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三件事中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二日】来到海外这个修炼环境后,我逐渐意识到了,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要时刻牢记向内找这个法宝,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师父说:“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1]从二零一七年开始,我利用各种时间背《转法轮》。现在,我已经背到第六遍了。师父的各地讲法我学了五遍。同时,在各个项目中,参与项目组的学法小组。从去年至现在,我每天早晨四点开始,和几位同修在网上学法,学两个小时的《转法轮》;学一个小时师父的新经文。

下面我讲一下近一段时间向内找、修心的几件事,与同修交流。

一、修去自己的党文化思维与各种执著心

在几次法会上,师父都讲到了大陆来的大法弟子要注意修去党文化思维与习惯。到了美国,我逐渐意识到了自身的党文化很重,所以时刻注意修自己。

一次,我和同修约定好早晨四点上网学法,学完法之后出去办事。可是我等了两个多小时,同修也没上网。我这心里就翻腾开了,就觉的有块东西堵的心里难受。我心想:不来学法,也不说一声。这不是把别人不当回事吗?疑心、怨恨心、妒嫉心都上来了,这些心堵的我想睡觉也睡不着;想炼功,心也静不下来;没办法,我就发正念。

我突然意识到,这疑心、怨恨心、妒嫉心不就是党文化思维吗?为什么总是从不好的方面想呢?为什么就不能换个角度思考呢?也许同修很累,没起来;也许同修有什么事。当我为别人着想时,堵在心里的那个物质减轻了许多。我立刻明白了,那个不好的物质不是真我,是邪党文化思维形成的假我。遇到问题第一念先是怀疑,接着就是负面的想法,这是典型的党文化思维:疑心、怨恨心。后来同修说:因为太累了,没起来。我想,要是按照不好的思维去想,这不就是矛盾吗?我一定得警惕这个假我,只要它出来就要解体它。那天,我出去开了很长时间的车,一点也不累。以后我又有几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一点感觉都没了。

前几天,和我一起站景点的同修很早给我打电话,说她在等公交车,可景点讲真相的时间到了。该搬景点用的东西时,她还没来,我一个人又搬不了,就得别人帮忙。别人帮我整理好了,她才来。我心里不高兴,忍不住马上大声说:“你出来这么早,怎么才到?!”

站真相点时,我发现她不高兴,我就说她:“你都是老学员了,说你一下还不高兴!”她哭了,说:“在这里,你骂我没关系。可是刚才你当着那么多人说我。”我心里一惊,我刚才这不又是恶党文化习惯上来了吗?只顾自己痛快,不顾场合,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当着别的同修的面说她,她不高兴,我还让她向内找,却不知道找自己,给她造成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我马上向她道歉:“对不起,我刚才是党文化的作风,给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而不自知,请原谅。”她说:“我也有好面子的心。”

我意识到自己几十年生活在大陆中国,中共搞了几十年运动,人人自危,怀疑一切,只相信自己。在另外空间里已经形成了由党文化的怀疑、怨恨、妒嫉、争斗、第一念先想自己的恶习。它隐藏很深,越在小事上越能暴露出执著。这个疑心是根,有了疑心又产生了怨恨,才妒嫉,才争斗,只要有一丝丝念头符合了它,它马上就让我难受,我想重了,它就会让我失去理智。

我在写这些认识时,又感觉到了那个显示心在跃跃欲试,它在沾沾自喜。我马上抓住它,发正念解体它。显示心、欢喜心也是一种假我,也得时时注意修去它,发现了就灭掉它,不可放松。

二、转变观念 在法上看问题

在美国,很多证实法的项目都需要走远路,或站很长时间。这么多年来,我走路时间长或站的时间久就累,这个状态一直没有突破。站《九评》点三个小时下来,我感到很累,有时感到好象地上有根草都能把我绊倒,走路时,腿都是直的。

最近,有了驾车游行这个证实法项目,因为我会开车,我就参与了这个项目。我虽然七十四岁了,但在高速公路上跟车、换道车游时,我紧跟前面的车做这些动作时,觉的就跟年轻人一样得心应手。我一开车就是七~八个小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点儿不感觉累。可是,走路怎么就是老年人的感觉呢?

一次,我和同修说到这种情况,他说:“这是你的观念造成的,你要转变观念。修炼人不要被‘岁数大’这观念制约住,我们的身体充满了高能量物质,不能用人的观念看岁数大小。”听了他的话,我想:“对啊,修炼人怎么能被常人的观念束缚住了呢?”

以前我虽然也知道修炼人应该越修炼越年轻,但从来没和自己对照。我老感觉自己在大陆出门就开车,几乎不走路,所以到了美国走路就费劲。我这个观念一直没改变,这不就是被常人的观念束缚住了吗?

我决心改变观念,提高上来。以后我再站景点,累了的时候就想:“我就不承认这个状态,我就要达到师父要的状态。老、病、死是常人的理,我是修炼人,不受这个理的制约,虽然我还有肉身,但正念强就会改变。”因为我经常这样想,也发正念解体强加的迫害,现在站景点站三个小时下来,腿没有那么僵直了,走路也有劲了。我悟到,要有强大的正念才是关键。

前几天,我去时代广场征签,那天我不停的来回走动一个半小时。征签后,我坐地铁回家。上楼梯时,一位老大姐拉着一个小拉车上楼梯。她想找人帮忙,可当时一个人也没有,我过去帮她。我上去抬小车底部,一抬才知道很重,有四十多斤。我想都没想,抬起就上楼梯。我看老大姐有点费劲,刚好有一个小伙子上来,我让小伙子帮那个大娘抬一下。我和小伙子抬着这么重的东西上了两层楼,我一点也没感到累。老大姐感激的说:“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借机给她讲了法轮功真相,帮她退了邪党的少先队组织,一个生命得救了。

在转变观念之前,有一段时间在景点讲完真相回家,上楼时要一个一个台阶的上,上快一点,心跳的就象跑百米一样的难受。可今天抬这么重的东西连续上到二层楼我都没喘,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我悟到只有自己的心性、正念达到了法的标准,才能产生这么大的威力。

三、在做三件事中修自己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后,纽约大法弟子开展了用汽车载着大法真相牌到各个城市“车游”的项目,向民众展示法轮大法的真相,这个证实法的项目效果非常好,我从内心重视这个项目。以前我曾想过,要有开车证实法的项目多好,可以发挥我开车的特长。这次真的有了这个项目,开车也能证实法轮大法好了,我从内心的高兴,几乎每次都参加。

一月五日,我们开车去华盛顿DC“车游”,并参加集会征签。车里的人都去现场征签了,我是司机,留下看车。过路的人很多,组长让我也征签,说:“有人过来就征签,没人就坐在车里。”我开的轿车车座很低,站起来有些费劲。频繁的起来坐下的,时间长了,我的膝盖很痛。这时,过来两个人,我真不想起来了。可又一想,不能错过有缘人,就忍痛站了起来,迎着他们去征签。两人非常高兴的签了名,还要和我照像。那天我征签了六十多个人。

天都黑了,我们才开始回旅店。我跟在一个同修的车后面行驶,这时我们组的同修发来短信说:“你们路走错了。”坐在后面的一位同修责怪说:“怎么跟错了?”另一位同修说:“你车压线了。”一位说:“快看好了,别再走错了!”当时公路很黑,我很少开夜车,瞪大了眼睛看路,又不会看导航。听他们七嘴八舌的一说,我马上就火了,我不耐烦的说:“天这么黑,车速又快,我和副驾驶在研究导航,你们又不知道路,别说话!”话音落地,就知道自己党文化的急躁脾气又犯了,我连忙给同修道歉。

总算找到了旅店,开了一天的车,我说:“咱们早点休息。”因为大家都住一起,有人说:“不能不炼功啊!”这个想炼静功,那个想炼抱轮,当时我想怎么不考虑别人?但我马上转念又想:“不能因为我而影响别人炼功啊!”我说:“那就一起抱轮吧。”我意识到,这么多同修在一起,就得要有包容之心,这个第一念先考虑自己的党文化坏习气一定得改。

以前车游时,组长发群发短信我都能收到,后来手机就收不到群发信息了。我发现是手机的群发信息设置关闭了,同修帮我打开了,但还收不到。我很着急:同修都给打开了,为什么还收不到呢?我找了几个同修,帮助我看看是什么问题,也没看出来。这时同修提醒我:“要找心性。”我也意识到了,是得找找心性上哪里出问题了。

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变过的,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现出来却一定是偶然状态,因为在这迷中、在和常人一样的状态下,才能够表现出来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这就是修炼,这就是正悟!”[2]

对照师父的法,肯定是我修炼出了问题。我向内找,意识到是我起了欢喜心:自己开车的技能派上用场了,七十多岁还能开车,而且开的还挺好,跟年轻人一样得心应手。一开车就是七、八个小时,还跟同修说开车八个多小时不累。虽然我也说是师父加持我,但这不也是显示心吗?这说明证实法的基点不纯了,带有了执著心—欢喜心、显示心。证实法的基点一定要纯,不纯就是有漏。

后来再次去华盛顿DC参加车游,组长再发群组信息我也收到了,一切恢复了正常。谢谢师尊的慈悲点化。我真切的感受到,任何所谓的“小事”,都是修心的关键,不重视,积攒多了,就是大漏。

四、过“病业关”

师父说:“你这条路是安排好的,不允许你的身体有病,真的不允许你身体有病。因为那个病已经不能再侵害你了,那个病毒会被你的正能量杀死。”[3]我记住了师父的讲法,大法弟子是没病的,所以我身体上遇到什么麻烦,我从来不想“病”这个字,就是发正念否定。只要念正,很快就可以过去。

有一段时间,我因为帮助同修过病业关,放松了自己的学法、炼功,也是同修情太重了,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我正走在马路中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天旋地转,不能动了。我马上求师父,并发正念。瞬间,我就好了。

第二天,我正在发正念,感到那个东西又来了,我马上又是天旋地转的。我说:“你来的正好,我马上解体你!”我就长时间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一直发到那个东西没有了,头也就不晕了。以后我再也没出现这种现象。

一次,我帮同修发正念回来,有点累了,就感到心脏剧烈的跳动。我想躺下休息一下,可是心跳的根本躺不下,发正念也坐不住。我就炼抱轮,任它跳,我想这么强的能量场一定能解体你。我求师父帮助我,我抱了一个小时的轮,心脏也恢复了正常。

还有一次,我便后有血,还有一个血块状的东西。马上一个不好的念头打入了我的大脑:是直肠……(因为修炼以前我直肠就不好),不等它打全,我马上否定,并开始炼抱轮。抱轮时,各种不好的念头打進了我的大脑,我感到极度恐慌,而且这个念头的密度非常大,就象泰山压顶,似乎来不及否定。我心里特别难受,好象马上就不行了。

当时我保持正念,坚决否定。我求师父,我说:“师父,所有这些不好的想法都不是我。我是师父的弟子,谁说了也不算,就师父说了算。那些都不是我的想法,是旧势力强加的。请师父给我做主。”我坚持抱轮,任它往脑子里打進什么东西,心里怎么难受,我就是什么都不想,就一心抱轮。抱完半小时的轮后,一切症状消失。我感恩师父帮我过了这一大难关。

经过这几次魔难,我真切的感受到在遇到魔难时,一定要想到求师父,这太关键了。再一个是一定要彻底否定那些不好的想法,一定不能顺着它想是什么病。想就是求,那假的就有可能变成真的了。

个人的一点儿体会,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