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善忍中的仁者之勇

——2021年【庆祝513】系列文章读后感

更新: 2021年06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四日】(明慧记者郑语焉、李慧容台湾采访报道)为迎接“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中国大陆以及世界各国大法弟子纷纷投稿交流个人在大法中修炼获益的故事,文章内容生动如剧本,字里行间分享在真、善、忍的指导下修心向善的美好,见证李洪志师父对大法弟子和世人的慈悲,证实法轮大法的纯正无私。

新北市学员应花,拥有化工硕士学位,现任著名企业公司工程师,二零零四年得法修炼起始,便每日上明慧网阅览文章与讯息,至今不曾中断。她体会透过明慧这方净土,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形成整体,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尤其对中国大陆同修在艰苦严峻的恶劣环境与压力下,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无论身处黑窝或颠沛流离失所,仍不改初衷,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把握每个机会讲清真相,助师正法救众生,纯真至善的大法弟子风范,常令应花感佩不已,也反思向内查找自己,修去执着弥补不足。阅读【庆祝513】的系列文章,让她有感同身受的共鸣以及深刻的触动。

威武不屈志 困顿不变节

《仁者之勇——写给父亲的家书》文中作者向父亲侃侃述及自己坚修大法之后,身心获益,提升品德品质,找到了人生真正意义的历程。谆谆善劝父亲用他一生拥有的正直和从不虚伪,在心底默默的支持正义!

信中提及在中共的淫威之下,大家已经习惯了在中共的强权下低头、做顺民,这样才能让自己有一点暂时的安全感。

随后叙明:仁者之勇,不是没有恐惧,而是在高压下,能够挺直脊梁;在暴力下,坚持和平理性;在克服恐惧中,依然勇往直前。这种同化了真、善、忍而自然流露出的胸怀、德行,也一定能感化世人。我们正在实践这一点。有人说:中国历史上从来只有顺民和暴民。而法轮功学员既没有在强权下低眉顺目,也没有在不堪暴力时以恶治恶,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例。因为我们心中有伟大的法轮大法!

她对父亲说:请您相信:乌云不会遮住天,春天总会来临。“你可以是一束光,去照亮黑暗;你也可以不是一束光,但是你需要做的只是选择,选择睁开眼睛,迎接光明的到来。”她请父亲也睁开眼,迎接光明的到来。字字如珍珠落玉盘铿锵有声,诚挚恳切,令人动容。

应花认为,心怀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脱离了顺民、暴民这个框架枷锁,不为名利情诱惑或屈服在高压淫威下成为顺民,也不为遭受无理的残酷迫害而以暴制暴成为暴民,在各种艰难困苦中仍然秉持真、善、忍精神,体现“仁者之勇”的威德。

应花说:“在危机重重的艰苦中,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觉得真、善、忍的内涵很深,希望自己也能在日常中时时刻刻去实践,提升到具备‘仁者之勇’这样的境界。”

《法轮大法好》的歌声 穿破黑暗 响彻云霄

《监室里的大合唱》的作者忆述被不明真相者构陷,遭绑架关进监号期间,向监号里的人讲真相,有时候,利用自己学过法律的特长,帮监号里的人写状上诉,洗刷冤情,受到监号里的人、甚至员警的敬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教大家合唱《法轮大法好》歌曲,受到振奋的大家齐声赞好。此后;几乎每天晚上,作者所在的监号里都要有半个小时的《法轮大法好》歌曲大合唱。

有好几晚上,号外面七、八个监号的人,顾不得发货、验货了,都挤在一号牢房的窗口听,边笑、边吆喝,有时还热烈鼓掌,值班狱警不管不问,经过监号窗口时,往往是笑着走过去。作者说:想必他们大多也明白了法轮大法真相,知道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

作者回忆《法轮大法好》大合唱那神圣非凡的场面,至今仍然还有置身其中的感动。他交流说:是啊,那刺穿黑暗、响彻云天的“法轮大法好”的歌声,是不会消失的,他将万古永存,永远飘荡在宇宙中……

应花说她阅读这篇文章时热泪盈眶,强烈感受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的殊胜与佛恩,自己虽然身在海外,打从深处的整个心灵都与这些人在一起合唱《法轮大法好》,有种在大法慈光下与他们融合一起同享浩荡佛恩的荣幸,感动的热泪停不住。

真正的“善”

《几近破碎的婚姻走上坦途》的作者讲述自己放弃大城市的生活与待遇较高的工作,跟着丈夫来到他的老家租屋居住,举目无亲。但是婆婆与丈夫因受中共的谎言所欺骗,对她修炼法轮功抱持敌对态度,经常恶言辱骂施加精神折磨,丈夫有时还会“全武行”出手威胁,使作者身心俱疲,经常泪流满面。虽然这样,作者还是以修炼人的善与忍,包容宽待,但始终唤不起丈夫的理解与改变。

直到去年过年,作者父母来访,遭到丈夫极端无礼的对待甚至羞辱,虽然同样作为修炼人的父母不在意,但这也促使作者痛定思痛,放下怨恨心,写了满满十四页的信劝善。其中有段关键内容这样写道:“这些年的婚姻中,我告诫过自己很多话:要包容,与人为善,看别人的优点,尽量做好自己该做的,要舍得付出,不要怕吃亏。六年的实践证明:我确实是这样做的。所以这段婚姻对我来说,我无怨无悔。能舍的,我都舍了;能让的,我都让了。至于结果如何,我做过最坏的打算。我不想离婚,但我不怕离婚。更不是因为我修炼了,我就有了被人抓住的把柄,我才百般忍让,千般宽容。我的善良与包容,不能成为任何人践踏欺凌的理由。”

丈夫看完信,冷静了几天之后对作者说:“我太震撼了!我一下子想通了,我没做好。以后,我不能那么做了。”于是丈夫日渐改变,变得不再一味的要求作者,而是审视自己的不足,并及时改正;变得坦诚、善良、热爱家庭,并愿意为此而付出所有;变得不再反对作者修炼及讲真相,友善对待同修,家里也成为资料点之一。丈夫还经常当着父母、亲友、同事的面,赞扬作者:“这些年,多亏了有她。”作者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家庭气氛也越来越和谐。

应花对于这篇作者“放下怨恨心 不卑不亢劝善”的印象特别深刻,她体悟到,劝善首先要自己放下执着的心才有力量打动人心。而“善”的内涵是有威德的,真正的“善”不是一味容忍,而是要唤醒良知,明辨是非,回归道德,才是真正的“善”。

修炼人言行举止影响周遭环境

家住桃园,担任媒体编辑的小扬看完《为儿童游乐场带来新气象》这篇文章很触动,“这位学员不是教师,但她的言行举止在这工作场所为国家幼苗起到了很大的正念作用。”她说,原来并非一定是要当老师教书才能影响孩子与教育下一代,是从修炼人的风范中影响着周遭的一切人事物,环境也随着修炼人的正念与善心而导向良善。

小扬说:“《为儿童游乐场带来新气象》的标题吸引我点进去。”其中一位男大学生的改变印象最深:记得这小伙子一答应退出共青团、少先队时突然满身冒汗,白T恤都湿透了。他问怎么回事?大陆学员问他:“怕吗?”他说:“不怕,相反一下感觉很轻松,而且一股热流直往外冲。”

有一天,男大学生说:“阿姨,我退出团、队后,前几天发生了一次车祸。那天我骑摩托车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碰了一下,我人没事,可是我的头盔掉到了地上,还滚出去好远。我看着头盔掉地时,竟然感觉它是代替我的脑袋掉下去的。阿姨,我真的保命了!”

小扬看到这里,她感到共产邪灵影响大陆人非常严重,“当人们将入过的中共党、团、队退出后,头脑变的清醒。我觉的这孩子很幸运能遇到大法弟子,明了真相。”

另外,作者还针对游乐园店铺摆满了精灵鬼怪,变异、血腥、恐怖、暴力、刺激等各种电玩游戏机,利用职务之便利条件,站在为小孩着想角度与老板及供货商沟通,将整个环境改变了。小扬认为,小孩子这么小,让小孩玩打僵尸的游戏,他们是分不清楚现实与游戏世界的不同,象有个孩子说的:“它的生命是无限次的。”怎么打也打不死它们。这样长大后暴戻之气就养成了,真是毒害幼小的心灵。

“这位学员非常优秀,做到了为他人着想的风范,我很感动于师父的伟大与慈悲救度,才有这么好的弟子。这个弟子做的好就带动那一方的众生,她让那里的众生不受现代变异的影响,包括很小的孩子。”小扬感动的说。

不修炼已在道中

《王师傅的第二职业》这篇文章的主角不是大法弟子,而是学员的丈夫,王师傅亲眼看见了妻子修炼大法后,一身的病全好了,人也变的真诚、善良、宽容。他从心里认同真、善、忍,为了让人们能看到新唐人电视节目,帮忙安锅(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的过程中遇到各种事情,他都不生气、不抱怨,吃苦当成乐。

小扬看这篇文章时,“我感动到一直流眼泪,因他的很多言行举止,很多是我都做不到,我就想说一个不修炼的人,可以做到那样的境界。我觉的他很了不起。尤其,大陆人被中共洗脑到整个价值观、道德观彻底败坏,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有象王师傅这样的人,他真是出污泥而不染,特别了不起。”

小扬说,现在的大陆被共产党搞的很现实,也很会计较,能占人便宜的不会少占。而王师傅帮人家安锅没有额外收取费用,只收材料费,没有赚取工钱。有时还被人在材料上砍价,那王师傅就要倒贴了,他也能接受,遇到不讲理的人,他也不生气。“象我这样很容易生气的人,看到王师傅这等度量感到很惭愧,非常惭愧。”小扬说。

小扬认为,王师傅在社会中碰到任何魔难,都正面对待,而他辛苦的帮人们安锅没有觉的是付出,他觉的是收获,他也是在修炼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