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不注意手机安全的思想误区

——读《手机:八年没抓和次年被抓》有感

更新: 2021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九日】读完同修的文章,看看我周围的同修,现在还不注意手机安全的大有人在,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同修这么不理智、不清醒?

在我有限的层次分析一下,希望能给这样的同修一点帮助。

这些同修基本都有闪光点:怕心很少,比如天天出去讲真相,比如家里的学法小组一堆人。

周围有同修不学法去学人,也给同修造成一种观念:自己修的很不错,正念强。也有同修几次提醒注意电话安全,基本不当回事,反而觉的提醒自己的同修有怕心,没有自己修的好。

师父明明讲过手机就是一个监听器,同修为什么会置若罔闻,一意孤行?同修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去听师父的话,还觉的自己很在法上,说白了:觉的自己是在法上认识法,修的更好更高。

同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同修没有说出口的理由是:我不怕面对面讲真相,我不怕摄像头发真相资料,我为什么要去怕手机、电话的监听?不都是面对邪恶放下怕心吗?不都是堂堂正正的去救人吗?

这个思想很骗人,骗了同修自己也骗了周围法理不清的很多人。

师父的讲法理白言明:

“问:人类社会搞大数据。大陆安装的摄像头越来越多,加上人脸识别、姿态识别等等,数据分析泛滥使用。发资料、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是面临更大的安全问题,还是不必刻意放在心上?

师: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路。如果你走正,干扰就会少。我一直在说,你走正,就不会出现问题;带着人心做,虽然做的是大法的事,也难免会出现问题。但是这个标准、尺寸哪,做到是很难,没有这个基础还是很难做到,所以会出问题。”[1]

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

以上引述师父关于讲真相和面对摄像头发资料的讲法,师父讲的很清楚,如果我们走的正,旧势力不敢反对。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讲到手机这儿也讲的很清楚,

“弟子:有人住在大陆一年半载后,回到海外又参加各种活动,包括法会。回大陆也没有任何迫害。如何对待这种情况?

师父:这就得想一想了。你知道这个电话监听啊,我们身上带的电话,告诉大家,每一个都是监听器。中共听那个东西,坐那听你唠家常,那听的都清清楚楚啊。每一个大法弟子那个手机都是被监听的,你说你不暴露?而且那个手机串的很快,你一打电话那个号就串上,然后他就设一个监听。没有暴露,那太少了,甚至于没有可能;只要你公开活动了,就会有。所以呢,说回国了,没事,象走平道的,我想呢,一定有问题。”[3]

有的同修就开始举一反三,觉的只要心态端正,邪恶就不敢怎么样。但关键那不是更高层次的法理,更高层次的理往往也不是这么展现的,修炼中我们都知道很多时候我们悟到高层次的理,基本说不明白,我理解那是在另外空间展现的,用人的语言说不清楚。师父让我们做的事情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不会到了高层次了就翻了个个儿,不是这么个悟法,也不是那么回事。

这让我想起多年前师父《瑞士法会讲法》中师父针对弟子问题的讲法:

“弟子:可否将师父的经文登在报纸上洪法?又担心会不会被人曲解经文的涵义?

师:会,都会。所以最好不这样做。为什么呢?我告诉大家,我们最好的洪法方式就是大家集体炼功。我们只讲不要落下有缘的人。我讲洪法不是叫全人类都来得法,绝不是这个概念。我是讲有缘人叫他来得法。我今天可以不妨给大家说透了。我们一向所采用的洪法办法是:你们在外面炼功;再有一个就是,在社会上有我们大法的书在书店里出售。我的法身会叫有缘的人去买那本书,有缘人一看他就会来学。我们又在外面炼功,那么法身就会安排他找到炼功点得法。阴差阳错的会把他领到这儿来炼功,或者能找到我们的学员。我们是这样安排这件事情的。

你们想叫更多的人知道,采用了许许多多的办法,这是学员的一颗心,我看的到。你们做的也都很好,但都是自发的个人行为,所以我没有肯定它可行不可行,但是我给大法在法中留下来的洪法方式,就是这个:我们在外面集体炼功加上法会;在书店里边有书出售。有缘人去买书,看后想修,然后他自己主动找上来学,是这样的。当然我们有的时候学员个人的行为登登报纸,叫别人知道知道,也能够使很多人得法,我也不否定这种形式,能够使那些有缘人知道。但是我只是讲了我给你们留下的最好的洪法形式就是集体炼功和法会。

但也有少数的人是看到我们学员登在报纸或杂志上的文章后来得法的。这样得法的我昨天讲了我也不反对这种方式。但是它会有一个什么问题出现呢?就是上士会来,下士也会来。那么来的人就抱着不同的目地,各种心态来的都有,所以有人炼一段时间他又走了,那么他可能是一个下士,也可能是他不想得,或者是不该得,往往都是这样的。”[4]

当年我听完师父的这段讲法,听的懵懵懂懂,我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登报纸的就有不该来的来了呢,但是我相信师父说的就是那么回事。

多年的学法,我明白了,人传人的方式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登报纸的方式就不是,所以就会進来不该来的。

同样,面对面讲真相,无惧摄像头发资料,都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证实法的路,师父告诉我们这么回事就是这么回事,就是师父定好的事情,谁也不敢动,旧势力也不敢。

师父说手机是个监听器,我理解就是说明了这个手机背后有旧势力早就安排的邪恶因素,这个监听系统就像一只黑手伸進了同修的空间场,这是师父不承认的,所以师父让我们注意手机的监听问题,就是不让旧势力的安排因素進入我们的空间场。说白了带着手机去交流,用手机直接联系,让邪恶轻易监听我们的一举一动,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为什么同修的理解会出偏?我感到是有证实自己的心,说到底就是一个私,而这个私心,有时候不容易察觉到,因为这个“证实自己的心”被“自己正义凛然的做大法的事”所掩盖了。

修炼接近尾声,也有同修觉的邪恶少了,也开始放松了手机电话的安全问题,邪恶少不少、出没出事是一回事,做事情不在法上,那就是大法弟子做事基点的问题,我们不听师父的话,就是在承认旧势力的东西,即使没有出事,那不在法上的路会有修炼人的威德吗?那是修炼人应该做的吗?

我说的不一定对,只是希望这样的同修即使一时认识不到,也替周围的同修安全着想一下,你以为的正念,不能代替周围同修的正念,也为我们的整体着想一下,这么多年因为不注意手机安全带来的教训明慧网上一篇又一篇,是不是尝试着去反思一下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