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八旬老翁:大法在迷世中度人

更新: 2021年06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出生在山区的一个县城里,今年八十三岁。清朝末年,我家祖上修了几条街巷,供后人住用;祖上也给县城修了桥、修了路;也建了小学,供给后人免费读书。我家附近有几座庙,我总喜欢到那几个庙里去,因为庙里有千里眼、顺风耳等神仙的像。

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我是某大学的退休职工。去年夏天,我到学校退休处领取物品。退休处的一位领导认识我,她曾在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初期到过我家,叫我不要修炼法轮大法,我给她讲过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我去学校退休处时,她对我说:“某某老师,你已经八十多岁了,可你的头发是黑的,脸色白里透红,你要活到一百岁!”我到市场买东西,学校同事碰到我,都说:“你都八十多岁了,还来市场买东西?”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病魔缠身。戴老花眼镜,且有散光;患有十二指肠溃疡,还有慢性萎缩性胃炎。医生说,慢性萎缩性胃炎有变癌症的可能,我的思想包袱就很重。我天天靠吃药缓解这些病症,我吃了几十年的药。

邻居院长说,他愿意为我做外科手术。可是我想:父母给我的身体,我只有爱护。不到非做手术不可时,我就不做。我脚底还长了鸡眼,走路脚痛,经常去街上摆摊人那里,让他给我挖鸡眼,要不就贴鸡眼膏药;到了冬天,我的头上就要戴帽子。

一九九四年的一天,我在书店里看到了《法轮功》这本书。书里讲到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我感到很震惊。于是,我就按照书中法轮大法师父所讲的法理,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没想到,我的胃病彻底断根了。眼睛老花眼、散光不存在了,不用戴眼镜了,书上的小字也能看清楚了。

之后,师父帮我清理了身体。我拉肚子,拉的是脓中带血的东西。从此以后,我吃冰糕等冷食品,胃肠完全正常。我无病一身轻,精力旺盛,也不用戴眼镜了,视力就象年轻时一样。

在炼静功双盘时,我看见脚上的鸡眼象一根根针一样,从脚内往外冒出。从此,鸡眼没有了,脚不痛了,走路轻松。冬天也不用戴帽子了,也不用靠涂万金油来提神了。我的脸色白里透红,没有病的感觉真好。

我妻子是医生,看到我修炼法轮大法无病一身轻,她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收红包了。

我的大儿子曾染上吸毒毒瘾,花了几十万元,也没戒掉他的毒瘾。那时,我已经得到了大法宝书《转法轮》。我对儿子说:“命是你自己的。你想要你的命,你就抄《转法轮》。”他就抄《转法轮》,边抄,边全身发热。他的毒瘾就这样戒掉了。

他的儿子即我的大孙子,都长的很大了,还不会说话。带他到重庆医院去看,可是医不好。后来我想,法轮大法的威力大。吃完晚饭,我领大孙子去坐公交车,让他听大法音乐《普度》,他喜欢听。

后来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孙子也愿意听。最后,他就自己念。再后来,我念《论语》,他跟着学,跟着背。大孙子说话正常了。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我修炼法轮大法,家人受益了,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受益。我就在单位播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教功录像给大家看,我义务教功,来学大法的人很多。放寒假、暑假,我就去外地,包括我自己的家乡去洪法,让更多的人受益。

“你们是我们的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我和重庆的大法弟子到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到中南海上访。我被中南海的警察电击了四十分钟,满屋都是被烧焦的焦肉味。

我心中默念师父的诗词:“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我就走了出去。一看,自己全身正常,真是神奇!

后来,我单位派人去北京把我们劫回重庆。来抓我们的这些人,坐在一起就是打扑克牌,吵吵闹闹,声音很大,吃零食把地上搞的很脏,被火车的乘务员警告。我们大法弟子所在的车厢整齐、清洁,特别安静,受到列车员的称赞。下车时,有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在我面前竖起大拇指,说:“你们是我们的希望。”

从北京回到重庆后,我被非法关押在重庆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看守所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警察问我:“你为什么要到北京?”我说:“法轮功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我们在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最后做个超常的人。我原来有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萎缩性胃炎,在医院治了二十多年治不好。修炼大法后,全好了。这多超常啊!”男警察说:“那你的师父是大神,你是小神喽!”

因为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大法的迫害中,我被非法关進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受迫害。

青年学生背诵大法

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有个大足县的青年吸毒者,是个大学生。他的床铺与我相连,他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有一天,他对我说:“你能不能把法轮功背一段给我听?”我说:“行。”我就背《论语》给他听。

我背完后,他说想记下来。于是,我背一句,他记一句,我全部背完,他全部都记下来了。都记下来之后,他对我说:“大法把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天,单位退休处的党委书记带了一个人来看我。狱警就把我带到门口,跟书记见面。学校书记严肃的对警察说:“你怎么把我们学校的好人关在了这里?”警察无言以对。我退休前,学校评职称,大家争夺激烈。唯有我不争。

时任学校党委书记问我:“你要共产党,还是要法轮功?”我果断的说:“我选择法轮功。”

法轮大法的威力真大

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开始时,我有怕心,我就经常背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我先从亲戚朋友入手,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我就利用买东西和外出时讲真相。现在,路上碰到的人、车上遇到的人,我都能给他们讲真相了。我平时注意让自己的心态要稳,要多学法,正念强。讲真相时要心生慈悲,心平气和的讲,效果比较好。

我有个远房亲戚,家住广东省陆河县。一天,这个亲戚来我家,见面后,他有气无力的说:“我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不好。我家里人已经给我买好了墓地,买了一口棺材,还做好了寿衣。我将不久于人世。”

我先请他听大法音乐《普度》。我问他:“好听吧?”他说:“好听。”我又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听的很认真,也顺利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告诉他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答应了。他再次来我家玩时,他的身体已经变的很好了。

我的一个亲戚是客家人,家在广东省的农村。一天,他见到我兴奋的说:“你给我的这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可真灵!”我问:“怎么个灵法?”他说:“我骑摩托车,在路上不小心连人带车摔到了悬崖下。摩托车摔坏了,我却没有事。”

那是一个多月前,我见到这位亲戚时,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说:“我什么都没有参加,我不相信这些。”我说:“你天天骑摩托车在外面跑,有危险。我送一个真相护身符给你,保个平安吧!”他还说他不相信这些。我说:“我们是亲戚,我不会害你的。你把护身符放在钱包里,随身带着,不妨碍你干任何事。”他收下了。没想到,法轮大法救了他一条命。从此,他全家四口人都相信了法轮大法好。

我妻子是医院放疗科的医生。她有个同事是技术员,我叫她郑三妹。有一年,我碰到郑三妹,她面呈黑色。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自己得了肺癌。我告诉她真心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会好。生死关头,她马上就接受了。

过了几个月,我再见到她,她的脸色正常了。又过了两年,她的脸色白里透红。法轮大法的威力真大!

我有个亲家是空军的师级干部。有一年,我得知他進了重症监护室,我就去看他。我说:“你若想病好,我说一句话,你同意的话,就眨眼睛表示同意。”我说:“我帮你退出中共的组织吧?”他眨了一下眼睛;我说:“你愿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他又眨了一下眼睛。

第二天,我又去医院看他,他已经出院了。现在,他健康的活着。

人出生在世上,是个迷的空间,看不到真相,所以会做错事,有生老病死的存在。大法正在迷世中度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