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师父再造了我女儿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 * *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在大法中修炼的弟子,今年五十八岁。我有一个独生女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晚上家里没人时,我就带她到学法点学法,读《转法轮》,八岁的她得法了,只是没正式炼过功。

长大后,女儿看到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渐渐远离了大法,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保护她,她也始终站在正义一边,帮助大法弟子。结婚后,她彻底过上常人生活。一天,我问她:“大法这么好,你还炼不?”“不炼了,好日子我还没享受呢!”她说。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女儿下班回到家,蹲在地上,就起不来了。只见她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丝。起初我以为她这阵子感冒,天天吃药,没有大碍,就把她拉到沙发上躺下。我发现她呼吸急促,神色很差,好象只進气不出气的样子。

“孩子,快求师父吧,只有师父能救你!”“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女儿艰难的说着。我们想带她去医院查查,她不肯,说太累了,睡一夜,可能就好了。

第二天,我感到她的状况依然和昨天一样,就问她爸:“她是炼功人吗?”丈夫答:“不是!”又问孩子:“让你爸送你去医院看看吧?”“妈妈,送去也没用,我不是到了医院就能好的,進了医院就难出来了……医院也治不了这个病。”

八月二十六日,我丈夫把女儿送進医院,化验结果,血小板只有两个单位,而正常人是三百个单位。院长对医生说,病人随时可能死亡,这种病人目前在我市没有看好的。院长让我们准备钱,立即转院,并联系救护车,亲自带上医护人员,护送女儿去省立医院。

当晚,女儿被送進了省立医院重症监护室。我对女儿说:“别忘了求师父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态,不修炼的丈夫六神无主,我说:“别怕,我们有师父管。”

紧接着,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要家人守在监护室外,别离开。看着监护室外的临时床铺挤满了人,我们只好带着三岁的小外孙来到一楼挂号室门前的铁椅上休息。望着趴在丈夫身上已睡着的孩子,想着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女儿,看着丈夫一再催我快点躺下的那双疲惫的眼睛,我又怎能睡着呢?

女儿有了孩子后,女婿协同恶人迫害大法弟子,在女儿月子里,我们母女间通话,被他全部录音;女儿给孩子唱大法弟子的歌曲,也被他录下作为要挟。女儿产后十几天,他就不顾女儿剖腹产的伤口还流着脓血,找茬将女儿从床上推到地上,把小婴儿扔到她身上,让她母子“滚!”若女儿不带婴儿走,就真的将孩子举过头顶要摔。电闪雷鸣的深夜十二点,冒着大雨,我们把女儿和孩子接回了娘家。

想着女儿离开大法后做人的悲苦,师父还要她吗?她要怎样,才能度过这生死关呢?

紧接着,不断传来“十七床医生找!”“十七床交钱!”進重症监护室,就是在病危通知单和各种治疗方案上签字,我们每天守在监护室外,等来的就是这些。

我女儿痊愈回家后,写下了她在重症监护室的经历:

晚上,我住進了重症监护室。那里不让家人陪护,也不允许带任何私人物品。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感觉周围都是黑的。夜里,我开始喘不上气来,护士过来抽血,针头插進血管里,抽出来的全是空气。反复几次,医生说不抽了,这个人没有血。

此时我心里翻江倒海的难过,人救不了我啊,我不想死,我想到了法轮大法师父。师父,您一定有办法的,您一定有办法的。我已经开始迷糊了。

(注:大夫会诊说,女儿可能是甲亢引起的血小板减少,长期服用药物引起的急性肝衰。每一科医生来会诊,都对我们夫妻说:人随时会没了,除非有奇迹发生。我告诉他们:一定有奇迹发生,因为我们有信仰,有师父管。)

女儿在康复记录中还写道:

前四次血桨置换对我来说不起任何作用,医生天天让我父母做好思想准备,说我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到了第十二天,晚上,妈妈進来探视,告诉我,生命是轮回的,问我想不想见见孩子,我说不见。我不放弃求生的欲望,当时我看到周围病床上的人全部都是在透明的长方形盒子里。我坚信慈悲伟大的师父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不断向师父忏悔:师父,我错了!我错了!我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做了太多人之常情却又是修炼人坚决不能犯的错误,我损的德太多了,人没有德,还怎么能活呢?但是这一辈子好遗憾:我从没认真修炼过,我不是关没过好,而是走近大法,没進大法的门,我好后悔。求求师父,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吧!我一定好好修炼,带好大法小弟子,坚决不犯不该犯的错误……

终于,第五次血桨置换(医生说这是最后一次),护士小姐喊:“十七床血小板上来了!今天三十多啦!”整个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很兴奋。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啊,我在心里不断的感恩师父。

同时,B超检查发现我的胸腔、心脏里全是积液,医生说是血水,靠自己吸收很困难,放血吧。胸腔引流的时候,我的血氧饱和度开始下降,呼吸困难,大小便失禁,四肢开始不受控制的乱颤,感觉生命到了尽头了。

有些话再不说出口,就没有机会了。我不顾周围忙碌的医生和护士,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求李洪志师父救我!您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我戴上了无创呼吸机,插上了导尿管……终于,我再次睁开了眼睛,又看到了这个世界,我的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再造之恩难以表达的感恩。

后来,护士在给我输血的时候,问我:“你怎么知道那句话的?”我告诉她,我小的时候,别人和我说过法轮功可以救人,这是真的。

最后一次放心脏血水的时候,我靠在被子上,清晰的听见天空中一声炸雷(事后证实是晴天),我知道我终于不用死了,师父为我挡住了,我要赶紧回家学法炼功。第十六天,我出了重症监护室,第十九天,我出院了!

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师父再造了我女儿!如今我们母女在修炼的路上互相帮助,救人的路上互相配合,发挥着自己应有的作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