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弟子身边

更新: 2021年05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一九九四年三月,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在石家庄举办的法轮功学习班。在前两天师父的带功报告会上,我被当地气功协会安排在会场讲台上的台阶口处,负责阻止人们上台接近师父、影响师父讲法。

我站在讲台的台阶口处,双手结印看着师父,静静的听师父讲法。我感觉时间静止了,空间静止了,静静的,只有师父讲法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师父讲法两个小时,我一动不动,双手结印站了两小时,我没有累的感觉。当时我象站在冰窖里似的,两腿膝盖以下冰凉冰凉的,但不觉的冷。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怕冷了。

师父的讲法结束后,我走出会场,感觉哪儿都不一样了,天也比以前漂亮了,周围的环境也都变的美了。我的心情那个好啊,从未有过的愉悦,好象世界观都变了。就象师父说的:“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1]。

三月三日,师父的传功讲法班开课了。师父在八天班中讲的一些现象,我大多都体验到了。第一天听完师父的讲法后,晚上睡觉时,我梦见一位白胡子老者立在空中,我拜谢道:“谢谢老天爷,让我这个时间转生,转生在这个城市生活,让我能够遇见大法,我能有幸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学习班,这真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机缘啊!”

师父讲了给每个学员都下法轮之后,我回到家里躺到床上,就感觉天旋地转,屋顶都在转。我觉的自己躺在一个大圆盘上,整个身体都随着大圆盘子转,速度非常快,转的我头晕的不敢睁眼。

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1]

我就出现了上课睡觉的状态。因为我以前经常被三叉神经痛折磨,那种疼痛的感觉,没有经受过的人是不知道的,真的是痛不欲生。有一次我牙疼,脸肿的老高,头、太阳穴、眼睛一跳一跳的疼,疼的我一宿都没能睡觉,吃了四片止疼片也没管用。我在地上转圈,一边走一边用头撞墙,咚咚的响。我心想:“这么痛苦,还活着干啥?死了算了。”当时真是死了的心都有了。在传法班上师父让我睡觉,给我调整、净化了身体。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的年龄不大,毛病不少:心肌炎、气管炎、吐血、肺炎等。感冒发烧更是家常便饭,几乎是每个月都要来一回。孩子也抱不了,刚抱起孩子没走几步,就从头顶、脖子、肩膀到整个脊椎抻的生疼生疼的。而且我还不能打针、输液,对药体药液过敏。

从参加师父传功讲法班的那一天开始,我的这些病痛症状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知道,这些都是大法师父给我的,我非常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得法后,我每天都沉浸在修炼的幸福快乐之中,就愿意学法,就愿意炼功。午休时,我先炼一遍动功,然后吃午饭;晚饭后,去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大家交流修炼心得体会;回到家十一点了,开始炼静功。夜里睡觉,不论是几点,只要一醒,爬起来就炼静功,经常是三、四点起来打坐,然后去炼功点参加晨炼。在节假日,只要我有时间,就参加大型的集体炼功,洪法活动。

一次,我偶尔看到一篇文章,说是常吃避孕药易患乳腺癌和宫颈癌,就想起了自己体内还有两截装有避孕药物的塑料管,我犹豫是否去医院手术取出。晚上学法时,看到一位弟子问师父,“是否需要取出从前为做化疗时放入我体内的一个人造血管装置?”咦,这不就是我要问的吗?师父说:“你以前做了什么手术,做了什么你都不要再管了。你只要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什么可能都会发生。我们以前有的修炼人,他腿里边装了钢钉、钢板,换了骨头,甚至换了一些零件,后来他发现不翼而飞,而他的肢体却完好无损了。”[2]谢谢师父!我知道师父就在弟子身边保护着弟子。

时间飞逝,岁月如梭,我已经修炼了二十多年。每当我精進时,就会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师父赋予了我全新的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