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势力无法再摆布我的心

更新: 2021年03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前年,儿子花钱无节制,欠下了三万八千元的网贷还不上了。我跟他交流后,他答应以后不再借钱了,我便给他还清了外债。谁想还不到二十天,他执意要去某地直播一个有钱人才去玩的车赛,还找了一个同伴给人家包了费用。回来后,就又欠下了六千元的债。因他不守诺言,我就拒绝为他还债,并训了他几句。儿子在晚饭后说:“要出去走走。”

晚上十一点多了,我看他还没有回家,就发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他说:“不回去了。”他有一个同学,两人关系很好,儿子偶尔也会在他那里留宿,所以我也没有在意。第二天上午,儿子没有象往常一样按时回家。我给他发信息,他没回。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我心里开始有些不安。

第三天,我虽然明白大法弟子的家人师父也在看护着,但还是忍不住给我小弟打了电话。小弟是公司高管,儿子毕业以后曾在他们公司工作好几年,两人的关系不错。但是小弟也没给我儿子打通电话。我的心越发的忐忑不安,夜里开始失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象烙饼一般,正念与妄念斗争激烈。

第四天,儿子仍然没有回家。白天一忙起来,我就什么都忘了。但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的正念就又不足了,杂念又象野草般疯长。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刚因为抑郁症跳楼自杀不久,我很担心儿子也走了这条路。我努力背法排除这种念头,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我问自己:如果孩子真的走了绝路,你会后悔吗?象放电影一样,儿子从小到大的一幕幕情景都展现在我的眼前:儿子小时候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但是他越长越叛逆,我为他操了无数的心,做了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一切。虽然有时善心不够,态度有些急躁,但我没有亏待过他。他不守信用,我批评他几句,也并不为过。那我心里为什么还会惴惴不安呢?唉,都是这个情害的呀!

其实,儿子还是比较阳光的,他并不是那种别人说几句就受不了,要死要活的人。那他为什么会一去不复返呢?我有些困惑。突然,两个字跳入我的脑中:干扰!对,一定是旧势力不想让我参与营救同修,所以才利用我尚未修去的对儿子的情来干扰我,让我不能全身心参与营救同修。

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信师信法,相信孩子由师父在管,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孩子真的走上了不归路,那也是他的寿限到了,只不过是旧势力利用他来考验了我一把而已,我不会再上当的。想到此,压在心头的重石终于落地,身心轻松,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到机场接为被迫害同修聘请的律师,赶到看守所会见了同修后,又将律师送回机场,一路都异乎寻常的顺利。下午,我早早就回到了家。

傍晚,儿子回家了,钻進他的房间,没有出来吃晚饭。我没有惊喜,也没有生气,觉的他回家是件很自然的事。我将他叫出房间,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问他这几天去哪里了。他说:“我寻思去找某某哥哥谈谈。”他说的某某哥哥就是我朋友那个跳楼自杀的儿子。他爸一听,暴跳如雷,脱下他脚上的拖鞋,一边骂着,一边朝着儿子劈头盖脸一顿猛打。儿子被打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他边说:“我现在就死。”边低头往茶几上猛撞,然后突然站起来跑向对面,头朝对面的墙壁猛撞了三下,然后,儿子轰然倒地,平躺在地板上,四肢抽搐了几下,就一动也不动了。

整个过程,我纹丝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就象看戏一样,静静的看着他们爷俩的表演。我自己知道,不管旧势力再使出什么样的花招儿,它都无法再利用情来干扰到我,我不会再上它的当。几分钟后,儿子从地上爬起来,摔门進了他的卧室。

从此以后,儿子变的越来越懂事,并再次走入大法修炼(他小时候曾经修炼过)。儿子的女朋友也是同修,我丈夫也开始修炼了,我家成了修炼之家。我当时参与营救的两名同修,也在第三十七天安全回家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