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归正自己、整体升华

更新: 2021年0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一日】去年,我地有几位同修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了,被绑架到了某地派出所,其中有一位协调同修A。这对我地救度众生造成很大的损失和干扰,也给我地同修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和困惑,因为被绑架的是我地救度众生力度大、非常精進的同修。

—、多位同修被绑架,本地同修向内找,归正自己

特别是那位协调A同修,她用无私的胸怀和正念正行,协调着同修在反迫害和救度众生中,始终走在证实法的前列。邪恶也一直对她虎视眈眈,伺机下黑手迫害,但每次A同修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化险为夷。现在多位同修被绑架,我地有同修从震惊到不解困惑,最后痛心。有许多同修提起A同修时,就会不自觉的落泪,甚至是失声痛哭,这事牵动着每个同修的心。整体上表现出我地同修对协调同修A的情,这也许是邪恶迫害A同修的一个借口,但我们绝不承认。

想起A同修,每次发生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A同修都是及时的找被迫害同修的家人讲真相,协商救人,再陪同家人到参与迫害的各个部门要人,然后还要陪同家人请正义律师,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但A同修从没怨言,坚持要人,不放弃。

这也养成了我们几个配合同修的依赖心,包括我在内。根本不去动脑子想办法,只要A同修说了怎么做,我们几个就去配合,根本就不去多考虑,更不愿主动想办法,都是协调同修A拿定主意,我们去配合就行了。依赖A同修的心越来越重,致使A同修不能静心学法,疲于奔波。大部份同修的依赖心,这又可能是旧势力迫害A同修一个借口。

现在,A同修被非法关押,我们几个经常配合A同修的人,每个人的心里仿佛压上了一块巨石,感到压抑和难过。我们都知道,A同修被非法抓捕,不是偶然的,除了她自身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外,更重要的是我地大部份同修对A同修产生了同修情、依赖心、崇拜心。

师父说:“每个人都是负责人,每个人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1]。我就主动协调能走出来的同修,找被绑架同修的家人,去派出所、国保大队要人,投入到营救同修的行列中。

二、在营救同修中再去人心,归正升华

几经周折,我们终于赶到了某地派出所。但派出所的有关人员骗家人说人已经送走了,但家人不信,坚持要见自己的亲人。僵持了近一个小时,突然一辆警车缓缓的驶出大门,同修的孩子一看到车里有被非法关押的母亲,本能的冲上去,抓住方向盘不让车走。

这时,忽然出现几个身穿便装的彪形大汉,把同修的儿子围住,大打出手。有三个便衣警察专门狠毒的打孩子的头部,孩子的眼镜被打的粉碎,眼睛、鼻子被打的血流不止,但孩子抓住方向盘的双手始终没有松开,一动不动,任凭拳脚落在身上。其他亲人见状,纷纷围了上来,阻挡他们殴打。

亲人的痛哭声、警察的打骂声,引来很多民众的观望,这些世人也见证了历史的一幕:儿子舍身救母的壮举,邪党不法人员的邪恶与狠毒。最后恶警又调来大批警察,把几位同修强行绑架到异地看守所。

师父说:“我说修炼人没有榜样,把谁当成榜样不是自己认识法就会促成问题。”[2]

回来后,我们参与营救的同修静下心来找自己,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认识到了是我们那颗强烈的依赖心、崇拜心和浓浓的同修情害了同修。由于我的自私、安逸和不愿意担责任,凡事都推给协调同修A,认为她有智慧、能干,什么都行,就让她干吧,尤其同修情使我一天或几天不去A同修家,心里就感觉象缺点什么,不踏实。学人不学法,严重的偏离法而不自知。真是危险至极啊!害了同修,也害了自己。

我们几个同修都找出了自己的人心,认识到了不足,接受正面教训,从自身做起。去掉对同修的情、依赖及崇拜,去掉负面思维,真正发挥每个大法弟子的作用,发挥各自所长,制定出营救同修的方案,积极及时的配合家人要人,营救同修。

由于这次被非法抓捕的人多,邪恶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妄图把它做成一个所谓的大案要案来抓。他们对大法弟子的家人监听、跟踪,想進一步绑架与家属联系的同修。尽管这样,也没阻挡我们营救同修的脚步。我们一边为这几位同修第一时间聘请了正义律师会见,又配合家属不断的到国保、610等部门及参与迫害的邪党人员家要人,其他同修配合发正念。

那些表面看似嚣张的邪党人员,其实内心是胆虚的。当得知家属找他们时,有的不敢承认自己参与迫害;有的干脆躲了出去;有的家里连灯都不敢亮。为了救度被谎言迷惑毒害,诬告同修的人,有同修写了一封《给当地父老乡亲的一封信》,我们大量印制,当地同修配合起来,一夜之间发遍了当地的大街小巷,让世人明白真相,不要做害人害己的事了,大量的清除了邪恶因素,救度了当地世人,制止行恶。

同时,城里的同修大量发放明慧网为我们制作的针对此次迫害的本地周报,及时的曝光了邪恶。身边发生的事,更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也能唤起人性的善念,很多人看后对恶人的行恶都表示愤慨,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遭遇表示同情。

A同修的孩子很有正念,敢于抵制邪恶行恶。把行恶的恶警、打人凶手,有理有据的控告到有关上级部门,有力的震慑了恶人。那些打人的警察及参与迫害的有关人员不敢那样嚣张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配合下,事情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不久,有两位同修走出了黑窝。我们知道,是我们做对了,师父为我们做主,同修们更有信心做下去了。期间,我们几个具体参与营救的同修,组成了学法小组。我们加强了学法,及时的交流,形成了整体,能迅速把事情的進展反馈给其他同修。我和B同修抓紧和其他三位同修家属交流,继续到有关部门要人。我对家属说:“只要我们的亲人没回来,就一直要下去,不要怕,是恶人害怕。”

我当时的心态非常急躁,为了要人而要人,没有站在维护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去做事,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开始了大反扑,检察院对三位同修下了非法批捕通知书。当地派出所又以聚众妨碍公务为名反咬一口,诱骗抓捕了同修的一位亲人,并威胁传唤其他亲属。邪恶又嚣张起来了,家属受到了威胁,一时间,各种压力都扑面而来,埋怨声、指责声都涌到我的面前,我的心也被深深的刺痛了。

怎么会这样呢?这做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都变了样呢?我们几位具体参与的同修面对这种情况,都知道是我们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没修好。我们坐下来对照师父的法找自己的不足,找家属要人,制止迫害,没有错。关键是在做事的过程中,出现了人心:事情顺了,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欢喜心、干事心。遇到瓶颈了,就出现了着急心、埋怨心、求结果的心等等人心。

在这过程中,我身上的党文化表现的尤为突出,说话强势,强烈的要求同修家属按照自己意愿去做事,完全没有站在家属的角度去想一想,根本没有把家属的压力和感受放在心上。相反,如果家属不按自己的要求去做,心里还抱怨家属胆小怕事,言语上刺激了同修家属。结果,我的这种做法引起了一位家属对我的反感,而我却浑然不知,还抱怨家属没有我们对她们亲人着急,连外人都不如。

在这过程中,我又犯了学人不学法、以人为榜样(因为与此事相隔很近的前段时间,也有一位同修被绑架,我和协调同修A还陪着那位同修的家人到派出所及相关部门去要人,那位家属念很正,没有怕心,堂堂正正的把自己的亲人要回家了。我就又以此家属为榜样,不断的做其他家属的工作,让他们硬起来,甚至叫他们威胁恶人,让他们赶快放人,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的错误,致使我那颗强烈的争斗之心膨胀起来,完全把这场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还把那个营救成功的案例当成范例,应用到这次的反迫害中,这是多大的漏啊!事情的结果可想而知,被邪恶抓住了把柄,加重了迫害,自己摔了跟头,才幡然醒悟。

师父说:“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3]

师父的法惊醒了我,我在心里向师父承认自己错了,请师父原谅,弟子一定走正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努力修去这些争斗心、埋怨心、不让人说的心、好大喜功的心等等人心。赶紧集中精力学好法,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再消沉、不再气馁,不再被邪恶的假相所迷惑,坚定的走正走好自己证实法的路。

其他几位同修也提高了上来,破除了邪恶妄图间隔同修和家属配合的阴谋,并找了协调同修A的亲人在法上交流,识破了邪恶妄图从亲人身上得到证据,蓄谋加重迫害同修的阴谋,并同时坦诚的向同修的亲人承认自己的过失。同修的亲人由开始的压抑、暴躁,瞬间变为谈笑风生、坚定而又阳光的人了。我们都从内心感恩师父的慈悲保护,也更加深深的体悟到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三、两次开庭近距离发正念,再去人心,形成整体

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会见同修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当B、C两位同修的家属突然接到法院要开庭时,时间只隔了一天。仓促中,同修们近距离发正念受到了干扰和阻碍。也有的同修对近距离发正念重视不够,再加上怕心,去的同修寥寥无几,使邪恶因素极其嚣张。

整个上午,国保、610等七、八个人在看守所来回窥视停在周围的车,几次围拢到我们所在的车子,虎视眈眈的想做坏事。我和W同修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邪恶,不让这些可怜的众生做坏事,请师父给车下罩,不让邪恶進来,灭掉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邪恶迫害弟子的阴谋没有得逞。

律师也感到了压力,反问我们:“你们今天为什么来的人这么少?”我无语,我知道都是自己的安逸心造成的,没有及时的交流协调。所以,当天的非法庭审救度众生的效果不理想。尽管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但没有达到证实法的最佳效果,而且被非法庭审的Z同修,几次自我辩护都被所谓的公诉人打断。

几天后,协调同修A的家人接到非法开庭的信息,及时的通知了我们。我和几位同修通过深入的切磋交流,吸取上次开庭的教训。于是,我们立即分头到各片交流,把各乡镇的同修都联系起来,交流中同修们的心性、悟性提高上来了,重视了发正念及近距离发正念的重要性,都表示有条件就开车近距离发正念。在家的同修尽量在学法小组集体发正念。有同修主动的提出并整理了本市24小时接力发正念的时间段及内容。还有同修为法官、公诉人写信,有的同修打电话讲真相,这样,我市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加持下形成了强大的整体。

协调同修A被非法开庭的那天,同修去了六辆车,近距离发正念。天开始阴云密布,还夹杂着雨点,后来逐渐明亮。很多同修都感觉今天发正念精力很集中,很神圣。国保和610人员只在门外停了十几分钟就走了,他们在大法弟子的强大场中呆不住了。律师的压力小多了,正念很强。

非法庭审结束后,律师满脸笑容,一见到我们就说:“太好了,整个过程都是你们的同修大姐在说,而且大姐的状态很好,语气平和,用自身的变化,在证实大法的美好。法官和公诉人也都静静的听着,从未打断过大姐的话,自始至终表现的很友善。”这再一次见证了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威力。

有位参加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看到了另外空间的神奇景象:被非法庭审的同修A,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中,身体高大无比。更为壮观的是另一位参加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L,天目中看到伟大的师父率领众神来了,场面气势磅礴,难以用语言来描述。无论是近距离发正念,还是在家发正念的同修都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加持,也都由衷的感到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

通过这两次非法开庭,我地大法弟子找到了不足,去掉了一些人心,能从法中认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假相,并能逐渐的放下自我,达成共识,形成整体。不执著结果,过程中整体配合,尽量的救度那些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同修们也在逐渐的走向成熟,三件事都在做,整体在提高。

谢谢师父!我由衷的感到只要走正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放下自我,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更体悟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威力。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