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这万古机缘 做好三件事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2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走進大法修炼的,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下平稳地走到今天。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二零二零年我经历了几件事,让我感触颇深,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疫情期间 突破干扰救人

从二零一九年年底我就出现莫名的干咳。开始没太在意,反正过几天就会好。不久家人也有点咳嗽,但没几天就好了,只有我一直咳。这时家人说:“我们都好了,你怎么还咳嗽?”我也有点奇怪,怎么回事?哪没做好?天天在找自己,可是不见效,而且越来越厉害了,咳起来晚上都不能躺着睡觉。

丈夫本来是能善解人意的人,可是这次一反常态,我一咳嗽他就说:“烦死我了,我一听你咳嗽就烦!”开始心里很难受,也烦他,心想,我也不愿意这样啊!后来我想起了师父向内找的法:想到我是修炼人,遇事要找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它不是真的我,是要我修去的人心。我要站在丈夫的角度去想,他是着急看我拖得时间长了才这样的,我应该原谅他。从那以后再听到他说什么,我就不着急了,心里也不烦了,还时常提醒自己一定要守住心性,注重修自己,发现哪没做好就赶紧归正。就这样慢慢的,咳嗽的间距就拉的长了,但还是咳。

人就是这样吧,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如果我丈夫上午不在家,我一上午可能都不咳,他一回来我就咳嗽,越怕他听到就越被他听到。后来我意识到了,就又去这颗怕心。

到黄历新年了。除夕晚上我全神贯注的看完上半场二零二零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下半场有点困了,也断断续续看完了。看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怎么咳嗽,感觉好了很多,咳嗽的时间短了、次数也少了。

就在这时,疫情爆发,武汉封城了。我们原打算过年去哥嫂家聚一聚,因疫情就取消了。丈夫听说菜不好买,能买到的地方已经涨价,就赶快去批发市场买了点大白菜,给几家亲戚分一些。大年初四,我俩去给哥嫂家送大白菜。一進门嫂子(同修)就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俩还出来?疫情这么厉害,别哪都去,在家呆着。”在她家我又咳嗽了两声,嫂子又冲着我说:“你哪也别去,别去人多的地方,在家呆着……”说了好多常人的话。

我当时一愣,这哪是修炼人说的话呀!她还对我丈夫说:“你在家看着她,别让她出去。”可现在同修都在想着多救人,众生都在等着救度,我怎么能不出门呢?我临走时对嫂子说:“我不会走极端的,我回家好好看看师父的讲法,我听师父的。”

大年初五,我对丈夫说:“我今天要出去。”他说:“不行,现在疫情期间都不出门,你不能出去,你没听我嫂子说让我看着你吗?你今天就是不能出门,我豁着不去上班了也得在家看着你!”看他当时那阵势,就是被共产邪灵操控着呢。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我会用人的办法和他争论:你不让我出去,我偏出去,我不会听你的!就是常人的那种争斗,导致他说一些造业的话。不能再那样做了,不再和他争斗,而是发正念,但心里对丈夫还有怨和恨。我给师父敬香,学法,求师父帮助我,我一定要出去救人。一想到救人,我的眼泪就禁不住的往下流……

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可以天天出去买菜啊!就这样,大年初六那天我出去了。走在马路上,半天见不到一个人,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同修交流文章也提到,开始出去时会感觉到一种恐惧,真的是有点恐惧,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种滋味。走了半天才见到一个人,我戴着口罩,他还拉大与我的距离。我大声告诉他:“记住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无任何表示,走了。

走着走着就碰到一位同修,这位同修坚持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她给我讲了疫情下的修炼体会,我俩一边走一边交流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在这个时候碰到同修是师父安排的,这是对我走出来的一种鼓励。从那天起,我就天天出去讲真相。

在那个非常时期,常人出去买一次菜少则是全家3-4天吃的,多则一星期的量。因我每天出去,只买当天吃的。一天,我正准备出去,丈夫突然说:“你还天天出去?今天不能出去!”我说:“我去买菜啊!”他说:“说什么也不行,今天就是不许你出去。”

我马上找自己:哪没做好?怎么会这样?他接着说:“你说你咳嗽都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没好?”结果那天就没能出去。我心想:从来没咳嗽这么长时间,虽然是好了很多,可还是没彻底好啊。究竟是什么原因?记得年前有一位同修看到我咳嗽就说,她听明慧网上的同修交流,有位同修也是咳嗽,最后找到自己有怨恨心,决心要修去,就不咳嗽了。我当时听了心想:我自己没有怨恨心。家里人的生活、衣、食、住、行没有让我怨恨的事,丈夫也能体谅人,我没有怨恨心呀!再往深一想,我还真有怨恨心:常人的事我不会去计较,但如果我想做大法的事,丈夫不同意的话,我就会生出怨和恨。这两次丈夫不让我出门,我还真怨恨他。既然找到了,我一定要去掉这颗怨恨心,特别是对丈夫不让我出门的怨恨,从他常人的角度想想,能理解他了。

不知不觉的咳嗽完全好了。我突然想到,有一天我给师父敬香,我跪在那跟师父说:“师父,弟子给丈夫发正念怎么不管用呢?”说着说着我明白了,其实不是我想到的是师父点给我的:带着怨恨心发正念会削弱你的正念。我这才明白不能带着人心发正念啊!可我每天总是以出去买菜为借口,即使是出去讲真相救人,我这也不是堂堂正正啊,尽管丈夫嘴上不说心里明白我是出去讲真相,那也不行。有一天我真的是没什么可买的了,突然发现我的手表该换电池了,我没把换电池作为出门的理由,就跟丈夫说:“我的手表要换电池了。”他说:“一会儿我出去给你换。”我说:“那你一会儿去换吧,现在我要出去了,还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吗?”他说:“没有。”我就出门了。

从那天开始,我出门再也不找其它理由了。

这段期间学校放假,外孙女小丫有时来住几天。孩子一来,丈夫就说:“孩子来了,你不能出去了。”我说:“孩子来也不影响我,我得出去。”就这样我一点一点的突破了家庭的干扰,走在救人的路上。我每天上午讲真相救人,下午学法。我出去也不骑车,就是走。开始我是在近处讲,后来走得远一点,再远一点。每天一般也就能退两、三个人。我不追求退的人数,就坚持天天用心去做。有一天退了六人,是师父把他们送到我身边的,谢谢师父!

外孙女帮助我修炼

因疫情,不去学校上课,七岁的外孙女小丫时常来我家住几天。四月底那次来,在我这儿连续住了两个星期。

她从小就是两边老人轮流带,只要来我家,我就教她背《洪吟》、听或看明慧网上的大法小弟子修炼故事,反正都是大法内容的节目,孩子一直挺听话。随着她年龄的增长,看的东西杂了,逐渐不像小的时候那么听话了,开始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了,不会全听大人的,认为她自己说的对。特别是再跟她说学法的事,她就摇头。

看到小丫这样我就着急。现在她还总爱发脾气,经常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都得听我的。”她每天上午写作业,下午跟她姥爷一起看电视剧,一看就是一下午,说她也不听。她在那屋看电视,我在这屋学法心就不静,不踏实。

有天晚上吃完晚饭,小丫来我屋说:“姥姥,我要跟你熬夜。”我心里想你这白天大好的时光用来玩,晚上倒要熬夜(就是坚持到夜间十二点发正念)?我觉的这是对我的干扰。虽然我心里这样想,但还是打开播放器,让她听明慧广播中大法小弟子的修炼故事。开始几天,小丫躺着听,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她自己老说:“我怎么睡着了呢?”后来她就改为坐着听,可是坐着坐着又躺下了,又睡着了。一天晚上,小丫跟我说:“姥姥,我今天一定要熬夜,我不睡。”我心里想也就是这么说说,哪天都说熬夜不都睡了吗?小孩哪有这么大精神。可是这天晚上就不一样了,她坐着听,边听还边跟我说:“姥姥,不能闭眼,不能躺下。”这时大约十点半了,我看她还挺精神,我倒有点困了,我跟小丫说:“姥姥有点困了,先躺一会儿,一会儿你喊我。”她说:“行。”过了一会儿,小丫喊我:“姥姥,快起来!”我说:“几点了?”她说:“十一点了。”我心里明白,可是眼睛就是睁不开,真的就起不来,翻过身一看,小丫自己坐在台灯下正在看《洪吟》和大法弟子写的《童话》故事呢!我很受触动,可还是没起身,就说:“过一会我再起。”又睡着了。这时小丫边推边喊:“姥姥,快起来!姥姥,快起来!”我说:“几点了?”她说:“十一点半了。”我说:“再过十五分钟,我再起来。”就这样又睡着了。等我再一睁眼,十二点了,小丫躺在我脚边睡着了。

看到孩子这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这是喊累了才睡着了。我深深觉的自己还不如一个孩子有毅力,太惭愧了!

又一天,小丫说:“姥姥,我要熬夜和你一起炼功。”我说:“你不能一夜不睡,你可以晚上早睡然后早上早起。”她说:“行,你早上起来一定要喊我。”我说:“行。”到了早上我想:太早了,她能起得来吗?我就没喊她。早上她醒来一看我正在炼静功呢,她一下就哭了,哭得特别伤心,一边哭一边说:“不是说好了喊我吗?为什么不喊我?”我能感受到她是发自内心的难过,她的表现是我没想到的。于是我说:“小丫别哭了,明天我一定喊你起来和我一起炼功。”

转天早上三点多钟,看着熟睡的小丫,我有点犹豫,就轻轻的推了她两下,说:“小丫,到点了,起来炼功了,你起来吗?”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说:“给我两分钟时间考虑。”一翻身把头扭了过去,瞬间又扭过头来说:“我起!”马上就坐起来了。于是我俩开始炼第一、三、四套功法。虽然她动作还不太标准,但都坚持炼下来。第二套功法每个动作她大约坚持四、五分钟,第五套静功,每个动作大约能坚持五分钟,炼完每套功法我们都会歇一会儿。全部炼完后,也到我发正念的时间了。

她的这两件事,当时我只觉的挺触动的,并没有多想,甚至还觉的对我有点干扰——第二套和第五套功法炼不全,白天我哪还有时间重炼呢?后来也没有天天早上喊她起来炼功。说到底是因为我没把小丫当作大法小弟子,没把她当作一面镜子,没为她着想。

疫情在家的这些天里,我发现小丫有了很多坏毛病:比如早上起床不梳头(长发),怎么说也不梳,大热天就任由头发披散着,她还觉的很好看;写完作业不是看iPad就是看电视,这是最令我着急的。一天、两天,天天如此,怎么说她也不听。其实从很小她就会背《洪吟》里好多首诗词,也会背《论语》,五本《洪吟》和家人一起学了两遍,还学了一遍《转法轮》。可现在的小丫除了看iPad就是看电视,不听大人的话了,连法也不学了,这样下去哪行啊?大法能改变一切,怎么小丫没有变化?我卡在这上好长时间,天天找自己。

开始我觉的是让我提高心性,可她仍一直这样,究竟我哪没做好?我开始反思:我说话总是强制、命令,不祥和。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1]记得有一次小丫不听话,我着急没办法,我就背师父的这段法。当我背到四十遍时,眼泪就哗哗的流,最后我一共背了一百遍。我悟到是我没做到师父要求的那种善,也没让她明白她的做法对她是不好的。再联想到上面提到的小丫半夜喊我多次和早晨想炼功这两件事,懊悔自己没有珍惜这个机会,把她想修炼提高当成了对我的干扰,我太自私了!而且我在用我的想法去改变别人(小丫)。

认识到了,我就用法归正自己。师父讲:“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2]我就注重修去这颗自私的心,做事一定要替别人着想,不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想别人,而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想。对小丫也是一样,学会理解她、宽容她、要有善心,站在她的角度去想问题。

就这样经过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小丫走回大法中来了,我们又和从前一样,在一起学法炼功,给师父敬香,我也去掉了好多人心。叩谢师父!

大法福泽家人

我的女儿是修炼人,女婿是常人,而且是个不支持女儿修炼的常人。他还不让小丫接触大法。我和女儿多次给他讲真相也不听。

就在疫情期间,不戴眼镜的他发现近期双眼视力模糊。去医院眼科检查完,眼科大夫让他去检查一下血糖。这一查,血糖高达近20(正常人在6以内)。女婿一向自恃身强体健不生病,爱吃爱玩,没想到还未到不惑之年就要面临这个相伴一生的不治疾病——糖尿病!

这对他是个巨大的打击,整个人情绪一下低落下来,郁郁寡欢。女儿借机再次语重心长的给他讲大法的慈悲和美好。女儿说,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2]你以前说过很多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我帮你写个“声明”,你从内心跟师父道个歉吧。对此,女婿开始还有点满不在乎,到后来也同意用真名发声明,向师父承认错误。

自那时起,他开始听师父讲法录音,看《转法轮》,并默念“法轮大法好”,有时还单盘打一小会儿坐。

本来糖尿病的情况应该是每天测血糖,刚开始时他测了几次,血糖一直居高不下,后来就不敢测了。他自从接受大法后没再用胰岛素,也没吃过其它药。

过了两个月,有一天他决心测一下血糖,发现指标从20降到了12左右。这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女儿之前告诉他把《转法轮》从头到尾看一遍,看看大法到底是什么,但他一直拖拉着没看。看到他的血糖降了,女儿乘机劝他抓紧时间把《转法轮》看完。这时他很痛快的同意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敢测血糖了,最好的时候有几次已经到了8以内。要知道他自己从常人网站上找的各种运动加食疗等方法,最快的也要6个月才能降一点点。最近的这种肉眼可见的血糖下降速度,给了他极大的信心。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对迷途知返的常人也给予了无量的慈悲和机会。

再说我丈夫。大约两年前他查出胆有问题,半夜去医院紧急输液,过了一阵才好转。前段时间,一天晚上他喊我过去,我一看他紧锁眉头,我问:“怎么了?”他说:“胆又疼了。”我说:“你打算怎么办?”他说:“去医院。”从他的表情看得出疼的挺厉害。我说:“你念了吗?”他知道我说的是九字真言。他说:“念了,不管用。”我说:“你得心诚,想想最近又说错话了吗?”他有时阻挠外孙女学法。我说:“你真心向师父忏悔吧。现在咱俩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念了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说:“求师父救救我丈夫。”

他让我把他从床上拽起来,我一碰到他手感觉他双手冰凉。我就和他一起不停的念,又过了几分钟,他说:“我好了。”我说:“你快谢谢师父!”大法就是这么神奇!

第二天我们早上就立刻给师父敬香,感谢师父!

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说也说不完。我们作为大法弟子,能做的就是珍惜这万古机缘,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救人。这不是老生常谈,而是誓约,一定要做到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