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疫情期间我依然走出去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八十多岁。

二零二零年中国新年期间,爆发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瘟疫,这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开始时,我也没太在意,还在按部就班的做着救人的事,几乎每天都出去发放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随着疫情的严重,我开始意识到,还有那么多有缘人没有得救,我有了紧迫感。随后,开始封城、封小区,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有使命的,我不能象常人一样被封在家里。有同修善意的提醒我:“可别出去了,就在家里好好学法,修好自己吧。”我心想,自己怎么悟就怎么做吧。

我悟到,大疫当前,这不是救人的最好机会吗?于是我就从明慧网上下载有关疫情中救人的真相资料,如:真相传单、《明慧周报》、真相小册子、真相不干胶等,打印好出去张贴、发放。

随着封小区越来越严,進出小区要出入证。外来人進出要登记、扫码,这就给進小区发真相资料带来了难度,怎么办?这时,师父的法打到了我的脑子里,师父说:“很多证实法的事不是没有办法,再难都有你们走的路”[1]。师父的法让我思路大开,我马上想到不可能每个小区都一样。

我就带上真相资料,坐上公交车到处转,路过小区时,我注意观察小区门口的情况。我注意到有的小区很严,要扫码或登记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但也有的小区只量体温就可以進入。

有一次,我去一个小区,门卫让我量体温,我问:“量完体温还干什么?”他说:“就可以進去了。”我量完体温就径直進了那个小区,迅速的张贴真相不干胶,发真相资料,然后堂堂正正的走出小区大门。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弟子,我内心无比感谢师父,我真切感受到真是师父都给铺垫好了,我们只是跑跑腿而已。

今年二月的一天早上十点半左右,突然有人敲门,说是送快递的。孩子打开门,一下子窜上两个人把孩子架住,随后又有八、九个人,一拥而入。孩子喊我,我走出自己的房间。客厅里站了一群人,有两个年轻的一男一女穿着警服,别人都是便衣(后来知道他们中有市局、分局的“六一零”(国保)、刑警大队、派出所的以及本小区居委会的人),我没有害怕。他们径直就想進我的房间,被我挡住了。

我问:“你们想干什么?”一个警察拿出一张纸,说是搜查证,要搜查。我问:“为什么?我又没犯法。”其中一人说:“我们有证据。”我问:“什么证据?拿来我看看。”那人不吱声了。我说:“你们不就是冲着我炼法轮功来的吗?我炼法轮功也不犯法,至今没有一条法律规定炼法轮功违法。十四个邪教组织里没有法轮功,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发布50号令,已经解除了对法轮大法书籍的出版禁令。我们拥有的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都是合法的。你们今天的行为就是在执法犯法。”他们都不吱声。

我又说:“你们把自己的名字留下来。”这时有一个人报了姓名,其他的人都不说话。随后,报名字的人带头冲進我的房间,开始非法搜查。那个人一上来就把师父的法像取了下来,我立刻冲过去说:“我师父的法像谁也不能动!”那人愣了一下,嘴里喃喃的说:“那、那……”意思是给你。我双手接过师父的法像,放回原处。其他人都站在那儿看着,没动。

接着,有两个人继续翻,翻了一堆东西,摆在床上准备拍照,有真相护身符、真相手机、真相币、电脑、打印机,连书签也不放过,还有三本大法书等私人物品。随后,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录口供。我心想:“到哪儿,我也只讲真相,其它一概不配合。”

到派出所后,我首先发正念,清除操控派出所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让我站在一个铁板上,说是量身高,其实不是。我往上一站,机器就坏了,刑警队长说:“机器坏了,算了。”原来说的什么滚指印、验血也不了了之了。我知道,都是师父的慈悲保护,谢谢师父!

然后,又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录口供,没等他们开口,我就又开始讲真相。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叫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江泽民小人妒嫉,执意要迫害法轮功。”他们一看我讲真相,就开始提问题,他们一提问题,我就不说话了,他们就记上“无语”。再问我,我就说:“法轮大法好”或者不回答。他们非法询问中所指证的我一概不承认,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不犯法,所以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合法的。”最后他们让我在笔录上签字,被我拒绝。

第二天中午才放我回家,给了我一张“监视居住”的所谓处罚,并向家人勒索两千元,被家人拒绝。

回家后,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魔难?发现自己还是有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加害于我。在这救人的紧要关头,我想我不能让他们画地为牢,把我圈在家里,我要继续做好三件事。

这一、两年,我发现一个问题,有的同修被迫害后,大部份被“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同时勒索钱财,给大法弟子在精神和经济上造成很大压力和损失。有的同修因此不能走出来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了,给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我悟到,不能被旧势力无形的网拦住,其实这都是假相,你不承认它,它什么也不是;你承认它,它就起阻挡作用。师父说:“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2]我要听师父的话,逆流而上。

在这被迫害的日子里,我没有怕,更没有退缩。我又从新购置了电脑、打印机。我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自己买耗材,每次买两包打印纸提着,来回坐公交车不觉的累。我又继续走出去救人,过程中,我更加理智、智慧的做。我告诫自己,不要走极端,不让旧势力钻空子。

这期间,还不断的受到警察的骚扰,他们让我在“监视居住”期间,每月去一趟派出所。我不配合,不去,他们就到家里来。来了,我就是讲真相救他们,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听着。因为我摆正了与警察的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而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可能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弟子是在救他们,因此他们始终恶不起来,人这面也比较理智。后来检察院也来了2个人,只给了一纸“监视居住”,免予起诉。

师父说:“当你遇到劫难的时候,那慈悲心会帮助你度过难关,同时我的法身看护着你,保护你的生命,但难必须让你过。”[3]在修炼过关中,我真切的体悟到了师父讲的这段法。

师父说:“告诉你们: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4]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大难当前,我们要牢记自己救人的使命、责任,不被任何外来因素干扰,抓紧时间多救人,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谢谢众生的问候〉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