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腕两边骨折痊愈了

更新: 2021年07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去年六月八日晚上,我和平时一样,给外孙、外孙女洗好澡后,我自己也洗了。刚洗好准备穿衣服的时候,突然,我外孙从外面把门打开闯進来,我一惊,由于紧张没踩稳,地面又湿滑摔倒了。当时脑子一片空白。

等缓过来就感到左手不好动了,而且胀的很难受。我马上求师父帮我,并说:没事。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约念了十几分钟,然后我用一只手穿好衣服。出来后,女儿问我怎样?我说:没有大事,你不要怪小孩子。但是,手不好动。明天,让你婆婆过来带小孩吧。说完我就回到自己房间里。

我坐在床上向内找今天怎么会出这个事,肯定不是偶然的。回想自己从二零一二年八月,从同学那里得到宝书《转法轮》,真正走入修炼是二零一三年的春天。由于开始也不懂什么修炼,自己又上班。后来女儿生了小孩,就这样似修非修的过了两年多。后来退休了,我就去了同学家(路很远),同学(同修)说:你要参加集体学法对你修炼有提高。就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参加了她们的学法小组。后来,师父看我有这颗修炼的心,巧妙的安排了我搭乘同修的便车去了。再后来安排离我家比较近的学法小组了。自从参加集体学法后,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在家里,对邻居之间的关系,对待年迈的婆婆,都是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遇到的家庭关、病业魔难,都是在信师信法中闯过来了。而且,可喜的是我妹妹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疫情期间,因我家有房子租给外来打工的人。可是,他们有的回去过年后一时来不了。当时,我就想:他们打工也不容易,我是修炼人要考虑别人,他们来后就给他们减房租。后来,他们都来了,我就主动给他们减房租。他们都非常感谢,都说:阿姨真好。有的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可是到了五月份,有一位房客搬走了,他说:阿姨,你在客厅里隔一间小房间多好,一个人打工的住实惠,你又可多收房租。我现在就是搬到那家房东隔的小房间住。当时我心一动。但想到隔了房间里边暗,住的人不舒服也就没动这个念。可是,架不住利益的诱惑。因我常带小孩到楼下去玩,和邻居之间闲聊,讲的都是谁家怎么隔的小房间,谁家又是怎么隔的,而且租出去很快。我这个心又起了,加上搬走的房子空了很久。我想隔房间把房租降低,在利益上我不吃亏。所以老想着这件事。就在出事的晚上,在楼下我跟丈夫争论怎么弄。

想到这里我全身抖了一下:你是修炼人怎么有这么强的利益心、妒嫉心?再想到近段时间内,由于外孙顽皮不听话,常对他训斥。加上一天到晚的忙,成了家庭保姆。学法跟不上,三件事做得不好,各种人心都出来了,知道自己有漏了,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了。我马上心里向师父认错。同时,我发正念:全盘否定,彻底解体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我的迫害。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谁的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认。发完正念,我就长时间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到了炼功时间,我炼完了五套功法,这时的左手只能做个样子,根本不能动。这一夜,我差不多没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女儿过来看我的手,发现这么肿胀,急了说:你一定要到医院去拍个片子,确定一下。我说:你不用急,没事。后来,她上班去了。中午又打电话来问有没有去。我觉的还得过一个情关。我就找妹妹切磋,确定医院不去,明天再说。女儿回来后又着急的要我去看。

第三天,女儿看到我的手更肿胀了,我自己也不稳了。她一定要我去拍片。亲家母也说:你这个事和拍片不影响的(因为她明白大法真相,又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拍个片子没事,大家放心。那我就去拍个片吧!到了上午九点多钟,亲家母骑着电瓶车带我到镇医院。医生一看片子就说:你左手两边骨头都断了。并说:你这手三~六个月不能做事。我听了就在心里发一念:你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然后要给我固定绑。这时女儿又打电话给她婆婆问:情况怎样?她婆婆告诉她实情,然后又说:到市医院再看看。我也没在意就回家了。

到了家,女儿打电话来说:已经在网上挂好专家号了,让我下午一点半去取号。这时我心里有点不稳了,又打电话找同修。同修给我讲了许多法理,又举了许多同修正念闯关的例子,也讲了家人的心情也要理解等等。最后,让我自己把握。这时女儿又打电话催我快去,丈夫也对我说不去医院看,你将来怎么怎么难听的话。这时我真的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受,没有了正念,但我心里明白:我有师父,不会有事的。

下午,妹妹来了,我还是和她去了医院。医生一看片子说:这么严重,手中间关节部份骨头也碎了,建议我动手术。我一听心里想着越看越重了,但我还是平静的说:医生,你就给我固定绑好就好了,没事的。医生看看我俩摇摇头,觉的不可思议。医生让我等。等了好长时间。妹妹看天要下雨了就出去拿衣服。她一走,医生就来了,还请了另一个医生来帮忙,把我的手拉好,骨头接好,固定好。当时,我心里求师父帮我。拉的时候真的很痛,痛得满身大汗,然后,再让拍个片,一看很好,就是一边有一点点不正。我们说:没事会好的。医生又看了看我俩,就开了许多药,让我过一个星期复查。就这样我们回家了。

当晚,女儿看了医生写的病历和片子,对我说:妈,这么重,好好吃药,养伤。我说:没事,不用吃药,马上会好的。可是,女儿拿着药站在我的面前叫我吃药。我说:你去看小孩吧,药放在那里,不要管我了。谁知女儿说:你不吃,我一直站在这里看着你,不管多长时间。僵持了很长时间,我还是吃了药,心里不舒服,想明天你上班,我就不吃了。谁知,第二天女儿都不去上班了,让我吃药。最后,我还是吃了。女儿上班了。到了中午,我把该吃的药扔進了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就这样过了三天,女儿发现扔掉的药,责问我,并说是为我好。我平静的跟女儿讲:修炼人不吃药都会好的。就这样女儿再也没有逼我吃药,也不问不管我了,我心里也轻松了。每天听法、发正念、炼功(抱轮半小时)。而且心里老是有一念:一星期下来不吃药,炼功肯定好的快,想着证实法的念头。

一星期到了,女儿又在网上挂了下午的号。这一次,我一个人去了医院。医生让我拍个片。片子出来了,我心里期望着恢复得快,让医生不开药;上次的药我都没吃,让医生感到惊奇。谁知,医生说:我最担心的就是肿胀过后,接好的骨头会偏移,现在出现一点了。我当时听了,一下正念就没了。医生说:再回去观察吃药,一星期再来复查。

我走出医院大门不知道到哪去好。我怎么办呢?走着走着,突然想到我应该去同修大姐家。到了同修家,同修还没回来,我在外面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什么念头都有,负面思维很多。后来同修大姐回来了,我讲了我的情况。大姐微笑着跟我从法理上讲。她说:你是修大法的,骨头偏移,就是让你在法中归正,按照法轮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还说:你心里有这个证实法的念头,其实是在证实自己。你越有这个念头,就会幻化出假相给你看。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要用双手捧着大法书学法,准时炼功,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师父一定会帮你的;你也不用去复查了,并且举了几个同修闯病业关的例子;还说要照常参加学法小组学法。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正念出来了,心里也轻松了。回到家已是晚上八点钟了,家人很焦急,问我怎样?我说:很好。那时,我真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整个身心都很轻松、愉悦。第二天炼功炼抱轮,师父又加持弟子,一小时抱轮不觉的怎么难受。可是,后来炼功炼“头顶抱轮”、“两侧抱轮”时,那个手痛的整个身体要倒下去了,但我坚持着,心里一遍一遍的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就这样在家学法、背法,发正念,炼功,又看了明慧交流文章,我的正念更加强了。有时还会冒出负面的想法,我就马上不承认它,灭掉它。每周都去学法小组学法,同修们都会帮助、鼓励我。三周后,我感到自己的手明显好多了,炼功时也不那么痛了,而且我更加感受到师父一直在鼓励我。因为,我以前看书学法时间一长眼睛就模糊。可是,这段时间里我看书学法,书上每个字的颜色会加深,都是清清楚楚的。而且,看到了以前看不到的法理。

到了一个月时,我让妹妹帮我把固定的塑料胶绑带拿掉,自己用纱布和一块硬纸板绑了一下。又过了半个月把硬纸板也拿掉了,就用纱布包一下。不到两个月全部拿掉了,一看自己的手平整光滑,长好了,心里那个激动啊!一个劲的说: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到两个半月,手基本恢复正常。在这期间,我每天跟我的左手说话。我说:左手啊左手,你是我身体的主要一部份,每个细胞都是大法造就的。师父已经帮我的手归正了,你要听我的主意识的话,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要动起来,恢复我原来的样子。我们一起同化大法,将来一起跟师父回家。

经过这一次魔难,让我真正体悟到师父讲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我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以前,我白天忙着家务,带孩子,晚上照看小孩睡觉,夜里十二点发正念我一直起不来,现在做到了。炼功时常抱轮半小时,现在一个小时。在利益和其它方面的执着,我也看淡看轻了。

写到这里,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师父时刻在看管着我们走的每一步。我要多学法,努力的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