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副局长杨庆社遭恶报

更新: 2021年05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2021年4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副局长杨庆社,被戴上黑头套押出会场带走,一路到杨庆社家,将其妻郝朝燕(永年区临洺关镇派出所警察)抓获。据初步查询,从杨庆社家中搜出现金一百多万元。

消息传出,永年百姓听到后无不欢腾喜悦、人人相传,有的人说要请朋友吃大餐,有的人要放鞭炮庆贺、等等……作恶多端,足见杨庆社在永年当地是何等的招人厌恶。

杨庆社,男,1966年出生,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西苏乡马到固村人。现住永年区飞宇花园南区。警号:024593,正科级副局长兼永年公安局中共邪党委副书记。杨庆社是永年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元凶。

'杨庆社被戴上黑头套押出会场带走'
杨庆社被戴上黑头套押出会场带走

2001年,杨庆社任永年公安局刑警一中队队长,为捞取政治资本,向邪党表忠心,杨庆社与永年国保大队长陈聚山狼狈为奸,常年在辖区内骚扰、抓捕、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杨庆社的残暴得到中共赏识,2007年杨升职为永年公安局副局长至今。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已经22年了,杨庆社在永年公安系统任要职占据邪党全部迫害时间。截至2018年8月31日,据明慧网邯郸地区十九年间有关永年的迫害资料:永年县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401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7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6人次,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至少64人次,被经济敲诈100多万元,被骚扰200多人。

这些数据只是曝光出来一小部份,但已触目惊心。作为永年的公安局副局长的杨庆社是主要元凶和责任者,其难辞其咎。明慧网有关杨庆社恶行的报道有50多篇,其罪行累累,上天怎会让其逃脱?个案举例:

抓捕法轮功学员程凤祥,实施竹签插指的酷刑

2004年1月28日(正月初七)晚,法轮功学员程凤祥被县政保股股长陈聚山带人绑架。时任刑警中队队长杨庆社在刑警一中队的地下室提审程凤祥时,为了得到插播机的下落以邀功请赏,竟对程凤祥施以竹签插指的酷刑。

'中共酷刑:竹签插手指'
中共酷刑:竹签插手指

杨庆社直言不讳地对程凤祥时讲;“上面就是让我弄死你的。”当时,程凤祥内衣口袋装有一千元现金被公安局长王保世强行掏走,在众目睽睽之下装进自己的腰包,暴徒还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长王保世,对你们炼法轮功的不用讲任何法律,你愿去哪告去哪告。”

杨庆社带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盖新中,酷刑致其死亡

盖新忠,男,60多岁,永年县界河店乡北两岗村人。2005年3月2日,原永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陈聚山和时任刑警一中队队长杨庆社带领下50多名警察,非法闯入盖新忠家中,将法盖新忠夫妇强行绑架,并对家庭物品进行了抢劫。

'盖新忠遗照'
盖新忠遗照

警察对盖新忠夫妇两人实施酷刑,三天两夜不让他们睡觉,盖新忠被折磨导致精神极度崩溃。后被送到南牢后,开始绝食抗议。警察就让一个小门诊的医生宗爱兰在看守所内、用好几个人强行按住盖新中的头和四肢,对盖新中进行残忍的灌食,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来折磨他多日。最后一次,看守所所长郝玉明指使宗爱兰等人再次强行对盖新中进行灌食,竟然把胃管硬生生插进盖新中的内脏器官,造成鲜血大量从他口中喷出,当场喷了郝玉明一身,导致盖新中窒息。

3月25日,盖新忠被迫害致死。事后永年县公安局对家属连哄带骗,没有给家属任何证明,悄悄的将尸体火化、草草埋葬。事后公安因害怕其家人说出真相,给3000元来堵家人口。

杨庆社滥用酷刑抻刑、吊铐、二马分尸、竹竿抽脚心等折磨法轮功学员李振中

2005年2月23日晚,为了找到正念闯出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程凤祥,政保股头目陈聚山和时任一中队长杨庆社带领50多名警察抓捕了小西街法轮功学员李振中。

李振中被抓走后,杨庆社亲自审问了17天,动用了各种酷刑:抻刑、吊铐、竹竿抽脚心。杨庆社指使警察把李振中双手戴上手铐吊到树上,脚尖点地,再用竹竿抽打脚心,酷刑过后,李振中的手腕被手铐勒进很深,脚上起的泡比鸡蛋还大。二马分尸:一个手铐在铁架子上,一个手被绑在钢丝床上,然后几个人在床上蹦,以致两手被拉残,没知觉,生活不能自理。看守所的人亲眼所见,当时看守所拒收。之后将其送到邯郸洗脑班迫害。

杨庆社对法轮功学员靳桂花使用酷刑时叫嚣“打死你,踢死你,挖个坑埋了你”

2004年2月,永年县警察将法轮功学员靳桂花强行绑架、审讯。时任刑警队队长杨庆社一进门就照靳桂花肚子上使劲踹一脚,紧接着便把她一只手铐在床上,一只手铐在铁栏杆上,用脚不断地踢她的腿,还一直往反方向踢床。并嚣张地叫嚣:“打死你,踢死你,挖个坑埋了你。”

第二天中午,杨庆社让警察给靳桂花头上戴上三个黑色塑料袋,将她摁在地上,把她闷得喘不上气来。接着,警察在靳桂花背上放上椅子,把她头、手和脚牢牢按住,警察开始用锤子打脚心,还觉得不过瘾,就用带钉子的板子打靳桂花脚心。连续的酷刑,使靳桂花几次昏死过去,他们便用冷水把她浇醒。折磨够了又像第一天一样把她双手铐在床上,持续不断的往两边推床,使靳桂花身体拉到了极限,痛苦难当。

杨庆社手下警察王坤叫嚣:明慧网上说的对法轮功用的酷刑我都用过

永年县国保头目陈聚山和杨庆社生性歹毒,喜好滥用酷刑。在他们的唆使和纵容下,部份国保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更是恣意妄为的行凶。我们来看一例:

2010年6月13日,邯郸法轮功学员赵美华,杨志英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永年县姚寨派出所绑架(所长刘贺林),中午被永年县国保大队程星等人连拉带打强行扣押在永年县国保大队。警察王坤将赵美华摁倒在地进行殴打和辱骂,叫嚣着:明慧网上说的对法轮功用的酷刑我都用过,你们告吧。

实际上,自中共邪党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杨庆社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弟子,经常口出狂言,有一次对着法轮功学员恶毒地叫嚷:“就是整死法轮功的人,也是上头让我整的。”杨庆社的其它部份罪行。20多年来,杨庆社究竟做了多少恶事,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我们仅仅以2008年他在永年犯下暴行为例:

2008年5月,杨庆社将法轮功学员张春平绑架到刑警大队地下室,每晚12点对她进行非人折磨,警察给张春平铐上手铐、脚镣,两个男恶警站在她的腿上用铝合金条打她脚心,用电棒电她的脸、腋窝,乳房、会阴……叫嚣如果不说还要用地下刑具。后张春平被判刑后劫持到石家庄监狱。

2008年5月30日上午,在时任永年县公安局副局长杨庆社的授意下,国保大队警察将后马营村法轮功学员郭领芹绑架到看守所,郭领芹家中的六套卫星锅、二十多个高频头、电视机、手机、电脑主机、MP3等被警察抢走。杨庆社十分邪恶,扬言:什么时候把大法弟子抓完,什么时候罢休。

2008年6月以奥运为借口,杨庆社指使警察连续绑架了近20多名法轮功弟子。在杨庆社的安排下,警察又闯到刘营村余街法轮功学员高粉兰家,将她未修炼的丈夫绑架走,并非法抄走电视机一台、影碟机一台、将普通卫星接收器拽走。

2008年(具体日期不清),杨庆社窜到永年区北李固村法轮功学员杨美芳家,绑架杨美芳,并抢走彩色电视机,威胁勒索家人10000元,并非法拘留45天。

2008年7月,杨庆社勒索永年县讲武乡石北汪村法轮功学员侯晓霞2000元,被拒绝,在棉花地里劳动时被强行绑架到看守所,后侯晓霞被绑架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关押2年。

结语

迫害佛法必遭恶报。杨庆社本以为自己只要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就会升官发财,就会仕途平安顺利。却不知道他累年作恶,这是随着中共邪党在向地狱狂奔。现在,他所效忠的邪党不但抛弃他还要政治清洗他,他所极尽心思捞取来的所谓地位、财富再也保不住了,都会被他所信任的“党妈”收走,他的老婆家人也因为自己的恶行跟着受连累坐牢。

前公安局政委刘朝彬从99年迫害开始,为了调出永年口蜜腹剑处处表现自己,曾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21人,刑事拘留76人次,行政拘留69人次。刘朝彬猖狂一时,说什么“我知道你们信法轮功的人是因为做好人才被抓来坐监狱的,但法轮功是根本不可能平反的,如果法轮功能平反,我就去坐监狱!”刘朝彬还讲什么“我知道你们不犯法,更不怕坐牢,但是我劳教你们三年,不比判刑三年轻一点!”,其不知法律之上,还有天谴的存在。在二零一九年左右,得恶性喉癌,被疾病痛苦折磨,比“坐监狱”还要难过,招致恶报上身。

害人之人终将害的是自己。这还不算什么,人世间的痛苦还只是暂时的,只怕地狱延绵不断的不尽惩罚,还在等候着杨庆社和他的搭档陈聚山之流呢!

'杨庆社'
杨庆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