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走出两次生死关魔难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七十岁。在一九九九年后坚持修炼讲真相经历了三年半冤狱,儿子因迫害离世。二零一三年我到海外后偶然的一个机会认识了一位教授同修,见面她直言不讳的说:你怎么一脸愁相,愁苦的样子,是不是对孩子的情还没有放下。我也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别人怎能知道我心底里隐藏着一种难忍的痛苦,一种说不出的苦,心里一直压着一个很大的包袱,埋藏在心底不能释怀,那种负罪感苦不堪言。

内心的包袱终于放下了

我在广东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了非人的对待,肉体和心灵上都受到了严重摧残和折磨,那真是人间地狱。开始时,由于我不放弃修炼,她们把我一个人关在一个小房子里,十二、三个人看管我一个人,不给饭吃,说:不承认自己是罪犯,就不能给饭吃。二十多天不让我睡觉、不让洗漱,身上已经发臭了。打骂揪耳朵,薅头发,人的尊严全无。我的儿子明明是被劳教所迫害死的,她们不让我这么说,非让说是自己死的……关押一个月我身体瘦下四十多斤,又想到我年迈的父亲需要照顾等等,思想痛苦挣扎最后还是违心的签了所谓的“四书”,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从此自责的包袱压在了心底。

后来不知给我下了什么不明药物,身体出现严重状况,呕吐不止,尿是红色,开始她们把我送到监狱医院,多次抽血检查,这时人已经不行了。当时,我心里很矛盾,有心求师父救我,可是我已经向邪恶妥协了,我怎么有脸去求师父?挣扎中我还是求了师父,在心里微弱地喊出:“师父救我”。但就是这一念竟然产生了神奇的效果,两、三个小时后我好了,我和监狱医院说:我好了,我要出院。医院不同意又押送我到狱外的司法总医院,折腾了半个月之多,说我得了不治之症,又抽了好多血,和各种检查。当时我没有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折腾我,还通知我的妹妹说我得了胰腺癌。我妹妹提出保外就医,监狱不同意,说不够条件。我妹妹非常有正义感,正告监狱:我姐出了问题,我饶不了你们!最后,他们有些收敛,又把我送回监区。

这件事我的心里非常清楚是师父救了我。师父没有因为我的过错而放弃我,不管我,可我更觉得无颜面对师父,沉重的包袱一直没有放下才出现让人一直不理解的修炼人不应出现愁眉苦脸的现象。师父说“相由心生”[1]一点儿不虚。

几年过去了没有太大的改观,师父一看我不悟,有一次,突然有一个在大陆就熟悉的同修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情节是这样的:一个人和他信的神同行,因为他看不见神,但是路上留下了两排脚印,他确定神和他同行。当他在最艰难的时候,他回头发现,路上只有一排脚印,他责问神: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您在哪里呢?神慈悲的说:孩子,是我背着你前行啊!

看了这个交流后我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甚至失声了,师父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们,时刻都在看护我们,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师父啊!更多、更大的付出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也不会让我们知道。

后来在海外时因一次机缘,我有一次近距离见到了师父,我激动的哭了,但更多的是感觉愧对师父,我不敢正视师父,听在场的同修说师父看了我一眼,我感到无比的幸福。我内心的包袱终于放下了,我能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不计弟子之过,只是一味的为弟子付出和承受。我知道我只有做的更好才是师父愿意看到的。

前面提到的那位教授同修后来看到我在腰鼓队的照片,说我变了,变得年轻,笑得很灿烂。

见证大法的神奇

我来到海外还发生一件身体上过关的事情,这件事情让我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六年八、九月份,我突然发现右侧腹腔从肋骨以下到小腹长出一个硬东西,几乎占了整个右腹,晚上怎么睡都痛,炼功弯腰也痛,那硬块就在那实实在在摆着呢,真是检验我的心如何动。后来出现气短走路都累,睡觉感到冰冷,醒来脖子出冷汗,我能挺多久,我不知道。持续近两个月,我心里有些慌了,觉得要死了,这时强使自己平静下来,清理自己不好的念头,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我不能走。

从法上悟,我知道师父多次讲过有关修炼人没有病的法,这肯定是假相,可是这实实在在的一个硬东西看得见摸得着,痛还不说,思想有负担,觉得修来修去修成这个样子,让人怎么看我,我也苦笑自己死要面子。怎么办?确认不是病就不能去医院,“病,医院,医生”这些概念不能在我这里存在。可是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消瘦的一个月减去二十磅。同修看到我都很惊讶,我还回避说我这是在减肥瘦身。

我再次让自己平静下来,坚定自己只能走修炼人的路,按照师父讲的坚定正念走下去。师父开示:“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2]“你把它那个东西拿掉之后,你就发现这边身体上啥都没有。”[2]在师父讲的法的加持下,我就多发正念,清除肚子里硬东西背后的那个灵体。

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2] 我就向内找,我为什么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想起和同修发生矛盾时我没有过好关,心里一直有一种委屈和怨恨。表面上不表现出来,看到同修心里还是不舒服,就采取回避,其实还是关没有过好,没有完全向内找,心性没有提高上来。

我还发现了自己有安逸心、显示心、看不惯别人的心、隐藏很深的妒嫉心等,看到别人一家一家互相照应,享受天伦,自己心里避免不了有一些酸楚凄凉,言外之意我怎么什么都没有呢,年轻时就把家看得很重,对家付出很多,谁想到越追求越没有,到头来家破人亡。我这是把自己又混到常人的境界了。

身体难受时,我也曾想过即使我死了,我也要把不好的心找出来,不能带着执着心走。我找啊,找啊……找出了许多不好的心,我最后就坚定一念,不管结果怎样,决不能把身体交给医生,因为医院解决不了修炼人的问题,索性把心一放到底,不管发生什么全部都交给师父,做一次真正的大法弟子,去留由师父说了算。

就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病业的身心魔炼,我终于修出了平静、坦然、坚定。

结果出现了奇迹:有一天总是想小便,一下午就没离开厕所,当时有一人念出来了:完了,尿失禁了,裤子湿了,看来我真的不行了……我马上归正自己的正念,是自己没做好,执着心还有一大堆,别怨别人,都是自己的问题,我不要这些不好的心。后来排出一些浑浊的东西和一些粉色的东西,足足有一盆。

到晚上,腹部的硬东西没有了,疼痛感消失了,睡觉前炼功一点也不痛了,这时我又生疑心了,回光返照吧?当时的悟性就那么差。

一个星期以后,才醒过神来,我真的好了,硬东西没有了,腹部软软的。我就先给在法会期间碰到的一个以前在大陆熟悉的美国同修打电话:“我说:我好了,我彻底的好了!”他第一句话就说:“谢谢师父!”我眼泪就出来了。

是啊,弟子不争气,拖了两个多月,是师父帮我清理了,把不好的那个东西拿掉了。拜谢师尊!

经过这次病业魔难,我深深的感受是:就是要坚信师父。师父讲病业方面的法理,让我能正念去看待表面空间这个硬块。我如果把自己当常人,去了医院,医生会说不是硬化就是癌症,说不定就死在那里了。在难受时就是坚定正念,向内找自己。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步一步按照法理,去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行,有师父看着,生命就在改变和升华。

修炼二十多年了,师父从没要过我一分钱,回忆师父给予我的岂止是这些!太多太多了……

现仅把这两次生死关病业考验面前的体会交流出来,以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证实大法的伟大。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