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桂霞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各种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朝阳县妇女李桂霞因信仰法轮大法而遭中共多次迫害,最近的一次是她于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七年四月被关入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李桂霞,女,57岁,辽宁省朝阳市朝阳县人。修炼法轮功之前,李桂霞曾患有乳腺癌。修炼后,李桂霞仅炼功七天,乳房的肿瘤就消失了。

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李桂霞在二零零二年曾被朝阳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辽宁省沈阳大北监狱遭受野蛮灌食、电棍电击、坐小板凳、三九天浇凉水、不让睡觉、关小号等折磨。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李桂霞在朝阳县二十家子讲法轮功真相、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构陷。二十家子派出所六个警察把李桂霞绑架至二十家子派出所,对她非法审问,李桂霞不配合回答任何问话。警察又用车把她拉到朝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之后,李桂霞被非法判刑四年。

下面是李桂霞在辽宁省朝阳市看守所、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一、在朝阳市看守所受到的迫害

在给李桂霞非法检查身体时,血压高达200,不合格。可警察还是把李桂霞非法送进了朝阳市看守所,她被关进了307监舍(过渡监舍)。看守所怕担责任,第二天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到朝阳市二医院再次检查,血压依然很高。可是仍然把李桂霞送回看守所,不让她回家。

看守所警察刘晓慧手里拿着单子,上面写着:“如果不吃药,后果自负”,让李桂霞签名,李桂霞不签。在刘晓慧的指挥下,七、八个犯人一齐上来,掰着她的手让她签名。李桂霞不配合,她们没有得逞。这时,李桂霞的心脏一阵难受,就用手去捂。刘晓慧见状,就说别继续了,然后她就拿着单子走了。

这时,警察李秋实进来了,指挥这七、八个犯人把李桂霞按倒,强行灌药。这七、八个犯人对李桂霞连踢带打,李桂霞不配合,她们没有得逞。

吃饭时,看守所不给李桂霞汤匙,她只能用手抓着吃。不给她被褥,她只好睡凉板。东北的十月,天很冷,外面下着雨,窗户敞开着,李桂霞冻的瑟瑟发抖。犯人们盖着厚厚的大被,李桂霞只穿着薄薄的夏季穿的短半袖、下身穿着秋裤(衬裤)。

晚上看电视时,李桂霞不看,犯人头刘阳阳拿着成卷的卫生纸,打李桂霞的头,拽她的头发。

后来,李桂霞被调进了306监舍。306监舍的狱警叫包莹莹,犯人头是赵红。306监舍里的一切事,都是赵红说了算。

刚进去的人,要换上里面准备的旧衣服,都是以前在这里呆过的人走后留下的,被称为“公衣”。家里存钱存衣后,就要交“公衣费”,无论穿多长时间,哪怕是一小会儿,也要交140元钱。稍厚一点的“公衣费”更贵,保暖内衣160元,棉衣240元。

借其它物品,也只能向犯人头赵红借,但是要收“利息”。比如,借卫生纸,借一卷要还两卷或三卷,叫做“借一还二”或“借一还三”;借袜子、裤头,也要“借一还二”、“借一还三”。还多少,赵红说了算,让谁还几个就还几个。

二、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各种折磨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九时,朝阳县法院非法庭审李桂霞,律师当庭为李桂霞做了无罪辩护。之后,李桂霞被朝阳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李桂霞被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

刚到一监区,先是让她去办公室,科长曲小清让她喊“报告”,李桂霞没有配合她,曲小清就让她罚站大约两小时。后来让她进办公室问了一些问题后,就把李桂霞分到了二小队。

曲小清叫来生产组长(犯人头儿)闫洪英说:“她不配合,让她去餐厅学《监规》”。闫洪英叫来两个犯人夹控、监督李桂霞。说是餐厅,其实是个过道,用来摆放杂物、餐具等。窗户破裂,寒风通过大大的缝子刮进来,很冷。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在这个冷屋里,李桂霞被冻到瑟瑟发抖。

四天后,二小队队长王博把李桂霞叫到警务台,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让她“转化”,李桂霞拒绝。王博恼怒,让她继续回餐厅被冷冻。李桂霞不回去,说:“你还让我回去冻我啊?!杀人犯你也没这么对待呀?!”王博就叫来四个犯人把她拽着拖回餐厅。包夹犯人田萤、叶平开始打骂李桂霞,田萤用身上带的水瓶子打她的头。

第二天早晨,犯人们去餐厅拿餐具。在警察的唆使下,生产组长闫洪英派来蔡旭、范广平、袁秀玲、王亚珍四个犯人,把李桂霞弄到监控看不到的死角,把她按倒在地,用衣服把嘴堵上,连踢带打,李桂霞的脸和脖子都被打破了。

李桂霞被堵嘴约20分钟,出不来气,几乎快要窒息。等到看到犯人们把餐具送完,没人来了,才放手。这时叶平把李桂霞的棉上衣扒了下来,冻她,棉衣都被撕坏了。闫洪英走过来,问她:“还喊不喊‘法轮大法好’?”李桂霞答:“你们对我行恶,打我,我就喊!”

接下来,科长曲小清、队长王博派闫洪英让李桂霞学说“报告词”(即犯人去见警察必须首先说的“报告”等等一整套说词,以表示自己是犯人的身份),李桂霞不配合,坚决不说。在寒冷的餐厅里过了八天后,李桂霞去了车间。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队长王博以李桂霞不戴胸牌为借口,停了李桂霞的帐,不许她购买生活日用品,剥夺了她生活的权利。自从到监狱以来,李桂霞一直没戴过胸牌。李桂霞找到科长李晓婷,但是,李晓婷也是坚持停她的帐。被停帐,李桂霞不能花一分钱,不能买任何日用品,长达一年半的时间,直到李桂霞结束冤狱回家。

李桂霞不仅遭受了“冻刑”的迫害,还遭受了更残酷的“热刑”迫害。

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科长李晓婷把李桂霞叫到办公室,告知让她所谓的“学习”,把她弄到一间小屋里,企图让她放弃大法修炼、“转化”。这间小屋里有两个大机器,散发着热量,温度很高,一进屋,浑身的汗就会把衣服弄湿。恶人用电脑播放诬蔑法轮功的视频让李桂霞看,李桂霞拒绝观看。包夹田萤、倪秀军扭她,强迫她面对视频观看,李桂霞坚持不看。

十几天后,警察武喜琢把李桂霞叫到办公室,斥责她、侮辱她,让她放弃大法修炼。李桂霞给她讲大法真相,武喜琢不听,就叫来四、五个犯人,把李桂霞按倒在地,用手铐背铐,让她跪倒在地,并大声吩咐犯人:“把电脑拿来,最大音量放!”李桂霞还是坚持不看,20分钟后,就又把李桂霞送回高温小屋。

她们变招的迫害李桂霞,不让李桂霞正常洗漱;晚上罚站,从七点半直到九点;有一次,生产组长李爽把李桂霞拽到窗户处(监控死角),让犯人端来一盆脏水,把李桂霞按到盆里坐下;白天依然在高温小屋受“热刑”。

有一次星期日休息,在监舍里,一帮人去厕所,李桂霞也要跟着去,田萤一把把她拽回,不让去,把她的衣服拽坏了,并把她推倒在地。李桂霞高喊:“法轮大法好!”犯人把警察刘宇找来,拿来手铐反铐背,两个犯人把她抬着,一下子把她扔在床上。约七个小时后,另一个警察才松开了手铐。

接着,对李桂霞的迫害又加重了。干事刘宇指使犯人晚上不让她睡觉,长达54天。白天依然在高温小屋受“热刑”,依然播放着诬蔑法轮功的视频。李桂霞被高温迫害得头疼、头晕,可犯人田萤却说是“中暑”,拿来药水,把李桂霞按倒在地,强行灌药水。李桂霞不配合,田萤没得逞。

直到李桂霞快回家之前,二零二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把她送到出监队时,“热刑”才结束。在高温小屋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由于热刑、不让睡觉、罚站、挨打挨骂、手铐背铐等等折磨,造成李桂霞每天头晕,昏昏沉沉。

在距回家还有八天的时候,李桂霞被迫害的右侧不会动,象类似脑血栓的症状。家属接李桂霞回家时,她是坐着轮椅被从监狱里推出来的。直至现在,李桂霞的身体还未痊愈。

李桂霞多年来受迫害的详情,请见《被沈阳女子监狱迫害五年的经历》《无望中喜得大法 讲真相助师正法》《遭冤狱酷刑 辽宁李桂霞控告元凶江泽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