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感恩:师尊成就我们

更新: 2021年02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中国新年即将来临,这是中国最大最隆重的传统节日,人们要在辞旧迎新的喜庆中感恩和祈福。作为大法弟子,最想感恩的就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因为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出来,引领我们走在返本归真的神路上。

我们沐浴着师尊洪大的慈悲,每一次践行“难行能行”[1]后的柳暗花明,每一次走过魔难的正念坚定,每一次走出人之后的境界升华……都离不开师尊无尽的操劳与巨大的付出。师尊以我们可知的、或永远不可知的神迹,在成就着弟子们未来无比神圣的一切!

在过去的一年里,正法给世间带来巨变!弟子切实感受师尊为弟子尽快提升所做的有序安排。每一次明明白白的见证,都令弟子无比的震撼,并刻骨铭心。弟子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在此,谨举几例与同修交流,感恩师尊,证实大法。

一、学法实修 认清“老、病、死”

我今年五十九岁,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近三、四年来,我左侧腰眼儿经常疼痛。父亲(未正式修炼)说,他也是左侧腰疼,肾结石。我说,我修大法,跟您不一样。到两年前,左腿开始发木,走路腿疼、沉重,同时伴有浮肿。小腿肿胀后,皮肤特别痒,都挠破皮了。

开始时也有些担心,但心很快就稳下来了,毕竟修炼这么多年,明白在不同层次上都有继续提高的因素存在。腿疼,我也不去迁就它,该做好三件事,还照样做。上楼时,越疼越用左腿使劲,不承认它。学法中,对照自己哪里不符合法,也不是为了解决腰腿的问题,就是找出人心去人心,努力改变自己,按法归正。

现在这么说容易,当时向内找,阻力也是很大的,因为过去自己太自以为是了,总爱对照法找别人、修别人,人家不改,还指责人家,都形成自然了。这下要承认自己哪儿没修好,那个自尊心就不干了!后来通过多学法、与同修交流、看明慧网上的文章,我明白了。我能分清各种执著心都不是我,都是生生世世形成的后天观念,都是历史上旧势力有序安排给我的,目地是为了阻碍我此时同化大法。只有找到并去掉这些重重阻碍,才能返出先天纯真的本性,才能回归真我。我怎么能不愿意向内找出这些肮脏的东西呢?

于是我彻底改变了!遇到大小事,都首先向内找自己,在学法中对照大法找自己,我把找到的人心执著挨个向同修曝光,坚定修掉这些执著的决心和正念。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实修自己。就这样,师父也不断让我明白法的更深层内涵。

一次,我学《转法轮》学到:“老、病、死也是一种魔,但这也是维护宇宙特性而生的。”[1]我一下悟到:老、病、死是管常人的!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它们没有资格管我。我就对“老、病、死”说,你们听着,你们都是旧宇宙的魔,即使高看你们一眼,算是旧宇宙的“神”吧,那也只是管常人的。我是大法弟子,未来新宇宙的神、王,我只归李洪志师父管。我的一切跟你们无关,不归你们管,更不劳你们费心。我的心一下就放下了,轻松了。之后我也不看、也不感受腿的状态了。很快走路左腿不那么疼了,也不那么肿了,只是偶尔出现不适。

大约在二零二零年四月,我几天都没能好好学法炼功了,状态很差。我就到一位同修家学法。第一天学法,我坐不稳,还困,我就一会儿站着学,一会儿跪着学,学完一讲后,就能静心学了。学完两讲,我就有事走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我来到同修家学法,我加强正念一定要稳住自己,一定要做到用心学法。我双盘打坐,手捧着《转法轮》,学到三十多页时,左腿痛的够呛,好像血脉都不通了。我就想,我今天学法很用心,腿疼一定是好事儿,是师父给我往下推不好的东西呢。我就纹丝不动的双盘着腿(那天我还穿着牛仔裤)。一讲读完,腿一下通畅了,麻酥酥的感觉,很舒服。就这样,越学身体越轻松,越学越入心,到晚上七点多,我们学了六讲法。我很久没能这样用心学法了。

在随后的一周里,我思想几乎时时都在法上,看到什么事儿,思想中都反映出针对问题的法。炼静功时,出现了少有的好状态,整个身体空了,感觉就一个轮廓坐在这儿,我的眼泪不住的流。

从那以后,左腿不正确的状态不知道啥时候彻底消失了。修炼二十多年来,我盘腿时间只要长一些,左腿就疼,我总是用晃动身体或动动左腿来抵制疼痛。这次我真的把疼痛当作好事儿了,一点儿没动,结果师父就把我左腿上一大块不好的物质拿掉了。这一念之差,真是人与神的距离啊!从那以后盘腿时间长左腿也不疼了,有一次还打坐两个小时。后来我又惊奇的发现,持续了三、四年的左侧腰眼儿疼痛也不知道啥时候消失了。

二、师父为弟子消掉思想业的巨难

长期以来,我无论学法、炼功、发正念都特别爱“走神儿”,思想很难集中,甚至静下来一会儿都很难。这可能是我从开始修炼就没有把“思想走神儿”当回事造成的,致使这个干扰越来越严重。我不但抑制不了它,反倒被它控制的“无可奈何”。学法时,口读经文,思想却连续不断的完整的想着一件件事;要么就困的稀里糊涂的。炼功、发正念也是一样,思想野马奔腾一秒钟都停不下来,或迷糊过去了。很多同修见我这样,都提醒我,学法、发正念时看着我。我因此影响了别人,心里很难过。我下决心归正,试过很多办法都没能解决根本问题。

二零二零年夏天,有的同修建议我背《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那部份法。我背着、背着一下警觉了!我这状态不是思想业在作祟吗?原来思想业竟然这么嚣张、这么顽固啊?!过去学这段法,我根本就没有对照自己。我还对“生老病死”是“一般的业力”,而“思想业”却是“强大的业力”心存不解。因为站在常人理上看,“死”才是最大的难,而思想业怎么能是难呢?这都是受“唯物论”眼见为实的毒害,只重现实,不重道德;而修炼人的理是“朝闻道,夕可死”[2],修的就是这颗心!对生命来说,没有比得法得道更重要的了。轮回生死千百次为的就是得这个大法!可是思想业力阻碍人得法,这不是最大的难吗!

明白了这一层法理,我就不停的背诵“主意识要强”,有时间就背。我还跟师父说,这思想业长期干扰我、控制我,它不让我主元神得法得功,弟子无论如何也要除掉它,求师父帮助弟子拿掉这个巨难吧!我还专门发正念,清除思想业,捣毁旧势力给我下的思想业的机制。

这样过三、四天之后,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在老家小村的院子里,听到大门外有嘈杂的声音,我抱着孩子到大门口一看,一个黑灰色的庞然大物刚刚从天上掉下来,好象是已经坏了。我仔细看,隐约是一个巨大的直升飞机的形状。因为太大,只能看到它的后半身在灰蒙蒙的天地之间。很多穿着蓝灰色迷彩服的外国士兵围着这个庞然大物来回忙活着,它的尾翼裂开了,巨大的板子正在被几个人一起用绳索往下拽。

醒来后,觉的这个梦太不可思议了,点化我什么呢?反正那个庞然大物不是什么好东西,它现在坏了,从空中掉下来了。我联想到自己发正念时总爱加上“捣毁旧势力给我下的迫害机制”,这个“飞机”模样的大怪物,可能是旧势力在我空间场中安排的一个迫害机制,销毁掉了。

到底是什么机制呢?我这几天正在清除思想业,还求师父帮我拿掉这个巨大的难。那么这个庞然大物,一定是思想业的机制,是师父帮我把它销毁掉了!当我这样想时,我顿感身心轻松,心情非常激动。我叩谢师尊,感谢师父帮我消去了这个巨难!

果然我学法、炼功、发正念,真的不迷糊了,有时刚一走神儿,意识到之后,就能赶快收回来了。我的主意识终于能够主宰自己了,我很高兴。师父在法中讲过:“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鼓掌)”[3]师父帮我把思想业连同旧势力下的机制都拿掉了,我不能还沉溺在那个状态中,要保证自己明明白白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不断加强主意识,我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了!我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心中充满对师尊的感恩,那几天,我炼功时,眼泪不知不觉的流。

三、师父为我换了新的肋骨和肺

二零一二年,我家室内从新装修后,甲醛味道特别重。我喉咙总发痒,有时痛,经常引起咳嗽。二零一五年春天,有一次,我剧烈咳嗽持续好几天,喉咙肿痛、气管肿胀、胸里难受,嗓子哑的几天说不出话,后来还咳出一口鲜血。再后来,呼吸时感觉左侧肺部似有障碍物,吸气有疼痛感。我使劲咳,想把它咳出来,也没成。后来我想,就不承认它,就使劲吸气,似乎阻碍物往下走了。

二零一六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做完真相挂件,快十一点了,我开始炼动功。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接连吐出暗红色血痰,身体突然非常难受,站不住了。那就打坐吧,坐下就感觉身体哆嗦往一起聚,难受的根本坐不住,想发正念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下。不停的咳嗽吐血痰。十二点的正念我都不知道怎么发的。然后我就哆哆嗦嗦的给师父上香,跪求师父:我是师父的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谁安排的都不要,求师父救我!

我要到临近小区一楼的A同修家,求师父加持弟子下楼,开车到她家去(家中就我自己)。我踉踉跄跄下楼,开车到了同修家,一头倒在床上。同修帮我发正念,我稍好一点,还是难受的不能入睡,身体发烧。早晨,硬挺着喝点粥,都吐出来了。我让A同修打车,把我送到另一同修家,那家同修多,发正念威力大。

A同修架着我上楼,我蹲下歇三次,才上到七楼。一進门,就躺在沙发上,不能动了。同修马上给我听大法音乐《普度》、《济世》,然后三个同修帮我发正念,我才稳定下来,睡着了。晚上,同修几乎是把我抱到床上的。半夜,腰疼的躺不住,我只好起来打坐炼静功。到三点多,跟着同修们一起炼动功,早上就好多了。上午,同修跟我学一讲法后,就与我交流,启发我向内找。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自己比较自私,生活上不愿帮助别人。好在证实大法配合整体还算比较主动。

中午,A同修打电话问我身体怎么样了?这边同修说,好人一个了!A为难的说,资料点需要進纸(电话中用的是暗语),问我能行不行啊?我说行!因为当时那里是大资料点,耗材不能断。我就走着回到A同修家取车。A说明天去买吧,还有一点。这样,我第二天就去买了十六箱纸,和A一起往三楼搬。因为需要尽快搬完,避免碰到邻居進出,况且A同修身体也被干扰。A关切的问,大姐,能行不啊?我自己搬吧!我说没事,我有搬运功。其实这三天我吃不下多少东西,也没有味觉。但我坚信做正事没问题。搬完后,我又咳嗽出一点鲜血。我想紫色淤血吐干净了,不好的东西都被师父清理了,果然就不咳嗽了。

在我身体出现严重干扰的情况下,只要需要我配合做大法中的事,我都毫不犹豫的答应说:行!因为当时我的一念是,是师父看我行,才让同修来找我的。之后,每年都出现两次剧烈的咳嗽,每次都好多天,直到感觉气管肿胀,胸闷,喉咙肿痛不能发出声音。平时大口吸气时,就能感觉到障碍物的地方痛。到二零二零年初,感觉左侧胸部很闷,憋气,吸气只能吸半口。左胸下方肋骨明显比右侧高,我按一按就感觉很闷、压气,睡觉也感觉压气。我也从未因为这些耽误做正事。

二零二零年八月,一天晚上,我仰卧着准备睡觉,感觉胸里很闷。心想那个阻碍物要不往里面去,离嘴近点,咳嗽出来会容易一些。马上我就觉的这想法不对,这不是人的理吗?人家明慧网上交流的同修骨头里打的钢钉、钢板都不翼而飞了,师父给拿掉,也不走这个空间啊!我睡着后,不知多长时间,做了一个梦,当时感觉像醒着一样清晰。看到有一双手交叉重叠,使劲按压我肋骨高处,好像把胸腔都按扁了,按的我不能呼吸,直到窒息几秒钟后,才停下来。然后梦里,我变成站着了,看到左侧腋下支出两根白白的肋骨,都是一头弯弯的,我拽出来,扔掉了;一看左侧腋下还悬着比手稍大的一片暗紫色的“坏肉”,我掰下来,扔了;又看到还悬着两小片同样的“坏肉”,我也掰下来,扔了。再看看身体白白的皮肤,平平整整,完好无损。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觉的这个梦很奇怪,仔细一想,这不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吗?我看看身体原来高出的肋骨明显的平整了,左右两侧一样,我反复深呼吸,十分顺畅,一点闷的感觉也没有了,也没有障碍。哎呀,原来梦中拿掉的“坏肉”是肺呀!师父把我坏了的肺和弯曲的肋骨都拿掉了,都给我换成好的了!以前看到明慧网上师父帮同修净化身体的各种神迹,很是羡慕,今天师父让弟子亲身感受这神话般的奇迹,太令人震撼了!我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四、对修炼的一点理悟

1、以法为师

过去我修炼的不够精進,让师父多操很多心。师父从未放弃我,总是紧锣密鼓的安排我尽快提高上来。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更要主动的去修好自己,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最近两年,我有所突破。师尊明示:“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1]我心里总是想着这段法。遇到问题不会修了,或心性关过不去了,我就到法轮大法网站“经文检索”网页,查找师父相关的讲法,看看师父的法是怎么讲的,对照对照找出自己哪里不对了,就知道如何归正了。

修炼中每一关无论过的快慢,最后都得靠法的指导,才能提高上来。但是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表面看似相同的关,因为是在不同层次上遇到的,就需要我们悟到不同层次的法,心性达到不同层次标准的要求,才能提高上去。

2、否定旧势力

其实身体出现什么状况,同修之间出现什么矛盾,有旧势力的干扰因素,更有师父将计就计的有序安排。我们只承认师父所做的安排就行了。师父把我们的巨大业力消去后,留在各个层次中为我们提高铺路的那部份,我们只有达到每一层次法的标准要求,才能把它转化为德,转化为功。我们才能提高上来。

不要被旧势力的干扰因素欺骗,旧势力最擅长的一套就是“自编、自导、自演”,制造假相欺骗你上当。你信了,它就抓住把柄迫害你。仔细品品跟“自焚闹剧”都是一个版本。你要识破它,曝光它!旧势力给我来这一套时,有时还在另外空间对我说恶毒的话,开始我很害怕,还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后来我警觉了:那也不是师父安排的呀?它能说了算吗!我就对旧势力说:我下一个机制,谁想对我说恶毒的话,谁图谋迫害我,谁想导演闹剧骗我上当,就让它们、以及安排指使它们的邪魔烂鬼黑手坏神等一切邪恶生命,在蠢蠢欲动之前,恶念一出立即解体,全部灭尽!这之后,明显感觉干扰少了。

3、转变观念

常人随着年龄增长出现什么状态,我直接从观念上就否定了!什么更年期,什么眼花,我根本就不去想跟修炼人有什么关系。我只记着师父把我不断往年轻了推,我的每个细胞、细胞以下层层粒子都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我总听到有同修说看电脑、看书时间长眼睛会怎么样。我经常长时间使用电脑没有任何顾虑,我想只要是做正事都是在同化法。我把所有经书都装在平板电脑中,走哪儿都带着,以方便学法。我五十九岁,视力特别好,远近都能看清楚,小小瓶子上贴的说明都看的很清楚。

还有,我把修炼摆在第一位,走在师父的安排中,生活、工作都为我做证实法的事让路。我总是能够做到在第一时间里配合同修、配合整体。有时我刚答应完亲人去做什么,同修就找我做正事来了,我又不想对亲人出尔反尔的。我就想,一会儿亲人就会打电话来,说他(她)有其它事要办,今天不用我去了。果然就会如此,因为我空间场中的一切都听我指挥!

五、结语

大法是万能的!师父无所不能,什么都能为弟子做。前提是我们得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去真修实修,得不断在法上悟道,因为师父把我们的提高看作是第一位的。不提高心性在人中,即使什么都给你做,你还是在人中。修炼人不是为了当人,更不是为了在人中活得如何自在。师父也不是为这些事来的。师父是来正宇宙的法,度我们回家的。我们得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人,才能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