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信师信法 柳暗花明

更新: 2021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在我的家里,我和丈夫以及正在读大学的儿子都修炼大法。二零二零年,对于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因为在那段时间里,在我和家人身上发生了许多事情,在此写出自己实修的过程。

一、遭绑架,认识到学法的重要

师父说:“关键是大家要多学法。多学法自然就会有正念,在证实法中自然就会在法上做事,路才会走正。”[1]“学好法对每个大法弟子是至关重要的。”[2]“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成为真正的大法修炼人”[3]。

师父反复强调让我们多学法、学好法,可是我却没有重视学法。每天学法时间短,而且是经常犯困、走神。做事时,却精神十足,每天上网下载、打印和装订真相资料。二零二零年过年前的一个多星期,几乎每天和同修赶集讲真相、劝三退,忙得不亦乐乎。

然而,过程中却忘了修自己,导致人心泛起,闲暇的时候,甚至想在过年期间,去南方旅游,不断的上网查询,把导游的电话号码都储存好了,就差电话联系了。结果,在过年前最后一次做真相时,我和儿子遭绑架、非法拘留。

过年期间,我和儿子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十六天,给当地证实法、救众生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也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也让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不明真相的世人造了业。

在以后半年多的时间里,自己的怕心和负面思维都很重。痛定思痛,我感觉自己学法太少了。我决定开始背法,但是干扰很大,心烦,坐不住,背法的速度也很缓慢,我就不断的坚持着。随着学法深入,怕被迫害的心和负面思维逐渐小了。我也意识到,原来我把一些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和执著当成了自己。

通过背法,我强烈的意识到以前我所思、所想和所做的好象都是为了自己、都是为私的,都是为了证实自我、执著自我,只愿听好听的话和奉承我的话。对待周围的人,尤其是我的家人,没有包容、没有慈悲和善念。遇到矛盾时、听到不同意见时,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和承受能力,只顾义正词严的发表自己的看法或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好像对的都是自己、错的都是别人。而师父教导我们的是“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4]“任何事情都去想别人,首先考虑考虑别人,然后再想自己。我就是要你们修成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圆满。这就是在去私,就能去掉“我”。”[5]

二、面对情的考验

1. 面对丈夫

丈夫一直是带修不修的状态,几乎都是我拽着他学法,有时还很不情愿,跟儿子埋怨我;炼功也不坚持、怕吃苦,有时只打打坐,也很少发正念。面对我十年前和二零二零年过年期间这两次被绑架、抄家和拘留,他怕心很重、没有正念。到处藏我的东西,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东西拿出去之后,就回不来了。花钱找人走后门。

他越这样,邪恶因素就越操控恶警吓唬他、迫害他。他心理压力很大,从我最近这次被绑架就开始不学法了。他逐渐感到身体虚弱,精神不太正常了,几次跟我谈起轻生的话题。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份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他患了轻度抑郁症。

他开始吃药治疗。因为药物的副作用,他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经常是象一摊泥似的躺在沙发上。在单位,他也不能干活了,领导照顾他、什么也不让他干。同事们面对整天发呆的他,都议论纷纷、看笑话,说他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才导致他这样的。幸亏丈夫单位有一位同修,才避免了更大的负面影响。

面对有时理智不清、胡言乱语的丈夫;面对他八十多岁父母和他的三个哥哥、嫂嫂;再加上面对我的弟弟、妹妹们,我的心理压力很大。我妹妹和妹夫甚至专程来我们家,建议我丈夫去精神病院住院治疗。有的同修也是这个想法。我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该怎么办,学法不静心,更没有了正念。炼功也跟不上,人心都起来了,尤其是对丈夫的情。有时接送丈夫上下班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恐怕有一天我会失去他。真象师父讲的:“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6]

通过不断的加强学法、和同修的简短交流,我逐渐认识到这是旧势力通过操控丈夫言行,表演给我看,来考验我是否信师信法,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冲着我的人心和执著来的。他说的什么轻生的话都不是他自己真实的想法。

识破了旧势力的阴谋伎俩,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除了干好家务、照顾好丈夫,我就尽量多学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我不再执著丈夫每天去不去上班、影响不影响工资;也不再执著丈夫是否去医院;更不再执著丈夫的表现了。一切随其自然,我就修我自己、我就相信师父会给我和我的家人最好的安排。有时间我就对着他明白的一面,在心里叫着他的名字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经常跟我说,这是旧势力对他的迫害。

逐渐的我的心里轻松了,正念强了。我变了,我丈夫也变了,而且改变的很快。现在他已经完全正常了。真是:“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7]

2. 儿子找工作

儿子即将毕业,正在找工作。也许是因为我太执著儿子的这份工作,所以旧势力干扰很大、拼命阻挡。第一次,在六月份,邻市的一个招聘单位通知我儿子去上班,当我儿子去我们当地派出所开具所谓的什么政审证明时,派出所以此为借口说来我家看看。结果他们不但没给我儿子开具证明,反而对我儿子威逼、恐吓,然后对我们進行非法抄家,并把我劫持到派出所,非法扣押我两个多小时。

丈夫想通过常人的关系解决问题,但是我和儿子不同意,我们要放下对这个工作的执著,完全服从师父的安排。儿子以准备毕业论文和答辩为借口,向招聘单位请假。结果大约九天之后,儿子所就读的学校给开具了证明,并给快递过来。

本来半天就可以办妥的事,却用了一个多星期。因为疫情,儿子不能亲自到校,只能求助于他的导师,他的导师又指派了一个学生专门办理此事。据说因为各种原因,费了很多周折。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加持的结果,否则这个证明是开不成的。在这一个多星期里,在另外的空间不知是怎样的正邪大战。

二零二零年八月下旬,儿子去上班,结果在高速口检查身份证的时候,把我儿子给截回。我的人心一下子就起来了,心里乱糟糟的,很难受。也想通过常人的办法解决、通融,让我儿子通过高速口,但是行不通。既没解决问题,又给常人亲戚添了麻烦。我儿子只好又请了两天假。

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想:如果儿子的工作是师父安排的,那么谁也阻挡不了、干扰不了。当我放下人心和执著的时候,师父就化解了这一难,点化我给大巴车司机打电话,实话实说,问他身份证不能通过高速口怎么办?司机告诉我们两个时间点。就这样,非常巧妙、非常顺利的解决了看似非常棘手的难题。真是放下人心,柳暗花明。

三、去掉不平衡的心和妒嫉心

在工作单位、在同事们当中,我差不多是年龄最大的,但是领导安排工作却经常给我最多的,工作量大而且不好干,年龄比我小的同事干我一半的活;和我同龄的同事也早已退离干活的第一线,在辅助部门干一些轻闲的活了。我虽然干活多,但是评职称却一直没有我,因此不平衡的心和妒嫉心经常冒出来,搅扰我,有时反应的还很厉害。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想我应该提高心性了,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把握好自己。因此当今年宣布人事安排时,我心里比较平静的接受了,但是没有做到坦然和愉快的接受,因此就有同事不断的在我耳边为我鸣不平,让我去找领导评理、让我去闹。我有时心里就把握不住,虽然我不去真的找领导,但是我也会经常附和着同事说几句风凉话,有时看见领导也不是很自然,心里有点堵。

尤其是最近这一次,又有两个同事为我愤愤不平,并提醒我必须在退休前两年评上高级职称,否则就没有聘的机会了。我又动心了,而且心闹腾的还很厉害。真是象师父讲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8]。哦,原来我还有求名求利的心,而且还非常严重!

我以为自己早已看淡了名利,没有这颗心了。原来不是没有,而是被隐藏起来,今天蹦出来干扰我了。中午回到家里,我集中精力念诵“灭掉求名、求利的心”一百遍,然后心里平静了。

晚上打开明慧网,看见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小和尚和大和尚》,看完之后,我乐了。我所遇到的这些事不都是好事吗?这不是让我当小和尚吗?这不是让我提高的大好机会吗?我应该乐呵呵的接受,我应该在内心深处感谢领导才对啊!怎么还觉的自己委屈呢?

通过这几天不断的背法,我逐渐意识到我必须彻底铲除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和执著了,把所谓的坏事变成好事,提高自己、修炼自己!因为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时间会使金子越磨越亮。”[9]

我以为自己修的不好、人心太多,没有什么可写的。但是动笔后,我感觉写稿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增强正念和信师信法的过程。在上网查询和学习师父的一些相关讲法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身上很多不好的东西被师父拿掉了,心里很轻松!我深深的感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印度首届法会〉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