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妒嫉心 踏实救人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五日】我原在医院从事临床护理工作。由于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恶党迫害失去了工作。二零一八年,我从被非法关押迫害的黑窝出来后,靠打工维持生活。二零一九月九月,我在某地一养老院找到了一份工作。

一、到我身边来的都是有缘人

接受了这份工作后,我就在心里想:“到我身边来的都是有缘人,救人是我的责任,邪恶不配干扰。”我尽量的做到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来到新院区的第一天,李姐带领我一起干活。我俩边干活边说话,得知她学佛多年,但近几年她发现,佛教中的人都腐败了。她就不再学了,说要等机会,找一个真法再学。我建议她听一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看看是不是她要找的,她接受了我的建议。每天上午,我将无线耳机塞到她的耳朵里,边干活,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下班时,问她听到哪里了,我就做个标记,让她第二天再接着听。

就这样,她连续听了三遍师父的讲法录音。也彻底的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且明白了大法师父才是她要找的师父。随后,李姐学会了五套功法,请了一本《转法轮》。不长时间,她不干护理工作了,离开了我。

从其它养老院调来帮忙的老王,家住偏远的山区。来到我这里后,我给他讲真相,他做了“三退”。听了四讲师父的讲法录音后,他就离开了。后来老王将他家乡里的一个亲戚叫来,并把我介绍给他家亲戚,说我技术高,叫他跟我好好学学。

这个人来了之后,开始我给他讲大法真相时,他吓的捂着耳朵躲开我。可不一会儿,又回来听我给他讲,并问了一些他不明白的事。他“三退”后,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学会了炼功。过年时,我替他值班,想让他回家过年多住几天。可回家后,中共病毒瘟疫就来了,他没有及时回来。两个月后,他再来时,我给他请了宝书《转法轮》带走了。

半年的时间里,来到我身边之后,做“三退”、听法、炼功、请《转法轮》宝书之后离开的相继有九人。

二、小魏得法的故事

小魏刚来时,被分在一楼。一天晚饭后,我教两个新学员炼功动作,小魏上楼看到了,也学我们的样子,举起两臂,闭上双眼。音乐放完,她睁开眼睛说:“我觉的我们不是在屋子里,而是在一个大森林里。”我没吱声,只是想:“这个人根基真好,上来就开了天目。”第二天晚饭后,我们又开始炼功。就听到小魏上楼的声音,我心想:“这可真是有缘人哪!”

有一次,我去高姨那儿,给她送装有师父讲法的TC卡,小魏看到了说:“你那东西能不能给我听一听?”我将师父讲法的MP4给了她。过几天,她又送给我说:“我家的机子放不了。”高姨想看《转法轮》,我给她送书。路过小魏那里,她说:“把书给我看看行不行啊?”我说:“行啊!”又过了几天,小魏告诉我,她只上夜班了,没有时间看书。

这时,我才认识到邪恶因素在干扰小魏得法修炼。我马上将耳朵上正听着的无线耳机摘下,调到师父讲法录音的第一讲,给她塞到耳朵里。一天下来,她听了两讲。再上班,我又给她调到了第三讲。当时我在心里盘算着,她哪天能听完九讲法?这时有人跟我说:“你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小魏刚才上来,没有找到你,把手机放在那儿走了。”我马上向内找,知道自己的欢喜心、干事心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我找到小魏,问她为什么不听了?无论我怎么解释,她左一句右一句的就是不听了。最后她说:“我还是学我原来的佛吧。”

回来后,我越想越觉的自己没有尽到责任。师父把亲人安排到我身边,就是要我帮她得法返回去的。我怎么才能让她继续听师父的讲法呢?这时,我感到了救人的难度。我明确的认识到是邪恶因素在干扰她,我立即发正念,清理障碍她得法的邪恶生命及因素。我跟师父说:“师父,我要放下自我,再去找她一次。”我拿着手机又去了一楼,找到小魏后,把师父的讲法录像打开,她没有拒绝我。刚看到录像里的师父,她就说:“这怎么是佛的形像呢?蓝色的头发,卷卷的?”我没说什么,就是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干扰她的乱神。

第二天,她又被领导串班,这也是邪恶因素的干扰。因为这样的话就是我上班,她休息,她休息,我上班,我俩见不到面。在家里,我就想:“怎么能让她再继续听下去呢?我只有利用休息的时间,去单位陪她了。”那时正是疫情时期,公交车不通,路上车很少。我就求师父,一辆出租车不知从何方来到了我身边,我就到了工作单位。

我俩又看了两讲师父的讲法录像。在看的期间,她不时的自言自语说:“看来我家的佛像得清理了,我怎么清理呢?”我说:“送庙里吧。”她又说:“我得叫我丈夫也学,他信佛。”因为疫情,领导吩咐所有职工都住单位,就这样,我和小魏将师父的讲法录像完整的看完了一遍。后来,她就正式的走入了大法修炼。

三、让人得法是我的心愿

我认为与我们修炼人朝夕相处的家人、亲戚、同学、同事、朋友等,都是与我们有缘的人。我觉的对于这些人,只是让他们“三退”、明白真相是不够的,他们很多是来得法的。

我侄子很少来我家。有一年暑假,他来我家串门,告诉我说,他爸爸只给他九天的时间呆在我家。我当时想:“九天正好能听完师父的讲法,他是不是来得法的啊?”由于前两天我没有重视,旧势力就钻了空子,安排他去了他舅舅家。两天后他回来,我问他:“愿不愿意和姑姑一起学法呀?”他说:“好啊!”这样,我放下了手里所有的事,和他一起学《转法轮》。

由于我们七天要学九讲法,所以每天要学一讲多,最少都得用两个多小时。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正是好动的时候,他怎么能坐那么长时间呢?并且我每次叫他,他都很痛快的到我屋,坐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学法,学的时候还很专注。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师父还给侄子开了天目。

我家外甥被游戏毒害的很深。十七、八岁时,只要有一点钱就去游戏厅。打工一个月,工钱到手,马上就進游戏厅里,手机一关,白天晚上都不出来。干活的老板找不着他,他的父母也找不到他。后来外甥在外地被“朋友”骗去一万多元钱,他使用信用卡后,被追着还钱。

当时他住在我家一段时间。我让他学法,他就学了。可是学到第六讲,就怎么都不学了。我向内找:是我开始没有重视发正念,清理干扰他的邪恶因素。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半途而废。我同他交流了三次,最后我陪他学完《转法轮》后三讲。学完的那天晚上,他兴奋的不行,追着跟我讲他的体会。我知道师父将他身体那层不好的物质清理出去了。

去年因为疫情,他从外地回来我地打工,又住到我家。我提出让他学法,他自己学完了一遍《转法轮》。现在开始学第三遍了。

他原来干活的地方要他回去,我们都不同意。一是那地方疫情重,二是怕他又接触原来那些人,再变坏。他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看着我,怕什么呢!”并说:“我现在不抽烟了,想戒了。”我和几个同修非常感恩师父的慈悲,大法的伟大,能使一个浪子回头。

还有来我家住的一个高三学生,已经得法修炼一年了。今年高考的成绩,比原来预计分多考了六、七十分。他的家人也因此感叹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四、在工作中修去嫉妒心

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1]“前些年搞绝对平均主义,把人的思想观念简直搞乱了。举具体例子。这个人在单位里,他觉的别人都不如他,他干什么什么行,觉的确实了不起。他自己心里想着:给我个厂长、经理我都能当;给我更大官我也能干;当个总理我看都行。领导也可能说这个人真行,干什么都行。同事可能也都说,这个人真行,有两下子,有才能。可是在他们班组里或者他们同一办公室里有个人,干啥啥不行,什么也拿不起来。有一天,不能干的这个人却被提了当干部,没提他,而且还当了他的领导。他那心里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动,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2]

由于长期生活在党文化的环境中,我身上还存在着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好为人师、看不起别人、认为自己了不起等执于自我的心。

我原来从事的是临床护理工作,给一些需特殊护理的老人做护理,如上呼吸机、器官切开吸痰、尿道切除腹腔引流等等,我都能独立操作。其他的护理人员都要跟着我学这些操作,如呼吸机、吸痰机的工作原理、操作方法、注意事项、如何维护等等。我将这些写成流程,让她们照着操作。这样,这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好为人师、看不起别人等自我的心就更膨胀了,根本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一天早晨下班后,我出去办事。再回养老院时,领导叫住我说:“接你班的两个人反映,说你早晨走时,吸痰机没有关,机器烧了一上午。发现时,机器很热。”我回答:“不可能,因为我早晨交班时,把机器从架子上拿到地上,给她们讲吸痰器污桶里的污水怎么处理。我们四个人都在现场,如果没断电,那轰轰的响声,我们都能听见呀!”后来,她们把这事告诉了家属,老人和几个家属都多次在我面前提示我:吸痰器用完了,别再忘了关电源,长期烧,容易烧坏,并且还说谁都有忘的时候,等等。这时的我很难堪,但又无话可说。

老人衣物的换洗基本都是我换。可有一天早晨,我進屋想接班,看到所有的领导都在场,加上护理员共五、六个人,都在厕所的门口,低声的议论着什么。我進来了,其中一个领导就问我:“这洗衣机里是什么?”她用手伸到机桶里,沾了点渣滓在手里捻着。我被问的摸不着头脑,也探头去看洗衣桶,确实有东西。我回头想看看衣服洗的干不干净,看到快晾干的衣服,感觉洗的也挺干净的。那这渣滓哪儿来的呢?就在我往回转头的时候,看到了洗面池上的肥皂,我马上想起来了:“啊!我昨天洗完衣服后,刷肥皂盒,把剩的肥皂渣倒進了洗衣桶里,等到下回洗衣再用。”一个领导也说:“我也这样干过。”过后,我对一个领导说:“不洗衣服,为什么检查洗衣桶?”那个领导也觉的纳闷。

就是这些我瞧不起的人,和我干同样的活,拿同样的工资,甚至还时不时的挑毛病,上领导那告我的状。我的心里很不平衡,妒嫉的不行。那段时间她们能把对的说成是错的;不是我的错,她们给我加上错;那我有错时,就更没有好果子吃了。每天交班,我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下班后,我去参加学法小组,把发生的事说给同修听,同修与我在法上交流。我就认真归正自己,第二天能平静些,再上班又会过不去关。这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多月。最后,我想到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3]所以她们再说我好与不好,我都不动心,就向内找自己,这样一次次的去掉了人心。

我平常很少笑,领导特意要求我要微笑服务,不要太冷。这段时间过后,领导说:“你修好了,会笑了,笑的还很好看。”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