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后反思自己的修炼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大法中修炼二十二年,经历了那么多坎坷和魔难,有过懈怠,也有过精進,期间也出现过很多的神奇,在师尊无时不在的点悟和保护中走到今天。我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就是讲清大法真相及救度世人。我把自己最近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并从中吸取教训。

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小叔子来电话说弟妹王杰住院一周了,今天检查结果是肝癌和肺癌晚期,医生告诉他,弟妹最多有三个月的时间。小叔子家在外县农村,家里经济很困难。我暂时走不开,就给丈夫两万元钱去外县看望弟妹。

弟妹六月十五日转到北京协和医院。六月二十日协和医院的检查结果是:除肺癌和肝癌外,还有骨癌、淋巴癌及宫颈癌!估计协和也无能为力了。六月二十五日家人只好把弟妹带回家。此时她已经不進食了,这一个月中瘦了二十五斤。

听到消息我立即准备了大法真相资料,包括下载了真相的视频播放器和u盘及小喇叭等急忙赶到小叔子家。

他家里来的人真多,其中有给弟妹量身做寿衣的。看到弟妹卷曲的身体,失去弹性的皮肤贴在凹凸的骨头上,我的心里很难过。大侄告诉我,她妈妈昨晚腰、腿、胯骨都痛,一夜没怎么睡觉,不到两个小时就得吃一次止痛药。我告诉大侄:“我一定救她。”

我先去小卧室发了半个小时正念。

弟妹床前还有七位亲属,都是她娘家的亲人。我自我介绍说:婶婶、弟弟妹妹们,我是王杰的大嫂。我们都是王杰的亲人,谁都希望王杰的病好。可现在人已经治不了王杰的病了。我今天赶过来,就是要告诉大家一句话,那只有靠神了。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只要大家真心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求求法轮大法师父救救王杰,王杰就会好起来的。

说完我分给每人一张大法的护身符,同时我把笔记本电脑打开,让几位亲属看共产党宣言文本,认清共产主义是个幽灵,幽灵就是鬼魂,是魔,是反神的,也是反人类的。它把人对神的信仰说成迷信,用流氓欺骗手段绑架了十四亿善良的中国人。就连六、七岁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都得让他们举手向天发誓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一切力量!入过共产党、共青团的就要你为共产党贡献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我讲了中共七十年来作孽多端,杀人无数。

人不治天治!我让大家看贵州藏字石,劝大家快快退出党团队。在场的亲友都三退了。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客人都走了,就剩下家里人。全家人以前就三退了。我正式跟家人重复了我的意愿,希望全家人树立起一个信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心底里求求大法师父救救王杰。同时我把小喇叭打开,放在弟妹的枕边,让弟妹专心听师父的讲法,只要是清醒时就听,告诉她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时念。大法无所不能,相信大法师父就会管你。

弟妹知道我们家族中除我还有一位婶婆修炼法轮功。在我和婶婆身上发生的神奇事例太多了,81岁的婶婆鹤发童颜,德高望重,我告诉弟妹,再有一周婶婆也从外地赶回来。

我对弟妹说:你的人缘多好,在这个屯子里你是出名的能干,你的现状牵动着众人的心,你如果能够闯过这一关,那你也是在证实法轮大法是超常的宇宙高德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到那时得救的可不是你一个人,你可牵动全屯的人。我以前与你们讲我修炼的一些神奇的事你们都不相信,但你好了有谁敢不信呢。

小叔子说:“大嫂,王杰好了我也修炼法轮功。”

当天夜里我住在弟妹屋里,以便近距离发正念。前半夜我背法,夜里十一点半,我开始发正念清理弟妹的空间场。弟妹没睡着,还很安静。我发出强大的一念:铲除弟妹空间场内一切病魔及死神,求师父加持救救弟妹。早上我在院里炼功,大侄到我身边高兴的说大娘,真神了,我妈一宿没吃药也没听她喊,谢谢大娘。我说快谢谢大法的师父吧。只要我们大家齐心求师父救助,神奇还在后面呢。

吃早餐时,弟妹坐起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谢谢大法师父给我力气,我可能死不了了。”小孙子高兴的喊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家里不断的有邻居,朋友来探视,好在时间都错开了,我能够有充分的时间向客人讲真相,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让他们看贵州藏字石,看《共产党宣言》的文本,让他们明白共产主义是来自西方的幽灵,看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盛况。就一天十四人三退,也都接受了大法真相护身符。

弟妹偶尔也和来看望她的人说念“法轮大法好”她有点力气了,敢翻身了,也能吃一点饭了。

晚餐弟妹喝了半碗米汤,脸色也有点变化。我的欢喜心起来了:“以这种方式救人来的真快!”这一天在我很放的开,但小叔子却非常紧张,因为他的怕心很重。我决定第三天离开,晚上我又一次为弟妹发正念,十二点多我看弟妹坐起来往床边移动,我轻声问;你要上厕所吗,这时她的儿子立刻出来抱她,因为座便在她的床脚处,她却说:“扶我去卫生间吧,不能影响你大娘。”可卫生间是在厨房的后面,得穿过走廊和厨房呢!

我立刻合十谢谢师父对弟妹的加持。

第三天早上我告诉弟妹,从昨天开始,大法师父已经在管她了,师父就在她身边。我说:“有什么事你就和师父讲,师父会点悟你。”我给她背诵了师父的法:“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我说,我亲眼目睹你两天两个变化,恢复阶段你要反省自己,对自己做过的不符合真善忍标准的事向师父忏悔,以你亲身的体会去证实大法。我回家去收拾一下,隔两天来看你。

回家的第一件事是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第四天的上午十时,小叔子来电话要我过去陪外地来的亲属吃饭,我要求亲属到我家来,因为我家走不开。不到半个小时孙子开车来接我,无奈只好去了,在我家门前小区的主路与工农大街的十字路口处,我们的车已经开过马路中心线,我看到一辆白色的轿车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坐的副驾驶位置冲过来,瞬间将我们的车撞翻(侧翻),轿车冲出去二十多米才停下来。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和孙子已经齐刷的坐在地上,身下是破碎的车门,前挡风玻璃也碎了,孙子的安全带还在,我没带安全带。路边的行人大喊,来人那,快把车立起来。我急忙喊,等我们爬到车座上再立。由于左侧车门打不开,我们从右侧车门出来,看到我们车在旋转九十度后侧翻,左侧车体漆基本磨光。白色轿车车头破损严重。

众人围了过来,担心我们伤的怎么样?我大声说:“没事,谢谢法轮大法的师父救我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留下孙子在现场我打出租车走了。到弟妹家我非常镇静,轻松的与亲属们交谈。亲属看到弟妹状态还可以,也鼓励弟妹就相信法轮大法。寒暄几句就起身去饭店。弟妹执意要下地送客,在儿媳妇的搀扶下,真的把大家送到门口。

当我最后一个登上车门时,小叔子拉我下来,轻声问;大嫂你怎么样了。我说没事,他说车祸现场来电话了,交警队要车祸现场有关人员出具身体检查报告才能认定责任。我说你放心,有大法师父保护,孙子和我都没问题。

当送走亲属之后,我给婶婆(同修)打电话,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婶婆当即给我指出:“你有很强的三个执著心,第一是定位错误;第二情太重,心太急,破坏了常人的理;第三你有欢喜心。你一定要静下心来好好找一找。我后天可能回去。”

这一宿,几天来的疲惫,加上车祸,全都找上来了,浑身散架了,骨节都疼,打坐腰也直不起来,腿也盘不上了,我靠墙单盘,找这几天所经历的点点滴滴,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漏叫旧势力钻了空子。

婶婆说我“定位错误”,我猛然想起我说的一句话:“我一定救她。”说这句话时的我带着强大的气势,让人感觉我有本事,能把弟妹从鬼门关拉回来,忘记自己只是个修炼人,忘记师尊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对自己估计不是过高而是根本上就错了!也是对师尊、对大法最大的不敬!

当我背《转法轮》第二讲时,师父讲:“人自己的业力就得自己还,谁都不敢破坏这个理的。个人在修炼过程中,可能他出于慈悲偶尔帮助人一下子,但那也只不过把病往后推了一下。你现在不遭罪以后遭罪,或者给你转换一下子,你不得病你丢钱、遭灾,可能是这样。真正能做这件事情的,一下子把那个业给你消掉了,那只限于修炼的人,而不能给常人做。我这里可不是在讲我这一家的理,我是在谈我们整个宇宙的真理,我在谈修炼界的实际情况。”[3]

我悟到我在给弟妹发正念时“铲除弟妹空间场内一切病魔及死神”,无形中破坏常人的理了,以致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魔难。看到弟妹病情略有起色,当时还想:“以这种方式救人来的真快!”这一念是强烈的欢喜心。师父讲:“我们所有的炼功人千万注意不要在常人中表现很失常。在常人中你不起好的作用,人家讲,学了法轮大法怎么都这样,这就等于破坏法轮大法的声誉,千万注意这个事情。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3]

通过四天的经历,我深刻体会到:大法弟子正念足,说出的话都在法上,那讲真相救人才能显现出力度,旧势力就没有空子可钻,为什么要等到魔难临头,被逼着、赶着修才去这些人心,而平时不主动去修呢?我发现,根子上的问题就是不信师、不信法,把修炼这么严肃的事情当儿戏。这是对自己修炼、对众生不负责任。师父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让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师父为弟子能修炼返回去,操尽了心。我们只有认真学法,真正悟到师尊讲的法理,才能做好。

弟妹还在往好的方向恢复。我要放下一切执着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事事对照法实实在在的去修,做个真正的师父的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