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负起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更新: 2021年02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我是台湾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中共开始迫害时,我就开始打电话讲真相。从本区只有我一人打到目前很多同修参与,从骑车到别区学习到现在带基地的同修拨打。一路走来,经历过病业魔难、先生的不理解、失业的痛苦、同修间的矛盾,回头一看那些原本的撕心裂肺的苦难如今化为一缕青烟,提升我修炼的层次。

一、起起伏伏的修炼路

以前我在某机关管理资料袋,工作环境是在顶楼的铁皮屋仓库,很脏很热没冷气。虽如此我常中午时间一人在里面打电话,常常一小时就劝退七、八个人,后来常不自觉会跟同事抱怨说这不是人干的,因机关预算不足要裁员,我就失业了。师父安排那个环境让我可以吃苦又可以救人,自己念头不正才丧失了那么好的环境。回想那时薪资不高,月薪约15000左右,但我的一切都是为法所用,香港行几乎都参加。试想如果没得法我一定不会花钱出国,因为太浪费了。我很庆幸在这个时候得法,大法需要我就去。

后来师尊又安排一份不错的工作给我,离家近工时不长,能稳定的学法讲真相,但薪资不高,久了又起利益心,想找一个有保障、收入好的工作,经人介绍作清洁打扫,因工作早出晚归,刚开始还可以自己把握学法打电话讲真相,久了慢慢放松修炼,长期不会向内找,滋养很多执着,身体就开始出现消业状态,长期睡不好、炼功手抬不起来、面容憔悴的让同修看到都吓一跳,过关时真是苦。虽然如此,手虽很痛还是每天坚持出去炼功,做好三件事。

虽在病业中,因心中对香港有种无名的使命感,我还是抱着这样的身躯参加香港讲真相及游行活动。曾听同修交流提到当身体不舒服时,很感恩师父为弟子消业,而自己在过病业关时想的是自己,感到差距很大。一天在香港炼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时,当手很痛时就发出一念感谢师父帮我消业,突然不舒服的感觉不见了,当下感到被师父灌顶很舒服,谢谢师父。香港讲真相项目应了这句话:“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我从有港签入境到被列入遣返的黑名单,想办法改办台胞证,多年后台胞证又被取消,之后我仍抱着正念闯关,虽仍被遣返,但我了无遗憾,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现在港版国安法上路,去香港救人的机会是愈来愈少了,我们要好好珍惜其它救人的机会!

二、在电话组中的修炼

我是电话组窗口,之前很多同修对打电话会有怕心,自己也没有用心所以就去参与别的项目。每周排机场讲真相约两、三天,在打电话力度上放松了许多,也没有去推动同修一起来参与,很对不起同修,好几度想推给另一同修。同修回说他是辅助我的。前几年同修们渐渐的不来基地了,虽说有些同修转到平台拨打,但跟身为窗口的修炼状态也是有关系。A同修建议:若同修不来,我们就走出去,我们俩骑着车到偏乡交流,从夏天到冬天陆续有一段时间,本想放弃,终于最近那一区也成立了基地。又有些老年同修没车走不到基地,我们就去和学法点的同修交流,把学法点变成电话基地,我们去驻点协助,并另载一位老年同修一起去打电话,这个基地也成立了好几年了。这位老年同修学会了打电话讲真相,有空也会自己在家拨打,他提升很多。

三、肩负起使命

这两年在我家附近找到一个帮厨的工作,中间可以休息两个小时,没把握好空档来救人,二零二零年过年前这份工作又没了,其实心里很沮丧,后来武汉肺炎爆发,感觉大淘汰要来临了,陆客现无法出国找真相,在家里等着大法弟子的真相电话,弟子们要抓紧救度快讲。自己悟到师父给我机会将功补过,把以前没做好的补过来,认识到自己肩负着把本区打电话同修带好的使命!

我刚开始时每天(从星期一到星期天)守着基地等同修来一起打电话,后来在同修协助规划下,改成每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中晚三班,给同修固定排班,其中星期二及五晚则去B同修家的基地驻点,星期六、日则不定时有学法交流打电话。全心全意的把同修带好,形成整体。

有个机会可以去美国做清洁工作,我就顺势申请去美国,这是我的愿望,获准后开始向同修交待交接,同修交流说:你是电话窗口,现在非常时期,清洁谁都会做,你要带头打仗,却想逃避,这仗怎么打呀,人怎么救啊?听后觉的很丢脸,讲好了要把同修带好,结果一遇瓶颈就想逃到美国去。其实我们区内的同修我是比较清楚,别人没有我了解,如果一走了之是不负责任的,也不太对劲。悟到要肩负起这个使命,不能落荒而逃。

四、疫情后在基地的实修

疫情一开始,我决定放下自己,我有愿望带好同修们一起实践救人的使命,不是自己打好就好了,而是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带成熟。所以我每天早出晚归,比上班还忙,在基地带同修。首先到平台学习怎么带同修,常更印新的讲稿,帮忙申请工具,每天回家前我会去各房间收笔记本,将同修三退的名单上传及销号。在同修旁当救兵,当同修求救时,我就动作很大的、很大声的、很急的从这个房间跑到那个房间。在另一间录音的同修为我着急。他说:你动作那么大、那么急、又大声。要带那么多同修,要带好哦,没有带好责任很大。他好意的教我一个方法:写一个纸条贴在墙上,讲话慢一点,要缓慢圆。现在把自己的心先稳下来,师父就给我智慧,同修叫我打的时候我也会很稳的这样慢慢的讲。有时候接过同修递来的电话,合作接力把众生劝退。

我还有个心愿,希望能唤醒没走出来的同修做好三件事,我有想到的,师父就会有序的安排,如有位八十多岁的C同修,长期躺在床上起不来,有次去看她,告诉可以求师父让她可以做好三件事,再次去探访,她已经可以起来了,气色好很多,她想讲真相,我来回去了五次终于排除干扰帮同修把市话立即通装好并教会她使用,现在她每天平均可以劝退三、四人。

还有一位长期在家学法没出来的D同修,也出来打电话了,她感谢没有忘记她,不断的唤醒她。有位E同修平时没走出来,疫情来后出来学打电话,她要接送孙女及照顾老人家,她利用接送孙女的空当来打电话,如有亲友来接手照顾老人家,她就赶紧到基地打电话,把握好零碎的时间,E同修交流说:着重在讲电话的过程,有时对方虽没退,但是走在修炼路上她觉的很踏实。

有位F同修平常很内向,之前在她家开了基地,后因故停止,现在她成为基地的固定成员,自己走出来了,也想要把同修带出来,她就觉的每个同修都有救度众生的使命,所以她只要想到哪个同修没有来,就会打电话唤醒同修明白的那一面要出来,同修受邀出来,她就会非常开心,然后说,又多一个人来帮忙打电话了救人了。师尊讲:“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1]很为没出来的同修担心,还是有同修没走出来,有同修协助规划每月办区内的向大陆讲真相交流会,除了学法心得交流外,并请同修现场示范之后,分组拨打,安排老手带新手,很多没打过电话的同修,现场就打起来了!

新来学的同修刚开始不太会讲,他们悟到要像做大事业来做,把电话稿念熟,很自信的,正念正气的大声讲,同修越自信就越来越敢讲了,我们在电话基地排班早中晚学法及打电话,方便同修来学习,同修们渐渐的锻炼成熟,几乎都可以独当一面了。

基地提供同修很多便利时间及环境,可以抓紧救人。

这段时间在基地修掉很多不好的心,学会了向内找,现在知道当矛盾来时要稳住,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以前打电话很急躁,讲话很快,很大声,现在可以缓慢圆,可以听到众生的回应,师父给智慧把众生劝退,并修掉不用人的观念看问题,是观念在障碍着,不想哪个好退,哪个不好退,放下观念就水到渠成。同修们大都认识上来,知道救人的紧迫,知道众生在等待,等着大法弟子打电话来救度!

最后以师尊《洪吟二》中的〈快讲〉和同修共勉:“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2]。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