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点燃了我生命之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一岁,在交通部门工作直至退休。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在工作单位有幸看到了《转法轮》法轮大法的法理一下就把我的心抓住了,我越看越想看,爱不释手。之后,在单位我逢人就讲、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全是讲的做好人的道理。”

一、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从得法之日起,我每天都看《转法轮》,有时间就看,能看多少看多少,从不间断。我对周围的同事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们都来学吧!”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之初,单位同事开玩笑说:“不用别人检举,她自己都告诉别人了。”大家对我都挺好。

后来在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时,单位主要领导说:“你不用多说了,你说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就把基本真相讲给他,他痛快的做了“三退”,还给他的家人也做了“三退”。

我牢牢的记住师尊的教导,多学法,学好法。我一句一句的背《转法轮》,背了三十多遍。因不能通篇背下来,我非常着急。我就又开始通读《转法轮》,为了节约时间,每天早餐都吃方便面,时间紧的时候,就早餐和午餐并在一起吃。每天学五讲以上《转法轮》。还是在我背第一遍《转法轮》的时候,师尊就不断的把大法的法理展现给我,非常美妙、殊胜。我的心激动不已,大法这么博大精深啊!

二零零六年,沈阳苏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被曝光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向市委、市政府、新闻单位和各主要领导邮寄真相信。几天以后,非常可怕的一种思想业包围着我。我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到这种思想消失为止。

师尊告诉弟子要多救人。从单位退休后,为了多救人,我参与了用手机讲真相这个项目。从发短信真相、发语音真相、再到面对面讲真相。至今,已经走过十几个年头了。

二零一五年以后,中共恶党的监控更加邪恶,手机讲真相干扰很大。我就和多个同修配合,利用各种有利条件去讲真相。寒冷的冬天,就在松花江封冻的大冰上站着讲真相,风刮的呜呜的,很冷。一个省级单位的律师知道我们这样讲真相的时候说:“为了救人,真难为你们了。”

我先后买了两辆电动汽车,供同修们讲真相用。我虽然在运输部门工作了几十年,可我不会开车。为了救人,现在救人需要,我在六十五岁那年开始学开车。从两轮的摩托车开始学,到后几年三轮的、四轮的车我都学会开了。同修坐在车里讲,我就开着车走,一路讲来效果很好。

有一段时间,由于自己不会修,不会经常向内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上下楼都很困难。我记起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对旧势力说:“旧势力,我不会再上你的当。我有大法师父管,我就听我师父的!我现在就去救人。”我没有找任何同修作伴儿,一个人登上了公共汽车,到松花江边一个空旷的山野里边,用手机讲真相,讲一个退一个,一会儿就退了八个人,回来的时候,腿完全好了。

一天,我和同修坐公共汽车出去讲真相。中途,我见到一个原单位的同事在路上走,我对同修说:“这站就下车,快!”到站下车时,那个同事走出去很远了,我让同修在那儿讲,等我回来。我远远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同事的背影,就开始跑。等我撵上他的时候,我已经上气儿不接下气儿了。我给同事讲明白了真相,又一个有缘人做了“三退”。

我和同修去原单位找老同事,门卫很热情,看我说出那么多认识的人就对我说:“你问的这些人基本都退休了,这样吧,我把电话号码给你。”于是我们用手机把电话表拍照了下来。后来把这些号码送给打手机的同修,名单上有一百三十多人,同修配合讲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的就有三十五人。

还有一次,我去了另一个分站。我们走進大厅,吧台里坐着服务员。同修向她介绍我:“她是这个单位退休的,来看看你们。瘟疫再来时,希望你们能平安。”顺其自然的向她讲真相。服务员站起来说:“我现在在工作呢。”不想听,但是我们没动心,告诉她:“一直很惦念你们,告诉你平安的办法,我们就放心了。”我就配合着讲,最后她也三退了。

我和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一段时间以后的一天,路上遇到也在救人的两个同修,我对她俩说:“和我在一起的同修讲真相的时候切入点不拘一格,很随意,贴近对方的阶层,效果很好。”俩同修说:“那你们再出去,我们去听听她咋讲的。”第二天,我和同修说了这件事,同修提醒我:千万别有欢喜心,咱们可以找时间交流交流。

随后,我们每人都谈了修炼的体会,同修举了一个例子:一次她丈夫开车拉她去同修家,丈夫在楼下等她,在车里等的时间长了,冬天又冷。回家后她丈夫就骂她,还怨她坐的时间长了。同修说:“是你自愿当我的司机,要不你把车给我。房子也是我的,你愿哪去哪儿去,不用你!”结果,她丈夫很生气。过后,同修向内找自己,还是自己想的不周全,如果呆的时间长,应该告诉丈夫,他可以去干他自己的事,然后再来接她。当丈夫骂人的时候也不能动心,可自己和常人一样,没修。后来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她丈夫骂的真让人挺不过去。同修一直等丈夫骂完,心平气和的对他说:“你骂完了?”丈夫气哼哼的不吱声。同修对他说:“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呢?”她丈夫一愣,说:“你悟性咋那么好呢?”同修说:“你只有对最亲近的人才能这么大骂出口,对外人能吗?”丈夫很愧疚的说:“老伴儿啊,最近我老好急眼,你多担量我点儿。”

听完同修的交流,另一个同修也找了自己,这几年和丈夫在一些事情上总有矛盾。一次,丈夫还把她撵出家门。同修说处理不好家庭关系的原因是没修自己。

通过交流,我们都悟到:讲真相也是修炼,也得向内找。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2]我们心性上来了,师父就会给智慧。那天的交流我觉的很好,在法理上提高了上来。很久以前我就对这位同修有点看法,那天,这个间隔师父给拿走了。我对这位同修坦诚的说:“以前是有想法,今天真的没了。”

二、在家庭魔难中金刚不动

我丈夫是在公安局工作的,是具体部门的负责人。在我修炼初期,丈夫非常支持我,在家庭经济困难的情况下,花了一千多元钱买了录放机,让我看师尊讲法时用。后来,我家盖了新楼房,我都不知道在何位置,直到搬家的前四天才告诉我,为的是让我学法、炼功不分散精力。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功被中共邪党疯狂迫害,丈夫他们经常接到江魔的密令。丈夫突然对我修炼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完全被邪灵操控了。他不许我说一句大法好的话,撕大法书、毁真相资料。丈夫遭到了不同成度的恶报,浑身长满了白癜风,面部象毁容了一样,他很痛苦,但他一直认识不到那是被邪党绑架做坏事的恶果。

二十多年来,他被邪恶操控的很严重。他在家是个孝子,父母对他很宠爱,家里的孩子、亲人都站在了他的一边。在我这个小家,儿子、儿媳也都听他的,我很孤立。但是我对大法没有动摇,从心里到行动都始终如一的坚持修炼。

那时,我出去做证实法的事,丈夫就担心我出事,他都要跟着我。我就上公共汽车站等车,丈夫也跟在身边。我心里想:不要你跟着,否则今天我就坐车上不下来。结果他没上车。

我的丈夫亲属很多,而他对大法又是那么的误解不许提一个字,我就想方设法的利用各种机会救度他的亲属们。当时我利用女儿在北京工作的机会,去了北京周边的一个城市,那里有丈夫的亲戚。我就家家去讲,一个个的讲真相,劝“三退”。两天的时间,劝退了三十多人,他们都很高兴。丈夫的姑姑说:“法轮功这么好,江××打压,造那么多的谣言,还搞轰动全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真是害人不浅哪!”

我小姑子的丈夫得了肺癌,一直按感冒病治,到了最严重的时候,本地医院已经治不了了,把他拉到省城医院去治疗,那里的大夫说:“没有治疗的价值了,赶快把病人拉回去吧。”陪伴他的亲属只好雇个车,把他送回县城医院去等死。我听说后,说服了我丈夫(他大哥),坐车直奔县医院。

见面时,看到他已经廋的皮包骨。我直接告诉他:“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心里念,念一百遍。”他很听话,就开始念,连护理他的哥哥也跟着念。同时我给他做了“三退”。几天后,我小姑子的丈夫就痊愈出院了,至今还好好的。

我走到哪,真相就讲到哪。有一次,我和丈夫一同参加他亲属的婚礼,我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劝“三退”。

我现在很重视抓住自己很多的执著心,如争斗心等。我认识到:要修去妒嫉心是很根本的,我要不断的由表及里的向内找,深挖其根,一定要把妒嫉心彻底修去。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