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向外求的心 以法为师

——再谈以法为师

更新: 2021年07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我得法之初,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夹着《转法轮》宝书,却深一脚浅一脚的乱走,似乎在寻找什么,然后看到前面有个讲台,上面有个不太周正的人在讲什么,下面稀稀拉拉的坐着一些人。然后就醒了。我明白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要以法为师,不要总是在向外求。

但是在后来的修炼中,很多时候,我都一再犯着向外求的错误。看来师父通过这个梦让我悟:我有着很强的向外求的心。并且开示我大法能破一切迷。而这一点,也是在向外求摔了很多跟斗后才真正认识到的。

因为自己被非法监禁过,保护自己不受迫害的心很重,遇到很多事情都惯性的要从这个角度去考虑。结果总是在这个状态里徘徊不前。我有个房子,一直在出租,自己没住过,但我在二零一五年诉江时用了这个地址。前年我想应该住自己的房子,我就搬回了我的那个房子。疫情期间,小区要登记信息做核酸检测,我的怕心就上来了,怕报上去信息会泄露到邪恶那里。但女儿为此很不理解:做检测又不针对你个人,你怎么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呢?!你这是迫害幻想症!我心里知道,虽然邪党很邪,通过社区管控着老百姓的一切,但师父也讲了:“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1]通过听交流我也知道,很多同修就是对邪党的一切都正念对待,观念上根本不和“迫害”挂钩,但每日明慧信息上明明天天都在报道邪党骚扰、绑架大法弟子,作为我个人应该怎么去认识这个问题呢?

当我知道一个同修重视长时间发正念,在很明显的可能被迫害的情况下,化险为夷。我心里就羡慕,心想我发正念坚持不了太长时间,我去找她,能在她的带动下,多学法,长时间发正念,这一难关就过去了。可是到她家后,她家天天来人,我自己还总是发正念倒掌,她反复提醒我,甚至替我着急,我心里也着急,就是纠正不过来。到后来,她都不想让我在她家呆了。我在她家呆的也是很不自在,但想为了自己能过了这个坎儿,忍着吧。最后一天,学到师父讲法:“在学法的过程中,你们就能够不断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变自己还没有改变的最后这点东西。”[2]我明白了,在学法的过程中,我们就在变化,同修之间交流起到增强正念的作用。依赖同修想要解决问题的心一下子就去掉了,我决定回家自己通过学法,真正自己改变,提高上来。

这个同修家,我以前一有问题就愿意去,她也是愿意关心这个修的怎么样,那个怎么样。我带着有求之心到同修家,给同修造成干扰,也助长了她总想帮别人解决问题的执著,所以就达不到好的效果。这回我是真的彻底放下这个有问题就找同修的执著了。

放下了向外求的心,我回家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句句入心。当我一心想修好自己的时候,我渐渐发现,我在学法中,师父会点醒给我相关的法。这些法足以让我从困惑中、从魔难中坚定正念,在我坚定正念的时候,师父就在为我去执著、为我演化功、为我化解一切,让我走出来。我相信这些状态以前肯定都有,但多年的无神论教育,让我觉得这些都和一般的想法没什么区别,没有去重视、没有去悟,看到了也想到了,但没有象其他同修那样:这是师父的点化,要信师信法,就按师父法中点化的去做。以前不经意的就滑过去了,也没有照着去做。而现在我渐渐明白了师父时时就在身边,时时都知道他的弟子的所思所想,只是我不去悟、不会悟!没有去认真体悟师父时时都在我们的身边!

我明白了,大法弟子要坚定正念。什么是正念?大法怎么说,就怎么认识,就怎么做。就定住这一念,任何其它的不符合大法的人念都去排斥,就是坚定正念。正念一强,什么都能抵挡的住!那我就坚定这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就归师父管,有漏在法中归正,有什么执着,就把着法去修——平时一思一念要用法来衡量,不符合法的及时用正念铲除,旧势力不配设置什么魔难干扰考验,谁干扰谁是罪,就是被清除的对像!

这不象以前,也想着类似的话,但内心却是紧张的,有着担心,实际就是没有真正在法上提高上来的真信。师父明示:“了却人心恶自败”[3]。核酸检测是人的事,大面积做,我们可以做,我们大法弟子也有维持在常人中正常生活的权利。家是我们的生活环境,是修炼的环境,对大法弟子来说就是一个小庙,不允许旧势力在这方面捣乱、破坏!我们的修炼,与旧势力一点关系也没有!它们对于我们大法弟子来说,只是被彻底清除的对象!今天的“清零”也同样如此。同修说的好:“清零”是我们大法弟子对藏在人间的各种迫害形式后面的旧势力、各种邪恶因素進行“清零”,是救度众生的大好机会!师父将计就计,我们大法弟子是身在人世,心在方外,助师正法的法徒!

但在具体做的过程中,也是有个过程的。比如,我看到同修发资料,一次一百多份,我做不到啊。跟同修交流,她说:“就想众生在急盼得救,只要念正,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谁干扰谁是罪,就立即清除。”我想,对,我也这么想。我家旁边的小区,有摄像头,我发了几天正念,觉得那摄像头对我不起作用,就让它们同化法,不要为邪恶站队,才能有美好的未来。发了几次资料,没遇到什么人,心态平稳了。决定持续做完那个小区,大约有近千户吧。那天我又打算发四十份,但刚发一个门洞出来,有两个人進来了,我本来想连着发两个门洞,这回不敢了,直接回家了。回去想:为什么我看到这两个人就吓的回来了呢?应该想他们是回来看真相资料的众生,不是恶人啊!

我以前学法,觉的大法好,但我自己做不到啊。看到同修的交流,再通过学各地讲法,我从中建立一种理解法的桥梁,增加了信心,觉得自己通过扎扎实实的修炼,自己也是能做到的。也许是以前自然科学的灌输,总要建立一种逻辑思维,象那些文化少的同修,他们就是朴实的信,从而出了很多神迹,我却做不到。对于我来说,似乎要建立一种自己能接受的逻辑,才能捋着这个逻辑一点点前行,我想也许这就是我要走的自己的路吧。

我以前听过一个交流说,大法弟子在广场上给民众讲真相,警察就在周围转悠,但天目开了的同修看到大法弟子所在的场,那邪恶根本就進不来,不在一个空间。前几天也听到一个同修在天安门打横幅,看到两个警察向他跑来,但那两个人很小,怎么跑也跑不到他跟前,其实就是不在一个空间。大法弟子正念十足,就是神的状态,邪恶就够不着。一旦人念起来,立即就掉到人的空间中来了,那两个警察即刻就到了。我还听到同修讲,他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师父给他看到他走在一条铺着地毯的路上,那红地毯直通目地地。我由此理解了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路。”[4]这些同修的修炼事也帮助我進一步理解了师父的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