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终点的终点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五日】明慧网刊登了文章《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思考与预言》后,对我开始有一点震动,但是很快就平静了。我知道这篇文章触及了我的执着结束的人心。如果还有八年的时间,对自己真是好事,因为自己现在修炼状态真的不是很满意,有很多方面存在不足,这真是给自己弥补的一个机会。但是同时我想,再有八年,不知道慈悲伟大的师尊还要再替弟子与众生承受多少!

表面看,我似乎放下了对结束时间的执着,其实没有,我只不过把执着结束时间延长到八年,而那个执着结束时间的心根本就没去。

还有些同修看到这篇文章愤愤不平,掩盖自己被冲击的执着结束时间的人心。不管怎么样,这篇文章的出现冲击相当一部分同修执着结束时间的人心,真是大好事!

执着结束的人心,这些年已经被有些同修滋养的相当大了,自己都意识不到了。我发现我周围的同修几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存在这种人心。那些执着新唐人电视的同修,那些执着各种预言的同修,那些执着常人社会形势变化的同修,都是被这种执着结束的人心带动下所为。

更可怕的是,有很多同修被这个执着结束的人心支配在做“三件事”,安排着自己的生活与修炼环境。有的同修该装修的房子也不装修了,因为没几年就结束了;有的该找工作也不找了,因为算计着自己的积蓄够用了;该找对像也不找了,因为没几年就结束了。这颗执着结束的人心使我们不自觉的做出了很多走极端的事,这些极端的做法使不修炼的家人与世人对我们很不理解,从另外一面在抵消着大法的美好。还有走失去正信、走另一极端的——还有那么长时间才结束,还是抓紧过幸福生活吧,大法的事,没不做就行了。

特别是带着这种执着结束的人心去讲真相,会害人。有些同修跟常人讲真相时随便凭着自己推测下结论,说邪党一年内就解体,赶快退出来。有的说大淘汰马上就开始了,等等极端的说法。有的虽然没有明确的这样说,但是讲出的话字里行间带有这样的因素,常人听了会感到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临了——现今的中国人都在这种所谓的美好生活中所谓快乐的生活着、享受着,你这样一讲等于给兴高采烈的世人当头泼一盆冷水,常人怎能接受呢?我们地区现在就有些在年前“三退”的常人不再相信同修讲的真相了。

在我看来,执着结束这颗人心已经成了大法弟子提高的主要障碍了。在当今世人都已经认识到邪党邪恶的今天,由这颗人心带来的各种极端的做法与言行已经成为世人认识大法的美好、了解大法真相、得法的一个主要障碍。

那么执着结束这颗人心的背后又是什么呢?如果没有迫害,如果你感到修炼很快乐,你还会执着结束吗?一定不会的!就是这颗不想吃苦的心,不能以苦为乐的心在执着结束啊!那么这颗不想吃苦的心背后又是什么?我看到了就是那个对自我的执着,因此真正执着结束的根本就是那个后天的自我与私心,只有去掉自我与私心,才能根除执着结束的人心。

执着自我不是我们的本性真我,我们的本性是完全同化大法的为他的生命,是只圆容师父所要的生命。当我们在正法中被师父确立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时,师父就把我们根本生命再造了,我们的真我完全是一个全新的由真、善、忍构成的、为他的、圆容师父所要、圆容大法的生命,只要不符合这个的都是旧的因素,都是假我。

记得二零零零年正月的一天,同修们约好去江边洪法。那天我们有几十名同修来到江边炼功,正在抱轮时,警察来了,我睁眼一看那些警察小的都没有我脚高,我没有理警察,继续炼完功就回家了。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类似粉碎机的一个大机器,有个声音叫我進到那个机器里去,我稍一犹豫,就進了机器,机器立刻启动,把我的整个身体粉碎了,变成很微观的弥漫物质型的身体,我只是有一点思维,我就醒了。我现在明白是师父已经把我的根本生命再造了,从那时起,我的真我已经是一个完全的新宇宙生命了。

执着自我不是我的本性了,是不能進入未来的因素。其实我们的一切都是全新的了,但是我们有时还是被自身存在没有修去的旧因素与后天的假我左右,这是悟性差的表现。几天前我翻开师父的《论语》看着,看着,我一下意识到,我以前看师父的《论语》中第一段讲的宇宙结构,我都是用旧宇宙的结构去理解了。我错了,师父是在讲新宇宙的结构。那一刻,我的整个思维完全变了,再看《论语》时,整个内涵完全变了。一切都是全新的。我的层次认识到,师父已经把法正到了“成”的最初期了。

我们现在认识到,所有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真我都是全新的生命了,执着结束那是旧的假我的思维,那正是我们要修去的,清醒吧!不要再被假我左右,无形中起到阻挡师父正法的作用。

我的脑海中一直有一个画面:我的修炼就像在操场上跑圈,师父站在那里,当我感到很难坚持的时候,师父就慈悲的告诉我:“坚持!快到终点了!”于是我又一次鼓起信心坚持跑下去,可是跑了几圈后还没有到终点,我又有点坚持不住了,这时师父再次慈悲的鼓励我:“坚持!快到终点了!”我再次鼓起勇气跑下去。跑着跑着,我想不能再问师父了。我就这样跑啊跑,可是我发现我身体越来越轻,跑的越来越轻松,此时是否到终点对我已经无实质意义了!我知道,我实际已经到终点了!

我知道师父是在点悟我不要执著结束的时间。现在我才认识到,其实师父把握着一切,为了鼓励弟子,一次次提醒弟子“时间紧迫”,是鼓励魔难中的弟子,是让弟子精進,珍惜时间,可我却用人心理解,不自觉生出执着结束的人心。

有的学员还生出怨心,甚至怀疑:怎么总说结束也不结束呢!我们想想,如果迫害初期,师父就告诉弟子迫害会持续到今天还不结束的话,对于身处巨大魔难中的弟子,会有多少学员因为不能忍受巨大魔难与这样长的时间掉下去?因为那时我们的很多人心都没有修去。其实师父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就弟子,成就未来,是我们做弟子的不争气,修炼提高缓慢,师父才这样一次次鼓励我们。时间越长,师父承受越大!我们不能理解师父的苦心,还用人心执着结束,有的学员甚至还生出埋怨,真的不应该呀!

如果作为弟子真心为师尊着想,我们就放下对各种预言与预测的执着,放下对结束时间的执着,放下对自我的执着,纯纯净净的修心、救人,我们才是真正为师父着想,才是珍惜师父为成就我们所做的巨大付出与承受!真能做到的话,正法什么时候结束对我们已经没有实质的意义了,我们已经达到了标准了。

【编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对错与否由作者个人负责,请读者自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