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照顾病重的老伴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四日】现在,我老伴儿卧床不起,生活上需要我照顾,但他也支持我出去讲大法真相。有时我照顾好他以后,就说:“我出去一会儿啊?”他说:“出去救人啊?去吧!”即使有时出去两个多小时才回来,他都没事儿。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

一、老伴儿脑干出血,十八天痊愈出院

那年春季的一天,老伴儿在回家上到二楼时,突然感觉头晕、恶心,就靠在楼梯上,手紧紧拽着楼梯扶手上到了三楼,然后慢慢的坐到了地上。

这时,三楼的邻居开门出来,看到坐在地上的老伴儿,就问:“大爷,你怎么啦?怎么坐在地上?”老伴儿一手捂着脑袋说难受,一手指着自己的上衣口袋说手机。邻居明白了他的意思,就从他的兜里掏出手机,找出电话号码,要给我儿子打电话。

正在这时,我回家上楼赶上了这一幕。问明白事情后,我就拿过老伴儿的手机,给我小儿子打电话,告诉他:“你爸病了,赶快告诉你哥一起过来,并找120救护车。”然后我给儿媳打电话,让她直接去医院挂急诊,租一个移动推床,在医院门口等我们。

我和邻居好不容易把老伴儿搀扶上了六楼。到家后,老伴儿就瘫在了床上,直吐,眼睛看不见,半个身子也不会动了。不一会儿,我的两个儿子和120救护车都到了,大伙儿急忙把老伴儿弄去医院抢救。一路上,老伴儿昏迷,还直吐。儿子怕他爸昏过去,就一个劲儿和他爸说话。我对老伴儿说:“你快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啊!”老伴儿闭着眼睛,不会说话,但是点点头。

到了医院,儿媳在门口推着移动床在等着。办好手续后,就直接去做磁共振和CT,然后就進了ICU重症监护室。医生说是脑干出血,出血量大,有生命危险,需要患者家属签字。两个儿子哭了,吓的腿软,谁也不敢上前签字。我说:“别怕,我来签字,你爸保证没事儿!”晚上,我要在医院陪护老伴儿,孩子不让,我就回家了。

回家后,我想:“自己修大法以后变了,变的遇事沉着冷静,能心很平静的、考虑周全的、有步骤处理事情了。这要是不修大法,看老伴儿病的这么重,我也得吓晕,跟着一起住医院了。”

第二天,我去医院,儿子高兴的和我说:“我爸醒了,眼睛能看见了,能说话了,一切正常了。”医生说:“真是个奇迹。”和我老伴儿一起進ICU的另外两个年轻人都死了,而我八十多岁的老伴儿却好了。医生说可以出ICU了,我儿子不放心,还坚持要住两天,再观察观察。

第三天,老伴儿转到了普通病房。大伙儿看老伴儿是抬着来的,三天就能下地了,都觉的很惊奇。老伴儿就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你们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这是救命的法宝啊,真灵呀!”我儿媳就在病房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趁机就给大家讲真相,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年轻时有很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以后都好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所以我老伴儿非常支持我修炼,也相信法轮大法好。这次,就是他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大法师父救了他的命。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人都在炼。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40种语言在全世界出版发行,法轮功获得世界各国褒奖3000多项。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发起了这场迫害,并且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法轮功不让杀生,自杀也是不允许的,怎么可能去天安门自焚?”见大家听的认真,我就接着讲了更多真相。

听完,一位老太太说:“我们屯里就有你们炼法轮功的,给我讲过三退保平安,我不相信,我就相信电视上说的,对你们不理解,还说过你们坏话。现在我听明白了,我不但退,我回家让我的家人都退。回去我就找我屯子炼法轮功的人,让他们帮我们亲朋好友都退!”

有的人说:“听过很多人给我们讲三退保平安,我不反对,也不相信,也不说你们坏话,也没退。这次看你家老爷子好的这么快,再听你说的这些,我们相信你,我们也退。”

这个病房里有五张床,加上陪护的人,共退了10多人。老伴儿住了18天院,我劝退了近30人。我有时间就去走廊讲真相,讲自己得法前和得法后的巨大变化,讲我老伴儿起死回生的神奇,大家都信。有的人说:“看你都80岁了,一点都不象。走路那么轻盈,走的比年轻人都快。照顾老头这么好,这么耐心。我们相信你说的。”劝退的人有工人、农民、公务员、干部,他们大多都用真名三退的。也有什么都没加入过的,但也彻底明白了真相。谢谢师父的无量加持,给弟子讲真相的智慧,帮助弟子,使弟子无惧无忧,在任何场合都能救人。

老伴儿是被用担架抬上120急救车的,可是18天后,却自己走上六楼平安回家。

回家没几天,就和我商量想去外地亲戚家走一走。我就陪他去了外地,逛了一大圈,亲人们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我也借机讲了真相,劝人三退。

二、邪党害的老伴儿再次住院

从外地回来不久的一天,我和老伴儿去浦东商场逛了一圈。在回家的半路,他让我自己先回家,他要自己去社区退休办。我就在他身后不远处,悄悄的跟着他。见他先到二楼办公室,又上了三楼一个房间。关上门半小时,他也没出来。我正有点着急,只见一个人也去了那个房间,我就从门缝往里看,见老伴儿正拿着笔在写什么。

不一会儿,老伴儿出来时,就象变了一个人,和刚才不一样了。晃晃悠悠,跌跌撞撞的,走路不稳了,我急忙上前搀扶住他。回家时,老伴儿上楼也很吃力了,显的特别虚弱,脸色特别难看。我问他写了什么,他不回答。一头倒在床上,一句话不说,看样子是特别难受。我急了,就说:“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啊?你说话呀,你不说,我就找你儿子回来。”他就说:“他们让我去交党费。”

我一听,就来气了,人心也起来了,就斥责埋怨他,说:“大法师父救了你的命,你却去交党费!你知道你交党费意味着什么吗?你又主动跑到邪党那里去了。你都知道邪党迫害大法,人神共愤,老天都要灭它了,你还去给它输血……”我越说越来气。

见老伴儿的脸色更难看了,我一下子就知道自己错了,立刻给他道歉:“老头子,对不起啊!我错了,不该和你生气,还大吼大叫,我这是不善啊。我知道你也是不情愿的,是被他们逼迫的。你是怕不去交费,他们威胁给你停退休金,还用我来威胁你。你是为了保护我,才迫不得已做的。我不该责怪你,这都是邪党迫害你。咱们这个年龄的人,经历邪党的历次运动,深知中共的邪恶。我不该责怪你,我错了,我给你道歉啊!”听了我的道歉,老伴儿的身体不颤抖了。

我去给师父法像上香,给师父磕头认错。我说:“师父啊,弟子又犯错误了。我对不起师父的教诲,是弟子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弟子看老伴儿恢复的这么快,陪他出去见人就讲真相是对的,可是不应该在这过程中起欢喜心和显示心。弟子绝不允许邪恶利用弟子还没修去的人心迫害我老伴儿。他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也支持我修炼,帮助我做证实大法的事,还帮助同修修补了很多破损的大法书,还帮着讲真相救人。这次去交中共邪党党费,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对他的迫害。请师父为弟子和我老伴儿做主。师父啊,弟子知道自己错了。自己有漏却向外看,还责备老伴儿,我错了。”

老伴儿从社区回来后,一直心情很沉重。十多天后,他又住了医院,不会说话了,但心里明白。

我对他说:大法是慈悲的,你自己知道错了,就在心里给师父忏悔,请求师父原谅你,你再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请师父救你。医院只能治病,但救不了你的命。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了你。

我的孩子们也都知道这是迫害,他爸是被逼着交党费造成的。

老伴儿再次住進了ICU重症监护室抢救,第二天出来了,转到了普通病房。主任医师说:“这老爷子真是奇迹,又活过来了!”然而,这次老伴儿却不能下地了,生活不能自理,有时还大小便失禁,脾气也暴躁了,经常骂我。

有一天,老伴儿大便失禁,弄的裤子和身上都是。孩子没在跟前,我就给他擦洗。我从来没伺候过卧床不起的病人,不知道先从哪里下手收拾,把我忙的手忙脚乱,就从身体的一侧开始收拾,再收拾另一侧,速度有点慢。老伴儿不满意,骂我说:“你弄的这么慢,你个没用的东西,不会伺候人。手那么重,都把我弄疼了,你想整死我啊?你这是不想伺候我,是嫌弃我没用了是不?你给我滚!”

我微笑着,继续给他擦洗,没有和他辩解。同病房的人看不过去了,就说他:“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嫂也是80岁的人了,还整天伺候你吃、伺候你拉的。整天笑呵呵的,没说一句埋怨你的话,你怎么还能骂她呢?”

有个70多岁的老头说:“大哥,你多有福啊!我老伴儿走的早,都没人管我。你家大嫂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你,你该知足啦!”我老伴儿说:“她敢不好好伺候我?”我笑了,但是心里有点不舒服,嘴上却劝他说:“好好,你别生气了。生气对你身体不好,我不会弄,那我注意点,我手再轻点啊。”有人劝我老伴儿说:“你看你家老太太,那么大岁数还能照顾你,你这么说人家都不生气。你还想怎么的?”

我开始觉的委屈。晚上儿子替换我,回家后,我就向内找:伺候老伴儿还挨骂,这不都是好事吗?这不是去我怕脏、怕累和面子心吗?这不都是帮助我提高心性呢吗?我怎么不高兴啊?这里也有爱听好听话的心,爱听好听话的心背后,不是要回报的心吗?

老伴儿这次在医院住了九天,稳定后,就出院了。出院后,儿子们都正常上班,只是偶尔过来看看,或者周末过来。平时基本是我一个人照顾他。

刚开始回家的时候,老伴儿几乎一刻也不让我离开他的视线,一会儿喊我干这个,一会儿喊我做那个。尤其是到我发正念或者炼功的时间,他就有事儿喊我。半夜也几乎不让我睡觉,一会儿小便,一会儿要喝水,晚上我断断续续才能睡2、3个小时。几个月时间,我整个人瘦了一圈。

有一天,我突然悟到:这是邪恶用迫害我老伴儿的方式,也连带着迫害我,消耗我的体力和精力,我绝不能上邪恶的当。于是,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我老伴儿空间场的共产邪灵及操控我老伴儿不让我发正念、炼功,夜里不让我睡觉来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全部解体灭尽。

现在我能温柔的顺着老伴儿的心情和他商量着,用他能满意的方式照顾他,不惹他生气,用善心待他、伺候他。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向内找自己,找到人心解体了,他的心情就好了。半年以后一直到现在,老伴儿一天都没出现抽搐的现象。远道的亲属开车来看他,都说:“您病那么重,现在还好好的活着,真是奇迹啊!”

从老伴儿有病到现在,每周的大组学法我一次都没耽误,风雨不误。也趁儿子来照看老伴的时候出去讲真相。

我深深的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加持着我、看护着我。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您给予弟子的一切,弟子无以回报。我唯有修好自己,才能不辱使命,牵手众生,坦坦荡荡的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