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在大法中修炼成熟

更新: 2021年0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六日】我十四岁得法至今已有二十三年,有苦有甜有心酸,但更多的是生命得法回归的喜悦。懵懂无知的我在家人的带领下,走入大法修炼,二十多年师尊的慈悲保护,使我走至今日。此时,向师父汇报一下弟子的修炼体会。

一、师尊鼓励度过艰难

迫害前的两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最幸福的一段光阴。迫害开始,黑云压顶,有一年父亲被冤判入狱,母亲被非法劳教,弟弟高中毕业,面临升学,家中只有我一人。

父母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开除公职,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有花出的钱,没有任何挣来的钱,可是我去会见父母,弟弟上学从未出现拿不出钱的时候,关键时候,总有人来还钱。我知道是师尊的苦心安排,是父母以前帮助别人得来的善果。

我家以前是学法点,父母不在,也有人来家里学法,我家的大门永远为同修敞开。邻居是新学员,不认识太多字,开始来我家学法,我嫌她读得慢,不愿让她来。后来,我放下自我,不执着自己的得失,一字一句的教她,两个小时读了两页多。晚上睡觉,梦见我在自己家院里炼动功,东边突然大亮,出现天女散花,仙乐齐鸣。醒来后,我知道师父鼓励我,做对了。

还有一段时间,状态特别好,每天十二点前学法、炼功、改字。睡梦中,师父说:孩子,好好修,南方将要出大事了。不久,南亚大海啸发生了。

只有在父母不在的那一年,师父曾这样鼓励过我,这之后,我从不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师父的鼓励时时激励我做好,不要掉队。

二、与家属配合二十多天救回同修

一位熟知的同修阿姨被绑架,我知情后,马上找到家属咨询,派出所说拘留五天,家属就回家等信了。五天后,同修被秘密送往市里洗脑班。

我上明慧网查到洗脑班地址,与同修交流后,快速的达成共识,形成了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再次找到家属,与同修的侄子、侄女商议后,决定马上去洗脑班。于是我们三人开车,几番打听,找到洗脑班地点,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

在车上,家属的正气激励着我,同修的侄子说:这一次咱们不能让老姑(指被绑架同修)签字,咱们也不能签,咱们以后也是要得法的生命,不能留下污点。就是不签字,要回人。

到洗脑班后,我们神奇的進了两道电子门,这时从外面進来一个男的,凶神恶煞的,不说好话。从楼上又下来一个女的,我们三人把她围坐中间,姐弟俩一左一右给她讲,我就不停的发正念。最后说,让同修被陪护着下来见我们,结果传达的人把同修领下楼来,意外惊喜后,我们简短交流,相互鼓励。

回来后,我们说,当时懵了,怎么不把同修直接抢回来呢。后来我们觉的还有没做完的事。第二天,我们去当地信访办,说派出所把老太太抓了,五天放人,结果人没了。“大闹”信访办后,接待人员说,你这事我们管不了,你们找政法委某某吧。没想到,挖出来一个从来不知道的人物,还是主要参与迫害的人。我们马上又找到某某,说明来意,要求放人,结果这人百般推脱。

回来后,我找到某某电话,给家属,让她三天两头打电话,发短信。同时给所有投诉机构发材料。打电话给省长热线等等。扩大影响,施加压力。

二十多天后,同修家属三人一商量,不能坐在家里等了,得去洗脑班把人接回来。姐弟三人开车来到洗脑班,“大闹一番”,一个字没签,把同修接回家了。

过程中突破怕心,走出来,我几乎什么都没做,只是发发正念,跟着走走。形成整体,接力发正念的威力做出来的结果,大大的鼓舞了本地同修们的正念。

三、运神笔 诛邪灵 救众生

第一次在同修交流中看到“神笔”二字时,我就觉的我也有一只神笔。这只神笔在蒙尘很多年后,终于派上用场。

一次,当地一场大规模绑架事件突如其来,所有协调、项目、技术同修都被绑架了,一时间阴云笼罩。就这样,十几天后,还没有一篇象样的报道。我坐不住了,得抓紧曝光揭露迫害呀。

这时怕心上来了,心想:你也没什么文化,啥也不会,能做了这个事吗?人家都躲起来了,就你出头。怕心与正念几番交锋后,正念升起:我虽然没文化,但是我有师父赠与的神笔呀!不会的我可以学,就是在没人做的时候,才能用到你呢,有人做的时候,还用不上你。认识到该做,还不去做,怎么配当大法弟子呢?从此,我走上了用笔证实法的路。

我收集材料,整理写稿,上传明慧网,下载编辑。传单、粘贴、小册子。有发表的,也有没有发表的。一样样学,一点点做,开始时,不知怎么写,就把明慧网关于写作的交流文章全部下载,一篇篇看,学会一样用一样。揭露迫害的文章里又要震慑邪恶,又要慈悲众生,不带任何个人的感情色彩和观念。投稿后,明慧同修帮助修改的地方我反复看,找问题,看差距。下载全国各地揭露迫害文章学习,看同样的案例人家是怎么抓重点,找亮点,吸引人阅读的。逐渐成熟后,被迫害同修家属请正义律师,我就跟踪报道,日趋成熟。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曝光恶人恶言恶行,配合营救,救度公检法众生。

这里重点说一下曝光本地国保队长的事例。此队长态度嚣张,手段歹毒,致死、致残、致伤本地同修数人,他叫嚣:我就是打死某某(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第一次写了一篇三千多字的揭露文章,同修们大量散发传单,粘贴不干胶等。消停一阵,第二年国保又绑架十几人,一人被迫害致残。

我与同修交流,要改变思维,不能只写他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他们不怕,没有压力。但是他们怕饭碗丢了,根据当前形势,要揭露他在常人中违法乱纪的事实,举报控告他。这样,同修们托关系,找门路,收集几件他违法、不光彩的事实。再次投稿后,我坐车去他的出生地,老家所在乡镇散发、粘贴,随后,我们向所有相关部门,大量匿名网上举报,信件邮寄,控告他的违法罪行。

不久后,他被调离、降级。此后至今,明慧网再无此人的恶行。

在写文章的过程中,有时看到同修被迫害的惨状,忍不住失声痛哭;看到恶人的恶行,又会忍不住怨恨;大量的迫害事实又会叫自己生出怕心,不敢再做下去,怕自己也成为被迫害的一员,遭受那样的折磨。但是神笔的召唤,又使我擦干眼泪,生出慈悲,修去怕心继续前行,不负师恩,不辱使命。

四、结语

万语千言说不尽师恩,成熟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大法的洗涤,师尊的教诲。迫害中很多昔日小同修迷失了,可是师尊没有放弃我们,每一天都是机会,每一天都是再也不会有的,失去的将是永远的遗憾。为法而来的生命,师尊在等着我们成熟起来。

让我们共同精進,携手回家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