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谢谢你让我了解你!”

——一篇回忆录撰写的前后

更新: 2021年06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七日】

(一)

二零一九年底,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在自己的“学友网”中发出了让同学们写回忆录,然后合编成书的倡议。有同学在电话中告知此事,邀我也参与。

对学友们的倡议,我很理解: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交流甚少。现在都到了耄耋之年,健在的人已为数不多。大家想以回忆录的方式了解彼此,当然是件好事。但我却觉的这是常人的事,所以没有响应。

二零二零年初,有多位同学相继从各地打来电话,诚恳的希望我参与写作。尤其是那位被大家推举为此书主编的山东同学甲,他是一位耿直、豪爽的大学教授,我们之间联系较多,所以在电话中,他就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必须写,而且最少五万字,八月底前交稿。我没有勇气再回绝同学们的盛情,就勉强答应了。

同学们希望我参写的一个重要理由是:你是我们班同学中,人生经历最值得回忆的一位。当然,我明白大家认为我经历特殊的含义: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经过努力,最后晋升为教授;还当了母校的领导。更重要的是,在退休前,我修炼法轮大法。因为不放弃修炼,我曾被绑架并非法判刑。对于我的选择,许多同学不理解。所以,大家可能想从“回忆录”中找出在常人看来本已功成名就、人生辉煌的我,为什么宁可坐牢,也要坚守信仰的原因。

我想起了师尊的教诲:“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1]

我悟到:如果同学们能从我写的回忆录中认识到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不就能得到法轮大法的恩泽而得救吗?那么,我写回忆录不也是一种证实法、救众生的方式吗?所以,我就督促自己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以修炼人的心态回忆,书写自己经历的真实故事。

我从上大学开始写,写学生时代的生活,写我亲爱的同学,写我敬爱的老师,写我可爱的学生;写自己为母校尽学子之责的故事;写永记心底的朋友们,特别是那些在法轮大法被诬陷、遭迫害后,保护、鼓励我坚守信念的朋友们。

在写完这些之后,我以三分之一的篇幅写了最重要的一章“感悟人生”,以许多见闻来说明自己悟到的人生理念、人生意义,回答了我为什么走上修炼之路,而且矢志不渝的问题。结尾,我引用了《西游记》第六十四回“木仙庵三藏谈诗”中唐僧的一段话:“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

我告诉同学们,我终于遇到了正法,成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修炼不仅使我的疾病不药而愈,更使我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善恶的唯一标准。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虽然遭受了许多魔难,失去了许多常人的东西,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深知自己是一个得法修炼的大幸之人!

因为自己过去没有养成写日记的习惯,所以只能凭记忆,回忆一点,写一段。到八月初,我总算写完了。想想这段时间的写作过程,体会到这不仅是暴露自己隐藏的人心(怨恨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等等)和修去执著的过程,更是自己忆师恩的过程。

我几十年的事业风浪、生活风波,对人生的苦苦探索,对信仰的耿耿坚守,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保护,没有法轮大法的指导,我不可能走到今天。所以,我在《回忆录》的最后写道:“回忆过这些往事,我渐渐的平静下来,心中只留下两个字:感恩!”

(二)

成稿之后,我请曾任学校《学报》主任编审的一位退休教授审稿,以纠正文字及标点符号中的差错。三天后,他送来审过的书稿,在书稿首页上留言:“情真意切,生动感人。不由人思绪连篇,热泪盈眶。”我笑着说:“您在恭维我?”他认真的答道:“不是恭维。我在读稿的过程中,真的热泪盈眶,心想现在哪里还有这么好的人?”我相信他的话不是违心,因为他对书中的故事都曾有所闻。后来,他哥哥诚恳的告诉我:“您的书是用一颗纯净、真诚的心写出来的!”

八月中,我如期把书稿发给山东某大学的同学甲,请他审稿。几天后,他发来短信:“某某学友:阅读你的文章,惊喜不断,感心动耳,多次泪湿鼻酸。人生坎坷,敢于面对,虽遇大祸,亲人相助。真善忍,力无穷。后知校方保护、未被除名。此时落井下石再易不过,善良救了你,庆幸也!”

他的感言,我始料不及。多年来,他一直牵挂着被中共迫害中的我的安危。他从文章中看到了有那么多好人,包括省教委及纪工委领导、母校的多位领导、朋友们及校友们,大家冒着风险、顶着压力,义无反顾的帮助着我,鼓励着我。他深信,我对信念的坚守及那么多好人的仗义相助,绝非人力所能促成,而是法轮大法的力量。所以,他毫无顾忌的在短信中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心声:“真善忍,力无穷!”

后来,我把修改稿发去之后,同学甲又在短信中感言:“修订稿收到,又让我感动了一天。回忆往事,似乎没有哪篇文章感动的我如此不可控,眼湿鼻酸甚至抽泣。”

经过一个多月的辛苦,同学甲把七位同学的回忆录编辑、印刷。十一月底,他把合订本发给各地同学的同时,又把我的文章单独印了许多本,邮递给我,叮嘱我应该让子女及亲朋们读一读。

一天,跟我同在一市的同学乙与我见面。他说,自己仔细读了各位同学的回忆文章。评论了一番之后,他突然问道:“我不明白您怎么那样幸运,您所遇到的人都在帮您。而我这辈子遇到的人,为什么都在踩我?!”我惊异的看看他,笑道:“那怎么可能?谁一生都会遇到伤害自己的人。修炼以后,我懂得了‘修炼人没有敌人’[2]的道理。所以,我把伤害过自己的人全都忘掉,而记着的都是帮过我的人。”

他摇头说:“我做不到!”我笑着道:“因为心里装着的只是朋友,只有感激,我就活的轻松、愉悦。而您,满脑子都是伤害过你的人,所以心里装着的是不公、气愤,您就活的累,活的苦。”他认真的听着。我接着说:“听嫂夫人说,您的性格越来越固执、暴躁、古怪。其实,就是长期以来您的这种心境造成的!”他笑着点点头。

十二月底,我突然接到一位元老太太的电话。她是一位离休干部,她的老伴(已离世)曾任过学校领导。她在电话中说:“我给您的书提点意见,请拿出笔和纸做好记录。”我意识到,她也读了我赠给她女儿的《回忆录》。听她那郑重的口吻,我赶紧备好纸、笔听她的意见。

她说:“第一,您善良……;第二,您真诚……”我恍然明白,她不是提意见,是在赞扬,而且是在念着稿子。我停下了笔,静静的听着她念,不断的说着“谢谢!”她最后念道:“您是李老师(法轮大法师父)的好学生、好弟子!”几分钟下来,我被感动的泪眼模糊:一位年近九十、文化不高的老人,写出这充满真情的长篇电话稿,多么不易!

大年初三,我遇见了在学校门口值班的小区主任。她把我叫到旁边,激动的说:“您的《回忆录》写的太真实、太感人了!我把您的故事讲给了我爱人、我弟弟及我的孩子,我让他们都看看您的书。我讲您在一九八九年‘六四’时,如何派人把去天安门广场的五十多名学生在出事前接回。如何与公安局长据理抗争,保护学生。”我说:“那是一位领导者应该的责任。”

她接着说:“我讲您担任‘文明校建总指挥’时,不象其它学校那样重点抓校园环境的美化,而是注重抓道德建设,制定《文明守则》。结果让一所本不起眼的学校,被推选为全省排名第一的省级文明校园。” 我插话道:“那时我已修炼了法轮功,我是按真、善、忍的准则在指导校园文明建设,所以才有了出人意料的奇迹!”她连声称是。

最后她说:“您因为炼法轮功,出了事,却有那么多人帮您。我真佩服某教授,在省委派工作组到学校来搜集您的材料时,他敢于在调查会上第一个发言,说您是这个学校最好的一个人。结果调查会没开成,工作组也被迫撤走。”

看到大家的反映还不错,我就把《回忆录》也送给了一位公安国保警察。过了几天,他发来一封让我意想不到的短信:“某校长,你的书我已抽空看完。看到了你的为人真诚、好学、认真、善良、正义、公正、朴实、感恩,向你致敬。希望你继续写下去。谢谢你让我了解你,你是好人,祝永远平安,健康快乐。”我明白:他的话是真心的。他表示“致敬”,不只是对我,更是对法轮大法的敬意!我相信他会善待大法弟子,会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我为他高兴。

大年初五,湖北某市的老同学丙打来电话,谈了对同学们所写文章的看法。他在常人中的荣誉、光环很多,同学们也常引他为骄傲。他说:“我把您的文章看了多遍,朴实感人。”然后,说了许多感想。最后他说道:“现在看来,您才是咱们班同学中最聪明的一位!”我赶紧说:“不,咱们班同学都很聪明!就说您吧,是咱们班唯一获得政府津贴的……”没等我说完,他连忙说:“那算什么?过眼烟云,碌碌无为!”我立时明白了他所说“聪明”的真实涵义,是指我悟到了人生真谛,找到了真理。

我只是以修炼人的平常之心和发自心底的善念,向同窗叙述了自己的真实故事,并没有刻意想要给别人灌输什么的想法,更没有求得别人赞扬的念头。但《回忆录》传出之后,得到的反响却让我屡屡感动不已。

这让我又一次感悟到师尊讲的“无求而自得”[3]法理的更深内涵。我用修炼人的心态回顾过去、讲述历史、袒露心迹,也就自然而然的显现了法轮大法赋予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在救人中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也为我今后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这一段修炼之路,给予了更大的信心和智慧。

感恩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