说真话的人表示尊敬。派出所所长也亲口向我表示坚持真、善、忍没有什么不好,我可以修炼法轮功,甚至可以在家拥有法轮功的资料和书籍。我对他们的态度口头表示感谢,感谢他们不再要求我说假话。在此情况下,他们问了几个与三个所谓核心问题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后,让我回家。至此事情得到圆满解决,也让我想起了一句师父的一句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总体上,我觉得此次事情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原因有两点:(一)我在整个过程中去掉争斗心,没有使局面僵化和对立;(二)我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证实法和讲真相的机会。虽然表面上谈的是我自己,但潜意识里是为了证实法,通过我的言行向大家证实修炼法轮功有益身体健康,法轮功修炼者在任何压力下都能持有一个品行—真,这一品行在世风日下的中国是难能可贵的。此外,我也成功的向大家解释清楚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

以上是我遭遇本次“清零行动”时的个人见解和认识。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