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自身修炼状态和对同修们的一些状态的思考

——读《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思考及预言》之后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五日】近期看到明慧网《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思考及预言》的文章,文中有提到关于二零二二年台湾局势的预言,和对法正人间时情景的描述。在我地区同修中引起了关注、讨论和传播。

撇开具体的讨论或看法观点不去谈,其实从去年十二月以来的全球政治局势,一直到现在的这篇文章给同修们带来的不同反应,引发了我对自身修炼状态和对同修们的一些状态的思考。

我在常人中是比较关注人中政治的那类人。由于学习经历和工作背景关系,我的家人同修中也有这样的人,所以平时,我们经常在吃饭时讨论媒体中各大时事新闻,遇到重大事件时,还喜欢发表个人看法,虽然是私下的场合,但是时间久了,容易滋生那些非常不好的常人心,比如显示心、争斗心,对方说了什么观点,好像自己也要说点什么,攀比逞能,显示自己,意见不一致了就又要争辩,这不就是争斗心吗,而且最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中不修口啊。话匣子打开了就没完没了。

在得知川普落选后,这些问题尤为凸显。相应的,家里的水龙头坏了两回,洗手的盥洗盆也坏过一回,都是在点悟我和家人同修需要赶紧修口了。

在这个过程中被牵扯出来的还有强烈的好奇心,执着网上那些预言,执着何时结束迫害的常人心等等。

这种执着我认为是很具有代表性的。由于我是后走進来的,以前我没有注意到自己有对结束迫害的强烈执着。近期发现自己这方面其实执着得非常厉害,根本没有修过,找都没有找过。都是看别人,看老大法弟子——早些年不修炼的时候,看到那些老年学员们对胡温斗江派执着,自己也跟着听热闹,没有深想;还有二零零八年地震,也有一些修炼人不理智,说什么要结束了的话,我当时没修炼也不明白。就因为身边有这样的学员,说了这样的话,导致我误会了大法弟子,没能在那时走進修炼。

我当时完全是常人的想法,觉得那群人(不理智的学员)怎么整天玄玄乎乎的,因为他们给我讲真相,劝我三退,我早都已经退了,本来也因为大法弟子为人处世都比常人正派,我也有進一步了解到底什么是修炼的意愿,但是一看到有些学员这样说话,我一下子就感到反感,不想了解了。等到我再得法就是许多年之后,自己上网遇到了真相网站,自己阅读《转法轮》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我们看,是不是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得摆正呢?要理智的做事。

为什么二零二零年底川普落选无法顺利连任?我现在的理解是,人类世界过去长期的被负面的败坏因素影响,而且没有完全彻底的在公众面前显露出来,实际上几十年来整个人类社会不论是共产邪党国家,还是所谓的民主社会国家,从精英政治到商业经济,从新闻媒体到影视娱乐,都被这股力量所裹挟着,把全人类带向无底洞一般的深渊。

几年前九评编辑部推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两部书。在刚看到书中所写的这些历史事实和对共产红魔的分析时,我以往所了解的历史认识,受到了极大冲击和震撼。我过去总以为人中的民主政治如何好,启蒙时代的思想家如何伟大,谁知道有不少都是受到了共产主义红色魔鬼的影响,或者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这些也远没有二零二零年美国大选这个过程中美国的那些与中共邪党狼狈为奸的邪恶势力撕破脸皮兴风作浪来得直观震撼。如今对照着师父在二零一八年的讲法来看,我个人感觉,这个“撕破脸”在世界制造混乱的过程,是必然会出现的。

“弟子:共产主义已经统治世界。法正人间时期将要开始。那些没有洗净共产邪党邪恶思想的人,无论东西方,即便没有加入过共产邪党邪恶相关组织,会不会有危险?

师父:我告诉大家啊,这个西方社会里大家普遍的对共产邪党都没有好印像。当然有一部份人他不清楚追求的社会主义呀、均贫富啊、怎么怎么的这些东西。其实人类社会不是那样的。”[1]

“说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其实正神也在管,人类社会是正负同在的。可是呢,人类都变的负面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时候,这个天平就失衡了,就变成了象魔鬼统治世界一样,就这么个道理。人有了正念,人看清了这个邪恶,那这个天平又回来了。”[1]

神要让人看清邪恶,一方面是选定人间代表来行事,另一方面也要用具体事和在这些事中的邪恶的具体表现,才能让普通大众看清楚丑类败物的嘴脸,同时也在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包括人中那些政治人物、各行业精英,也包括我们自己)如何对待这些事,是明确的站在正义一方,而且不论未来的瘟疫也好,还是有战争(台海或其它),不论这些事态如何变化,都坚定不移的坚守自己的道德和信仰;还是态度暧昧的精打细算,左右摇摆,玩平衡?又或者稀里糊涂的低头只顾自己生活,对一切都不闻不问?

人们对待这些事情的不同态度,一直都存在着,包括我们自己,所以不同阶段的考验也就都存在。你说你有信仰,那为什么要对神的安排怀疑?对神拣选的人和神所做的安排怀疑?你说你是好人,那为什么没能一直保持善良?世界乱了,人们都剑拔弩张,你就不再选择善良了吗?有条件的信不是真信,可以变化原则的善不是真善而是伪善。

我个人的理解,在未来的世界,就算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那也是远非现在的人可及。这些年来许多人也退了党,包括五毛特务,我自己也目睹了很多,有些是真心的,而有些是走走形式,表面退了党,实际是在应付做样子,有的则是退了党,但对大法口出不敬或对中共罪行认为都无所谓,更有甚者抱着消遣的态度,这些人虽然可能一时躲过上一波瘟疫,但不真心悔过和反省,仍然是十分危险的。

至于说那些常人中不是大奸大恶的势利之人,也都会在未来的过程中受到检验和筛选,我们自己也要跟上脚步,因为我们的表现关系着全人类的未来。

过去一年,我自己在给周围的人讲真相过程中就明确感觉到他们的不稳定。有的人经历了二零二零年初的封城,一下子慌了,那时候讲真相也能听進去一些;可是到了七月份,又去忙自己的生活,再讲就又摆出一副倨傲轻蔑的态度,不拿你说的话当回事。但是这样的又往往并不是什么很坏的人,只是迷于名利、忙于生活。如何让这样的人留到后面?可能就得让他们看到以往的一切都是反的,让人亲眼目睹、亲身体验人类社会的真实处境。

美国大选不是让很多美国普通人清醒了吗?那还有其它的国家和地区没有表现出来呢!所以就像那个舞台戏剧一样,一幕接一幕,一波接一波,师父自有安排法,都不是我们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能去揣度的。

“弟子:有学员私下讨论说,法正人间在即,正法也進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与过去不同,以前是大法弟子要大力的揭露迫害、讲清大法真相,现在正法弟子要做的应该是主导社会,……

师父:你虽然唱主角,但是你还主导不了社会。现在你们主导不了。我们能看清事实,我们能够救人。至于说主导社会,其实就是到将来,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也不想管社会的事,社会自有人管。你们只管救人,我只管人心哪。”[1]

师父在这段讲法中说要我们做弟子的只管救人,我悟到,如果要向法正人间过渡,人类社会必然要经历震荡,让坏的东西凸显出来无处藏身,让好的东西淬炼留存。同时也要在这个过程中筛选出能行的和不行的。不论是常人还是修炼人都如此。因为师父在《洪吟二》中就说过:“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2]。

你展示出的心性如何,最后就留在什么层次,不是有很多新学员不断走進来吗?还有很多曾经被迫放弃过的学员还在往回走,也有很多原本精進经历了最严酷的迫害,修炼二十几年的老弟子,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不修了的,甚至做的事情都不如常人,那么现在没有结束,是不是还有补救的机会?

师父说:“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业除菌者,是末后救度的使者,救人讲真相中都会理智的做。”[3]

我自己不是十分精進,长期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三件事做的也不好。今年新年期间我地区没有完全封锁,但是很多老人院被贴上了封条,我想这些老人都是街坊邻居啊,他们被政府这样封在养老院,如果没吃没喝了谁管啊!于是我就抄下了老人院负责人和社区人员的电话,还有好多公开的政府人员的信息,我将这些收集起来提供给负责打电话的同修,我想如果那些防疫人员明白了真相,那么也许类似去年那样的焊门封窗的荒唐行为会避免吧。这是我目前能做到的事。

我曾想过,也许到了法正人间那一天,我还得在人中继续修,因为我现在能想到的都是人中的事,这不是我自己限定我自己,是我实实在在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当然最后是师父说了算,我们尽力去做好我们自己该做的事。我观察到这些年有许多同修,有的还是修了二十年的老同修,有种麻木的躺在那里等结束的状态,稀里糊涂什么也不想管,家人也不顾,自己的问题也堆攒着不解决,有的还在做三件事,有的就只练几下动作,偶尔在手机电脑上看看法。也有的嘴上说要从新修炼,实际却到处乱窜联系人,吃住用拿别人的,还当作理所当然,背后说人长短论人是非,看了真是让人又叹气又着急。

我理解,师父说“不精進的、走极端的”[3],也包括那些混在当中的特务,这些人虽然也混迹在修炼人群中,但能不能留到最后,也都很难说。未来的瘟疫或是别的灾难的动荡考验中,这些人能否留存,也都看他们自己。

至于向法正人间过渡这段时间,或者以后法正人间,人类社会到底什么样?那不是我们在这里凭空想象的,不是用人心,不是用我们在人中的所谓什么政治构想或者向往的什么社会政治形式,去揣度猜测的。我们不能去有为的搞些什么东西,也更不可能有什么人能预言得了那时的状态,因为法正人间是连师父都还没有做的事,谁又能真知道呢?

“弟子:最近国际形势变化挺大,台湾看起来有些眼花缭乱。请师父对台湾弟子说几句。

师父:说几句就说几句。(众笑、鼓掌)至于说台湾能不能被中共邪党给统一了,你们最关心这事吧?我告诉大家,这福份没给它。(众鼓掌)至于说没有了中共邪党以后怎么样,神早有安排了。不是中共邪党了,那谁也不会强制谁。大家愿意合就合,不愿意合就不合。”[4]

这些都是师父讲的法,原封不动的就在那里,而我与许多同修们却没有想起来。看来还是学法学的少了,实在是让我感到惭愧。师父也说过:

“弟子:网络的时代,假新闻充斥,真假难辨。二零二零年的台湾与美国总统大选,假新闻是否也会影响人们的判断?

师父:乱世就是乱象,人们想要得到什么好的都很难。这就是乱世的表现。美国在大选的时候,很多人没有想到川普能够当选,他就当选了。有的人觉的什么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结果它没这样。我一直在讲一个问题,我说人类是神在控制,神说了算。这个讲多了、讲具体了影响救度众生,就不说那么具体了。(众鼓掌)”[4]

当真假难辨的时候,我们是用人心和人的思维去分析判断,还是根本不跳入其中,用法去衡量,这也是考验我们是否信师信法,上面师父都明确说了,“这福份没给它”[4],我们还操那个心干什么呢?所以对那篇文章的讨论结果如何,我现在已经不关心了,虽然我的心曾因此而波动过,但是现在我明白大法中有的才是我该看的,法里没有的我们为什么要过分关注,还乐此不疲的讨论呢?至于人中的政治,预言如何如何,那也都是人中的事情,中国以后如何,世界以后如何,就好像人的吃饭睡觉一样,与修炼无关。

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静下心来,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然后才可能去谈如何助师正法,如何救人,進而如何修成圆满。

当然这些是我个人的浅见,免不了有不足之处,请各位新学员老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题〉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对错与否由作者个人负责,请读者自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