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俎代庖带来的后果

更新: 2021年05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前阶段重温了师父《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日本同修的提问及师父的解答。从中使我悟到越俎代庖带来的后果与同修们交流,如果有不符合师父法中要求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先回顾一下师父的一段讲法:

“弟子:日本人同修说现在的环境使他们很难容進来。他们希望中国人同修不是自己在前面做,而是辅助日本人同修的修炼,但很难交流的通。

师父:是啊,如果日本同修提出这个问题来,那就更该注意了。我觉的,日本和韩国,那就很鲜明的对比。韩国是韩国当地的大法弟子起主导作用,所以做的,你看局面,救人的力度,都很强,在社会上真的是起作用。日本,就是华人大法弟子在起主导作用。很多日本当地的应该得法的人,可别影响他们走進来。我是看到了这么个情况,但是每个地区也都有自己的难度了,有问题大法弟子你们互相就应该想办法怎样把它解决好。
  如果是因为这些方面使日本大法弟子走不進来,那才是问题了。你日本的大法弟子是救日本人的。当然了在反迫害中,对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大家都会发声,去制止、揭露迫害,这是我们的责任,那主要的你不是救人嘛,当地的还要救当地的人哪。”[1]

多年前在我们这里各个区县,都有很多有能力做好自己本地区各个项目的协调人。自从有了所谓的营救协调项目组,逐渐的许多事情,自觉不自觉的,只要有同修被绑架,送到拘留所、看守所,或者被派出所、构陷到检察院,各个县区就要找这几个协调营救的同修做这件事情。这几个同修无形之中就代替了其它地区同修做各自本地应该自己做的事情。

在不断的修炼中,我越来越体悟到,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应该是同修们自己学会做事,应该是当地能做的就当地去做。如果发生了被构陷、绑架急需要做的事情,牵扯到外地,外县的同修,他们实在做不了,找我们哪一个人或几个人,也只是协调他们自己去做,不要越俎代庖。同修们也不应该依赖任何个人或几个人。否则就打乱了师父给每个弟子,或者某个地区同修安排的应该走的路。

如果代替了他们那个地方应该做的事,当地的协调同修或者其他同修,就会对代替他们做事的同修有意见,除非当地同修实在没有能力去做,有能力的就一两个人,或者两三个人,及时就把事情解决了,就是赶在最佳时间去做,才会把被绑架的同修很快要回来,或者减少损失。邪恶因素想利用警察或者构陷迫害同修的目地也不会达到。

如果最佳时机错过了,参与的人多了,有时不一定会马上就把事情解决好,反而使事情复杂化,参与的人越多,你有这个想法,他有那个想法,或者在写真相粘贴、真相信时,改来改去的,耽误了时间而让邪恶钻了空子,不但使应该救度的众生救不了,同修回不来,还使我们自己陷在了邪恶因素当中出不来,只有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才会使我们做起事情来事半功倍。

每个地区或者同修,都有师父的法身在管,师父对每个同修也都有安排,如果我们打乱了师父的安排,我在我这个层次上对法的理解是,我们反而做了坏事了。还会使其他同修有了依赖心。而被依赖的同修事情做的越多,也会产生出欢喜心,瞧不起别人的心。不做这件事的同修,只要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就会互相之间有矛盾,不服气、不平衡、瞧不起、看不上,相互指责、埋怨、扯后腿、不配合,才会出现不应该出现的所谓间隔。

不能真正按照师父要求的向内找,修自己,才会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会使同修之间间隔越来越大。也不是说哪个地方有什么事了,非得当地同修去做,其它地区县的同修就不做了。每个同修都不应该把自己当成局外人,都应该把自己放在其中。或者在某件事情发生后,自己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比如,我们自己感觉我能发信,那我就找找这方面的真相信或资料去邮信;如果觉得我只能发发正念,那我就认认真真好好的发正念,不是敷衍了事;我能找到被绑架同修当地各公检法司、派出所、看守所的电话地址,我就找电话地址,发到信箱里,我能打电话,我就打电话。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能行动起来,把自己能负责的范围负责好。不是说我也不是做这个项目的,我不会做什么,就与我没关系,没有我的事了,不然也体现不出来我们是个整体了。

一九九九年大法弟子被迫害初期,哪个地区也没有什么项目组,各个市县区同修也都做的比较好,都没有参照,而且那时同修谁也不依赖谁,也没有谁去想那是你们地区的,那是你们县的。同修们的心都是比较纯净的,不论哪个地区同修出现什么事情,都能把其当成自己的事。心心念念都是想着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是个整体”[2],“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能为别人着想,互相之间很少有任何想法、隔阂。都有想把事情做好的想法,相互之间都能包容、谅解,虽然也时有矛盾发生,但是因为那时同修们学法好,能够认真学法,静心学法,发好正念,不走形式,所以才能够在遇到矛盾时及时向内找,修自己。

而那时做营救同修的几个人,无论做什么,很少有指责埋怨、教训人的。每一次去哪里讲真相没做好,回来就学法、发正念,总结为什么没做好。即使有些地区被迫害的很严重,也没有象我们现在这样相互埋怨、指责、扯后腿、发牢骚、看笑话的,或者麻木的就象与自己无关似的。甚至都到了谁也不爱理谁的地步了。

有一阶段,自己也陷在其中,被带动的不向内找,修自己,做事的同修之间也有了间隔,感觉同修们对我不公平,几个同修同时对着自己说了什么,感到他们对自己只是指责、埋怨、教训,心里产生了不平衡,只想听好听的,不想听不好听的,妒嫉心,怨恨心也起来了,有些事情明明知道已经偏离了法,说了几次,因为自己对同修有了不好的心,自己说话也不在法上,也没人听自己说什么,自己就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想远离同修,往后退,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

虽然去学法小组学法,也已经是在走形式了。从根本上讲,那时的我,只想着自己是受到伤害的,即使是去了学法小组,也没有静心学法,好好发正念,学完法马上就走人。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好象什么事情都与自己无关。

到了后来几个地方同修同时出了很大的事情,几个资料点被破坏,损失了不少大法资金、大法资源,几个同修被迫害的流离失所,还被所谓的取保候审,还被迫害走了一个同修,我真的感到自己愧对师父,愧对同修,愧对我们应该救度的众生,对同修是不负责任的。

痛定思痛,我要把这件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各个地区县的同修都不要再依赖开车的同修,技术同修,能够自己做的事情,就要当地解决,自己学会去做,小面积的去做,不再依赖同修,让他们都能够有时间多学法,发好正念才会有法的力量,法的威力 ,才能救了人,任何事情没有师父谁都做不了。有很长时间,几乎想起此事我就会痛心疾首,曾经哭过多少次。可是已经无法挽回。

最近阶段我一直想把此事写出来,因为感觉自己心性还没有到位,写了几次都放下了,不想再写。从去年十月到现在,一直拖了这么久才写出来。请同修们千千万万不要再被旧势力利用,钻空子了,让我们都能够真正的把师父给予我们向内修,找自己的法宝运用好。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遇到问题时能够找自己的原因,多为别人想想,修自己,向内去找,少看别人的不好,事事能按照我说的去做,其实你们就在精進之中了。”[4]

珍惜同修,珍惜自己,把师父给我们延续来的时间,好好利用起来多背法,多学法,静心学法,修好自己,才有能力救度我们要救度的众生,修不好自己,不向内找、向内修,就没有法的力量,没有威德,怎么能救了众生。也解体不了众生的业力,也融化不了冰山。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