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发光”

——青年弟子在香港修炼讲真相的体会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我和香港的缘份大概是从二零一九年开始的,那个时候我刚到香港,而“反送中”运动也刚刚开始,整个香港分成了左派、右派、中间派,社会的戾气和负面的情绪包围着每个香港人。身处这样的社会环境,看着那些令人难过的画面,我从心底升起一种迷惘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香港变成了这样。

一、曾经的小弟子回到大法修炼

我自从中学课业繁多,慢慢的不修炼了。二零一九年冬,家乡的一位姐姐把《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借给我看,那是我时隔五年第一次认真看师父的讲法,由起初想看看师父讲了什么的好奇心理,慢慢转变成由内而外的懊悔,遂内心重新升起想要修炼的念头,也许是这一念,在二零二零年初的时候,我慢慢尝试溶入当地学员的修炼环境。

刚开始时,我很明显感受到与其他学员的差距,时常内心焦急却不知如何是好,为了让自己跟上正法進程,睡前我会背《精進要旨》,慢慢的我发现自己看待事物的观念也在转变。

有一次同学来找我喝下午茶,他惊讶的说:一段时间没见,感觉你像变了一个人。听到这句话,我当时内心有点小欢喜,我告诉他我想从新走回我的信仰,当我尝试给他讲真相后,他欣然同意退党,并且说会帮我保密,不告诉其他同学。我告诉他我是堂堂正正修炼的,反而是那些受中共洗脑的同学很可怜,所以我有责任去告诉他们真相。当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师父讲过:“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犹记同学听完一脸惊讶的表情,他说: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也是从那时起,他也时常告诉他的朋友们要有信仰,不要相信邪党的谎言。不经意间,他也使很多人学会了独立思考,认清邪恶的本质。

在有次朋友邀请的饭局上,坐在我旁边的小姐主动与我交流,在谈话中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她讲真相,饭吃完时,她也同意三退了。饭后有人建议去海边散步,有个博士突然来到我身边想听我在讲什么,我想可能是他生命的本质希望我带给他真相,听他说他是唐浩的粉丝,同时他也看李沐阳和大宇的节目,那个瞬间我很开心北美学员的节目影响力,当我劝他三退时,他说他早想退出了。在离别前,他很诚挚的对我说:我刚见到你的时候,觉的你在发光,是真的在发光,这是信仰的力量吗?!

一场饭局,让有缘的众生得救,弟子感恩师尊的正念加持。

二、精進实修,有如神助

虽然在香港经历了人生比较重要的阶段,但当时的我依然听不懂广东话,那个时期我的先生经常因为我听不懂他讲话而发怒,他认为既然我生活在香港,就要主动溶入当地人的生活,不可以再讲自己习惯的国语。

为了让我学习广东话,那段时间,先生日日都讲广东话,每次我听不明白而不能快速回复他时,他会生气的说:我讲国语已经是对你最大的迁就了。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很难过,甚至心里生出了埋怨的心和委屈不满的心,我当时想:学法都是国语啊,什么语言不都是为了交流吗,为了这件小事值得吗?此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小事?修炼中哪有小事?”我突然惊醒,向内找出了许多执着心:怨恨心、争斗心、安逸心、妒嫉心、欢喜心、怕难不想学习的心还有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的心等等,其实这些都是旧宇宙生命的私心。 当我找到这些不好的执着心后,我很愧疚的给他道歉并且告诉他,我会努力学习广东话的。

因为广东话和国语从发音到语法都是不同的体系,初学不得要领是很难入门的,在学习过程中,为了练习听力,但是又不想看常人的影片,我就观看香港大纪元的《珍言真语》,短期内听力有明显的進步,但他还是非常严苛的说我听不懂,当时的我觉的很委屈,眼泪都止不住的流,心想:“我明明很努力学习了,我没有语言天赋也不能怪我呀。”想着自己受的委屈,当时不想和他在一起的心都有了。虽说当时觉的自己很委屈,过一会还是抹干眼泪开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师父开示:“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有时候觉的太难学会了,内心求求师父,希望自己可以快点学会。

当天夜里,我梦见了平日去的炼功点的阿姨们,她们在梦里切换不同的场景教我广东话,教我如何发音,梦里我学的很开心,醒来时,我开始尝试用梦里学会的词汇和先生交流,他惊讶的发现,我不知不觉竟然学会了这么多,当我告诉他我是在梦中学会的,他觉的很神奇,我从不会到会仅用了三个月时间,有时海外的学员听不懂广东话请我帮忙翻译时,我也可以帮忙了。

三、回归传统

我也会利用工作间隙给我的同事讲大法真相,相比于外籍同事,华人同事很担心被扣上“参与政治”的大帽子,我也曾懊悔过不知道应该再怎样给“蓝丝”同事讲真相(蓝丝即立场支持中共、支持警察,甚至支持暴力镇压学生)。虽然我告诉他们搞政治是中共为了维护统治才搞出的名词,他们也很害怕听真相。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港人逐渐被中共的软体渗透,例如:抖音(TikTok)、微信、支付宝等等,他们开始习惯于中共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表达也在逐渐偏向中共,我也发现一个现象,很多人开始用邪党创造的用语狡辩,包括很多海外的学员也会讲这些词,此类的用语,虽然是细微的差别,但我们走在回归传统的路上,也应该去除这些党文化因素,逐渐用回正体字和传统用语。当我们在讲中共的用语时,也在无形中散发着中共的党文化因素,也会逐渐被日积月累的渗透。

相比于众多香港学员,我不是精進的那个,好多年长的阿姨、爷爷、奶奶经常风雨无阻坚守在讲真相的第一线,有时我和朋友路过尖沙咀邮轮码头,经常看见长年在那里炼功讲真相的学员,每次我都很开心的对朋友讲:“法轮功学员才是尖沙咀最靓的风景。”

在香港生活的岁月里,好开心可以和大家在公园炼功。每每感到自己坚持不住,为自己放不下执着心哭泣的时候,总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鼓励我一定可以的。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香港学员的付出。

以上是个人浅悟,如有不足,望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