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开放十年

更新: 2021年06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四日】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家开了一朵小花,稳步走到今天。

一、建立资料点

二零一零年当地邪恶迫害严重,资料点同修被绑架,资料靠外援。能做资料的同修有了怕心。我在学法小组学法,学法组的人太多,不安全就分了一部份人到我家学法,成立学法小组。二零一三年建立学法小组,我一直在打工,时间紧,对电脑打印机是一窍不通,对技术更没有怎么钻研。虽然女儿同修能指点我一些技术,但是工作很忙。这样就辛苦了技术同修。

开始,机器老出问题,我是急性子,越急问题越多。又不懂的怎么修心性,就给技术同修增添了许多麻烦。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技术同修都是有求必应,毫无怨言。他对我说:要修机器,先修心性,修去了我的急躁心,马虎心。我和机器沟通“我家里的电脑,打印机,你们都是助师正法的法器,请你们好好配合我助师正法,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样它们就会好好工作。现在问题少多了。在技术同修的配合下,资料点比较平稳。

二、安全第一

资料点的安全第一。我首先信师信法,敬师敬法,我们天天早晚给师父敬香,学法炼功。学法时,先洗手,双盘,双手捧着大法书恭敬的通读,每天无论多忙也要学一讲法。有时间再多学。遇到矛盾向内找。一定是我出了问题,不能就事论事,当时若找不到,就强忍,把它忍下来,再找自己,静下心来学法,慢慢的就会找到。再就是,做任何事情都要在法上,用法来衡量,符合法的事就去做,不符合法的就不做。

每天发七个整点的正念,除了四个整点之外,晚上七、八、九点发正念对清除本地邪恶很有效,晚上发好十二点钟正念再睡觉,三点十分起床炼功(以前是三点半起床),早上发好六点钟正念开始做饭,不睡回笼觉。不用手机,不上常人网,也不看动态网,没事很少跟亲戚朋友打电话。不聚会,不旅游,和同修单线联系,没特殊情况,不让同修到家里来。送资料安排在上班时间和买菜时间。平时边做家务,边听法,听明慧广播。有时间就抄法,上班走路把法用纸一小段一小段的抄写下来背,在户外背法事半功倍,让身心一直在法中,正念强。经常在睡梦中在讲真相救人,有一次,我梦见“三退”的人的名字,写了好大一篇,可是醒来后只记得一个人名字,这个名字就是我家乡的地名,后来悟到是师父点悟我要我救家乡的人。从那时起我才重视救我的家乡人,我找机会,逢年过节,红白喜事,都是我救人的好机会,也是我救人最多的地方。又梦见给一个同学讲真相“三退”了,还有一次给朋友讲真相“三退”了,可醒来后发现他们都不在世了,死人也得救啊。有两个朋友,可她们互不相识,但都很明白真相,由于家人太迷不让她们学法炼功,结果都死了,后来我梦见她们两个和许多人在一起炼功、学法。

但也有不精進的时候,学法不入心,这时就背法。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这样很快就正念起来了,正念强,魔难也能容易过去。二零一八年元旦,邪恶准备绑架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弟子正念足,邪恶的阴谋没得逞。

三、用心救人

我有一个亲戚是司法部门的,以前受邪党谎言毒害,跟着做过一些邪党宣传。我跟她讲真相,她也相信,但受工作压力,也不做表态。但是后来得过两次癌症。每次做手术时,我都跟她说,要她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第二次患癌症后,她好像醒悟了,彻底豁出去了,学法炼功了,现在还很精進呢。在她炼功之前,我做了个梦,梦见师父看着我们炼功,有个新学员站在前面,比我们还精進呢,这是师父早已安排好了的。

无论做什么工作,首先想到的就是救人。我给别人带过小孩,做过家政,到酒店传过菜,在两个保健品公司做服务,现在做保姆,处处都是讲真相救人的场所。

带孩子。因孩子的父母上班,白天没在家,我很早就把孩子接到我家来,晚上送回去。接送不坐车,抱着孩子学法、背法,他父母休息时自己带,我可以到农村发资料,讲真相。孩子大一些,就跟着我学法炼功,回去还炼给他父母看。在师父的保护下,孩子很乖,若受伤或有危险时就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马上就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我给人讲真相时,他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做家政。时间宽松,早晚上下班不坐车,走路讲真相,发资料,背法。老板家里的亲戚、朋友、孩子的家教、老师,我给他们讲“三退”不少。后来想找一个人多的地方工作。到了一个酒店应聘保洁员,我和那经理很有缘份,她让我做传菜师,比保洁员轻松多了。我工作中处处按真、善、忍做人。劝退了十几人,走后一年多再次碰到经理和主管,都给她们三退了。

在一家保健品公司上班,我首先跟经理讲只做服务,不做销售,和当地有钱人结下缘份,先把他们的电话号码传到明慧网上,让他们都接到国外打来的真相电话,再给他们讲真相比较容易,包括经理在内基本都 “三退”了,一个幼儿园老师没退,后来同修讲退了。还有一个没退,在第二家保健品公司上班给退了。在第二家保健品公司经理、同事、同事家人顾客都退了,有的是在我离开公司后给讲退的。

四、疫情中救人

疫情发生之前,女儿同修做了个梦,梦见地上都是大滩大滩的水,在没有水的地方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天上有天火,人们走投无路,我们意识到古人的预言要兑现,大难在即,所以我们就备用了不少耗材。

元月二十一日,侄子从武汉回来说武汉有瘟疫,新冠病毒肺炎,能人传人,非常恐怖。我们是离武汉不远的一个城市。一月二十三日武汉封城,紧接着我市就封城,我们市里就有确诊病例,官方消息说武汉打工仔带回来的病毒。其实是有一个单位总部在武汉,年前有两百多人到武汉开公司年会带回来的,后来才有人敢说出来。

开始封城,社区宣传,这病可防可控,好治,不要恐慌。不信谣,不传谣等。到二月份才有人说,这病人传人,社区用喇叭在大街小巷喊“不要出门,不要出门”等,人们在家里呆着恐慌得要命。即使有事要出门也是提心吊胆,若见对面有人走过来就绕道而行,唯恐自己随时被病毒袭来。

偌大一个城市,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寂静的可怕,象一座空城。我急得欲哭无泪,我想如果正法就这样结束了,还有好多众生没得救,面临的是被淘汰,我们的使命没完成,这是师父要的吗?我们要想办法多救人,可是面临这样的局面怎么救呢?我和同修切磋,选择晚上到城市周边挨家挨户的发真相资料。再就是医院还有人住院,我利用下班时间到医院给人讲真相,“三退”了几个人,其他的地方根本碰不到人。

各小区都有干部来登记,量体温,主要是登记电话号码,各小区只留一个门让人進出,日夜有人把守,而我住的小区,在师父的加持下,一直没有人守夜,早晚可以出去发资料。后来严密封城,自由市场关闭。小区由自愿者和超市人员配送生活物资到小区内,小区车人都不能出入,所有的路口只要人能通过的,全部用板子钉死,警察日夜巡逻,见有行人就抓,有的老年人在家里憋久了,想出去蹓跶,结果被警察发现,就关到体育馆。

封网严重,武汉军运会就开始封网,一直到疫情期间,我家的电脑一直上不了网,无法看到明慧网。我再一次急得掉眼泪,三月份才上得了网。我在另一个小区做保姆,疫情严重时,小区之间不能互相走动。我只能把老人接到我家来照顾,时间宽松一些了,我就加紧背法,当我把第一讲法连贯的背下来之后,那种美妙无以言表,好象第一讲法是一个无比广阔的世界,我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粒子,能够在法中周游。再把以前没做完的书皮做成书,有《转法轮》、《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把剩下的纸做成真相册子,以便解封后节约时间救人。

三月中旬后管理宽松些,我就把老人送回原小区照顾,可是小区没有全面解封,進出要扫码,其实扫码就是对个人的全面监控,自由市场开了关,关了开,我天天到市场,把关于疫情的真相资料打成包,送给商贩,让他们看了送给别人,还把类似的资料打成包带给以前帮忙发过资料的亲戚帮忙发。我每天带着资料走街串巷,在师父的加持下,还能碰到同修,碰到就给他们一包,碰到熟人也给一包,让他们看了给别人看,他们很高兴,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同修们都陆续的走出来了,形成整体救人忙。

五、人心渐明

现在人们都明白了真相,相信大法弟子以前讲的都是真的,现在兑现了。疫情过后,只要能开口讲真相的,都能“三退”,还有以前没讲退的,现在主动找到我夸我身体好,也给他们讲退了,还有以前反对的,有怕心的,也能讲退了。现在邪恶虽然没有停止迫害,还在绑架同修,但是被绑架的同修有的是当天回家的,最多的是十五天后回家的,明确的显示邪恶的气数已尽,警察们是迫于上级的压力,违心而为。

我们资料点能平稳的走到今天,与同修的整体配合是分不开的,诉江后本地骨干同修都被邪恶绑架,当时一盘散沙,是技术同修配合我支撑起了这片蓝天。无论被迫害的同修被迫害的多严重,却没有供出资料点,没被迫害的同修,一直都在保护资料点。现在被迫害的同修都回来了,又形成了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抓紧有限时间救人,发挥资料点的作用,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如有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