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证实大法

更新: 2021年05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我在学校工作,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丈夫在政府部门工作,他身边的人基本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他也不避讳。我把修炼中的几个片段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后,我就忙着做救人的事,外出发真相资料。如果丈夫发现我半夜回来,就问:“干什么去了!?”很是凶恶。这时,八岁的孩子出来,说了一句:“妈,不要怕他,跟他说实话。”我觉的这是师父让孩子鼓励我不要怕。就对丈夫说:“发真相资料去了。”他象疯了一样,上来对我就是一巴掌,我没有反应,坐在沙发上。他问我:“你到底还想过不?”我看看他,说:“对我来讲,第一件事就是大法的事,我是大法弟子,必须得做。如果要离婚,我同意。你住楼上,我住楼下,贷款你还;我住楼上,你住楼下,贷款我还。”

我的话音刚落,他那凶狠狰狞的面目顿时变了,比翻书还快,说了一句:“我是怕你出事儿。”就这样,一场疾风暴雨般的家庭风波就这样平息了。过后,丈夫反倒能配合我了。

中共媒体的造谣宣传,使亲戚朋友相信了谎言,丈夫单位的同事很神秘的来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丈夫解答说:“我老婆原来身体不好,总是打针吃药。炼了法轮功后,从没吃过药。这是她硬挺啊,还是怎么回事儿?”大家都笑了,说了声:“法轮功真神啊!”

以后的日子里,丈夫成了活传媒,在单位,一有人提到“天安门自焚”,他就给分析真假,讲的条条是道,大家都愿意听,都相信。

有一次,网上传说四川有个保姆窃钱杀人。在单位用早餐时,大家议论,我丈夫说:“肯定不是法轮功。炼法轮功的人,你给他钱他都不要,人家还怕失德呢!”他找机会跟人唠法轮功。单位人问他:“你说说学大法有什么好处?”他回答:“那好处可多了!你看现在的社会风气,吃喝嫖赌这么乱,学大法的,人家可不干,在哪里都让人放心!现在还有谁管老人呢?学大法的人可不一样,他们对谁都好。法轮功要求修炼人做到无私无我,这是他们的理念。我老娘八、九十岁了,是个山东老太太,那个犟啊!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生活习惯、性格可想而知。她自己的女儿都不愿意照顾她,可我媳妇管她。不学大法,她能管吗?过去我媳妇讲究穿戴,什么都得买好的,现在不用了,连脸上的护肤品都不抹了;过去她老有病,不停的吃药、扎针,现在什么病都没;剩菜、剩饭过去统统扔掉,现在没有扔的东西,你说好不?”

我在家学法时,尽量让丈夫也能听到。他的记忆好,听过的都记得。我家是个学法点,有时候能来十多个人一起学法。谁读错了,他就在里屋喊一声:“错了!”一次他从外面回来,看着大家说:“看看哪个不精進,得筛筛了!”这时,大家都会更认真的学法。

有一天,我也忘了自己说了什么,他突然说了一句:“你别以为就你在修,我也在修!”

周末,丈夫到农村干活,在家后院里边整理出一条通往山里的路,还能开车上山呢,他说让大家都方便。去年,在自家地里掰玉米穗,顺着河边家里的地掰下去,没注意把别人家在河边种的玉米给掰了5穗。发现后他把自己家的甜玉米穗拿了12穗,还有人家的那5穗放一起,开车给人家送了回去。他的行为让我挺感动。我说:“你做的真好,能想的这么周全。”

去年旱情挺严重的,邻居家种的好几亩药材开始变的干黄。养殖户求我丈夫帮忙,丈夫允许种植药材这家人用我家养鱼的小水库的水往药材地里放了一周水。我说:“水少了,咱家的鱼会不会受影响哪?”丈夫说:“即使变成淤泥了,鱼也能活。”在路上,看见有人从渔网上摘鱼,他边开着车边跟那人打招呼。车开过去后我说:“买两条鱼吧!”他说:“一共没几条,咱们要买,他要不要钱?那不就不好处理了嚒?!”因那人是种植药材用我们家水的人家,我说:“倒也是。”

丈夫做事都按照真、善、忍去做。

小姑说:“你就是我们家的枢纽。”

婆婆是山东人,住在农村。公公去世后,婆婆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婆婆的想法是几个孩子挨家轮流住,一家一个月。按老人的意思,第一个月是来我家。年底放寒假,正好我在家,照顾老人方便,就这样婆婆来到我家。她跟我学法、打坐,身体恢复的很快。

过完正月也就是两个月,准备去小儿子家。只待了两天就给她女儿打电话,要回农村。我丈夫知道后,就又把婆婆接了回来。问她怎么不待了?婆婆就说:“他们忙,我在那不方便。还是回农村好。”她不好意思再在我家住了。

我跟她说:“妈,您哪儿也不要去了,就在我家住着吧。您说,我为什么会跟您儿子结婚呢?是师父让我通过跟您儿子结婚与您结缘啊!您现在是大法弟子了,咱俩在一起好好修炼吧。”婆婆点点头。婆婆只去了小儿子家两天,面容就显得有点憔悴,苍老了不少。她跟我说:“不能再在那待了,翻脸了就不好了。”

婆婆告诉我,在小儿子家没人跟她说话。婆婆说:“饭往那一蹾,话都不说一句,还能在那待吗?”

就这样,婆婆决定谁家也不去了,说,大女儿家不能去,都没在她家吃过饭。有一年年底去堡里赶集,到大女儿那取公公的下放户补助的70多块钱。大女儿家做的大米饭,酸菜炖肉,刚放到桌子上。三九天,零下30多度,很冷,都没说让她吃了饭再走,大女儿家显然不行;二女家也不行,二女婿的妈妈、爸爸还没人管呢;三女儿带个孩子,就更不用想了……我流泪了,说:“妈,您就在我家了,不走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觉的对不住我,说她没为我花过钱,两栋12间旧房子包括地都给了女儿。女儿盖房,把婆婆攒的钱都用了。那时婆婆住的房子都露天了,要塌了,我家花钱帮助维修了一下。婆婆把这个房子分给另外两个儿子各一半。公公去世都是我家花钱,收的钱都归他们各自了,办事情一切费用我们结帐。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淡忘了,婆婆也适应了。

婆婆刚来时,看2号字都费劲儿。没过几天的功夫,5号字都能看了,小本《转法轮》都能读了,看真相资料一看就是小半夜。知道退党的事很重要,问我她小儿子是否是党员?让我找他,让他退党。婆婆说:“我曾是团员,得退。”婆婆现在91岁了,什么病都没有,还说两次做梦飞上了天,星星跟她说话,星星说:“我就是你。”

白天,婆婆自己时常讲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说着说着就气的够呛还说个不停,叨咕了两年。我想,这可能跟我有关。我就向内找是我的什么心造成的?自那婆婆再也不说了。

婆婆很会讲理,因为土地问题,经常去告状。农村的几个大姑姐家,包括婆婆自己家都是一天吃两顿饭,从到我家来就变了,每天得吃三、四顿,甚至五顿饭,如哪一天我们有特殊情况只吃两顿饭,婆婆就要向丈夫告状:“今天就吃了两顿饭!”告了几次,看我丈夫没有说什么,以后就不再告了。我就每天给她准备好吃的、喝的,她啥时候想吃就吃。这问题就解决了。

婆婆吃完饭了坐那等着,等丈夫回来吃饭时她接着吃。丈夫问:“你吃过饭了吧?”婆婆就说:“什么时候吃了?”我说:“没吃我给你盛饭去。”对她,要什么,只要不是不合理的大事,我就满足她。婆婆刚来时不习惯,自来水龙头打开之后,就不知道关上。我们下班一看,水放了一天。告诉她用完水别忘记关水龙头,她不高兴:“哪来的事?”那个月的水费172元。

多年来由于婆婆传话,弄的三个大姑姐之间矛盾重重,甚至大打出手,最终互不联系。婆婆到我这来,我让她和我一起学法,她的变化很大,像全身蜕了一层壳,没有了那种背后乱传话的不良习惯。来我家时,脚后跟裂的大口子往出淌血,现在象年轻人的肌肤,白白细细的。

二零一九年十月,她的一位三十三年没有见过面的老朋友(今年五十八岁)来我家看望她。一看到我婆婆,惊讶不已,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婆婆的模样变了,比三十三年前还年轻。他用手势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原来的脸横着长,现在顺着长。朋友回忆说:“那时她五十八岁,现在九十了,肌肤这么细嫩粉白,还没有皱纹,太不可思议了!”

这位老朋友当年25岁在部队,过去在部队,是军工,现在还没有退休呢。他问我:“老人家这么好,怎么给老人调理的?”我说:“我修大法。”没想到他也修炼大法,我们唠一起去了。他说部队有很多人在修大法,仅他们作战区就有上百人在修。我问:“你周围的人都明白真相吗?”他说:“明白,都知道邪党要完了。”

通过婆婆的身心变化,她的小儿子媳妇都说婆婆的模样都变了,原来的横肉没有了,她们之间的矛盾也化解了。大姑姐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原来的积怨都在大法中化解了。

我对婆婆的儿女说:“法轮功是佛法,谁违背真、善、忍,都会受宇宙法理的制约。家庭也是一样。”小姑子说:“我妈自私,多年来总怕得罪这个、得罪那个,爱说假话、传话,搞的我们姊妹矛盾重重,相互都不联系了。你就是俺家的枢纽。大法把这些都化解了,大法真好,感恩大法师父!”

婆婆的到来,看上去是我在照顾她,其实她是来帮我提高的。婆婆刚来时,八十多岁,我想让她活动活动,扫扫地这种事还是能做,免的老睡觉,对身体不好。一天我就对她说:“活动、活动,扫扫地吧。”婆婆拿起扫帚划拉了两下,把扫帚往旁边一撇,说了一句:“我不是给你当老妈子来的!”往沙发上一坐、头一靠。我当时发了一念:“乱法鬼,你想间隔我和婆婆的关系,我不会上你的当。”我说:“没事,我扫,你看着。”事情就这样平息了。

过关的事很多,都过去了。我和婆婆都在法中提高。

哥哥嫂子也修炼了

哥哥、嫂子都近七十岁了。二零一九年年底,我和丈夫驱车四十分钟去了他家。“七·二零”前哥哥看过《转法轮》。这次去,我开门见山说:“就是来告诉你们修炼法轮功的事。这回我有时间了,可以定期过来。”

我说:“嫂子那年胰腺出现问题,医生都告诉我们说你没有希望了,可你活下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因为那年你保护了你们单位的大法弟子,你保护了一个修佛的人,你的功劳可大去了!” 嫂子说:“是啊!当时局长说得马上控制住她。我一看,赶紧让一个可信的人通知她快走,暂时不要来上班了。”

我说:“今天我把U盘、播放器都给你们带来了,包括教功的录像。”哥哥还在那比划别的。我对他说:“哥,你好好学大法吧!全球上亿人在学。”哥说:“你现在盘的怎么样了?”我坐地上给他俩做示范,嫂子就跟我学着做,第一次嘛,一只腿翘的老高。嫂子说:“下回你来,我的腿就能盘的跟你一样了。”

回家后发正念时,看见哥哥、嫂子每人拿着一个大红“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