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局长祖文光遭恶报落马

更新时间: 2021年05月0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据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天津消息;原天津市司法局局长、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局长、市政法委专职副书记祖文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查。

祖文光,男,一九六二年十一月生,河北抚宁人,一九九六年五月任中共天津市司法局政治部副主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后任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副政委、政委、党委书记、局长;

二零一零年八月任天津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市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二零一四年三月任天津市政法委专职副书记;二零一九年三月后任天津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主任委员等闲职。

祖文光在政法系统浸淫长达40年之久,仅任天津市监狱管理局政委、局长就长达12年,全程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九年退居二线,却没逃过落马的下场,这是他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祖文光在任职期间,积极执行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纵容天津市监狱系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三挺一瞪”分“罚站”和“罚坐硬塑板凳”两种,两种酷刑各自对“挺腿”有特殊要求,“罚站”要求脚跟必须要靠墙根,之间不能有缝隙,否则包夹人就打,地锚酷刑、灌食、毒打、罚站等酷刑,甚至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案例(一)法轮功学员李希望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

李希望,男,49岁,天津市河北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十二月二十一日,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李希望被劫持到港北监狱(现更名为滨海监狱)。仅仅11天,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李希望就被“地锚”酷刑迫害致死。七月二十九日早上,警察通知李希望家人,声称李希望在当天凌晨“因急病抢救无效死亡”。

酷刑演示:地锚
酷刑演示:地锚

李希望因为不放弃信仰,在港北监狱狱警张仕林的暗示、授意下,被酷刑折磨致死。遭受地锚酷刑时,双腿之间的角度达到130度,双腿撕裂般的疼痛难忍,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手脚紧锁。另一只脚紧紧铐在另一个地环上。

此前,已经有家属对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局长祖文光反映过港北监狱使用“地锚”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先后有近十位遭受过港北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家属聘请的律师调查港北监狱的犯罪行为时,为发生过的酷刑迫害犯罪行为作证,控告和投诉港北监狱。祖文光为求高官厚禄,对家属反映的迫害情况不仅置若罔闻还继续推动迫害政策、纵容监狱惨案发生。

案例(二)法轮功学员朱文华被活活打死

朱文华,男,大专学历,54岁,是天津市国际暖通设备有限公司业务员。二零零三年五月,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天津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朱文华被非法超期羁押了十个月,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法院下判决书将朱文华非法判刑8年并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迫害。

朱文华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曾受到恶警非人的折磨,脊椎被打断,一条腿打折,他拖着一条腿走路,落下终身残疾。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朱文华在天津港北监狱被恶警与犯人一起活活打死。当日深夜,监狱通知朱文华家属,谎称朱文华由于心脏病发作当日死亡。家属接到监狱通知后来到医院,朱文华遗体周围有恶警严守,根本不让亲人靠近、查看。

据知情者透露: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天津市港北监狱的刘超队长指使服刑人员从下午一直到晚上6、7个小时的残酷摧残将朱文华活活打死,朱文华死不瞑目,双眼圆睁。在场的恶警、犯人吓坏了急忙拿被子搭着朱文华送往医院,大夫、恶警用各种办法都没有合上他的双眼。

七月二十二日,警察让犯人把储物室的监控拆掉,要求他把拆掉监控后墙上留下的痕迹用白灰糊上,让人看不出储物室里以前曾经装过监控器,来销毁迫害朱文华致死的监控录像。然后对外谎称存物室没有监控,很多进过储物室的人都可以证明储物室以前是有监控的。

案例(三)法轮功学员薛桂清被天津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天津市武清区高村乡牛镇村法轮功学员薛桂清,于二零零四年二月被非法关押,冤判四年,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薛桂清在监狱拒绝写“悔过书”,并绝食抗议十个月。时任副大队长的李红指使四名犯人进行包夹,二十四小时铐着。强行灌食后管子二十四小时插着,手脚被铐着,不许上厕所,强迫在室内解大小便,有时来不及,只好拉在裤内或床上。冬天她被冻得浑身发抖、脸紫青,也不许盖被子,有时狱警灭绝人性将衣服扒下,还吹着电风扇。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天津女子监狱通知家属,将被迫害的体重只剩下五、六十斤,奄奄一息的薛桂清接回家中。两天后,薛桂清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案例(四)法轮功学员徐雪丽出狱前三个月被强迫输不明液体 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徐雪丽于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天津女子监狱中曾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徐雪丽出狱前三个多月,突现心脏病症状,被送到监狱新生医院强迫输液,不明液体刚输进血管,徐雪丽感觉头象炸了一样,眼睛都要冒出来了。从那以后精神状况越来越差,大队长狱警张燕强迫她继续吃药,徐雪丽非常害怕那种使自己非常痛苦的不明药物,包夹犯人送的水里经常有不明沉淀,吓得徐雪丽水都不敢喝。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狱时,只剩77斤的徐雪丽被两个人架出监狱,随后出现严重精神病症状,感觉自己脑袋里有摄像头,不敢看东西,怕看到的东西被摄像传到邪恶警察那里。从而伤害看到的人,脑子没完没了的给她放录音,感觉有东西在身上爬。每日极度紧张、恐惧,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迫害成这副样子,非常难过。母亲流着眼泪说“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案例(五)法轮功学员张桂云被迫害的枯瘦脱像 张桂云哭诉:很想活着出来

法轮功学员张桂云在天津女子监狱遭迫害出现萎缩性胃炎症状,人瘦得厉害,精神状态很不好。二零一一年八月份监狱方面突然不让家属接见,九月份仍不让接见。家属找到监狱长、大队长,和他们理论,他们怕事情闹大,就将张桂云领出来。家属看到她被迫害的很厉害,瘦的已脱像。她哭着说:很想活着出来。

当家属想问她怎么不好受时,电话即被监听的狱警掐断。家属确信她已在监狱中受到虐待,才导致出现的情况。

案例(六)法轮功学员平玉荣肺积水严重 狱方表示等人不行的时候再保外

宁河法轮功学员平玉荣原是一位精明、能干、健壮的人,可是在天津女子监狱近五年的牢狱迫害,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身体状况极差。二零一三年四月,她被迫害致肺积水严重,并伴有低烧,据说抽出积水1500毫升。她拖着两条腿缓慢走路,每迈一步都非常痛苦,脸色苍白,精神憔悴,双目呆滞。据医生讲这种病如不及时治疗随时有生命危险,何况监狱环境恶劣,当时平玉荣的情况非常危急。单就监狱主动通知家属来看,平玉荣病情严重,狱方怕承担责任才先告知家属。亲属要求监狱放人,狱方的答复是“等人不行的时候才能办保外就医”。

案例(七)法轮功学员江丽丽门牙被打掉,体重降到五十多斤

江丽丽,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五日遭绑架后,被邪党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江丽丽遭监狱恶警残酷迫害,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据悉,江丽丽的门牙被恶徒打掉,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多斤下降到五十多斤,仅剩下皮包骨头。即使这样,恶警还经常将她关小号、不许家属探视,也不许保释。

祖文光在任天津市政法委专职副书记时,积极推动迫害政策、贯彻执行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操纵公检法司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盯梢、电话监听、网络监控、绑架、抄家、关押、冤判。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统计,二零一五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共计475人(771人次),其中:绑架抄家373人次;非法拘留188人次;骚扰121人次;非法庭审37人次;非法批捕25人;被冤判20人次(其中1人一审、二审);迫害致死3人,被绑架骚扰后流离失所3人;绑架骚扰后失踪1人。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六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共计244人(399人次)。其中:绑架、抄家160人次;非法拘留95人次;骚扰59人次;非法庭审31人次;非法判刑31人次(其中六人一审、二审);非法批捕14人;失踪、失联6人;绑架后劫持入狱2人;迫害致死1人。二零一七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共计375人次,其中非法判刑28人次(包括二审维持冤判4人);非法庭审33人次;非法批捕23人;绑架抄家130人次;非法拘留88人;骚扰68人次;迫害中离世3人;迫害中流离失所2人。

天津监狱无法无天的肆意妄为、视生命如草芥的迫害行为,其背后打气撑腰的是中共治下的天津监狱管理局。对天津市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关押、冤判的迫害恶行,其背后打气撑腰的是中共治下的天津市政法委。由于篇幅有限,祖文光在任其它职务的恶行就不一一列举了。

害人者就是害己者,这是善恶有报的宇宙规律。祖文光表面是政治角逐中被剔除,实质是他作恶多端的报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