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都是我的修炼场所

更新: 2021年1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五日】我从小就爱听姥爷讲道家修炼故事,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修炼成神仙。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我用了一天一夜看了一遍。我明白了修炼就是要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而且修炼法轮功可以不用出家,在日常生活中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加上每天炼师父教的五套功法就是修炼了。于是,我就下决心严格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让自己在这种性命双修的功法中修一修,看看自己是不是这块料。

我是单位的一个设备维修工人,原来工作中有可干可不干的工作就留给下一个班的人去干。学了大法后,我觉的这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我是修炼人了,不能和以前一样了,我不能再偷懒了,就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好。时间长了,在班组里和同事的关系越来越溶洽。那些年我们技术工人也开始评职称了,我们所有人对业务学习都抓的比较紧,我也不例外。

班长的一位同学刚转到我们技术科,她挺爱学习,一来就开始学编程,也经常问我一些编程方面的事,我就把自己的学习笔记拿给她看。那里有我几年来对原来设备程序的分析和可借鉴的总结。她看了觉的好,就抄了下来,并告诉了班长。

结果,有好几个同事包括班长都来看和抄了我的学习笔记,说我对编程理解的好。

一九九七年单位要進行设备改造,我觉的自己平时学的编程要派上用场了,这次设备编程会让我去完成。没想到班长宣布让他的同学去做,还对他的同学说有不懂的地方去问我。我心里就不舒服了,大家谁都知道参与设备改造是评职称的一个有利条件和资本。她才刚来几个月,班长明摆着……要在以前我可能会去找领导说道说道。可我现在是个修炼人了,脑海里一下就想起师父的话:“常人社会的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人们认为是对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错的。人不都想自己过好日子吗?想过好日子,可能就要损害别人的利益,可能就助长人的自私心理,可能就占有别人的利益,欺负别人,伤害别人。为了个人的利益,就在常人中去争去斗,这不和宇宙的特性相反了吗?”[1]我明白了这是让我修利益之心呢!我就对自己说:我要放下这名利心、去掉争斗心。

后来班长的同学在关键的地方确实是采用了我的方案。我放下了这个利益之心。

最后我的职称也评上了,利益并没有受到损失。而且我觉的自己活的很轻松,并感到了自己境界的升华。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哪里有我的这一切。

从一九九七年开始,我每天坚持到炼功点晨炼,第二年的冬天,一天早上炼第一套功法时天开始下小雪了,当时炼功点的五套炼功顺序是一、三、四、二,最后炼到第二套法轮桩法时,我感到雪花落到我的手尖,在我手指尖融化,手指尖开始疼慢慢的失去了知觉,头顶上的雪也在融化,当我感觉自己快站不住了,听到音乐里喊“叠扣小腹”,这时我感到腿、胳膊、手都不听使唤了。我还要赶紧回家给孩子做饭呢,孩子还要上学。我僵硬的走到自行车旁,两个胳膊就硬邦邦的摆在车把上,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跨上自行车的,可也就五分钟就到家了,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从此以后,我冬天上下班骑车都不用戴手套了,天越冷我的手越热,这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一九九八年夏日的一天,我和同修们一起在炼功点打坐,我随着炼功音乐就進入了深度入定,一直到音乐结束,我周围的人收拾坐垫,从我身边走过我都非常清楚,但自己就是定在那里了,非常舒服。直到有人叫我,我想:算了,出定吧,就出定了。

我家住一楼,修炼前和三楼的阿姨有矛盾,她家刷地的脏水都从三楼阳台上往楼下流,和她说这事她根本不听,我和我妈非常生气,都不愿和她说话。修炼后我就努力的从内心修去对她的怨恨,把这事当作修心来对待,当作是好事。因为师父说了:“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1]我发现只要我心中有法,想做就能做到,我就开始主动和三楼的阿姨打招呼,慢慢的心态也平和了。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因去北京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回到单位后,我知道自己一直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没有错,不丢人。我每天照样和同事有说有笑。随着岁月流逝,老的退休,我在班组里成了大姐了。只要我上班,水壶里的开水总是满的,洗手盆里的水总是干净的。这也是大法的法理指导我这样做的,不管在哪里,只要为别人好我都愿意去做。在工作中我每天上班都先把设备检查一遍,只要使用人员有需求我闻声即到。一段时间,单位的人员对我们维护人员不满,说设备发生故障时叫不到人。我就主动要求去值班,每天在现场巡视,不久就缓解了这些矛盾,当年我还被评为年度先進工作者。

我的父亲去世比较早,我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得了肾病需要每周两次透析,还经常需要住院治疗,需要人照顾,哥嫂离的远很少来照顾母亲,我一直陪在老人身边照顾了九年。没有时间旅游,因为每三天就要去一次医院。看到哥嫂发来的旅游照片也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师父的法理要求去做,反正自己照顾老人也是自己应尽的义务,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了。

现在,公婆都九十多岁了,丈夫兄弟两个,也主要由我们一家天天去照顾。他们都有退休金,他们一生节省习惯了,舍不得花钱,我家就成了他们的仓库。一次买好了再一点点往公婆家拿,一切都给准备着:衣服包括羽绒衣裤、被子、毛巾被、床单、纸尿裤、鞋袜、吃的药、水果,只要他们张口要我都给买。开始觉的他们的退休金也不少,怎么就光要东西不出钱呢?其实这不就是让我修吗?在这过程中确实修去了我的很多利益之心、怨恨心。

事实让俩老人感受到修炼人的善良和真心的对他们好。当初我被非法劳教时,婆婆特别反对我修炼,老让他儿子和我离婚,现在她羡慕我的身体好,有时还对我说:“现在没活干了,你去看书吧,你去炼功吧。”

我从小不爱说话,我妈老说我嘴笨,说话太直。可是我修大法了,我得到了这么珍贵的大法那是每个生命梦寐以求的,我知道自己有义务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有缘人。可是在中国大陆的红色恐怖下,怎么走出来讲真相对我来说就感觉难了。

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法正人间到了,能量流象水一样从脚下淌过,能量流上面漂着五颜六色的大莲花,我一下就坐了上去。这时看到一群人被关在阴暗处得不到解救,我就马上从莲花上下来去找他们去了……

醒来,知道我必须要走出去讲真相救人了。我向同修学习,和他们一起去面对面讲真相,期间会遇到各种人。

有一件最让我感动的事:讲真相时碰上一位有缘人,他已经明白了真相,但他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冒着危险去给人们讲真相。我告诉他:因为中共制造了许多谎言,比如所谓“天安门自焚”这个闹剧,它欺骗了全国的老百姓,让中国人仇恨大法师父,仇恨法轮功。反过来让很多中国人发毒誓为中共献身。中共作恶多端,当天灭中共的时候,这些相信中共的人就危险了,就没有未来。我们出来就是要告诉人们怎么样才能保平安。我们虽然有风险,但是你们的平安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他听后,向我要了一份资料并做了“三退”。我骑上车刚离开,突然从身后传来他洪钟般的声音:“谢谢!”当时我感觉空气都在震颤,眼泪一下就夺眶而出,我感受到了众生在期盼着得救。

我修炼二十多年了,方方面面受到师父的教导、鼓励、点化、感受很多,只是自己能力有限,没能很好的表达出来。希望想了解大法真相的人们都能看一看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我相信你的感受会更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