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途中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炼,每个经历了风风雨雨洗礼走过来的大法弟子,都在师父安排的不同的修炼环境中走出了自己的路。把自己近一年多修炼中的点滴体悟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师尊巧安排 快乐讲真相

经历了邪恶的疯狂迫害,跌倒过、徘徊过,但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大法的无边法力,使自己在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众生的路上,渐渐走的越来越平稳、坚定、理智、成熟。为了救度被邪党谎言欺骗、毒害的中国百姓,自己一直尽力发挥着自己的所长,在不同时期、不同环境采用各种方式,尽力讲真相救人。虽然很多有缘人已经明真相得救,但毕竟自己还有未修去的人心执著,感到自己没有尽全力、全身心的去救人。所以只要师父正法不结束,我们救人的脚步就不能停。

因为工作的单位就在宿舍院内,连十米都不到,可以说下楼就上班。这样的环境,也给自己出门讲真相造成一定影响。往往同事们下班出小区院是回家,而我则是下班骑车出小区院讲真相。因为都是一个单位的,经常有退休的人坐在小区门口聊天,每次都会打招呼:出去呀?去哪呀?

这么多年来,已经给小区的很多人送过明慧期刊、《九评》、真相台历、翻墙软件、《神韵晚会》光盘等各种真相资料,还及时在每个单元门粘贴不同内容的真相不干胶。已经有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有的选择了三退。心里时常有个想法:自己能不能换个工作的环境,每天上下班路上就能讲真相救人多好呀!又觉的自己是异想天开,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自己已经五十多岁了,面临退休,换工作是不太可能的。

修炼就是神奇。想象不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前年五月底,是个周五的下午,单位接到紧急通知:市政府临时成立的一个“领导小组”从各市直部门抽调人员,周一必须到岗。单位里找不到愿意去的人,其他同事有各种理由和借口都不去,愁的领导没办法了,就问我能否先去看看情况,帮单位解决一下燃眉之急。

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从心里相信:这就是师父为我安排的!我没有理由不去。就爽快的答应了。领导高兴的简直要跳起来了,紧锁的眉头一下展开了,说:有什么困难提出来,单位都给解决。就这样开始了自己上下班路上讲真相的救人之旅。

当然,开始一段时间各种人心的干扰也很多,不平衡的心、求安逸心、抱怨心等等。家人经常在耳边抱怨:怎么不让年轻人去啊?过一个月让单位换人等等;同修也经常问什么时候能结束,回来好一起出去讲真相。其实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在不断学法去除这些人心后,越来越明确这就是自己要走的助师正法的路,也坚定了自己走下去的心。

开始的几个月是夏天,北方的夏天炎热干晒,自己就先骑二十来分钟的自行车到最近的地铁口,再坐二十多分钟地铁到新单位。只能在骑自行车的那段路上讲真相和发真相资料,剩下的资料过地铁安检时每次都发正念不让他们看到。过了没多长时间,有一天突然听到播报所乘坐的地铁终点是“福泽”,感到很奇怪,以为自己做错车了,就仔细看了看路线图,原来是地铁延长了。修炼人遇到的事没有偶然的,心里非常感谢师父慈悲为弟子所做的一切!

这样到了十月份,天气不太热了,就想试试能不能骑自行车上下班,能更方便的讲真相。骑了两次后,感觉还行,自己体力没问题,时间大约是五十分钟。就这样开始了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这个改变,真是让自己惊叹师父安排的巧妙:每天都遇到不同的人听真相。每天出门前自己也不想选择走哪条路线,就想随缘吧,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所以遇到绿灯就直行,红灯就拐弯。不同的路线、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众生都在等待着听闻生命久远期盼得救的真相。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不管年龄长幼,职位、学历高低,他们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经历,或精彩或痛苦的故事。告诉他们大法真相时,有的感动的落泪,不停的感谢,有的很恭敬的合十,看到众生明真相后的喜悦,我也从心里为他们高兴,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当然也有拒绝听真相的,只要自己有想救他的愿望,师父就一次次的安排,再给他机会。

印象深刻的有一位老先生,七十多岁了,前两次遇到他,他都是很礼貌的拒绝,自己没有多讲,就骑车走了。但心里有个想法:不愿放弃他,希望他能再有机会了解真相和三退的意义,真能得救。第三次遇到他,跟他打招呼,他也很惊讶:又是你!我心里明白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只抱着一颗让他得救的心,不被他的表现带动,推着自行车和他一路慢慢聊,告诉他邪党历次运动中他所不知道的一些事例;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善恶有报,天灭中共是天意;归正他被邪党灌输的一些歪理,……他也讲了很多他的看法,还告诉我:他的一位老师也是炼法轮功的,如何善良,但是被迫害死了……说这些时他很激动,渐渐就理智起来了,讲话也越来越正面。我们走过了两个红绿灯的路程,一路就象熟人一样谈着。他该拐弯了,分手道别前我很自然的送他化名,祝福他三退保平安,他高兴的答应退出来,但没接受真相资料。过了几天在路上又遇到他,但我当时没认出来,送他真相资料时,他说:看来这次我真得接受了。后来回想应该就是那位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的老先生,觉的他面貌改观很大,变的年轻了,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从那儿以后再走那段路,就再也没遇到过他了。

我每次都带多种真相资料,包括周报、各种明慧期刊、《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U盘、护身符、真相挂件等,对不同的人送他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基本都是很高兴的接受;也有少数拒绝的。有很多人善意的提醒注意安全。

我的自行车已经伴随我走过了十几年风风雨雨的讲真相之路。在整体配合发正念,解体劳教所和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那几年,不管再远的路,我一般都是骑自行车往返,家里有车我也很少开,就为了骑车方便,可以随时停下来讲真相。很多部件象轮胎、车轴等都换过不止一次了。

有一次晚上骑车回家,被喝醉酒的司机开车撞过,当时撞的声音很大,跑来很多人看。车筐里的包被撞飞出去很远,我却稳稳的跨着车子停在原地,觉着自己没事,告诉吓坏了的司机:我是修大法的,不会讹他。以后喝了酒不要开车,我就骑车回家了。到家后发现只是腿上一大片淤青,有点疼,但无大碍。第二天查看自行车,前车轱辘的外胎都被蹭破了,车轴上刮了很长一条汽车上的油漆;后车轮被撞歪了,轮胎也被蹭的很薄。就自己花钱换了两个新的车轮。即使这样,我骑上它还象飞一样的轻快。

我把它当作我的宝马神驹,自己状态好、三件事都做好的时候,骑上它轻快的就象有人推,不费力,有时不用踩,它都会自己滑走很远,感觉不刹车它都不会停下来。而状态不好时,它不仅会发出各种刺耳的声音,骑起来也很沉重。好象在提醒我该好好修了。

感恩师父的苦心安排,让弟子有机会讲真相、助师救人。

二、瘟疫肆虐狂 难挡救人路

去年过年期间,武汉肺炎肆虐,我所在的城市也封城封小区。自己就想:疫情这么严重,得快救人呀!那边的工作应该停止了,不用再去了吧。没想到初六下午,上班前一天“领导小组”那边就打电话让我明天去上班。心里很不情愿。到单位后,听他们抱怨:初三就上班了,某某局初一上的班,市领导天天盯着,督办口罩厂的生产情况,国家统一调拨,如何如何。但是我所在的这个临时“领导小组”的其它工作都停了,我没有具体工作,不用忙。我的原单位没有上班,同事们都排了班,每周有一天在两个小区门口轮流测体温,没给我排班。我一想,路上行人很少,讲真相的机会也不多,正好婆婆在我家住着,就请了几天假,等过完正月十五再来上班。而且家人也担心我路太远,危险系数高,不想让我上班。这样就有了几天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几乎每天都到同修家学法,然后一起出去讲真相,贴不干胶。

我们小区让每家办一个出入证,每两天限一人出去一次,每次两个小时。因为都是本单位的,所以我每次出入打个招呼就行了,没跟我要过出入证,也没做过登记。只有一次物业的大姐必须让我登记,可能是管她的领导在跟前,她怕自己担责任,以前我已经给她讲过真相并三退了。我当时没坚决拒绝,就签了。路上想这样对她不好,第二天我在出门时送了她一个护身符和护身符的故事,告诉她:我们修大法的,不怕瘟疫,出去不会被感染,请她放心;并告诉:我为什么不愿登记出入信息,因为邪党搞各种监听、监控等手段迫害法轮功,我不签,是不让他们犯罪。也提醒她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可保平安。当时管物业的负责人远远的走到马路对面去了,她看到这样,从那以后再也不让我登记了。后来又让扫二维码,我告诉她:我没有微信,扫不了。她点点头,对我也就根本不管了。那个管物业的人是我们单位退休的,其实更早就明白真相、三退了。他每天早早就在小区门口了,旁边没人时还会和我聊一些当时的最新动态,骂邪党瞎指挥,不管什么企业都去生产口罩,造成积压,根本不解决实际问题。

同修的小区也要求拿出入证進出,她把她家的出入证给了我,她用老伴的工作证。我没把出入证当回事,心里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都安排好了,所以我每天都是堂堂正正的進出,基本没要过出入证,也从没被挡住过。

过完正月十五,我该去上班了,心里还是不太情愿。因为不平衡的心和求安逸心、争斗心等等,想路上时间长,遇不到几个人,真不愿跑这么远去上班了,回原单位多好呀!不用上班,一周只有一天测体温就行了,别的时间自己支配。只想到影响自己做三件事,忘了跟师父许的愿。对去不去上班的问题,在心里翻来覆去磨了好几天。站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角度来讲,作为修炼人就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自己现在的工作就应该去那里,而且那是师父为满足自己的愿望而安排的,在哪里都有和自己有缘的、自己该救的众生。那就要尽力克服困难,无论怎样、再苦再累也得坚持下去。

因为疫情,坐地铁、乘公交都要求微信扫码,和个人健康码,我没微信、手机也不上网,扫不了,所以还是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疫情期间的各种管控措施,对我来讲都是摆设。因为心里坚信我不归他们管,只归师父管。

尽管路上人不多,但每天都能遇到出来听真相的人,他们接到真相资料后都非常感谢。相信他们都是师父安排来的,我不能错过机会。合适的地方就贴上疫情真相不干胶,让看到的人能有得救的希望。明慧网发表《帮您过劫难》后,我当天下载下来,一遍一遍的播放,心里充满了对生命的珍惜,被慈悲笼罩着,不自觉的就流泪了。把它装進播放器,心想每天上下班路上播放这首歌曲,让我所经过的沿路的一切生命,每个行人、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听到这救命的大法福音,愿更多更多的众生得救!

五月份以后,企业陆续开始复工,路上的人渐渐多起来。每天一出门,我一路上不是发正念,就是背法,有时也在心里不断的一遍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管是听明白了真相、选择了“三退”的人,还是不听真相、拒绝接真相资料的,或者是便衣警察,我会尽量再加上一句话,善意的告诉对方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的九字真言!能躲过瘟疫保平安!可能是自己发自内心的那份真诚、善意和坚信,对方都会笑着表示感谢。慢慢感觉这九个字越来越有力量,也越来越显出威力。很多行人是来不及打招呼、讲真相的,就在心里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远远的就看到他们都会向我看一眼。我知道是他们明白的那一面感受到了我向他们发出的善念,那救命的九字真言清除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三、一些体会

在这段过程中有太多的感受和体会,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文章所限不能一一写出。虽然写下这些,并不意味着自己时时都能做好,还有很多没修去的人心、执著、欲望,学法、发正念时思想还会溜号,今后还要更严格要求自己,尽快修去所有人心。不负师尊苦度!

首先一点是越来越明确自己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伟大师父的苦心安排,是为了成就弟子!所以一定要重视多学法,及时向内找自己、修自己,自己的一思一念就会使周围的人和事发生改变。对身边还未明白真相的众生,要给他们多加正念,多看他们好的一面,不要让自己的人心阻挡师尊救度众生的有序安排。

另一个明显的感觉是自己在正念中讲真相的时候,就象是无边大法中的一个小小粒子在放射着纯净的光芒。那时脑子是空的,什么想法也没有,讲的真相源源不断的流出来,周围的一切好象都没有了,只有我和世人。对方在我眼睛的注视下,就看到他的神情、眼神在变,很容易就明白真相、同意“三退”了。

再有一点,因为每天无数遍的念诵和告诉世人这九字真言,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也让我一次次感动的落泪。同时,更明白了:为什么“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的九字真言?!因为法轮大法就是好的,真善忍是宇宙中最正的。那是造就生命本源的最最纯正、纯净的物质,那是我们生命最初的来源与构成的因素。生命只要能认同这一点,就有了進入新宇宙的机会。我们来到人世,不是来当人的,不是为享受人中的名利情的,而是为了在这个迷的空间看破这个迷,还清所有的业债,回归到我们生命的来源之处——同化真、善、忍!当一个迷于红尘俗世的人,能发自内心的敬重大法,珍惜大法,他就有了進入未来的希望。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想提醒大陆的大法弟子,请一定重视手机安全问题。我是这样做的:手机用以前不上网的普通手机,出门关机后,卸掉电池,到目地地再开机。不安装任何微信、支付宝等国产软件,就是给家人打电话用。

二零二零年是一个劫难频仍、危难重重之年,各民族历史上的预言也好,现在科学家的推断也好,都在警示人类或许还将有更严重的瘟疫或其它灾难。

师父讲:“别管现在是什么时期、迫害什么时候结束,就只管去做。真结束了大家都后悔。没做完之前,没到法正人间之前,大家只管去做,救人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尽量的把事情做的越好越好,成就的是你们——大法弟子。”[1]

所以,不管未来世界发生怎样惊心动魄的变局,我们都不要受预言的干扰,不为外在的政治形势、修炼环境的变化而动心,不要依赖任何常人,要守住修炼人的根本。因为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为了正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一切都是师父在主导。只有师父说了算,任何的预言都已经不准了。我们要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尽快修好自己,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少留遗憾。

现在即使邪恶在最后的疯狂,但表现已很弱势。师父讲:“大法弟子是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2]

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时时保持强大的正念,及时清除思想中任何被邪恶迫害的负面思维,在讲真相、救众生的时候,我们自身就能展现出大法度人的超常和强大威力,让更多的生命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从而走出这场旧宇宙众生所面临的巨大危难,走向新生。

感恩师父给予弟子救度众生、成就生命未来的亘古不遇的机缘!师父的洪恩弟子无以为报,唯有更清醒、理智的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后的修炼路,修去所有的人心、执著,放下层层观念构成的“自我”,真正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无论这条路还有多短多长,都要无怨无悔的坚定的走到底,师父在路的尽头等着我们!

让我们更精進,不懈怠,抓紧最后的时间多救人,赶快跑步冲刺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