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永生难忘的日子

更新: 2021年07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人生来世几十年了,许许多多的日月没在脑中留下任何印象,而有的日子却永生不忘。今天说说那些让我永生难忘的日子。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中午,我赶着羊群回到家。刚刚圈好羊,我家后院邻居来找我,说她家的三只大鹅丢了,求我给她算算哪去了?我说行。她接着说:“老叔,我有一本好书,你准喜欢看。”我说:“什么书啊?”她说:“我这就回去给你拿。”

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本很厚的书,我看到书上有三个耀眼的大字《转法轮》。她把书递给我转身就走了,也不提找鹅的事了。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才悟到:是慈悲的师父派她给我送天书来了。我和老伴与法轮大法有缘。我俩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天下午天晴了,我带上《转法轮》,赶着羊群到了草甸子。羊群散开去吃草,我就坐下来,从头开始看起《转法轮》来。那时,我就知道书好,书上说了什么,我也说不清,但就是感觉好。

傍晚,我赶着羊群往家走的路上,突然感觉自己与往常不一样:最近几年来,每天赶羊群往家走的时候,我的两条腿就象绑了一个砂袋似的,今天怎么了?全身这么轻松,简直像要飘起来!对呀,今天和往常就是不一样啊!

我还突然想起,这两年来看书时,刚开始还行,十分钟以后眼睛就花了,字就分不出个来了,不成行了,变成黑乎乎的一片,脑袋里也浑浑的,特别难受。可今天看了这么长时间的书,眼睛却什么事都没有。这书就这么神奇!自那时起,《转法轮》这本宝书我再也放不下了。

学大法十天左右,听说还有五套功法。我就到本屯炼法轮功的人家借了法轮功教功动作图解,自己按照图解比划着,学炼起来,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了。记得在一次炼法轮桩法时,我突然感到全身到处都有法轮在转,凡是我以前患过病的地方都有法轮在转,美妙极了!

师父给我消业

记得中秋节后的一天,我和老伴儿撸徽菜仔,我俩都觉的头晕恶心,接着就呕吐。那时,我们还不懂什么是消业,以为是弄徽菜中毒了。消病业症状真的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浑身疼痛,连拉带吐。可是,没几天就好了。如果是修大法之前出现这种症状,那就非倒下不可。

从那以后,每当我学法时,都感觉脸上“刷刷”的象有细毛刷子在脸上轻轻的刷着,或者是象许多小虫在脸上爬似的。静下来时,也有同样的感觉。

有一天,我在似睡非睡的时候,看到东墙上有一张画,画中是师父和一位以前跟随师父给大家示范炼功动作的大法弟子。师父和那位同修穿着白衬衫。我看到师父从画中走下来,我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师父坐在床的左端,我坐在床的右侧,师父乐呵呵的看着我。师父站起身来,伸出右手,弯腰从我的尾椎骨部位用手向上一直拉到头顶。然后师父又从新坐下,看着我的脸。接着师父从怀中取出一个象抽旱烟用的紫铜色烟袋一样的宝物,用右手食指把那个宝物横担在手上,慢悠悠的转了起来,然后越转越快。这时,我看见师父满脸都是麻子,跟我脸上的麻子一样。我哭了起来,我知道,师父是在为我承受我小时候出天花落下的天花毒。

师父对弟子的无量慈悲,弟子找不到任何语言能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只有听师父的话,修炼大法坚如磐石,才不辜负师父的洪大慈悲!

就在那年初冬的一天,我在野外放羊,邻居也在那放羊。我俩凑在一起聊天,唠着唠着,他凑近看着我,笑着问:“老舅,你脸上的麻子咋没了?”我说:“你咋跟老舅开起玩笑来了?”他很严肃的说:“是真的!你自己真的不知道?”这时,我才想起在梦中师父为我做的那件事,和自己的脸上有一阵子老是有“刷刷”的感觉。原来,那个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回家后,我拿起镜子一照,我的脸果然光滑了,先前满脸黢黑又深的麻子真真切切的没有了。这也太神奇了!自此亲戚、邻居们就传开了:“某某某炼法轮功,把脸上的麻子炼没了!”

有好多人先后到我家来看是否是真的?有眼神不好的人还趴在我的脸上看。

魔难中坚持修炼

就在善良的人们逐渐的认识到法轮功好,陆续走進法轮功修炼之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开始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压,破坏了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的环境。

刚一开始我们还真的不知该怎么做了。电视、广播连轴转着诬蔑法轮功,县、乡村干部、公安部门和派出所警察不间断的到家骚扰,而且株连儿女工作。但是,法轮大法已经在我们的心里扎了根,不可能放弃大法,更不可能背叛师父!

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1]“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我们就开始大量的学法,这给以后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坚定不移的走到今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那时,每到同修家交流时,同修基本都问:“你现在咋样啊?”我总是说:“我的心里没动啊!我在坚持学法、学法、学法,我一定要跟着师父走。”

在那段期间,有两次在同修家,我明显的感觉到师父给我灌顶,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上街买日用品,被警察盯梢,跟踪到了我们的租住地点。那时没怕心,但不理智,忽视了安全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致使五位同修遭到绑架,许多大法资源被非法抄走。

警察问我:“你的东西是谁给你的?然后你又传给谁了?”前几次,我都说是放在野外的某个地方,见不到来拿的人。可是,这个警察就翻来覆去的问同一个问题。我悟到,说假话不符合“真、善、忍”。

想到这,我对他笑着说:“说实话吧,东西是谁给的,我又交给了谁,我能不知道吗?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不能告诉你哪?我告诉了你,你们警察就会不消停的东奔西跑,到处去搜捕那些被我出卖了的同修。而且也让你们干了更大的坏事。”那一刻,他却笑了。看他的表情,他非常赞同我的回答。

我们被关進看守所的第二天,一个犯人问我怎么進来的?我刚给他讲法轮大法好,他马上用塑料鞋底向我的脸猛抽过来。但是我的脸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看到他的半边脸肿了起来。我知道,他打大法弟子遭报了。

在我们被非法劳教的前几天,市公安局的两个人到看守所非法提审我们。我一概不回答他们问的问题,只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如何好,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错的。最后,他们让我在表格上签字,我拒绝,非法提审不了了之。

他们站了起来,双手合十的对我说:“真的佩服你!”目送我出了门。其实,他们佩服的不是我这个人,他们佩服的是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