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显现在眼前的“忍”字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这篇文章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修炼所见、所感。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二零二一年正月初七下午,我和我儿子约好次日早晨八点左右去医院修补牙齿,结果他朋友请他吃晚餐,他喝了很多。到第二天(初八)早晨,他不想起床了,就对我说:“妈,我再睡一会儿。”我答应了。等到十点左右,他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请他吃饭,他立即就请他朋友开车送我们去医院。我心头不耐烦了,但没说出来,憋了一肚子气。

当见到了儿子的那个朋友,相互问候过新年好后,我就憋不住了,就向他朋友讲述了我儿子经常过量喝酒的情况,但是没发火。儿子见我没给他留脸面,当时就跟我顶嘴。可想而知,当时我心头有多大的气啊。

从医院返家的途中,我正准备给儿子的朋友讲真相做三退,儿子这时却先开口了,对他朋友说:“她们(指同修和我)这群人太善良了。”然后又对我说:“妈,帮他们做三退吧!”他朋友爽快的做了三退。

第三天(正月初九)晨炼快结束的时候,我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大大的“忍”字,闪着银光,还在“心”字底的斜勾“乚”处,“真”字自动出现,往上升起来,再落下去;“真”字落下的同时,“善”字也出现了,也自动升起来,再落下去,横在“忍”字的“心”字底的斜勾“乚”上,构成斜勾“乚”这一笔画。 我看得很清楚,顿时愕然了!恍然大悟,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啊!我应该用善心去感化他的呀!像我这样做,既没做到“忍”,也没做到“善”。再说,他这种表现是帮助我提高心性的呀。

师父说:“那么真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忍同样是真、善、忍构成的。”[1]

我暗下决心,这下我一定注意修心性了,遇事一定要忍了。

有位被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了半年的同修,表现出来的症状是:肛门刺痛难忍,腿麻,站着时浑身打颤,无法炼动功;她说她只有一只眼睛能看清字,也只能听师父讲法录音,没有看书学法。

到了二月初五这天,我去看望她,并带去了第1000期的《明慧周刊》,把里面的一篇文章《换个角度说结束时间:你想让师父等你多久?》念给她听。念完后,我们做了些交流,劝她要多炼功,能坚持多长时间就坚持多长时间,哪怕只有五分钟、十分钟也好。可能你一行动,师父就给你拿掉一些业力。

师父讲法告诉我们:“炼功本身就是消业。”[2]她却说:“等我好点再开始炼功吧!”我听了,虽没说什么,可心里就不平衡了,心想:以前劝她炼功时,她都以“吃不下这苦、没遇到过,不理解”等理由推脱。

当我准备告别离开时,她又说:“有时间就过来聚会儿。”我当时就脱口而出: “没有信心了。”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不该那样说,立即补充一句:“话说重了,别生气哟。”

二月初六早晨,炼到静功快结束时,突然一个比较大的“忍”字,悬在我左前方,不停的旋转,持续约一分钟后隐去。我一下子明白了:帮助同修,也是在修自己呀,师父又一次点悟我修“忍”。同修的表现,是我的一面镜子,是用来给我对照着修炼的呀!抓住机会好好修吧。

这时,我联想到在梦中看见过一个红色的、大约0。5厘米粗的,大大的“心”字,乍一看,像一个心脏。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呀!不然完成不了历史使命,既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自己所代表的一方天体的无量众生,更对不起慈悲救度我们的伟大师尊。我一定要精進实修,走好走正最后所剩不多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五章 答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