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恒的多学法 平稳走好修炼路

更新: 2021年02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九日】师父说:“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1]。“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2]

我请到宝书《转法轮》后,连夜就读了一遍。从那以后,我一天都没离开过《转法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每天学《转法轮》两至三讲;有时两、三天就学完一遍。为了加深对法的理解,十多年前,我背过三遍《转法轮》,还抄过三遍《转法轮》。今年一月,我又开始抄《转法轮》,现在抄第二遍了。

持之以恒的多学法

现在,我每天上午坚持学两讲《转法轮》,有特殊情况保证不了,第二天必须补上。得法至今二十四年,粗略的算,《转法轮》这部天书我已经学了一千多遍。经常感觉象是第一次读,越学越爱学,越学越想学。越学,我就觉的心里越敞亮、越幸福,也觉的自己离法的差距越大,也越感到使命感越强、责任越大。

除坚持学《转法轮》以外,我还学师父的各地讲法、《精進要旨》、《洪吟》等其他讲法。每次师父的新经文发表后,我都要读十遍以上,短的经文当天背下来。学法时双盘或者单盘。

每天除了学法,我再用两个小时左右,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修炼交流文章、神传文化、修炼故事等等。还组织了家庭学法小组,每周还参加一次其它小组的学法。

由于不断的多学法,我增强了信师信法的正念,坚定了修炼的意志和决心,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返本归真。我的生命已离不开大法,离不开修炼。大法弟子就是为法而生、为法而来,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肩负着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

在单位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也每天坚持学《转法轮》二~三讲,有时候一天学四~五讲。大量的学法使我保持了清醒的头脑,没有被各种歪理邪说欺骗,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单位洗脑班。

长时间大量的学法,使我的修炼道路走的很平稳。虽然有干扰、有考验,但是没有出现特别大的波折,没有栽跟头。

出现魔难 向内找

通过学法,我深深的明白,向内找,是修炼人和常人的根本区别。所以,修炼人遇事必须向内找,做到了,就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

二零一四年,旧势力和黑手烂鬼先后用病业的形式夺走了两位老年同修的生命。他们年龄和我差不多,同在一个学法小组,我们相互很溶洽,互相指出修炼中的不足,对方也容易接受。二十多年,一直如此。

同修的离世,对我内心的震动非常大,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陷入“同修情”中不能自拔,对信师信法也产生了动摇,同时身体也出现了不好的状态。

二零一五年九月的一天,我突然感觉全身无力,不想吃、也不想喝。第二天症状加重,出现小肚子疼,小肚子左侧硬硬的,从外面可以摸到比鸡蛋还大的硬块。家人拼命劝我去医院治疗,我拒绝了。

我想我是修炼人,只要坚持学法、炼功,一定能过去这个关。我女婿是医生,他说:“您得的是肠梗阻。一般人是大肠堵,您是小肠堵,上下不通。小肠不工作,不蠕动,必须去医院动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

当时我虽然没有去医院,但还是走了常人的路,在家用了三支“开塞露”,可是也没管用。七天过去了,肚子疼的更厉害,憋的我特别难受,全身是汗。我心里有些不稳了,有坚持不下去了的想法。坐也不行,躺也不行,在屋里来回折腾。有时疼的受不了了,甚至产生极端的坏念头,然后我又赶紧否定。

我坚持学法、炼功。我想:“我有师父管,邪恶为什么还敢这样迫害我?我到底哪做错了?是不是我对同修的情放不下,太执著了,才被黑手烂鬼钻了空子,抓住了把柄迫害?”想在这儿,肚子突然动了一下,好象比刚才好受了一点。

这时,师父的法打入脑中:“我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3]“你放不下那个心,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4]

离世的同修也是师父的弟子,师父在管着。我总想念他们,还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出类似的问题,总是陷在其中走不出来,这就是一个很强的执著心。什么好作用也不起,还干扰了自己的修炼。这不是师父要的,也不是两个同修愿意看到的。

我心里很惭愧,修炼这么多年,遇到问题还不会向内找,不会在法上修。在遇到魔难时,第一念没有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把自己当成了常人。

当我向内找,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师父一下子就把迫害我的黑手烂鬼消掉了。

我去卫生间,坐在马桶上时,只听“砰”的一声,一个硬硬的东西象石头一样砸在了马桶里。我的肚子一下子就不疼了,腰也直起来了,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切痛苦都过去了,全身热乎乎的,非常舒服。我的眼泪“唰”一下子流出来了。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重视发正念 清除邪恶

发正念铲除邪恶,是师父让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之一。我是锁着修的,看不到另外空间,发正念也没有什么感觉,更感受不到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的壮观场面。于是,我对自己发正念管不管用产生了困惑。发正念时,思想老是溜号,精力不集中。四个整点发正念当成任务去完成,久而久之,变成了一种走形式。

一件事情的出现,改变了我对发正念的态度。二零一五年冬天,我所住小区一位同修的女儿(初二的学生)元神经常离体。元神离体后,肉身躺在床上,只有一口气儿,一动也不动。不管白天黑夜,一躺就是四、五个小时,怎么呼叫也不醒。

一天晚上七点左右,我和四、五个同修在她家给小同修发正念,唤小女孩的元神回来。我们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小女孩的邪恶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因素。我们发了三十分钟左右,小女孩突然醒了,元神回来了。起来后,到客厅和大家有说有笑。从此以后,小女孩就正常了。

这次发正念我也没有感受到什么,但却起到了我想象不到的巨大威力。正如师父所说:“全球大法弟子统一在一个时间里发正念,那个力量是不可限量的。所以每个人哪,都能够正念很强的对待这件事情,一开始就做的很好的话,可能邪恶现在都没了。”[5]

从那以后,我特别重视发正念,全球四个整点一次不落。有特殊情况错过了,过后一定补上。夜晚十二点发正念容易迷迷糊糊,为了保证质量,我发正念之前不睡觉,发完正念再睡。另外,增加发正念次数,清除当地的邪恶。

二零零八年恶党开奥运会之前,公安局国保、派出所警察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上门骚扰,逼着写所谓的“保证”,让签名按手印,最多一周连续四次上门骚扰。自从我认真发正念以后,在这次恶党的迫害中,我没有遭到一次骚扰。

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肩负着重大的责任和历史使命。我抓住机会,尽量多给众生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给亲戚讲、也给陌生人讲。我的家族和直系亲戚一共四十五人,现在已经全都三退。其中有一个侄媳妇是小学教师,我前后讲了十二年,她才同意退。

我也主动找以前的战友、同事、朋友,去他们家里串门,有病去医院探望,请他们吃饭,找机会告诉他们大法真相,给他们《九评共产党》,劝他们三退。这些人中有许多是机关上班和退休老干部,沾了邪党的光,思想中毒很深,讲起来并不容易。但在师父的加持下,不少人还是明白了大法的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致印度首届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